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故事 生活

短篇故事: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凉音
2020-09-02 11:00



剪秋并非面瘫,她只是不爱笑罢了。

认识剪秋的人都这样评价她:她呀,啥都好,唯独不爱笑,跟别人欠了她钱似的。有一次,剪秋什么都没干,就把一个小孩子给惹哭了。家长找到剪秋,质问她,你对我家宝宝做了什么?剪秋眨眨无辜的眼睛,没啊,我碰都没碰到他呢。

像这种莫名其妙背锅的事还有很多,剪秋对此已见怪不怪。她认为家庭的不和谐是造成性格缺陷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剪秋六岁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

印象中的父亲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但就是这样一个不太发脾气的人,动手打了母亲数次。

六岁的剪秋躲在餐桌下啜泣不止,父亲的步伐很乱,前前后后的,伴随着粗重的声音,仿佛要把屋顶给掀翻。

剪秋吓得不敢出去,因为她知道此刻父亲的样子是无比狰狞的。那是她从未见过的表情,父亲蹲下来朝剪秋伸出手,剪秋摇摇头,脸颊上还挂着泪珠。

父亲一改先前的狰狞,嘴角咧开一抹弧度,用平时温和的声音说道:“阿秋乖,躲在桌子下可是会被妖怪吃掉哦。”剪秋仍然摇着头,眼前这个突然变得温和的男人不就是妖怪吗?父亲见劝说无用,立刻收起微笑,很粗鲁地把剪秋从桌底下拽了出来。

剪秋哭得越凶,父亲下手就越重。母亲也不上前阻拦,像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在那煽风点火:打,你拼命打,反正也不是你亲生的,打死算了!把我们娘儿俩都打死算了!

后来,剪秋就没有再对任何人展露过微笑。所有面带笑意的人都被她列入黑名单之中。有人说微笑是沙漠中的一泓清泉,是一曲充满温情的旋律,是黑暗中点燃的一盏灯,可是剪秋只觉得那不过是一张面具罢了,为了掩盖某种残酷的罪行而戴上的。

多年后,在剪秋收藏的歌单中经常听到这样一句歌词:你的笑像一条恶犬。

剪秋把一杯葡萄酒泼在了郝虎的身上。

郝虎是她的初中同学,当年就是他发动全班同学合起来欺负她的。剪秋到现在还记得,郝虎和其他同学咧着嘴巴放肆笑的样子。

校园霸凌,这四个字频繁出现在网络上。剪秋看到这种新闻,还是会牵起心底的痛。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的人,则用一生治愈童年。

原本以为脱离了校园就等于获得了自由,没想到那些初中同学几经转折知道了她的联系方式,不但把她拉进了同学群,还要她参加即将举办的同学会。

剪秋既不擅长跟人打交道,也不擅长拒绝别人。也许那个时候大家都不成熟,现在都已经成家立业,应该不会再随随便便欺负人了吧。剪秋这样想着,便去赶赴同学会了。

晚宴吃得很开心,席间笑声不断。郝虎还是同学中的大哥大,初中毕业后他就去外面干事业了。混得还不错,前几年结了婚,生了一个儿子。事业爱情美美满满,郝虎挺得意的,一得意就开始管不住嘴了,他要和剪秋喝交杯酒。

学生时代的剪秋有点胖,同学们总是拿胖来取笑她。十八岁过后,她的身体开始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她一下子暴瘦十多斤,下巴不再圆润了,身材也是前凸后翘的。郝虎一见,还挺心动的。剪秋还是黄花大闺女,郝虎有妻有儿,喝什么交杯酒,这不是在调戏她么。

周围的同学不断起哄,甚至有人还恶意地推了剪秋一把。剪秋的身形轻轻地一晃,差点晃到郝虎的怀里。在一阵笑闹声中,剪秋既恼又尴尬,郝虎冷不丁地揽过她的腰,剪秋惊呼了一声,有一点酒水洒在了郝虎的裤子上。

周围的人声起哄着“你就从了郝老大吧”,还有的人附在剪秋的耳朵,悄悄对她说:“郝老大挺有钱的,你又没结婚,跟他玩玩,他还能给你钱。”

剪秋也不知道哪儿找来的勇气,将手中的红酒全数泼到了郝虎的身上。全场静默了,郝虎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剪秋心想,要是念书那会儿能像现在这样奋力反抗就好了,可是再转念一想,觉得奋力反抗不可能,以一敌众,下场只有更惨。

泼了酒水后,剪秋摔了杯子就离开了。头也不回地,只给他们留下一个决绝又潇洒的背影。回到家,剪秋就退了同学群,该删的都删了,她躺在床上长长吁出一口气,觉得人生实在是失败透顶。

人心不会变好,只会越变越坏。剪秋冷哼了一声。

床头放着一本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这本书剪秋已经看过三四遍。有人说,太宰治的文字太丧了,越看越消极,剪秋却爱不释手,她觉得这个世上也只有太宰治的文字能疗愈自己了。

道尽了人间疾苦,仍然好不过这一生。这口味愈发浓厚,呛得剪秋的眼泪也滚了下来。

二十八岁的剪秋碰到了三十二岁的空青。

空青离异过,没有孩子。他说,自己是被骗了,结了婚才发现前妻一直跟初恋保持联系。两个月后,前妻有了身孕,提出要跟他离婚。

空青和剪秋是在同事的生日派对上认识的,有人见他们聊得还不错,便想当个媒人。

对于离异这个标签,剪秋是有膈应的。同时在她的心里是憎恨着那些同事,自己尚未婚配,凭什么要给她安排一个离过婚的?人的命运果然是注定好的么?自己生来就是被人欺负的吗?

如果同事不撮合他们,剪秋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与空青攀谈。一说到婚姻、交往,剪秋的脸就拉了下来。空青察言观色,回头叫那个想做媒的女人闭嘴。

数天过后,剪秋见识到了同事的牛皮糖威力。她不停的在剪秋耳朵边说着空青的点点滴滴:空青人长得不错,工作能力也很强,我们和他的公司又是合作关系,你们要是能走到一起,也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啊,离过婚怎么了,又不是他的人品问题,他可是那场婚姻的受害者欸。

空青对剪秋的印象不错,并不像别人说的那样不苟言笑。剪秋其实很会说,如果一不小心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就会秒变话痨。令空青在意的是,剪秋的感情冷冷的,甚至没有泛起涟漪,当朋友可以,想要更进一步就是天方夜谭了。

两家公司是长期合作的关系,空青经常因为业务问题来找剪秋。一来二往,剪秋对他的了解又加深了。空青就是一个好脾气先生,长得帅不说,性格还很温柔,在处理公事上绝不含糊,他把事业和爱情分得很清,工作的时候好好工作,恋爱的时候也会全心投入。

是个好男人,大家都这么说。可是剪秋仍不放心,她不知道空青温柔的表面下,是否也隐藏着凶暴的一面。
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半年时间,大街上充斥着一股浓厚的圣诞气息。空青发微信过来约她在常去的咖啡馆见面,剪秋化了淡妆姗姗来迟。

“抱歉,临时忙了一会儿。”

空青已经喝了第二杯咖啡了,可他仍然笑着说没事。这让剪秋不好意思起来,气氛有点尴尬,剪秋不知所措地看着桌上营销广告的牌子。

空青开门见山,直接把想说的全都倾泻了出来:“我想知道阿秋对我是怎样的感觉呢?我是很喜欢阿秋的,是那种以结婚为前提的喜欢。我结过一次婚,在感情方面我是有污点的。我可能配不上你,但是想要和你共度余生的决心是认真的。”

剪秋很庆幸,在这个快要奔三的年龄还能获取一段表白。她不知道空青是不是自己真正的救赎,明明从男人口中说出来的甜言蜜语不值得相信,但是剪秋依旧流着泪一遍遍地问着空青:

“我能相信你的笑容吗?我能相信你的笑容吗?”

空青的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向剪秋伸出手:“当然,我的笑容里没有刀子。”

剪秋听人说,离过婚的男人反倒比较靠谱。因为他们经历了一次就会懂得珍惜,伤过痛过的男人比无灾无难的要强。离过婚的男人更加懂得该如何维持一段婚姻,而不是把婚姻当儿戏。

剪秋还是有点不放心:“在我六岁的时候,父母离了婚。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动手打了我和妈妈,表象这种东西真的不值得相信。”

空青深深地凝视着剪秋,直到剪秋被盯着快坐不住了,他才缓缓吐出一句话:“往后余生,我来帮你治愈童年。光说不做不是我的风格,请你相信我。”

剪秋的脑子里变得乱乱的,她想这时候的自己脸肯定红了。

这次应该可以吧,这次应该可以吧!剪秋手指交缠着,嘴角缓缓泛出了笑容。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