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滚烫,我是人间理想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星河滚烫,我是人间理想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廖梦北
2020-09-05 08:00


俗话说,凡事不过三。

陆星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和三字这么有缘。他在三年级的时候认识林依依;在十三岁的时候决定和她表白;如今他高三,正准备进行第三十次告白,也是他第三十次坚信一定能成功。

学校的走廊里,陆星河梳着帅气的背头,一只手插进裤子口袋里,一只手拿着玫瑰花,拦住了下楼准备放学回家的林依依。

陆星河一脸深情,满脸真诚:“依依,做我女朋友吧。”

走廊里人来人往,偷笑地看着两人。

“骚气。”这是林依依的回复,“等你过了英语六级再说吧,骚气小王子。”

林依依留下一个不屑的眼神,绕开陆星河走了。

陆星河愣在原地,心里暗自感叹命运的不公,一只手却搭上了他的肩,开始对他进行无情的嘲讽。


“兄弟,你这么来不行啊。”

陆星河眼皮也不用抬,就知道是自己的损友张品。

“那你说个行的?”

“天时地利人和,你说说你占了哪样啊?我给你出的主意有新华字典那么厚,你听吗?”

陆星河丧气地推开张品,没好生气:“你那宝典里有一条不馊的吗?滚。”

陆星河扭头就走,张品却笑嘻嘻,厚着脸皮不依不饶勾过他。

“行行,兄弟我牺牲下肉体,借肩膀给你靠下。”张品紧紧勾着挣扎的陆星河,自顾自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林依依给你下了什么咒,你这512G的铂金大脑,怎么见了她就宕机了呢?”

一瞬间,陆星河心里的某根弦像是被触动了。

“嗯,下了双马尾咒。”

“哈?”

陆星河抬起头,颓丧在眼里悄然散去,涌上的,是小学三年级的那天阳光下的记忆。

没错,从三年级开始,从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大脑注定不再工作。她仿佛是横在港口的一双巨大的豪华游轮,占据了所有空间,让陆星河再也没有挪开视线能力。

林依依可能是他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儿,但他从没放弃过。他知道,即使她是冰山,他也要等到自己把她捂化的那一天。

10岁的时候,由于父亲的工作调整,陆星河一家搬到L市,他也自然地转到了L市小学。

对新学期没有期待,对新的学校排斥,陆星河生无可恋地站在太阳底下,成为方阵的一角,静静地看着升旗仪式。

台上,校长的讲话喋喋不休,360度环绕声喇叭像是在耳边挥之不去的聒噪蝉鸣。

升旗仪式究竟有什么好看的呢?每周他都是这么想的,今天也不会有什么例外,更何况烈日那么地毒辣,好像要将空气毫不留情地烤干。

他感觉他的头脑一点点昏沉,鼻子一点点失灵,大脑中可供思考的氧气慢慢耗尽。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硕大的操场上,汗湿了衣衫,想伸手去擦,却擦了个空。他转头看看周围的同学,人那么多,多到数不清;老师那么远,远到模糊,远到天旋地转。

校长终于结束了冗长的讲话,陆星河只听清了最后一句:下面,我们有请学生代表上台演讲!

陆星河只感到身边有一阵风,一个女孩抬着高傲的头从队伍的后方走上前去,她梳着双马尾辫子,在自信的步伐下颠出小波浪。

陆星河混沌的大脑再也无法工作了,他只想抓住她来维持他的站姿,要不然他就支持不住了。

他就这么极其自然地,伸手抓住了这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双马尾女孩儿,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接下去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好看的、惊恐的回眸。

那是一瞬间,但却是足以让陆星河记住一辈子的瞬间。

他只感觉到闷热的空气突然变凉了,烈日在他的头顶上隐去,明月悄悄升起,还点缀上了满天繁星。

他想,她真的很好看,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都可爱,比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更像小公主。现在他抓着她的手腕不愿意松开了。

九月的天空,空中像往常一样蓝天白云,操场上绿油油的一片,夹杂着穿着蓝白相间衣服的黑色脑袋。

但是,一切他都看不到了,他的世界里亮起了星星和明灯,然后只剩下了他,和面前这个惊恐的女孩儿。

然后他就这样,向后倒了下去。

曾经听人说过,爱情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在心跳加速的那一刻遇到了那个人。陆星河不知道这个理论对不对,但他自从见到了她,心跳就再也没有正常过。

凝滞的空气。停滞的时间。让人晕眩的蓝天白云。和面前这一个能让他记一辈子的双马尾女孩儿,是陆星河对那天唯一的记忆。

他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孩叫林依依。

她比陆星河小了一岁,矮了一级,并且常年占据年级第一的宝座。但怎么接近她呢?成了陆星河想破头的难题。

期末的时候,烦恼了一学期的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大胆的损招,让自己期末考的语数外三门开了天窗。大大的三个红色鸭蛋,差点没把陆父陆母气到吐血。

别问,问就是不会做。

为此,陆星河被骂到狗血淋头,被打到屁股开花,甚至被没收了所有玩具和游戏机,却如地下党一般坚持不认错。

更让父母不解的是,当老师建议“直接蹲一级”的时候,他脸上绽放出的笑容就好像中了彩票。他乐地的屁颠颠,顾不上屁股上的伤痛,背起书包就飞跑向二年级。简直让父母目瞪口呆。

一番胡搅蛮缠,陆星河终于成为了林依依的同桌。

“你好,我叫陆星河。星河滚烫,人间理想的陆星河。”第一次坐在林依依身边的时候,陆星河觉得他的世界真的太美好了。

彼时的林依依睁着天真的大圆眼,一字一句的说:“你好,我叫林依依。”

小朋友间的打招呼,这就算认识了。

“你为什么站着上课啊?”林依依仰着头问陆星河。

“站着上课精神,听课效果好。”

他只觉得当他回答完这句话,林依依看他的眼神都带星星。

可不,陆星河就是要做林依依眼里最闪的星星。他想,只要他是这样的目标,总有一天,他们能并肩飞翔吧?

陆星河一直做着这样的梦,直到——他第三次抢走林依依学年第一的宝座,一切都改变了。

林依依在瞧陆星河不顺眼的路上越走越远。

陆星河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两人之间就产生了嫌隙,她不愿意听他讲题,甚至给他贴上了许多不符合实际的标签,什么富家公子,什么纨绔子弟,更过分的是“不认真学习但考试总第一的讨厌鬼。”

陆星河莫名其妙,他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这颗悬在天上的星星就成了扫把星,还有没有再挂回去的可能。

总之,他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的距离进一步拉大,束手无策。

有什么事情值得林依依小朋友开心吗?

那当然是有的,在陆星河某次考试失误,直接滑出年级前十时,陆星河陡然发现久违的笑容爬上了她的脸颊,对他的冷面不屑也成了满眼藏不住的笑意。

原来,博林依依一笑是这么的简单,既然如此,何不主动失误?

陆星河开始把握机会,在每一次的考试中力求更低,终于在半学期内实现了成绩的断崖式下跌。

可惜年少的他,并不懂“轻易妥协放弃的人,会失去地更多”这个道理,所以,“林依依同桌”这个他辛苦争取来的位置就再也不是他的了。

伴随着每一次的考试成绩的下滑,他的座位终于不断向后挪动,终于成了别人口中位于最后一排的不听课学渣专座。

就这样,每一次落后的那几分,让他和林依依从一只手臂的距离,变成了横跨整个班级也无法拉近的时差。

小学毕业,他以最后一名低空滑入初中;中考果断没能考上高中,要不是陆父狠心砸钱,他和林依依缘分也许就在此了结了。

陆星河黯然的想,当初要是没有放弃那几分,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但这不像乘电梯,错过一班还能再等下一班,被改变的某一个想法,也许在无意间就两人的命运安排成截然相反的方向。

只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不变的是,再也没有哪一个九月的早晨,能拥有那样的春光。

陆星河也不知道自己站在天台上干什么,面前的林依依哭成泪人,他挖空心思也找不出安慰词。

陆星河:“不就摸底考没考好吗,下次……下次再考好不就行了?”

林依依哭的更伤心了,陆星河挠挠头:“不就是实验班吗,不进就不进了,压力大竞争强,还不如普通班里当第一呢!”

林依依“哇”地一声大哭,陆星河再挠头,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陆星河一咬牙,一跺脚,索性放弃了:“害,你们尖子生就是矫情。要不你先哭个痛快吧!”

陆星河转身就想走,背后的林依依却开口说话了。

林依依:“陆星河,你不知道吗?你真是很烦人!你个讨厌鬼!”

陆星河站住脚,被突然袭击搞得茫然无措。

陆星河:“我、我怎么了?”

林依依哭着喘气:“自从你出现,我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都是因为你……”

陆星河不知道她为何来这一说,不禁十分委屈:“我做什么了?从四年级开始,哪次考试你不是拿第一?第一了这么多年还要怪我?”

一提这一点,林依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些道理她说出来,她只知道她又生气又委屈:“反正我就是讨厌你,讨厌你学习比我好,讨厌你就算考不好,还有老爸砸钱让你上高中。但是我这么努力……这么努力……”

陆星河的心沉到了谷底。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是把自认最好的一切都给她,然后看她在坐在王座上幸福的笑。

但当陆星河贡献了一切,却发现自己只成了一个站在战场上连枪都上缴了的士兵,连左冲右突都失去了方向。

陆星河突然气馁:“那你还想怎么样?已经没有第一可以给你了。”

林依依突然气愤地站起身,哭着推搡陆星河:“谁要你给了,谁要你可怜!?”

林依依近乎嘶吼地喊叫,让陆星河却如当头棒喝:“我可从来没……”

林依依:“陆星河,我就是看不上你,你不尊重人!还要你老爸砸钱让你上高中,你有什么出息,你有本事别来啊!”

陆星河彻底被激怒了,他脑袋嗡地想着,不管不顾地喊了出来:“我还不是因为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

林依依的哭声沉默了下去,然后她抬起倔强的头,一副不服输的表情:“好啊,那你倒变回小时候这样优秀啊!”


少男少女各怀着心事在床上辗转反侧。

那是第一次,陆星河听见了林依依的心声,他第一次知道了自己这样做在林依依看来是不尊重她的表现。

所以自己浪费的这几年是不值得的吗?在陆星河的人生中,每条路都是他自己选的,无关乎林依依。但是唯独在喜欢林依依这点上,陆星河从来没有后悔。

只是一个想法,一个方式,彻底将两人拉远。

陆星河决定做回小时候那个他,把自己放在和林依依同等位置上竞争的陆星河,也许会看起来更有魅力。

陆星河收起了他闲散的心,埋头苦读。这些年来失去的,他要重新要回来。

一切都为了少年第一眼喜欢的女孩。

陆星河忘不了九月的那天,那个梳着双马尾,带着一丝惊恐但这么好看的女孩儿

不知是阳光太耀眼的原因,她的周身有光闪烁。

那是天使派给他的女孩,不,那个女孩就是天使。

“陆星河,你死猪不怕开水烫,还要上?”张品不放心的再三向路星河确认。“你手上拿的什么玩意儿,这能行吗?”

事不过三,这是陆星河第三十一次告白。

有所不同的是,陆星河手里的鲜花变成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和一张英语六级证书。

陆星河眼神坚定,站在学校走廊的尽头,林依依下楼的那个老地方。

陆星河:“昂。这次一定。”

年少的痴情一直持续着,陆星河爱惨了林依依,他知道那个双马尾咒语永远不会在他身上失效,可能的话,他希望这个咒语的时效是一辈子。

这个暑假的天空这么蓝,白云那么多,从来没有下过一天雨,和那个九月的早晨一样暖。

天气有点热,和那天一样,烈阳死命的灼烤着大地,像是要蒸发干最后一丝空气。

陆星河流着汗等在楼梯口,看着他喜欢的女孩子抬着胸,踏着自信的步伐,一步步向他走来,她一头乌黑的秀发颠出了波浪,她的脸颊,和那天比,从未改变。


我对你的欢喜,从未改变。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