请用四季,祭奠我的爱
情感 故事

情感故事:请用四季,祭奠我的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阴影
2020-08-31 10:00

良久,她依旧站在枝叶繁茂的树下一动未动,像是穿透缝隙投射下来的一束光。温柔且明亮。 

昨天玩过头了,一大清早又被楼下铲雪车的引擎轰起。我慵懒地掀开被子一个踉跄起身,差点栽进昨天仓促脱下的衣裤中。昨晚喝的实在太多了,呕吐物已经遍布在那些深黑色的布料上。

今年的雪格外大,每次都需要动用铲雪车来清扫街道。不止是大,频率也是每年的两倍,由于我所居住的街道本来就终年不见天日,导致每下一次雪都需要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可以全部融化掉。对于我这种每天要呼吸12小时新鲜空气的人来说,简直比高中时见不到隔壁班心仪的女孩子还要痛苦。

我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滚烫的黑水下肚后,猛地转了两下头,试着让自己的肢体恢复与神经的链接。然而除了嘴中的苦涩以外并没有得到任何其他的反馈。

我就这样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铲雪车将那条厚厚的毛毯推向路两边,在尽头拱起一座座矮矮的小雪包……

“嗡嗡嗡~”

手机在餐桌上震动起来。这么早打来电话的也就只有那个人了,昨晚邀请我陪她宿醉的那个人。但她居然能起这么早,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低头拿手机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一丝不挂,一阵寒意瞬间从脖颈传至脚底。猝不及防的寒颤使我的手机摔落在地,我连忙捡起来。

“喂喂,我在,我在。”

对方似乎对于我的回答很满意。

“嘻嘻,你紧张什么呀?起床了嘛?”

“嗯……起了起了,刚起。有点晕”

“对不起哦,昨晚拉着你喝了那么多,真是抱歉。”

我恍惚记起昨晚喝到已经不省人事的时候,她还在一直往我嘴里灌酒,自己也是大口大口的干着杯。“啊…哈哈,没什么,没什么。你还好吗?心情好点没?”

她是我高中时期一直追求的一个女孩子,这么多年了确实从未忘记过她,但对于那份感情,我自己也说不好还保留有多少。

自从听说她找了男朋友以后,我就几乎没有再联系过她,只在深夜偷偷进过几次她的空间。昨天她突然打电话来说要和我一起喝酒,原因是失恋了,准确的说是被抛弃了。

“嗯!现在好多了。谢谢你呀。”

“没什么,你开心就好。”

“别这么说嘛,你也要开心才是。怎么样现在还可以动吧?出来走走好嘛?外面的雪好美呀!”

我转头看向窗外,窗户被朦胧的雾气覆盖着,让我无法对外面的世界得到真切的感知。

“好哦,我现在洗漱穿衣服去接你。”

“不用麻烦啦,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请快点下楼哦!”

以前约她看电影她都会迟到,现在居然在这皑皑的大雪天走六七公里的路程,主动跑来我家楼下约我。或许她昨晚根本就没回家吧,积雪大概有二十厘米厚,她怎么可能徒步走过来呢。

我随便洗了把脸,将昨天的衣服丢进洗衣机后就匆匆的下了楼。

刚一走出楼门就被外面的世界杀了个回马枪。除了寒风的凛冽以外,亮银色的大地反射着冬日清晨特有的阳光,就像十七八岁少年初露的锋芒,准确地刺入你的毛孔之中。我对于她的到来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嗨!在这呢,傻瓜!”

她在路对面热情的向我打呼,右手在头顶上挥舞着。我伸出右手向她示意,告诉她这就走过去。

当走到路中间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突然亢奋了起来,周围比之前更加耀眼。

我用力捏了一下太阳穴,企图适应眼前这宛如少女之梦的世界:如同置身于钻石内部,无论看向哪里都回以三四束尖锐的光芒,仿佛要把影子囚禁在我的身体之中,它只要离开我半步就会被刺的千疮百孔。

“喂!你怎么啦?怎么还不过来呀?”

我闻声缓缓地睁开眼睛,想告诉她我还没有适应外面的环境。

可这次那些耀眼的光芒全部消失了,就好像梦醒一般。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被冻得红红的小鼻子;深棕色的头发披在她的肩上;身着一件乳白色的长款羽绒服,长到盖住了她那双修长的腿;一双沾满碎钻的雪地棉乖乖的镶嵌在白色的雪窝之中。在远处瞧她是那样的俏皮可爱。

“这就来!”我迈开了步子。

嗯?我是在路这边重新出发的……刚才不是已经走到中间了吗?算了吧,我现在大脑一片混乱,发生什么都是不可信的。

我努力快步走到她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我的手便被她一把抓住。那双手仿佛来自冰冷的深窟,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慢慢凝结。

“我们朝那边走吧!”

“哦,好…好的。”

我所居住的小区已经算是一个老旧的社区了,在四季街的最东边。在这的居民每晚都可以听到火车和摩托车的轰鸣声,时而远去时而接近,让人有一种身处时间之中的穿梭感。

我们现在朝西行走,看来她是打算在这条街上散步了。虽然四季街不算长,但想在这种天气凭着步行走出街恐怕还是难以做到的。

“你在看什么呀?”

“哦?没什么。我还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雪景呢。”

“是吧,可要好好享受哦!”

我四下张望,其实是想看有没有计程车驶过。在这么寒冷的早晨她是熬不过一个小时的,我也并不想因为慷慨的把外套披在她身上而感冒。

虽然我内心很兴奋,但还是一句话没说,那股淡淡的苦涩还一直存留在我的舌苔上。

“那个…昨晚你说的那件事,当真吗?”还是她先开了口。

“啊!啊?什么事?”我实在不记得我昨晚做过什么承诺,如果真是如此,这可不得了了。

“你果然还是随口一说嘛?男人都是骗子!”

她这话一出我就知道我大概说了什么……只是我不确定我真的会说出口。虽然这么多年我都依旧很喜欢她,但我不认为我会在时隔数年后,因为醉酒而轻言。

但我决定占据主动。“哦,我知道了。嗯……是认真的。我还是很喜欢你的,如果你觉得我可以依靠的话,我希望你和我在一起,忘掉你那些不愉快的记忆。”

“我答应你。”

光听声音就像随口一说一样,可还是让我身体一震好险滑倒在地。

“有那么夸张嘛?你有这么喜欢我?”

“啊…对呀,很喜欢,嗯!”

我瞄了她一眼,她露出了像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后来我们两个就谈天说地的扯了一大堆,高中的事啊、她的大学生活啊、我后来怎么样啦什么的。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根本没说什么所谓的“情话”。

我想找个咖啡馆坐一下,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忍受住寒冷。不过相较之前天气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这也使她的脸上多了几分吸人眼球的红润。

“诺~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右边有条分支路口,其实也算不上路,只是路的尽头有一片小树林,经常会有人过去赏叶,便踏出了一条小径。这林中的树全部都自由无规则的生长着,树的品种很多,有的名字我也叫不上来。

“好啊,看起来很美。”

一眼望过去还真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而且那里几乎没有人,不,是肯定没有人。虽然是大雪过后的寒冬腊月,但街上还是充斥着一些与这美景格格不入的行人。身边有位佳人相伴,让我感觉自己正被这里的人们无声的排挤着。所以想赶快逃离主街。

“虽然看着很近但走起来果然还是有点远啊,怎么还没走到呢?”

我记得这片树林距离主路超不过五十步的路程,但如今我们怎么连一点靠近它的意思都没有呢?

“可能是因为下雪的关系吧。”她似乎没有一丝疲惫。

我也不知道我们走了多长时间,就这么牵着彼此的手一步一步向前推进。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温开始慢慢升高。雪毛毯也开始慢慢压缩自己的厚度,后背已经开始有些潮湿了。

等刚一接触树林的边缘,我发觉周围的树上竟然已经没有了一丝银色。干黄弯曲的乱枝在我们的头顶汇集后再延展向其他乱枝,就这么混乱的、肆意的交叉在一起。

“已经没雪了呀,一点都不好看,你不介意嘛?”我小声询问她。

她举起另一支手指着树林最中央的地带对我说。“没关系呀,等下你要在那边帮我多拍几张照片哦!”

在继续移步的过程中,她还是一直在做聊天的主导者,总能提一些有趣的话题出来。我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带有清香的风被我吸入鼻中,一下子激活了我的大脑。我这才算是在昨夜的醉酒中清醒过来,但转而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已经清醒了。

因为周围的一切再次令我陶醉。

再里面的树生得很干净,像是这片树林温文尔雅的女主人们。枝条井井有序的排列着,向四周大气的伸展着,线条优美至极。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树枝上竟长有一些嫩绿的芽叶,虽然很细微,但你也可以准确的捕捉到那点点绿色。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讶地叫到。我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被周围的美景撑大了许多。

她却不以为然,只是对着我投以温柔的笑容。“那请在这里为我拍几张照片吧,好吗?”

我摸出手机寻找摄像功能,当抬起头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我看到的一切。我甚至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但确实感受到了头骨的反馈……那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枝条上的嫩芽已经全部消失不见,准确的说我是看见了一颗颗蓊郁的大树矗立在我面前。每一片叶子的形状都很完美,在微风中摇曳,簌簌作响。

红尾的蜻蜓立在草尖,结伴的飞鸟在空中嬉戏。

她站在树叶呈出的阴凉下,将乳白色的羽绒服褪到半身处。侧身对着我,那双迷人的眼睛一直眨个不停,我的心也如同周遭的环境一样,正在急速的向外盛开着。

她将一条腿优美地探出衣服外面,我才注意到原来她里面穿了一条淡黄色的长裙。

她似乎对着气温的急转而上早有准备。

我弯腰调整好角度连拍了好几张,她简直美的不可方物。我确信此刻的时间绝对停止不前了,因为时间也在感叹。

她转身背对着我,将外衣顺势滑落在地。地面上一层薄薄的绿叶将它与这世间的尘埃隔离。

我又抓紧连忙按下了几次快门,将这仿佛空中花园的美景与婀娜曼妙的她统统收入囊中。

良久,她依旧站在枝叶繁茂的树下一动未动,像是穿透缝隙投射下来的一束光。温柔且明亮。

“好看吗?看够了我们就走吧,傻瓜!”

突如其来的话语声打破了我的混乱思维,等下不知道会想到哪去呢。

“哦!哦!好的好的!你冷不冷?”

说完这句话我才发现自己早就已经汗流浃背了,我连忙脱去外套,叠了一道,悬在左臂上。现在这温度至少在20度以上,我仿佛还听到了小树果因为天气太热而爆裂的声音。

“我还好啦~我们走吧。”

我走上前去帮忙捡起她的外套,她却叫我帮她穿好。

“穿好就是啦!哪那么多为什么~”

我们走出去的过程中一直在看刚才的照片,她后来也有给我拍,我们有说有笑,边拍边P。不知不觉地就快要走出小径了,我突然听到一声很清脆的声音。是那种一颗小火星在脑海里爆炸的声音。

“是树叶!”我自己都被我的声音吓到了。我猛地回头望去,金飒飒的落叶铺满了整条小径,头顶上则是宛如余晖映照的红叶,我们仿佛置身在一条通往夕阳深处的甬道上面。

“快拍照呀!”

我拿起手机随便拍了几张眼前的美景,但心里却根本无暇欣赏这“落日余晖”了。

其实我从刚才就一直听到这“咔嚓咔嚓”的声音,只是聊的太开心所以没有关注到。但这是我们所见所闻的那种秋日落叶没错吧,就连风都带有了一丝秋日里特有的凉爽。我连忙穿起外套,这样搞下去可是会感冒的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小声嘀咕着。

“怎么了嘛?”她歪着头问到。

“啊,没什么没什么。”

从刚才就是,如果看着她的眼睛,我好像就无法说出心中的疑问。不是因为她太美了,而是她的眼睛里充满着“理所当然”。这一切的变化;这一切的不合理;这一切的美轮美奂都是理所当然的。

我依旧牵着她的手,心里却一直心不在焉,只能勉强附和着她的话语。那又怎样呢?只要能牵着她的手,听见她的声音就已经很满足了呀……

我感受到她的手似乎有些发凉,便稍稍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怎么突然抓这么紧呀?怕我跑了不成?”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细微的力量变化。

“没有啦,我感觉到你的手有点凉所以握紧了些。”

说“有点凉”已经很保守了,简直与早晨那双来自冰窟的手没有任何差别。我这才意识到天空中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这雪下的似乎比昨天的还要大一些,看来只能回去了。

我的脚一踏上主路的水泥地面便自觉挺直了上身,呼吸也变的很通畅。也不知为什么,我很想大口大口的吞食两口这寒冷的空气。对我来说它们就好像鲜肉店里新切羊肉一般诱人。

雪越下越大,都快看不到来往的车辆了。

“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嗯?你想回家了吗?果然和我在一起还是很无聊吧。”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是面带那意味深长的微笑。

“没有啦,只是这雪越下越大,等下我们两个会感冒的。”

“我才不会感冒呢!要回你自己回去,我等下再回。”她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起来好像是凶你,其实是在跟你撒娇。

我很诧异,她以前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娇情,现在怎么这样的天气也可以畅行无阻了吗?

“那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

大雪都快淹没掉她的声音了。

“怎么了?”我把头微微侧向她。

“上午对你说的那句话,你忘掉吧。”她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虽然样子很可爱,但是我不可能对她刚才的话置若罔闻。

“你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们恢复到昨天的关系是吗?我们不再继续交往了是不是?”我停下脚步,抓住她的肩头直直的盯着她泛红的眼睛。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实际情况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这短暂的时间内我是否曾恋爱过,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为失去什么而伤心难过,但我就是很想问清楚,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表达了什么……

“我和他和好了,对不起哦……谢谢你陪着我这么长时间……对不起。”

她呜咽起来,眼睛慢慢泛起了泪光。

“我……你别哭……我没事的,这没什么……祝你幸福!”面对这样的回答我也只能回以这样默默的哭笑和一句理所应当的祝福……

“真的吗?真的太感谢你了。那我们回去吧。”她低着头,所以我无从知道她是报以什么样的情感来讲出这句话的。

随后她转过身,伸出手在空中挥舞了两下,便有一辆计程车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计程车的后排了。

计程车只开出去两三米便消失在了纷飞的大雪之中。

“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了吧……”我的脑海中滞留着这句话,不知是她什么时候对我讲的。

我拿出手机拨打了大学时期一个追了我三年的女孩子,她当时真的有够执着。大学很多人都以为我们两个一定会在一起的。

电话铃刚响了一声便被对方接起。

“喂!学长?怎么了?”她似乎有点诧异,我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在家里吗?出来喝两杯……”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