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也有勇气,过你想要的生活?
生活

生活故事:​你是否也有勇气,过你想要的生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涛泽
2020-09-02 21:00


“我决定辞职了。”

万敏的微信在手机屏幕上散发微微的亮光,我踟蹰许久,不知如何回复。

我扫了一眼电脑角落里的时间,夜里10:30分,CBD的灯光依然明亮,办公室里仍埋头工作的人不少。站起来向窗外望去,马路对面万敏供职律所所在的那栋摩天大楼,几乎每一层的灯都还没熄。

午夜CBD一栋栋闪着晶亮灯光的大楼,像刺破黛色天空的一把把利剑。每一个在这个城市里讨生活的人都在和黑夜不服输地较着劲,平静而绝望。

万敏与我都是律师,做资本市场。读书时我俩便是很好的朋友。彼时美剧刚刚在国内兴起,作为经典题材的律政剧如同一阵龙卷风,迅速席卷了我等法学院小白的心。

Legal & Order, Boston Legal, Suits, The Good Wife...剧中大律师西装革履,脚下生风。几千万的Case分分钟搞定,法庭上闲庭信步,才辩无双,往往怼的对方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甘拜下风。

简直闪着光啊。我和万敏流着口水想。

从那时起,做大律师就是梦想了。


毕业之后,我俩都进入了国内第一梯队的律所。

一开始,是毫无悬念地打杂。每天往返于小小格子间和打印机之间,一点点地啃浩如烟海的工商底档和财务报表,忍受高年级律师火急火燎的坏脾气,下班时间还要自学CPA。后来慢慢升职到了中级,工作量继续增多,周末变成奢望,开始变成坏脾气律师中的一员,有时也会蓦地反思,是不是把低年级和实习生压榨的太狠?刚刚是不是又发脾气了?但回头看看项目紧张的时间表和逼近的Deadline,那些想法如同蜻蜓点水,很快就被抛之脑后。

渐渐开始不得不减少和万敏的见面,因为两人都没有时间。种草的甜品店在收藏夹躺了许久,出差时买的说好一起喝的酒也在酒柜里积灰。两个人就像是间距极小的平行线,虽然办公室仅仅相隔一条马路,每天也发送无数条吐槽老板、吐槽工作、吐槽没有男朋友的微信,但这一年来见面的次数竟屈指可数。

被黑咖啡和黑夜充斥的人生,手边最新收到的是业内朋友转来的年轻精英律师猝死的新闻,但害怕和担忧能带来的刺激是短暂的,生活像车轮一般,不论你想或者不想,都被合伙人和客户以及排满的时间表推动着向前。

我开始频频听到万敏说身体不舒服。

万敏和我都是惜命的胆小鬼,上学时稍有个头疼脑热就紧张兮兮。因此这频频的不舒服也让她如临大敌,疫情好转之后,她马上请假去了医院。

这一去医院,查出了问题。

在医生犹豫而沉重的目光里,以及开具了一张又一张检查单却始终无法确诊的恐慌里,我陪着她,跑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家权威医院。
 
从一开始如同天崩地裂的慌张,到渐渐接受的认命一般的绝望,我仿佛陪着她一同脱胎换骨了。
 
终于在加完班的深夜里,两个人坐在居酒屋的吧台上,对着冒着细小泡沫的啤酒回忆起以前读书的日子。或是开始硬挤出周末的上午,到城市最西边爬山,站在山顶上看远远笼罩在轻薄雾气中的城市,那里是我们的战场,我们在那里浴血,也在那里弃甲。
 
我想起狄更斯的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仿佛有一切可能,但行业现状、消费主义、甚至遍地贩卖焦虑的鸡汤文章,都在不断地催促并提醒着我们,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在这个过劳的时代,每个人拼尽全力,却还是生怕自己跑得不够快。
 
如同无休止推动石块上山的西西弗斯,在这荒谬的人生中做着重复的工作。等来的是麻木,或者死亡。
 
做大律师是我的梦想,但读书写字、弹吉他唱歌、在阳光底下发呆也是我的梦想。从什么时候起,我为了一个梦想,放弃了所有的梦想?

上周陪着万敏去做了最后一个决定性的检查,医生说一周后结果出来就可以确诊了。而明天就是决断的一天。
 
由于第二天要陪万敏去医院,头天晚上便在办公室加班处理一些收尾工作。十点半的时候,屏幕微微亮起,一条微信跳出来,是万敏的。
 
“我决定辞职了。”
 
正待我犹豫如何回复的时候,那边的微信一条条接连不断地跳出来。
 
“我想好了,无论结果如何,我要停下来一阵子了。”
 
“我打算先去喀纳斯,带着相机。然后去考雅思。如果有机会,我想去留学。我想回到校园了。”
 
“这么说可能有点俗套,但我决定等一等自己的灵魂了。”
 
屏幕暗下去又亮起,我的手指在键盘上停留许久,最后回复她。
 
“听说喀纳斯很美,要发很多漂亮照片给我啊。“
 
第二天我陪着她去取结果,谢天谢地,命运放过了这个姑娘,是炎症,而不是其他。医生絮絮地与她说后续治疗方案,“注意休息“和”放松心情“重复了很多很多遍。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我们如释重负地拥抱。她抱着我泪流满面,对我说她像是拥有了第二次生命。
 
一个礼拜之后,我收到她从喀纳斯发回的大片。湖边云杉林立,桦木金黄。

收到照片的那个下午我请了假,在家里最大的窗边晒了一下午太阳。读了一会儿卡夫卡,然后困了,就睡了很长很好的一觉,朦胧中感觉到我的猫踩过我的脚。

后来万敏身体恢复了,她正在奋战雅思,准备留学。我会劝她不要太累,但她说这是另一种累,她很快乐。
 
她说一开始做律师也很快乐。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疲倦的感觉超过了成就感,她决定放下不再让她快乐的事情,重新选择。
 
做律师依然让我感到成就和快乐,我选择继续。但换了一个不那么忙的组,认识了一个很不错的男生,正在慢慢了解过程中。
 
周末的时候,还是会加班。但除此之外,也会去晨跑、爬山、晒着太阳撸猫、睡午觉、看一部很长的文艺片、弹吉他唱歌、约会。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仿佛拥有无限可能,但同时也活得很累。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即时办公系统的出现,渐渐模糊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到最后,仿佛只有一种可能,一种选择。
 
但其实生活可以有很多种,梦想也可以有很多个。所有用力生活的人都值得尊敬,无论是我老板那样长在办公室,无论几点给她发邮件都可以得到秒回的女强人,还是她这样勇敢转身,追求自己想做事情的女孩子。
 
重要的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勇往直前的勇气,也有回身向背的魄力。

我有太多朋友,工作做得不快乐,但思前想后,不舍离开,不敢离开。
 
仿佛一块嚼得过久的鸡肋,吞吞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

1条评论,1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