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音
故事

短篇故事:盲音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木小熊
2020-09-04 10:00

在心理学上,曾经这样解释“全色盲”,即:在他们眼里,就像正常视觉的人看黑白电视一样。对全色盲者而言,他们能区分出“颜色”:春天的树叶是“嫩绿色”,秋天的大地是“金黄色”,远远的天际是“蔚蓝色”……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颜色”就是一个不怎么生动的形容词。尽管他们对颜色的理解在字面上同别人的一样,但是他们却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或是收获了什么。

“啊,这是牟昶的作品!”唐豆兴奋地指着墙上的一幅画,给自己的舍友介绍着。

“画这个画的人,叫牟昶。举止斯文,面容清秀。个子高,人缘好,会画画,会打篮球,啊还有!他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会特别温柔,他的素描,老师总是表扬呢……”

唐豆,这个普通的美术生,只要谈起牟昶,都是眉飞色舞的,连脸上的笑容都很难收住。

“好了好了唐豆,打住打住!我们还不知道你吗?谁不知道,你学画画就是为了他。”舍友们嘻嘻哈哈地笑着打断她的话,唐豆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她心里的那点小小心思,从在画室遇见牟昶的那天起,老早就写在微微泛红的脸上了。

随着画室期末考试临近,唐豆总是独自练习到很晚。最近,她越发的有些心神不宁。毕竟等到这场考试结束,大家就要离开了,她暗暗的想,自己是不是也该向牟昶……?
嗯……哪怕是看起来自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唐豆,哪怕是她心里念过很多次的话,到了嘴边,还是会胆怯的。

“啊?这么办才好?”唐豆扔下笔,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头发,手臂随性的在空气中胡乱舞着,不小心碰翻了一个颜料盒……缤纷的色彩,都活了一样,任性的跳出来,咕噜噜在地上滚出老远,瞬间晃花了唐豆的眼。

唐豆心里惊了惊,赶紧蹲下收拾起来,也就是在这时候,唐豆发现,每一管颜料的背后,都无不例外的写了每种颜色的名字。字体极细,笔迹工整。唐豆一眼就认出来,这是牟昶同学的字。

难道……?他是色盲?

唐豆感觉自己的胸口涌上一股难以形容的窒息感,她想起自己前几天问过牟昶的那个问题:“你为什么,素描画的这么好呢?”

她记得,那天,牟昶穿着深色的冬装,脸色被衬托的有几分暗淡。他明显顿了顿,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因为,我觉得用线条记录光影的变化,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我……我是不是冒犯他了?想到这里,唐豆轻轻的地咬了咬嘴唇。收拾好一切后,她默默站起来,浑浑噩噩的离开画室;隔天的考试,她不知怎么的,连卷子都没画完。

拿到成绩的那天,唐豆一改常态,在宿舍哭得一塌糊涂。“这只是一次模拟考试,不是一次正式考核,好啦好啦没关系……”她的朋友拍着她的背,轻轻抱住她,默默的安慰起来。但是唐豆的眼泪却始终止不住,她的身体在室友的安慰中不住地发抖。

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沸腾着的,复杂着的心情,只能被自己强行深埋。即便深不觉察,却始终存在。

不论你的生活里发生了什么,时间总是自顾自的流淌着。

唐豆绘画的基本功一向不错,文化成绩也属于中上水平。心情平复之后的高考,她依然以不错的成绩,轻轻松松的上了大学。她的日子还是这么,平淡无奇的过着。

直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当年画室的舍友把她拉入了之前画室的群。唐豆默默的看着,许久不见的舍友们,一个接着一个加入了群聊。

直到看到了“牟昶”的名字,她的瞳孔猛地一阵紧缩。

 “‘啊对,他叫牟昶~个子高,人缘好,会画画,会打篮球,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会特别温柔!’”几乎在牟昶入群的同时,那个拉她入群的舍友私发了这条消息给她。
“啊?!这话,你还记得啊?”唐豆有些意外,赶紧回复了过去。察觉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失态的时候,消息却已经撤消不回来了。

“哈哈哈哈,唐豆你还是高中时那样,心里在想什么脸上都一览无余。要不要我们画室班上的人见见?”舍友加了一个大笑的表情,接着不紧不慢的回复了她:“难道你不喜欢牟昶了吗?不喜欢了吗?”

喜欢。

唔……喜欢吗?这件事,宿舍的人应该没有不知道的。

只是……还可以喜欢吗。隔着屏幕,唐豆都能猜到舍友一脸期待的表情,却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她的手指在“发送”键上停留了一会儿,迟迟没有发出去。

舍友倒是积极的连着回复道:“建群的人说,我们要聚个餐呢,群活动发布了,你来吗?”

或许能见到你呢?唐豆没有拒绝,在看到牟昶报名后,她赶紧也在群活动里也点击了报名。

“咔嚓”,鼠标的点击声,像她的心一般。

化了精致妆,拉直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配上最合适的衣服。唐豆做好了能做好的所有准备,飞奔在去聚会的路上。幸得舍友一直同自己聊天,“牟昶同学,牟昶同学”地逗她,唐豆才嘻嘻哈哈的强打起精神,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紧张。

到了约好的餐馆,她拉着舍友坐在靠门的位置,想第一时间看到进来的人。

“吱呀……”包间的门不断被人推开:

不是他。

“吱呀……”

还是不是他。

“吱呀……”

依旧,不是他。

……

唐豆有些后悔坐的离门这么近。因为,几乎所有人来都会跟自己打招呼。一直到,她的笑容都快要僵在脸上,而牟昶还是没有来。

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偷偷打开了手机上的活动群,再三确认,对方确实是点了报名,有些灰心低下头,玩起了手机上的游戏。手机的荧光,映在她有些发白的脸上,更显得有些寂寞。

“是这里吗?”很久没响的门,终于还是被开了。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轻轻的飘了过来。唐豆心头猛地一热,却没直接抬头,假装和屋子里的热闹无关。很快,她听到其他同学们热情的招呼声:“牟昶~ 好久不见!”直到舍友兴奋的拉了拉她的胳膊,她才一点点的抬起头,友好的冲牟昶笑了笑。

寒暄了几句后,牟昶很自然的在唐豆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顿饭吃了什么,谁过的怎么样,谁做了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唐豆就没有关心过。因为她发现,自己在如此喧闹的环境里,都能清晰的分辨出牟昶的声音,关于他的一切,她小心翼翼的听着,几乎什么也没吃。

直到听到牟昶不经意的说:“哈?女朋友?我还没有的。”

唐豆顺势抬头,隔着桌子,两人对看了一眼。唐豆猛地来了劲,追问了一句:“是真的没有?”

“真的。”牟昶没料到她会和自己说话,有些意外的回答。

唐豆觉得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聚餐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

“牟……昶!牟昶同学!!”唐豆不顾其他人的目光,大声地喊他的名字。牟昶停住脚步,在汹涌的人流中有些错愕的回了头。

“……唔,难得回来,等下能陪我去画室看看吗?”  唐豆壮着胆子说。

她的舍友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哦哦哦”的打起了哈哈。唐豆才注意到自己的唐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沉默一会儿后,牟昶轻轻的回答道:“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点酒,去画室的路上,唐豆像当年一样,大大咧咧的挽住牟昶的手臂。

这样的肢体接触,牟昶一开始是有些意外的,但没有拒绝。他还记得当年画室里,那个元气满满的,热情洋溢的少女。

唐豆拖住他的胳膊,她知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却还是控制不住情绪地喊着:“看啊,彩虹,你看,有彩虹!”

牟昶被她拽得险些摔了一跤,深色的连帽外套因为身高的关系,被她拉的老长,他拉起帽子,顿了顿说:“天都黑了哪里来的彩虹……”

唐豆猛地回头,随后听到他像被外套裹藏起来的声音:“而且,就是有,我是看不到的,我是……”他好看眼睛,全被掩在帽檐下,表情有些看不清。

唐豆咬住嘴唇,打断他的话:“我知道。”

牟昶看着她,喉结艰难动了动,什么也没说。

唐豆放开牟昶的手臂,直愣愣的看着他,下了决心般一字一顿的说:“我喜欢你……想做你女朋友的那种喜欢。”

“……”牟昶垂下眼:“我不需要同情。”

 尤其是,这份感情来自于你。牟昶没说出口。

“不是同情,是喜欢。我是看了你的画才开始学画画。我想努力变得更好。直到,能像今天这样,和你并肩而行。”唐豆勇敢的看着他,但许久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又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牟昶慢慢抬起头看她:白净的脸,浅灰的唇,虽然拉直还是有些蓬的,深黑的头发,出现在他单调视野里。和别人最大的不同是,眼前这个姑娘,那双发光的眼睛。

牟昶感觉心里有一种不知名的蔓藤类植物,着魔似的生长,用难以描绘的质地,直直的指向她说的那个词:“喜欢。”

他的眼里,似乎看到了从未出现过的色彩。

——
“我曾经
认真的喜欢过你
这份感情
像一部已经开拍的戏
准备就绪
但又
不定档期
没有交集
也许我喜欢的
不止是你
而是在那段时间里
勇敢追着你
似乎无所畏惧的
我自己。”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