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者
故事

诡异故事:无神论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奇异果冻
2020-09-02 19:48


王勉集结好属于他的探险队。

探险队加上王勉一共四人,另外三个都是熟悉当地地形的人。

王勉是越南摄影师,这是他来中国的第五年,在中国各个地方取景摄影,水平颇高,获得了不少全球性的大奖。

由于云南西双版纳除景区外的地方,都是热带雨林,野生动植物颇多,十分危险,所以独自前来的人必须要找向导。

也正是如此,王勉才会来这里摄影,不论是自然风光还是野生动物都有摄影价值。

三个向导都是当地傣族人,他们用这种方式谋于生计,王勉最先找到他们时,听说他要去雨林深处摄影,都不答应随从,王勉无奈,只能提高几倍薪酬。

有钱能使鬼推磨,向导们终于同意随王勉一同前去,为首的向导是五十多岁的男人,傣族人有名无姓,村里的人都叫他罕叔,其他两个小向导普通话说得不太顺,王勉只能和罕叔交流。

临行前,王勉把摄影包里的摄像镜片擦来擦去,等向导们收拾好背包,带足了干粮,王勉急不可耐地要往雨林进发。

罕叔叫住他,用有些蹩脚的普通话说:“我们得先拜佛,这是规矩。”

王勉很诧异,他是无神论者,不信仰任何宗教,听到罕叔的要求,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答应照做。

罕叔和其他两个年轻向导跪在村口,王勉也跪在罕叔身旁,四人两手合十,罕叔嘴里默念着一些王勉听不懂的话,王勉也分不清罕叔他们念的是普通话还是傣语。

王勉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罕叔已经把宽大的手掌放在了他的肩上。

“出发吧。”罕叔说。

“罕叔,你们这里信仰的是什么宗教?”王勉边走边说,似乎在闲聊,也是没话找话。

“我们修佛教。”罕叔回了话。

“小乘佛教吗?”王勉继续追问,但是罕叔没有回话,王勉感觉到很异常的宁静。

糟糕,王勉瞬间冒汗,之前他了解过,小乘佛教是大乘佛教的贬称,自己身为一个异乡客,竟然贬低别人的宗教。

树木茂盛挡住去路,远方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动物发出的声音,王勉感到路面湿滑,空气中带着黏稠感,王勉呼吸有些不顺畅,罕叔还是没有说话。

王勉开了口:“罕叔,我没有宗教信仰,如果冒犯到了你,你别在意。”

罕叔顿了一下头,缓缓转过来,脚还是不停地走。

“佛祖会原谅你的。”罕叔开了口,随后又用傣语说了句什么。

王勉放下心来。

一行人吃好了干粮,正打算继续行进,突然一个年轻的小向导跑了过来,对罕叔叽叽喳喳说了些什么,罕叔脸色一冷。

王勉急忙凑过去询问,罕叔告诉王勉,遇见象群,挡住了去路,要是贸然改变方向的话,说不定会摸到象冢或者乱七八糟的地方。

“回去?不行!”王勉的斩钉截铁让团队左右为难。

王勉也算是一个极限摄影爱好者,拍过鳄鱼的舌苔,拍过鹰巢里嗷嗷待哺的雏鹰,拍过沙尘暴来临前的骚动。

好的作品和涉身危险是成正比的,王勉深信这个道理,现在好不容易遇到象群,怎么能就这样罢休呢?

“你根本不知道,野生象群有多么可怕。”罕叔还在劝王勉回去,并答应他返还之前给的领路费。

王勉极力反对,对罕叔说:“你们不是信佛教吗,佛祖会保佑你们的,我们快出发吧。”

罕叔把手里的驱虫膏搓来搓去,严肃着脸对王勉说道:“佛祖不能拿来亵渎,我们要尊重自然。”

王勉瞧见如此架势,罕叔是绝对不会再往前走了,瞬间就来了火,对罕叔说:“什么狗屁自然,那野象有鳄鱼鲨鱼恐怖吗?沙漠海底我都去过,还有什么可怕的?”

罕叔摇头叹口气,接着说:“要走只能避开象群,这雨一下,就怕会迷路。”

王勉又说了一番话,罕叔无奈,只能让其他两个年轻人回去,自己陪着这个不怕死的摄影师继续前进。

是夜,果然雷雨交加,王勉和罕叔两人负重前行,无奈只能丢弃一个包,两人连忙搭起帐篷避雨。

罕叔双手合十默念佛经,王勉则继续擦拭自己的镜头镜片。

“好久没下这么大雨了。”罕叔说

王勉没搭理罕叔,只闷闷地哼了一声。

半夜王勉醒了一次,雨下得还是很急,雨水打在芭蕉叶上,砰砰作响,被吵醒的王勉瞧见罕叔还在跪拜默诵佛经,他觉得可笑,于是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下。

王勉半梦半醒中听到罕叔说话,说雨下得小了,天马上要亮,他去把昨天丢的包捡回来。

王勉觉得天旋地转,浑身冰冷,越来越难受,突然,他呛了一口水,王勉这才惊醒,应该是昨天黑灯瞎火的时候,不小心安营扎寨在了河边,河水上涨了,王勉心里大叫不好。

他迅速清醒过来,这水不深,但是自己在帐篷里被水流冲着走,包里的摄相机已经死无全尸,镜头镜片都泡在水里。

此时帐篷已经完全把王勉包裹起来,根本出不去,王勉在里面拳打脚踢,就是无法出来。

倏忽,王勉感到有一大股水流冲过来,帐篷裹挟着自己,飞了出去。

匍——

许久,王勉感觉自己被提了起来,他看到一片光亮,突然摔落在地,来不及困惑,看到面前站着象群,为首的大象鼻子卷着帐篷,方才自己就是从那里摔出来的。

象群和树木遮蔽了太阳,王勉吓得发抖,跪在地上,学着罕叔的样子,双手合十,默念着阿弥陀佛。

王勉抬头看向领头的大象,它表情狰狞又奇怪,王勉突然心中一冷。

那家伙,是在嘲讽一个无神论者虔诚的跪拜。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