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
故事

鬼故事:鬼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凡花
2020-09-01 21:00


王大荣的老娘曾说过,坟旁的树不可砍,砍了会招来邪气的。可王大荣却不在意这些,把这棵长在了长满杂草的坟头右侧的柏树,砍了回家晒晒做柴火。

过几日,一个姑娘面带惊慌地跑进了他的家门“好汉,好汉救我。”王大荣见姑娘如此惊慌,便好生扶着她。

“姑娘,你这是咋儿?”

那姑娘用袖子掩着脸,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小女子本在京城,姓黄,名娇娇。家道中落,父母亲友遭强盗杀害,小女子侥幸逃脱,不料又遇到人贩子,趁那贩子不注意,逃了出来。那贩子就在这地儿附近,求好汉收留,好让小女子躲几日。”

王大荣见那黄娇娇可怜,长得又好生美丽,这般凄惨惹人怜爱,便动了一些心思。

“姑娘莫慌,就在我家住段时间避避风头。”

于是,黄娇娇便住了下来,帮王大荣洗衣烧菜。

王大荣打趣说:“娇娇你是京城里的贵小姐,这等粗活也能做得那么好?烧出来的饭也好吃。”

黄娇娇叹道“家道中落,怎么还敢娇贵?”

过了些时日,二人互生情愫,便成了亲。

王大荣问:“娇娇,你还有什么需要探望的亲戚吗?”

黄娇娇说:“京城里没有了,倒是父亲有一位知己好友李伯伯,隐居在山林中,我想代父亲每年去探望一下老先生。”

“依你,娇娇,都依你。”

自从娶了黄娇娇过门,王大荣每天的日子都很快活。黄娇娇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他从地里回来,黄娇娇已经烧好了饭菜倚在门口等候。

吃过饭,黄娇娇又服侍他宽衣洗澡。晚上二人自然也是甜蜜无比,王大荣越来越喜欢他的媳妇,宝贝得紧。只可惜几年过去,二人始终没有子嗣。

王大荣下地回来,见到一个黄袍道士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屋子。

黄大荣问“算命的,你看啥子?”

那个黄袍道士脸色凝重地说:“汉子,那个是你家吗?我见它鬼气冲天啊。”

王大荣骂:“臭算命的,你是瞎了你的狗眼。”

那黄袍道士倒也不恼,掐指一算,说:“汉子,你家中的那位娇妻不是人。”

王大荣大怒“你再胡说八道我一锄头锄了你!”

道士说:“莫恼,你若不信的话,且回去看看她每日为你准备的早饭是什么,看她洗头,晚上趁她睡着时,看看镜子里面的她是长什么样的。如果到时候看见什么你不愿看见的东西的话,就来找我。三天后,我在这里等你。”

王大荣骂了一句“疯子!”便扛着锄头离开了。

回到家中,黄娇娇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倚在门口等他回家。夫妻二人吃完晚饭,黄娇娇服侍他洗完澡,就轮到黄娇娇洗澡。

王大荣想起,每次洗澡黄娇娇都不许他偷看,就算洗头也不允许,说他不知羞。王大荣对黄娇娇是千依百顺的,所以也依她,不偷看。想起今天那道士说的话,虽然他不相信,但依旧忍不住好奇。

通过门缝,他看到了让他冷汗直冒的诡异一幕,黄娇娇在洗头,她把自己的头捧了下来,放在木盆里仔细地洗着。

晚上睡觉,王大荣僵直地躺在床上。

“娇娇,今晚我有些不舒服,我们先睡觉吧。”

黄娇娇关心了两句,便睡了。深夜,料想黄娇娇睡着了,悄悄拿起镜子,借着月光一照,看到的竟是一具白骨,王大荣一夜不敢眠。

王大荣起得很早,黄娇娇在生火煮粥,笑道:“大荣,今日怎么起得那么早?”

王大荣不动声色地说“怕娇娇每天为我煮早饭,太过辛苦,想帮把手。”

那黄娇娇笑得羞涩,这时王大荣惊觉她的容貌与几年前没有半分变化。趁黄娇娇不注意,王大荣掀开锅盖,里面煮的不是米,是三支拜祭用的燃香。

王大荣心中很慌,可在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依旧像往常那样吃着黄娇娇捧来的粥。

到了第三天,王大荣火急火燎地去找那道士,说明了他所看到的情景。
“大师,您可得帮帮我啊,我一想到娇娇就觉得可怕。想想这几年,我吃的居然都是燃香。大师,您救救我吧!”

道士给了他三张符纸“你且再忍耐几天,待几天后她提出要去省亲,你便陪她一同去。其实她不是去省亲,而是去补充可以让她在阳间活动的鬼气。当她进入一楼时,你把虎符纸贴到她身后,当她进入二楼时,你把蛇符纸贴到她的身后,当她走上三楼时,你把龙符纸贴到她的身后,她便会魂飞魄散。”

王大荣记住了道士说的话,那道士又说“汉子,你不必过于惊慌,毕竟这几年她都不曾伤害过你。”

王大荣应了一声,将符纸收好,回家。

几天后的晚上,黄娇娇说“夫君,我想明天去探望李伯伯,这几天就不能伺候你了。”

王大荣说:“娇娇,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也想拜见一下那位李伯伯。”

这几年,黄娇娇去探望那位李伯伯时,说什么也不让王大荣陪同,说是怕路上劳累,辛苦了王大荣。

但这回,黄娇娇却轻易地答应了。

“上次李伯伯还说要看看你呢。”

黄娇娇答应得这般轻易,却让王大荣心中不妙,他害怕黄娇娇发现了什么,要伤他的命。

第二天一早,他们便出发去探望李伯伯。黄娇娇带着王大荣走进了深山。

王大荣问“你李伯伯住在这样的深山里的吗?”

黄娇娇回答“李伯伯爱好山林,所以隐居在这样的深山里头。我们这样一直走到晚上就到了,只是要辛苦夫君你了。”

王大荣头皮发麻说到“不辛苦,不辛苦。”

夫妻二人一直走到了傍晚,才见到山林中隐隐有烛火在发亮。王大荣只觉得阴风吹过,脊背发凉,山中的虫鸣都觉得像是鬼怪的哭声。

而且,王大荣知道,身边的人,就是一个女鬼。

“前面的竹楼就是李伯伯的家了,夫君,我们一起进去吧。”王大荣哪敢说一个不字,他想了想怀中的三张符纸,壮着胆子跟在黄娇娇的后面。

迎接他们的是一个老人。黄娇娇恭敬的喊了一声“李伯伯,娇娇来探望您了,这是我的夫君,王大荣。”

王大荣见到那李伯伯,皮肤干瘪,满脸皱纹,双目无神。

王大荣头皮发麻,脸上却不敢表现什么,他恭敬地喊“李伯伯。”

李伯伯微微颔首,带着夫妻俩走进了屋子,他走路的动作僵硬而诡异。

王大荣趁无人注意,将虎符纸贴在了黄娇娇的背后。

李伯伯说“两位到二楼休息。”

声音沙哑,似乎是许久没说过话。于是,夫妇二人上了二楼,王大荣趁机贴了蛇符纸。

黄娇娇问“今晚月色不错,我们到三楼看看月亮?”

王大荣求之不得,自然答应与黄娇娇上三楼看月亮。上了三楼,王大荣抬头,看见今晚的月亮挂在树梢头,很亮,很圆。黄娇娇搂住王大荣,俏丽的脸贴在他的胸前。

王大荣压下心头的恐惧,一手搂住黄娇娇,一手拿着符纸,悄悄地伸到她的背后。

在王大荣将要将符纸贴下去时,黄娇娇开口说“夫君,你真狠心。”

王大荣看到黄娇娇在流泪,贴符纸的手停在了半空,似乎不忍心看到黄娇娇魂飞魄散。

忽然,王大荣的手被人一推,龙符纸贴在了黄娇娇的背后。一时间,怀里的黄娇娇消失了。

王大荣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王大荣发现,哪有什么竹楼,周围是阴沉沉的森林,虫鸣像是百鬼的嚎叫,树梢头上皎洁的月亮也显得诡异。

王大荣心中惊恐害怕,又看见那远处的草丛中人影晃动,身子不由得颤抖。

那草丛中的人影慢慢靠近,忽然,那人影说:“汉子,莫慌,是我。”借着月光,王大荣看清了那个身影,是那黄袍道士。

王大荣松了一口气,接着问:“大师,刚才那女鬼迷惑我的时候,是你出手帮了我?”

道士大笑“不然呢,你都下不了手,只能由我代劳了。”

王大荣皱眉“大师,听你这口气,你明明可以亲手灭了那女鬼,为什么要我随那女鬼来到这个地方?”

道士继续大笑“那是你先前对我态度好生无礼,我有心报复你,让你受几天惊吓而已。你一口那女鬼那女鬼的,可曾考虑过那女鬼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你为何一定要让她魂飞魄散?就因为她是鬼么?你刚才说那女鬼迷惑你,我真是觉得好笑啊。”

不管王大荣难看的脸色,道士说起了一些王大荣不知道的事情。

云游的道士经过王大荣的家时,发现王大荣的家中鬼气冲天。道士进入王大荣的家中时,发现一个女鬼正在洗衣。

“回到你应该回去的地方吧。”

那女鬼跪着恳求道士“如果能陪着他过完一生,就算回到那个地方被打入万劫地狱也心甘。”

那女鬼也是个苦命的,年纪轻轻丢了性命,本应该落下黄泉投胎的,但只因家人听信了一个半吊子道士,在她坟旁种了棵柏树,害她被那柏树镇住了,被困许多年。

王大荣机缘巧合之下砍了那柏树,为报恩,扮作落难女子来到王大荣家中,为他洗衣做饭,挡了几次灾祸。报完恩,却舍不得离开,因为心也给了他。

道士掐指一算“不值得,你那位并不是什么良人。”

女鬼不信,向道士说着王大荣的种种好处。

道士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可是,总有一天他会发觉你不是人,你觉得他还会对你这般吗?”

道士有心渡这女鬼,便吩咐她如此这般,让其看看那王大荣是否值得女鬼付出这般多。

其实,当王大荣拿镜子照那女鬼的时候,女鬼就已经发现了。第二天,女鬼也是故意拿着燃香来煮粥。

不过,将头摘下来洗,那倒是真的。女鬼对王大荣的不信任已经感觉略微寒心,但女鬼依旧心怀期盼。

为了让女鬼死心,道士给了王大荣那三张符,对女鬼说“我对王大荣说这是可以让你魂飞魄散的符纸。如果王大荣将这三张符贴到你的背后,你该明白了吧。不过放心,这三张符不会让你魂飞魄散,它会送你回你该去的地方。”

黄袍道士讲完,王大荣整个人已经呆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