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海被打翻之后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当海被打翻之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阿舍
2020-09-04 21:00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也许……橘象什么都没想。”

女友进来的时候,我正专心致志剥一颗圆溜溜的橘子。

海被打翻了。”她干巴巴地说,话语就像是被硬挤出来的干涸牙膏。

我点点头,没有讲话,只是将一枚小小的、如同月牙儿一般的橘子瓣丢进了嘴里,自顾自嚼了起来。

不过是海被打翻了而已,同红茶或酱油的打翻于本质上又有什么大区别呢?甚至——更多的时候,后者的打翻更能让我们本就无可奈何的生活,鸡飞狗跳乌烟瘴气得更厉害些。

“橘子好吃?”女友没好气地问。

“味同嚼蜡。”我苦着脸回答。

“那还吃?”她像是在看一个蓝皮肤、三只耳的外星生物。

“吃水果有益健康。”说着,我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又从面前的茶几上抓了一颗橘子开始剥起来。

“……昨晚主要是工作……”她刚讲了一句就停了下来,有些懊恼的样子,像是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

“工作。”我以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情将橘瓣丢进了嘴里,一种酸涩的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

“所以我也没办法。”她摊了摊手说。

“大概是情人节糖分摄取不足。”我呆呆地望了望手上的半个橘子,叹了口气。

“什么?”她迟疑了一下,微微皱起眉头,“巧克力?”

我只得点点头。

“好吧,准备晚饭时顺便去超市买一盒就成。”她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我又点了点头。

“酒心口味吧。”她一副哄小孩子的神情。

“讨厌橘象。”我突然小声说道。

“唉……数据突然出了问题……”她像一个机器人一样说道。

“值得同情。”我干巴巴地说。

“……我不是故意的!我忙了通宵!情人节有那么重要吗?”她宛如一座突然爆发了的火山,那滚烫激烈的火红岩浆,毫不留情地朝我扑来。

“如果是橘象节呢?”我忍不住了,冷冷问道。

“那……不一样。”她痛苦地闭上了眼,像一个苦苦挣扎的溺水者。

“讨 厌 橘 象。”我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

她的脸一下子僵硬了,像是被坚硬的冰块层层包裹起来,我望着她那张脸,只觉得异常陌生和遥远,我们好像站在截然相反、互不能容的两个星球上彼此对峙着。

我有些后悔,不,应当是十分后悔……毕竟,再怎么不高兴也不应该提橘象的,在女友的人生里,橘象已经不单纯是兴趣或爱好之类的存在,而已经是她神圣的、不可亵渎的、完全被称之为人生的信仰了。

记得有次,大概是女友刚搬进公寓的第二个月——那应该是一个周一的早晨。我睡得迷迷糊糊,被照进房间的、明晃晃的阳光弄醒了。我睁了眼睛,先听到一阵欢呼声,然后是礼炮的声音……然后我好奇地睁开眼,赫然看见本应去上班的女友,居然站在阳台上,一边专心致志地望着窗外,一边气定神闲地喝着橘子汽水。

“公司爆炸了?”我大吃一惊。

“请假了,毕竟——”她回过头,露出一个清清爽爽的、大大的笑容,“海被打翻了。”

“原来是有橘象啊。”我才恍然大悟。

“橘象橘象,憨憨模样,

 鼻子长长,爱吸海浪”

她心满意足地哼起了《橘象之歌》,一副小女孩的天真模样。

“啧啧,连胃痛都要坚持去公司的工作狂女友,竟然也会请假!”我忍不住打趣起来。

“为了橘象,拼命都OK。”女友轻轻地说,我苦笑着点点头,知道这绝非是一句玩笑话。

“应当颁奖。”我一边穿衣服,一边感叹着。

“给橘象?”她问,眼睛亮亮像星星。

“总不至于颁给美国总统吧。”我说着从床上跳了下去,从冰箱取出一罐橘子汽水,猛喝了一口,好爽!

“嗯,诺贝尔和平奖。”她托着腮,认真思索了起来。

我走到她身旁,学着她的样子,也在窗台上撑起了手臂。

只见橘象正好将那纤细又优雅的长鼻子,伸得笔直——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像极了女友在生日时送给我的那管绑有金色绸带的、十分阔气的、颇具女友意志的派克钢笔。
“真够神气的啊。”我不由赞叹道。

“简直就像‘幸福’这一词的具象代言人。”女友也点点头。

倘若拥有橘象那样堪称完美的长鼻子,大概走到哪里都能赢得年轻女孩的尖叫吧?那样的人生相比我这平乏无奇的人生,必然是完全不同的存在。我突然有些嫉妒地想。
“下辈子铁定要做橘象。”我口吻酸酸地大声宣布。

“橘象肯定也有橘象的烦恼。”女友倒十分冷静。

“橘象也有烦恼?这倒是天理难容!”我不由瞪大了眼睛。

“有光就有影。”她淡淡地说。

“比如……正舒舒服服躺在春天长满纽扣一般可爱小花的山坡上,运气又不赖,翻出一个金灿灿的小香蕉,正仔仔细细剥了皮,准备好好享用一番,哪知却突然接到通知,说海又被打翻了……类似这样的烦恼?”我一下子大开脑洞。

“也许,思考幸福的终极奥义……类似于这样的烦恼?”女友一脸严肃地说。

“通货膨胀,货币紧缩,亦或是外交辞令……”我取出一片薯片,放进了嘴里。

“相对论?圆周率?”

“那……还是不要做橘象了。”我立马泄了气。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也许……橘象什么也没想,只是单纯地发个呆。”我吃了一会儿薯片,忍不住开口。

“发呆?”她重复着,微微皱了皱眉头。

“对,就像人类吸烟一样。”我一本正经地说着,又吃了一片薯片——果然橘子味的薯片才最地道,世界就应当被橘子统治才好。

“吸烟有害健康。”哪知女友一脸严肃地说。

“哪有那么夸张。”我哭笑不得地抗议。

风将玻璃纸一样的海吹得波光粼粼。

“海被打翻的时候真好看。”女友表情淡淡地说道。

“倘若……有天,海不再被打翻了呢?”我有些杞人忧天地问,一边用手臂轻轻拥住了女友的身体。

“若真有那样的一天,橘象自有橘象的打算。”女友笃定地说。

“在夏草里尽情打滚,伪装成明亮的不得了的太阳?”我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后问道。

“大约也可以扮成橘猫。”女友难得地开起了玩笑,然而表情却依旧一本正经。

“话说……我这人很差劲吧?”我看着橘象一看就暖洋洋的鼻子问道。只见那长鼻子慢悠悠地伸向了地面——那里正有着不断蔓延的、宛如融化天空的蓝色海水。

“只是古怪些。”女友笑笑。

“史前人类?”我苦笑着。

“没那样夸张。只是……”她停下来,灰色的眼睛注视着我,像是在挑选一个恰当的词语好准确进行表达。

“总之,外表柔柔软软,像刚刚烤好的蜂蜜面包,然而一口咬下去本应出现的、糯糯的红豆馅却了无踪影,含在嘴巴里的变成了硬的蚕豆一类的东西。”

“晓得,同海龟恰相反。”我苦笑着。

“到底海龟还是可爱些。”她一脸认真地说。

我看着她,情不自禁轻轻亲了一下她软软的嘴唇。

“喂,干什么!”她嘟囔着抗议。

……是的,我们曾有过类似这样数不清的、被称之为“美好”的时光……窝在沙发里看有关橘象的纪录片,在海边浪费一整个假期,下雪的早晨她冲好的一大杯热咖啡,无所事事周末春天的野餐,她的柔软的发……

我们是在橘象俱乐部认识的。我永远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晚上。那是个有些嘈杂的、处处洋溢着爽朗夏日的周末晚上,我无所事事地坐在俱乐部亮橘色的皮沙发上,小口抿着高脚杯里的橘子汽水……

不远处的舞池里,人们正随着十分欢快的音乐扭动着身体,好像是《橘象圆舞曲》。彩色的、有些暧昧意味的巨大灯光,一次次朝他们投射,欢笑着的人群,宛如我杯中冒着气泡的碳酸饮料,让人很容易就能产生某种轻微的、麻痹的混沌快乐……

“橘象一如既往的可爱。”

一个低沉的女声突然传来,我转头一看,发现一个扎着利落马尾的女郎,不知何时坐在了我旁边的椅子上。她有着一双灰色的眼睛,很漂亮,说话的语气却十分冷硬。

“谢天谢地,幸有橘象。”我说。

“人生的快乐都得以翻倍。”她像是总结什么发言似的说。

“转眼又快到了橘象节,时间简直像是台性能良好的割草机,‘咔嚓咔嚓’,所剩无几!”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橘象节,戴花环,放烟火,穿漂亮的橘象节礼服,众人齐唱《橘象之歌》,倒数3,2,1。”她用一种分享美梦的冷淡口吻讲道。

“又可以逛市动物园,戴橘象的面具,吃香香甜甜的橘象糕,收集各式各样有关橘象的纪念品。”我微笑着说。

“总之,哪里都是悠哉悠哉的人群。”她也轻轻笑了一下。

“哪里都是摇头晃尾的橘象。”我也笑了,是那种孩子般明亮天真的快乐。

“不去跳舞?”她轻轻皱了皱眉,指了指舞池。

“不大想动。”我摇摇头。

她没有讲话,默默地喝着橘子汽水。

“干杯!”我扬起手中的杯子。

她有些意外地看着我。

“看橘象的标配。”我说。

“……童年快乐的延续。”她捏住了玻璃杯,像是捏住了一个秘密。

就这样,我度过了一个有生以来最愉快的、让人舒畅的快乐夜晚。

然而,令人沮丧的是,那晚以后,俱乐部里却再也见不到她的身影。我强装镇定,朝人们打探她的消息。

“不,不记得有过这个女人。”他们这样冷淡地回答我,然后又开始忙手头上的事情,没有人关心她的事。而我也逐渐开始怀疑,也许那一晚的经历只不过是我对抗孤独而制造的幻觉而已……我灰心极了,就在我将要放弃寻找她的时候,她再次出现。

那是一个下雨天,枝形吊灯同往常相比要昏暗许多。俱乐部的人很少,有种潮湿的空旷感。

我一边读着《橘象鉴赏图典》,一边吃奶酪饼干当作午餐。正在我眼睛开始发涩的时候,那扇嵌有彩绘玻璃的大门被轻轻推开来。

我抬眼望去,只见她正朝里边走来,我的心脏突然间不受控制一般砰砰狂跳起来——好像她的每一步都踩在了我的心上。

“啊!好久不见……”我结结巴巴地说。

“哦?”她皱着眉头看着我,似乎在回忆我是谁——经过了好几秒钟后,她仿佛终于认出了我,便冷淡地朝我点点头。

“不介意喝一杯橘子汁吧?因为我正好有一个关于橘象的问题想请教您。”我说着顺手就将摊开在面前的书推了过去。

她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地将手上淡蓝色格子的雨伞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搁雨伞的架子上,然后在我对面心怀戒备地坐了下来。

“最近很忙?”我装作随口问道,一边偷偷用眼角观察她——大约是外边有些冷的缘故,她在黑色连衣裙外又穿了一件卡其色的西装外套……化了淡妆,第一次扎的马尾被放了下来,齐齐垂在肩膀,给人一种明快的感觉。

“……在筹备橘象节的事。”她淡淡地开口。

“真辛苦。”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是什么问题?”她瞥了一眼我后问道。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于是胡乱提了一个问题,她却极其认真地讲解了起来……

我微笑地听着——原来,心脏真的会在某一瞬间突然开出花来……有种快乐的眩晕感包裹住了我,我周围广播的声音,雨敲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人们低低的交谈声……纷纷远去,我竟产生了身处梦境的不真实的感觉……

那之后简直像是施了魔法,我们的关系渐渐亲密起来。

我们见面,聊天,看电影,分享彼此生活的细节,从橘象至其它的一些什么。

“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那一天,我鼓足勇气趁我们坐在公园长椅上休息时,终于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什么?”她扭过头,一脸惊讶地望着我。

“我很喜欢你……”我不敢看她。

她一下子沉默了。

我们的头顶上是浓绿的松枝,宛如巨大的洋伞般撑开,小块的方形亮光投落在地面上,白色的细小石子朝远方延伸。

在我们正前方是一座巨大的白玉石的雕像,是一头通体雪白的象,正微微昂起了头,嘴里噙有一朵半开的花朵。象的神情栩栩如生,像是在期许着什么。

“还是不行吗?”我惴惴不安地问道,心里像是有鼓槌在敲打着一面看不见的鼓。

“……真好。”她突然开口。

我惊讶地望向她,只见她正微笑地看着那雕像——日间纯白无瑕的象居然在黄昏的满溢阳光里,周身浸满了浓稠的、温热橘光,竟呈现出一种璀璨的、流光溢彩的美。
我们谁都没有讲话,仿佛一开口,这如梦幻一般的美就要消失。风声、松涛声、蝉声阵阵,光慢慢流淌完,天一点一点暗了下去。

“那就在一起吧。”

直到我们完全陷入有些冷的黑夜里,她才终于开口说道,声音清晰自然。

“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我高兴地说。
“理由?”她斜眼看着我,样子像个数学家。

“因为有橘象保佑我们。”我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

她居然认真地点点头,让我又惊又喜。

——是的,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对此我坚信不疑……

“不明白我们怎么了。”眼前的她皱着眉头,艰难地说。

“……不明白,也许,你太爱橘象了……”我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干巴巴地说。

“总之,回不去了。”她没有再看我,只是起身开始收拾行李。

衣柜门打开了……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门又被愤怒的用力关上……

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慢慢的、一点一点地躺了下来——像是坍塌了一般。

冷冰冰的海水朝我涌过来,不容分说。我开始小声抽泣起来——被打翻的,又何止是那片大海呢?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