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村少奶奶的婚外情
情感 故事

情感故事:一个农村少奶奶的婚外情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元汐
2020-08-31 11:00


今儿一大早,窗外来了喜鹊。唧唧喳喳地,倒给这座死寂的小院添了点生气。
 
建飞家好些年没件值得乐呵的事儿了,最近的那桩喜事,还是三年前娶美琪为妻的时候了。
 
美琪离家一年了,打过电话说是今天回来。建飞心里虽然有气,却终究是兴奋占了主导。
 
这臭婆娘,还知道回来。我就说是我的婆姨,哪有舍得这个家的道理。建飞心里想着,腰板也不自觉的挺了起来。这一年来,他忍受了太多来自街坊亲邻的是非话。
 
“哦哟,我说建飞啊,你那个婆娘,你管不住的咧!怕是不会回来咯!”
 
“那个美琪啊,一看都是过不得安生日子的,人家是少奶奶的命咧!”
 
就连建飞他娘,也是一天三遍叹息,“这个女人,太漂亮了,是祸水,让你不要娶她,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崽崽都舍不得跟你生一个,呵,跑咯!”
 
建飞一开始还打着哈哈回几句,听得多了,也变得越来越沉默。要说他俩以前还有点感情基础,那最近他心里也开始没底没落的。
 
美琪刚去南方时,他们俩每天还联系,建飞起码还能知道她每天都干了啥。最近半年,美琪总说自己忙,让他不要一天到晚夺命连环CALL,建飞也只能言听计从。
 
他们俩之间,一直都是美琪说了算。
 
美琪说不愿意一辈子守在这个小县城里,想要出去看看。建飞心里不愿意,但还是装出大男子汉的样来,说,你开心就好,我支持你,记得,累了就回家来,有我呢。
 
美琪听完给了建飞一个大大的“啵”,亲得建飞心脏突突地,虽然结婚也小几年了,她说不让他碰,他绝不敢造次。
 
他好不容易才在一众竞争者中抱得美人归,哪有不想着法宠她的道理。

听说她是坐飞机回来的,那洋玩意,他还只在电视上见到过。
 
建飞没什么大抱负,就想一辈子守着美琪好好过日子。钱嘛,不多不少,够花就行。反正他那份电工的活,够他们在这座小城过得舒坦了。房子是父母的 ,三层的乡村小洋房,带院子,建飞觉得一点也不比电视上看的别墅差。
 
美琪在县城唯一一家高档商场城做柜姐,她一直觉得贵的就是好的,商场里的那些包包,衣服,买不起,每天看看,她也觉得幸福。
 
那里卖的衣服价格签上至少跟着三个零打底,听到美琪回来说哪个哪个顾客又是扫货式的打包新款回家,建飞直咂舌,说,我们这里还有这么有钱的人啊?少买几件,存个几年,都可以买套房了。
 
美琪听完,懒得理他,心里却埋下了不平衡的种子。这颗种子每天在那些顾客们的刺激下,蠢蠢欲动。
 
她也想穿漂亮衣服,也想买昂贵的珠宝戴,也想买买买眼睛都不眨一下。
 
美琪是她们店里身材最好的,前凸后翘,要哪有哪。很多顾客都喜欢找她帮自己试穿衣服,那天,他进店后就点名让美琪帮她试穿女装,说是要送给一个最重要的人。
 
美琪多卖一件又可以多点提成,自然是乐意得很,恨不得把全店的衣服都给他试一遍。
 
男人也不是傻子,指了三套衣服要买单。美琪心底暗叹,眼光够毒,这几套穿在美琪身上,整个人立马成了名媛。

不知是哪个好命的女人,能拥有这么美的衣服。美琪看了看换回来的工作装,这是她整个衣柜里料子最好的了。心底一阵悲哀。
 
哪知,那个男人刷完卡,却把衣服塞进了美琪怀里。说是送给她的。
 
美琪懵了,二十八岁的已婚女人,遇上了别样的搭讪方式。
 
等美琪反应过来追出去,那个男人已走远。
 
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美琪的心乱了,这是她人生第一次穿上这个商场里的衣服,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送的。她想着等再见到他,就给他办理退货手续,这三套衣服顶得上美琪两个月的工资了,无功不受禄,她一个已婚妇女,多少缺了些收男人礼物的底气。
 
已购买的衣服放店里怕丢,当她如捧着珍宝般,把那三套衣服抱在胸前回到家时,建飞也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说,你们那店福利好嘛,又发工作装啦?
 
是啊,在建飞心底,她美琪哪里穿得起那里的衣服?只是到了换季的时候,会拎回来印着专柜LOGO的袋子,也是因为美琪他们店发工装。
 
建飞啊建飞,有男人对你老婆花心思了,你既然不求上进,从来没想过给老婆好的生活,那就不能怪我了。美琪心里暗暗道。她那如做了坏事的小孩般的小忐忑,在看了一眼窝在沙发上磕瓜子的建飞后,又暗暗盼望着跟那个陌生男人有点什么了。
 
美琪娘家穷,没想到满心欢喜的嫁给建飞后,还继续受着穷。她心里一直是不甘的。婆婆一直不待见她,平时家务都是建飞在做,婆婆觉得她好吃懒做,结婚几年了,肚子也一直没动静。

美琪觉得两个大人都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更不想生个宝宝出来让孩子跟着吃苦,所以在跟建飞同房时都采取了措施。
 
想到一眼就看到头的日子,美琪整个人就变得苦哈哈的,是的,她不开心,真希望有个人能带她脱离这片苦海。


隔天,有一楼珠宝专柜的导购找的美琪。
 
“你真好福气诶,你老公这么疼你!喏,我们店最贵的钻石三件套都买给你了。”导购双手奉上包装精美的珠宝礼盒,一脸讨好和羡慕,“你老公这么能赚钱,你还出来受什么苦啊?”

老公......那个男人自称是她老公?
 
美琪倒是希望有个有钱又对她好的老公,可她的老公只是一个月领俩饭钱的小城电工。
 
东西太贵重,美琪再三确认是否找错人。导购小姐点头如捣蒜,“那还能有假?”说完赶紧翻出了手机上的照片给她看,这是昨天美琪试穿衣服的照片,显然,正是那个男人拍的。
 
美琪一脸尴尬,虽然建飞疼她宠她,但并没有花小半套房子首付给她买首饰的钱。这是她幻想过无数次的钻饰,如今就在她面前,她能不动心吗?
 
此时的美琪,已全然忘记,自己已为人妻,什么道德,什么不合适?统统见鬼去吧!
 
她一边克制着手抖打开了首饰盒子,看到盒内烫金字写着“一生所爱”,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美琪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上那枚黄金素指环。这是她的婚戒,3.8克,还是黄金折价时,建飞买的。她婚前虽也不缺人追,但像这样一来就大手笔的,还真没有,最多就是送点玫瑰花和化妆品了。她当时看上建飞,是因为他手里有一块钱也舍得只给她花。
 
美琪一直坚信,男人的心在哪,钱就在哪。当初选建飞没错,婚后他把她宠成了公主也不假,却依然没有改变她依然穿廉价衣服的现实。
 
总以为,真心待自己的男人,哪有舍得让自己一直穷苦命的道理,她觉得建飞一定会为他们的未来努力。然而并没有。
 
而现在,有这么个舍得为自己花钱的主,美琪的心,动摇了 。
 
他是谁?除了知道他是个有钱人,其余的一无所知。正在疑惑间,她的手机响了。
 
“今晚可否赏脸共进晚餐?”是他,美琪记得他的声音。“记得戴上我送你的新首饰,最好的才能配得上你,美琪。”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美琪一肚子疑问,他怎么对自己有兴趣的,她只是个已婚妇女

“小傻瓜,你的胸牌上写了名字啊!”上班时间不能一直打电话,美琪答应了晚上赴约。

她装着一肚子的疑问,终于捱到了下班。
 
商场门口,那个男人靠在一辆大奔前,向美琪招手。美琪怀里还抱着那套首饰,她像一个趁父母不在家要偷糖吃的小孩,心咚咚咚直打鼓,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那个男人。
 
明知是深渊,还要往里跳,美琪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态。她一个已婚女人,还有人愿意这样追,她以为这一辈子就锁死在建飞这棵小树上了,没想到,前方还有一颗能为她遮风避雨的豪门大树在等着她。
 
以前只敢幻想一下的场景,如今就在自己面前,哪有不抓牢的道理?美琪经得起诱惑吗?答案显然不是。

男人叫路远,在南方有生意,三十出头,长相儒雅,做派绅士,让美琪觉得自己有高攀的距离感。要是一辈子能牵手这样的优质男人,她就没什么遗憾可言了。
 
他带她去了这座城市最大的海鲜酒楼。以前美琪和建飞路过时,美琪还说啥时候也开开荤,长这么大还没吃过大龙虾呢。建飞听完直摇头,买那些海货的钱都可以买好多斤猪肉了,回家自个做煎炒卤炖,不是更香?
 
路远说老是看到美琪带食物给商场附近的流浪猫狗,是被她的善良吸引的。他说现在这么善良的姑娘不多了,一看到美琪,就想要一辈子保护她。
 
美琪经常喂流浪猫狗不假,她甚至有点窃喜,自己跟着建飞学的这一习惯为她在富豪面前加了分。
 
建飞老是拿家里吃剩的骨头喂街上的流浪猫狗,美琪常年带着建飞做的便当上班,里面吃剩的肉骨头,美琪也都留着喂流浪猫狗了,按建飞的说法,叫做食物二次利用。
 
此刻的美琪坐在金碧辉煌,装修一流的酒楼里,想起的却是建飞对自己的百般好。往常都是建飞做好了饭菜等她回家,遇到轮到晚班,回来也一定保证她有热饭吃。
 
她从不让建飞去接她,到底还是有着虚荣心,她不愿一起上班的姐妹知道自己的老公是做电工的,更怕别人看见建飞骑着一辆破电驴来接她。
 
她刚只顾着跟路远走,忘了跟建飞说今天晚点回家了。所以各类生猛海鲜摆了一桌的时候,美琪的电话响了,一声又一声,她摁掉又接着响起。是建飞,以往美琪都是按时回家,今天例外。
 
路远示意她接电话,她却没敢。心慌,她甚至没想好要怎么跟建飞解释。美琪调了静音,心却再也静不下来。
 
那顿海鲜大餐吃下来,美琪食不知味。钻石王老五就坐在自己对面,而疼爱自己的老公在家等她。

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美琪把钻石首饰推到了路远面前。
 
“谢谢你,路远,你买的衣服我也还没穿,明天我会带回店里帮你退掉,这套首饰,还是送给它真正的主人吧。”
 
路远看着她的眼睛,只是笑,“送给心爱之人的礼物,哪有退还回来的道理。美琪,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我这辈子要找到的人。答应我,不要拒绝我对你的心。”
 
虽然美琪已经不是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了,听到路远的话,美琪的脸还是腾地红了。
 
她承认,如果一开始对路远的好感始于他出手阔绰。那现在,更多的是做了他甜言蜜语的俘虏。
 
这都是在建飞那里得不到的。偏偏又是美琪最钟情的。
 
他们俩的约会从一开始的有所顾忌,到后来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美琪甚至有些希望建飞能有所察觉,主动提出离婚也好。但建飞始终不为所动,美琪的一击爆拳,如打在了棉花上。
 
路远太懂得讨女人欢心了。他知道她要什么,他就尽自己所能的给什么。
 
美琪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家庭,路远却说在乎的是她这个人,他愿意等她。路远跟建飞最大的区别就是,跟他在一起,她看得到希望,而不是一辈子守在小城市相夫教子,永远买不起高档货。
 
路远给她的,始终是建飞一辈子都可能买不起的东西,或者说,建飞不愿意花钱买那些他认为不实用的东西。
 
女人这辈子,不就图个有人疼有人爱,把她视作珍宝吗?
 
在经历了路远狂风暴雨般的热爱后,回到家的美琪,再也不愿意被建飞碰。
 
男人跟男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美琪多后悔自己早早就嫁给了建飞,哪里知道现在还有嫁入豪门的机会。
 
美琪心底,终究还是有些愧疚感,建飞除了没钱,对她也足够好。而路远已经向她求婚了,如果拒绝,她可能一辈子都要跟建飞徘徊在温饱线了。
 
但谁又知道,路远是不是玩玩而已呢?那些每次都带不同女友过来刷卡买衣服的男人,美琪在店里可见着不少。

究竟要选择谁呢?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