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旅人
情感 生活

情感生活:时间旅人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木宁
2020-09-04 08:00

“我是一个可以掌握时间的人,

但这力量可以令时间停止,

却无法改变在我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任何事……


“我握着她的手,将时间暂停,夕阳斜照在墙角,她低头注视着我身体某处,我深情地看着她,在这个温馨的瞬间停留了三年,只是三年,这位我曾深爱的女子便索然无味了,她的笑不再拨动我的情感。当时间继续流动,她将在不久后死于车祸,血液猩红,不安分的四处流淌,如她生前一般活泼。”

面前的人好奇的听我讲述这些,他很憧憬我这掌握时间的力量,似乎所有人都是如此,唯有我除外。

我被客人们称作时间旅人,这是个很浪漫的名称,但我对此嗤之以鼻。

我可以回到过去,可以令时间停止,却又无法改变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任何事,但这大概仍是许多人都向往的事情。
在最开始我发现自己拥有这样的力量时,我也兴奋不已,并且凭此做过许多荒唐事,可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这力量带给我自以为的自由消灭了我作为一个人的所有慰藉。

至今我仍不清楚那些不可名状亦或是该称之为神明的东西给我这样的力量意义何在,其实它丝毫不会使生活变得有趣,多年以后我感受到的只有无限时间中的一片虚妄。

讽刺的是,我不知道是我掌控着时间还是时间在限制着我,在许多尝试后,我发现我甚至很难死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如我一般生活着,难以死去其实并不是那么令人感到庆幸。

我的客人仔细的听着,眼中慢慢地凌厉起来,这样的眼神在他那张肥肉荡漾的脸上显得很怪异,在生活中总是发生着许多不可预料的事,它抛出许多诱惑,许多人无力的屈服于自己的欲望,把自己变得面目狰狞。

“他们说你也接受杀人的委托吧?”

我不可置否的点点头,他递过来一张照片,是个女人,脸上抹着浓妆,正花枝招展着。

“她是我的情人。”

我抬头,他满脸怒意,压着嗓子说:“如果没有她,我会过得让所有人都羡慕。”

我未起波澜,木着脸问他:“你需要我在哪一年杀了她?”

他冷静下来,沉吟片刻:“大概是2048年。”

我说:“确定吗?”

他坚定道:“你可以在新农市场找到她。”

我看看她的照片点点头,又看看他,玩味的一笑:“你妻子爱你吗?”

他沉浸在懊恼里,没注意我的表情:“她对我那么好,我却……”随即神色有些黯然。在他要流泪之前,我轻拍他的肩膀,走进他2048年的家。

人,很无力,他们的生命总是在失去的悔恨中度过,在每个寂静无声的夜里,他们回顾往昔,不可抑制的感到痛苦,他们的嘶吼释放不了他们的情绪,他们自我伤害却不敢领会死亡带来的愉悦,我相信,那些在我手里逝去的人们在生前对我的愤恨,在死后都会变为感激。

我到时,他的妻子在厨房忙碌,几滴汗珠随耳发滴落,手臂机械的运转,过了一阵,她的余光瞟到我,看着有些惊讶,但还是对我点头示意。

于是我走进客厅,屋里富丽堂皇,充斥着庸俗的气息,他躺在沙发里,叼着根烟,茶几上有些瓜果和纸巾,电视荧光闪烁,播放着一些无聊的抗战剧,声音震耳,我轻轻绕到他的身后,用随身的刀在他脖子上一抹,刹那间鲜血喷薄,他惨叫一声横滚下沙发,捂着伤口已经只能“咴儿,咴儿”的叫。眼中的惊恐变为迷茫,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我走到茶几前抽纸擦擦手上的血,顺手把电视关闭,心中总算舒服了一些。那女人从厨房走出来:“钱已经打过来了。”我点点头,走到他身边俯下身:“她在二十年前就找到我了,还有,她……其实并不怎么爱你。”

我让他多活了二十年,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忏悔,现在我来收回他的时间,有些可惜——那个女人等不了二十年。

警察们理所当然的找到了我丢在那里的刀,指纹清晰,我站在那段时间里,几乎能触及他们欣喜若狂又变得错愕的表情——他们找到一个应该死去多年的凶手。

一个早已消失的人。


令我感到无奈的是,我的力量不足以成为人们的神明,却又强大到令他们恐惧和……恶心。

曾有客人问我:“时间暂停时,人会有知觉吗?”

我瞥他一眼说:“他们只能感受到那一瞬间发生的事。”

他叼着烟,笑出青黄的板牙:“嘿嘿,那要是我的话,就当街找个漂亮的女的,好好发泄一下,啧啧,想想都刺激……”

人类发展到今天,孕育出这么些欲念横生的畜牲来,实在令人敬畏。

为了避免这种人恶心我,我常常随意的去一个时间,四处飘荡。

这天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有些恍惚,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这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在任何一个地方像那样存在究竟有什么意义,而此时天空湛蓝,流云随风变幻,纯洁如一丝不挂的少女,我随手将时间停止,抬头发呆。

这样的偏执或者病态都是我造成的?还是这无限的时间带给我这些?我不清楚,只是我这无意义的未来令人难以忍受。

想到这些,我烦躁的抬一抬手,于是人群又开始喧嚣,我判断一下,这大概是七年前,那巷子里的酒馆还在,老板也还未死去。

他是这个世界唯一知道我秘密的人,不管我何时去那里,以什么模样,手染多少血腥,他都给我温把酒,把我当做朋友,这个人似乎对一切都不再好奇,也会去尊重自己不理解的事物,这是一种共性,大概也是我们能作为朋友的原因。

我跨进门,他瞥一眼说:“来啦?”然后把酒倒满,我们喝着酒闲聊,他兴奋的打开手机向我炫耀最近撩的妹子,黄段连篇,他这里的氛围总使我放松不少。

我看着这个年轻人微微笑了笑,现在的他应该很难想象他白发苍苍时的模样,这家伙似乎从不考虑这种问题,但其实那时候的他也像现在这么有趣。

当酒开始上头时,一个姑娘踉跄进来,脸有点红,大概已经喝了些酒,但她气势很好:“老板!来三斤梅子酒!”这人看见漂亮姑娘就十分热情,邀请她过来一起玩,她眸子一转,爽快答应了。

小姑娘很潇洒,一点也不避酒,唠唠叨叨的说了些自己的事,大意是失恋了,我听的不仔细,因为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但她好像很开心,笑得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我们看着不忍心,也跟着灌酒,一会儿,酒罐就摆了满桌,三个人都醉的有些深了,而不知何时,她已将我的手紧紧握住,竟捏得我的手生疼。

我知道,这样一个瘦弱的姑娘,只有当经受难以忍受的痛苦时,才会爆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才会这般依赖我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

老板怜悯的看看她,走出门抽烟去了。几乎就在老板踏出门的瞬间,她将身体靠上来紧贴着我,把头扬起来,我低头便看见她水花阵阵的目光,醉意将感官放大,我竟有些心疼,这多年不曾出现的情感让我不禁埋下头,于是我们拥吻在一起,她温润缠绵,我沉浸在这片温柔之中,心里颤了颤,不由想起一些往事。

她的吻令人窒息,好似永远都不会分开,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嘴唇变得无力,顺着我的脸擦过去,口水留下一道湿漉漉的痕迹,然后靠在我的肩头睡着了,我小心的把她摆在沙发上,擦擦脸,起身向门口望去,老板百无聊赖的吐着烟,烟气与他呼出的水汽交融,比苟合的男女更彻底。

其实我知道她不曾牵着我的手,不曾拥抱我,也不曾亲吻我,她的所有温柔和爱都不是为我而释放,这姑娘……只是失去了一些东西,我能做的,只是满足她这一刻的幻想。

她会慢慢淡忘这些经历,连着我的吻都会模糊不清,只在某个熟悉的地方,或者听见一首在这个酒馆里听过的歌时才会突然想起,接着感慨不已,在接下来的生命中,她依旧有新的挣扎,新的痛苦,可能会在另一个酒馆依赖另一个像我一样的陌生男人,如此往复。

我却不能忘记哪怕一丝细节,那些痛苦带来痛苦,快乐带来痛苦,所有的一切都不可避免的归结于痛苦之上,我说过,我对他们痛苦最大的救赎便是杀戮,长久以来,我找不到比死亡更好的解决方式。

“不要痛苦啊……”我几乎是呻吟着迈着蹒跚的步子走到她面前,看着手中的刀,竟有些不舍,心想着,“这个瞬间,又可以让我停留几年了。”就在这踌躇的空隙,朝阳一下铺满了她的脸,细微的灰尘在光线里飘散,她脸上浅浅的绒毛泛出温暖的光,睫毛还沾着泪,她嘴角微翘,好像得到一切的骄傲。

这让我脑子又乱了起来,有些画面杂乱的闪动。

好像我爱上她那天,她也笑得这样神气。

好像当我无法说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笑话时,我不安无措。

好像她是我曾经坚定不已的自我救赎。

好像那些所有索然无味的瞬间都生动鲜活起来。我曾坚信的那些被这样一个温暖的笑骤然打破。

我缓缓放下手,无奈的咧嘴笑了,我很痛苦,但我笑了,裂开一个无法抑制的弧度,口水不住的流,和着多年不见的泪水。

竟然是这么个苦涩的滋味。

我以为自己所有的从前都已经麻木,可就那么一些往事,便让我失声痛哭。

我知道人的一生就是失去与告别的过程,人们在这个过程中体会到我所不理解的感动和悲伤,那些笑着的泪脸,都是忘不了的情深。我从没失去过什么,也就无所谓感受,冰冷如一个死人,对于那些令人痛苦的感情我总是用自己的方式逃避,现在看来事情发展到如今这般其实都是我自讨苦吃。

老板看我正出神,过来拍拍我,阳光在我肩头隐没又出现,我摆手说没事,弯下腰最后吻了一下她的脸,她精致的脸柔软可爱,让我有一种亲吻小猫的错觉。

我转身对老板说:“看来还有很多事要做啊,那么多人需要我像这样好好道个别呢。”他笑笑:“狗日的终于长大了?”

我回到过去,尚且年轻的我握着父亲颤抖的手,罕见的任由他握着我的手将他人生中最后的一罐蜂蜜传承一般交到我手上,“再也没有喽…”随即他的眸子黯淡了下去。他那经历几十年风雨的手软软的搭在我的腿上,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温度。

那条街上的人们一成不变的走着,我站在马路对面等候,就在那辆车快撞上她时,她看见了我,时间瞬间凝固了她迷惑的脸,我走到她面前,“再见了哦,猪。”

我和年迈的老板在街上走着,准备抬手,犹豫了一下又觉得没有必要,于是默默点上一根烟,深吸口气对他说:“老张,要说再见了。”他木了一下,目光变得深邃,又对我微笑道:“嗯,再见。”

走进那个产房,我看着自己皱巴的小脸,他很平静,好像知道自己未来会面对些什么。我母亲见我正看着他,骄傲的对我说:“你看,多漂亮的一个孩子啊。”我笑着点点头,也对我说了一声再见……

原来时间是改变不了什么的,我的生命其实充满了欢喜与悲伤,当我不再用长久的时间沉浸于一种情感中以麻木自己,那些瞬间便有了足够的理由存在下去。

在这一切都结束后,我来到西藏,这里有许多老人一手持着经桶,一手捻着佛珠,口中念念有词,神色安详,似在为我祈福。看着澄澈的天空,心中对这里充满感激——这个离神明最近的地方一定能带给我救赎。

我的笑渐渐多了起来,一切都恰到好处,终于我躺上一叶小舟,在月华温柔的光晕里,随着拉萨河上所有身体灰暗的人们向远方飘去……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