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灵
故事

鬼故事:洗灵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洛长禾
2020-09-03 21:00
一个星期前它突然出现在我的出租屋里。
在一个个无眠的夜,偶尔我会和它聊上几句……


我又一次看见了它,一只形如水滴的鬼。

“我不是鬼,鬼是死魂,我是活的。”

“那你的肉体呢?”

它又一次沉默。

我对着手机黑屏擦完最后一笔口红,踩着高跟鞋“哐当”一声关住地下室的门。

打击一只鬼对我来说毫无成就感——可我仅有的成就感也只能是打击一只鬼。

一天奔波,夜幕四垂,我拎着超市的打折青菜推开门,坐在床上用电锅煮了一袋泡面。

电锅是在附近一所大学的二手物品群买的,那里是我的淘宝圣地。

“再找不到工作,我就连二手货都买不起了。”

“你心情不好吗?”它又一次出现。

我抬头,六平米大小的地下室一览无余。它就缩在床对面的角落里,像一只漂浮在空中的云精雾怪。

“我应该开心吗?大学毕业已经两个月了,却连工作都找不到,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可以不吃不喝不养家吗?”

它没有再回答,模糊的轮廓在空气中律动收缩着,周身云雾缭绕,看不清面容和衣着,只能通过声音分辨,应该是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生。

“其实……”它畏畏缩缩开口,“能活着不已经是足够开心的事了吗?

我冷哼一声,低头搅拌几近反胃的泡面。

和一只异类讨论应不应该开心,我大概真是被现在的日子逼疯了。

它是一个星期前突然出现在我的出租屋的。

月黑风高的夜晚,一身褐色冷不丁飘立床头,在手机屏幕的亮光里差点把我吓得归西。

像一株与世隔绝的含羞草藏匿于黑暗之中,它不谙世事,窄思讷言,以一种毫无规律的频率一次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对它从恐惧到习惯,直至厌烦,就像厌烦不懂得察言观色的孩童。

“为什么找我?”

“你一个人,我想看看你。”

简直没头没尾毫无逻辑。

我的生活就像一坛腐烂发臭的死水,即使吸引来一只苍蝇,也激不起任何涟漪。

在一个个无眠的夜,偶尔我会和它聊上几句。

“人死后会有轮回吗?”

“你会有的。”

“你为什么不走?”

“无所谓了。”

“你死多少年了?”

“不记得——我没有死。”

“你去过地府吗?和这个地下室比,哪个更黑暗潮湿?”

“去过,不知道。”

“啊……那就是比这里好了,起码不会只有六平米。”

“……”

“你会唱歌吗?唱首歌吧,鬼唱的歌,能把人唱得长眠吗?”

“不会,”它依旧机械地回答着,停滞几秒,突然唱起一支曲风诡异的小调。

“冥间有鬼,黄泉路来……

人间一遭,深于髓,刻于灵,区区孟婆汤,难涤前生事……

轮回海中一曲谣,口耳相传千年久:三生流影转,一碗孟婆汤。轮回海中走,前尘皆可抛……”

在一只鬼的陪伴下,我顺利活到了第四个月,也终于守得云开。

我在一家大公司的子公司里过五关斩六将,经过层层面试,终于以工资无所谓、办公室坐穿的决心赢得了面试官的青睐。

那一天,我高兴的买了一瓶锐奥啤酒,即使回家途中遭遇暴雨,也未能浇湿我一腔热情。

然而意外接憧而至,回到地下室,电路居然因为老化而停电。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我默默安慰着自己,一边手动甩干刚刚换洗的衣服,一边吐槽那只无用的鬼。

“身为一只鬼,你就没点灵异功能吗?连个衣服都吹干不了。”

“我不是鬼。”

它重复着一如既往的坚持,依旧形容模糊,轮廓律动,但“水滴”的体积却似乎缩小许多。

会是不好的变化吗?雀跃了一天的心情骤然平息。

第二天,我穿着尚有些湿润的正装,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去公司的路上,我的脑中勾画了千百遍如何表现得更加专业努力,美好的幻想像一朵罂粟花控制着我的精神,连掺着汽车尾气的空气都变成兴奋剂。

我踏着清风白云,一路飘到公司,却在听到上司的一句“你以后不用来了”后,彻底从云端跌落深渊。

耳边似乎还回荡着茶水间飘来的八卦,“大老板女儿来基层”“挤走一个实习生”……我如行尸走肉般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道,周遭嘈杂,恍如隔世。

“今天不用上班吗?”

“不了,今天陪着你——以后都陪着你。”

我坐在床上,从白天到黑夜,一步步被吞噬在黑暗的虚空里。三个月来所有的不顺心像一坨被压缩的巨型海绵,从四面八方挤来,连一口呼吸都变得沉重无比。

它沉默地飘在角落,陪伴我从白天到黑夜。

我起身打开电灯,添一锅凉水。水在电的加热下沸腾,蒸腾出灼热的水汽。我找出水杯,又将常吃的安眠药全部倒出。

它终于开口。

“你还是不开心吗?我以为活着就是最开心的事,可是这个世界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们找到我时,说我将来的工作可以福泽宗族后代。于是我选择让你们好好活着,长命百岁。

你是缺钱吗?当初我应该多提些要求的。可是,我又怕他们嫌我太过贪心,不肯收我……”

讶异短暂取代苦闷,我第一次认真打量它。上尖下圆的水滴已经更加瘦小,连模糊的形体都变得稀薄。它的嘴巴一张一合,带动周遭云雾流动,轮廓伸缩。

它第一次提起它的从前:

她是我的先祖,在很久很久以前被地府选为洗灵者。她不知道那将是怎样的世界,但是时逢战乱又是荒年,活着成了她最迫切的愿望;

她来到轮回海,那里是连接地府与人间的轮回之地,存在千千万万与她一样的洗灵者。他们的任务就是洗去一个人在此世留下的所有印记——那些即使失去记忆依旧烙在灵魂深处的邪恶、自大、怯懦、虚伪……

他们需要一遍遍读取不同人的记忆,将那些腌臜黑暗硬生生转移给自己;

他们最大的寄托便是通过一面水镜远眺人间,看后代们因为自己的牺牲得到福荫;

他们的容貌永远停留在初到轮回海的年纪,可身体与灵魂却一步步被腐蚀,直到彻底消亡的那一天,方得转世;

他们如果逃跑,罪恶将报应在后代身上,且受到地府无休无止的追捕,永生不得轮回;

他们生活在最黑暗的边缘,维护着人间与地府的和谐。可这样违反人道的工作,却不为任何人所知……

“其实,也还是有意义的。如果没有洗灵者,那些婴儿将不是最纯洁的天使,世世累积的阴暗将在人性最深处发酵腐烂,最后吞噬人间。

所以,哪怕我们不为人知,依旧自有光热。”


透明的玻璃杯不断向空中输出袅袅白汽,上层清水微漾,下层则在安眠药的溶解下呈现出乳白色的浊态。

我手捧水杯环视四周,潮湿的地下室在六平米内被灯光填满,却又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冷清。

那个斜对角的位置,再也没有一只飘零的“鬼”,时不时与我搭话聊天。

就在几分钟前,一向鸡肋弱小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它第一次向我展示了它的灵异功能——用它的永逝带来一股地下室永远不可能出现的、带着花香的清风。

“在即将消亡时,他们问我是选择转世还是回到人间,我回来了,找到在外地独自漂泊的你。

我知道自己帮不了你什么,可是你看,就算是默默无闻不为人知的信息管理者,都在为你所生存的世界努力,守护你们能在这个信息时代干净而健康地活着,你是不是更不应该辜负自己?

你再多迈出几步,只要几步,可以吗?”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花香,细若游丝却不绝如缕,将这个小小的地下室缠绕包裹。

我走下床来到盥洗台,看着手中水杯的水缓缓倾洒流入下水道,身体发出仿佛跨越世纪的叹息。

“我试试吧。”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