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去世后,她收到了丈夫的短信
故事

短篇故事:丈夫去世后,她收到了丈夫的短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汤屋
2020-09-01 19:00


林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丈夫去世后半年收到一个放着丈夫出轨证据的包裹。包裹上的快递单显示发件人就住在同一座城市的某个老旧小区,包裹内是一只丈夫的手表,她很笃定这只手表就是属于丈夫的,手表上的划痕与记忆完美重合。结婚七年,夫妻俩感情一直不错。

这会是谁寄来的?林祺百思不得其解,这人将此物寄给她的目的是什么呢?丈夫明明已经过世,他的贴身遗物却在半年后莫名其妙的出现。难道……她不愿揣测,也不敢揣测。
     
半年后小三已经走出情夫离世的伤痛,准备打击报复原配!
     
不,这绝不可能!
    
快要结痂的伤口再度裂开,她无助的蹲在客厅,脸颊流淌着无助的泪水。
在遇见丈夫之前,林祺不算是一个幸运的人。从小父母离异,各自组建家庭,把她丢给外婆抚养。所幸父母给的抚养费很充足,她虽情感贫瘠,生活却很富裕。自己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从小不缺营养品和昂贵的护肤品,身材相貌都是拔尖的好。
    
 和丈夫相识在大学时期,当时追她的人不少,可她偏看中丈夫的老实和真心。毕业后便跟随丈夫回到他的故乡结婚生子,立志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美的家庭。
   
可惜好景不长,躲得过人祸却躲不过天灾,丈夫在半年前死于一场工地意外事故。她的天仿佛都塌下来了,曾想随着丈夫一走了之,可看着年幼的儿子,她决定坚强的活下去。

单亲妈妈的生活很艰难。丈夫刚去世那阵她消沉了很久,索性把工作辞掉。家里存款渐渐不够,她只好扛起生活的重担,出去找工作。这是一座小城市,工资不高,教育成本却很高,丈夫的赔偿金还没到账。去向年纪渐长半世疏离的父母求助显然是不切实际,所幸婆家的大哥和公婆向她施以援手。

公婆大哥都住在乡村,淳朴善良。他们在物质和精神上都给予了林祺帮助,林祺由衷的感谢婆家,坚定了一定要继续抚养婆家唯一血脉茁壮成长的信念。
生活渐渐步入正轨,她却收到了这样的包裹。这个包裹仿佛成为了压在她心上的一块石头,并日益增重。

若是向婆家询问呢?丈夫已然去世,两位老人家刚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变故,这样的打击他们是必然承受不起了。

“嗡嗡嗡”微信提醒响起,是大哥的发来的微信:“弟妹,这个月小宝的学习状况怎么样?你的工作可还稳定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一定要跟大哥说。咱家虽然情况一般,但能帮的一定竭尽全力帮。”

林祺心间涌上一股暖意,为刚才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羞愧。丈夫成长于这样善良淳朴的家庭,自己和丈夫七年的感情难道会被一只手表扰乱?或许是他落在工作的地方,同事偶然发现帮忙寄回家的吧。

一定要努力工作培养儿子报答温暖的婆家!

可惜,一周后另一个包裹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林祺的生活……

她收到的丈夫的内裤,包裹里附带一张纸条,“这也是王强落在我家的东西。”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可置否,这条内裤的主人确实是过世的丈夫。

这周末,林祺将儿子送去英语口语辅导班后,跟着地图导航来到快递信息单上显示的小区。可惜小区早已被拆除,她只得空手而归。

如果上次的手表是巧合。这次的内裤绝不是巧合。到底是谁,在破坏她好不容易重见气色的生活。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成年人的崩溃都只能是偷偷的,放肆地流完眼泪以后,她只能强迫自己停下来。儿子快下课了,待会接他回家还要忙着准备晚餐。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的手因为工作劳累过度和做不完的家务活儿变得渐渐粗糙,变得和她保养得还不错的脸颊格格不入。

那只藏在暗中无形的手好似要把她逼上绝路。

收到内裤的第二天,她收到了丈夫生前手机号发来的短信:“祺祺,对不起。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你尽情的恨我吧!”

这一次,她好像已经麻木了,面无表情地将短信备份、截图、保存。

丈夫早已出轨,并制造了死亡的假象,和小三生活在一起。可小三不满足于现状,想要一个正当的名分。试图挑衅林祺,逼迫丈夫不得不拆穿自己的谎言,和已经死心的林祺离婚。小三就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难怪保险公司的赔偿金迟迟未发放下来。

林祺自然是找不到这对狗男女的踪迹。年关将至,她带着孩子回到乡下婆家过年,顺便打算将所有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大年三十这天,婆婆在开心的准备着年夜饭,公公和大哥去镇上买了不少年货,还带回了孩子爱玩的烟花。不忍打破这份喜悦的林祺还是藏起了心中埋藏已久的疑惑。

大年初三这天,公公婆婆带着孩子去走亲戚,正在生理期的林祺在家休息,大哥已经早早复工,要照顾一双父母的他生活得并不轻松。特别是今年弟弟出了意外,弟妹和侄子也需要他的救济,可谓是雪上加霜。就算丈夫做出了这般无耻行径,林祺对大哥还是非常感激。但感激归感激,该问的必须要问清楚。

“吱~”乡村些许破旧有些年份的木门被推开,以为是公婆带着儿子早早结束走亲戚到家。林祺笑着露出酒窝道:“宝宝回来啦?”

“是我,弟妹。”走进门的是大哥。大哥外形不似丈夫,许是体力活干多了,显得魁梧健壮憨厚,“今天散工早,爸妈小宝还没回来呢?”

见是大哥,林祺收敛些许笑容,应了一声:“嗯,还没回呢。”

大哥坐在她身旁,打量了两眼:“今天怎么脸色不太好?”

“没事儿,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就好,弟妹。我一直觉得亏欠你,唉……”,他好像还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见他欲言又止,林祺决定说出心里的疑惑:“大哥,有一件事困扰我很久了。上个月开始,我开始收到奇怪的包裹和短信。有他的贴身物品,还有他生前电话号码发来的道歉短信。我在想,会不会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请问您这儿有没有一些线索?”

大哥的表情充满了震惊,他沉默了很久,道:“对不起,其实……强子没有去世。我们拗不过他和那个蛮横小三,爸妈容不得街坊邻居说三道四。索性配合他演了这么一出意外,和他断绝了关系,让他带着小三滚得越远越好。对不起,你一定很难接受,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们一家人始终都向着你,帮理不帮亲。我们,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小宝。祺祺,请你相信我。”

林祺早已泪流满面,她并没有注意到大哥已经将对她的称呼从“弟妹”变为“祺祺”,也忽略了他悄悄覆上她大腿的手……

大哥嘟囔着一定会好好照顾她,呼吸慢慢变得急促,他开始试图用粗糙的手悄悄褪去林祺的衣物。

突然,林祺猛地从悲伤中惊醒,抓住大哥的手,怒号:“你这是干什么?”
大哥道:“祺祺,强子照顾不好你,我可以!虽然我不会读书,只会干些体力活。但我一定尽我所有的能力对你,对小宝好。你就跟了我吧。从强子把你带回家的第一天我就爱上你了……”

林祺的世界观遭到重创:“不,不可能。你离我远一点!”

可是男女力量悬殊,她挣不开王刚的束缚。眼看着身上的衣物逐渐被拉扯、褪去。她大吼道:“我来月事了!等下个周好不好,求求你了,我身体真的不舒服。”

王刚的动作渐渐缓下来:“好吧。”他松开了手,起身离开客厅。

不久婆婆回到家,说小宝在院子里和爷爷玩,察觉到林祺情绪不正常,她拉着林祺的手,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祺将下午的经过一一告知婆婆,希望婆婆能帮助自己明天就带着孩子返城,从此再也不和大哥来往。这种事情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今天来月事了,下周恐怕真的要遭遇不测……

没想到,婆婆握着自己的手愈发紧,她开口道:“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好改嫁。少了刚子的帮助,往后的日子只怕会越来越艰难。你要是跟了他,生活上至少不用担心,我们一定和你一起把小宝养大养好。以前旧社会也有这样的例子,你不说我不说,街坊邻居都不会知道,强子保证不会再回来了。以后我们一家五口,好好活。要是运气好,你再和刚子生下个女儿,儿女双全,这样多好呀!“

林祺震惊了,她的世界观仿佛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她什么也没说,抓起手机,用尽所有的力气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房子,抱起孩子逃跑。

身后公婆一家奋力追赶着,可老人家体力不济,王刚反应稍慢,终究是差了一步。

一个月后,在一座新的城市,林祺的新手机号收到一笔汇款,五十万元整。是丈夫的赔偿金,保险公司的工作失误导致这笔赔偿金迟到了半年。

从一开始,林祺就不相信丈夫的背叛。包裹里的手表和内裤,是丈夫去年过年落在农村老家的,丈夫生前的手机号是公婆以父母的名义去通讯公司重新激活的。当时回到农村,她就是想查出一家人真实的目的……

她离开那座城市,去到一个崭新的城市开启崭新的生活。

她坚定地拉着孩子的手,立誓一定要带着丈夫的那一份爱将孩子抚养长大。

她迎着春天和煦的风,走向属于她美好的未来。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