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们知道的,纯真的星空
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只有我们知道的,纯真的星空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江陵月
2020-09-05 19:00

“小时候妈妈说,睡不着的时候,就看看天空,找到最亮的那颗星星,魔法师就会送你一个美梦。”
 
今晚,一颗星星格外闪耀,找到它,它会送你一个故事,之后伴你入梦。

故事的男女主角,是大山和铃子。
 
大山,是我的高中同学,高考那年父亲的去世对他影响很大。他发挥失常,复读一年,和我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大山的颜值挺高,性格不错,唱歌也很好听,高中的时候经常有小女孩给他递信。他也试着交往过一两个,最后大都是相处一两个月后都不了了之。
 
我和大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从小学到高中,很巧,我们都同班。就这样,他大学选了和我一样的学校相同专业。
 
刚开学那会,社团都忙纳新,我是某社团会长,除了纳新无暇顾及其他。因此,说好的陪兄弟逛校园也给耽搁了。
 
他为这事损了我好久。作为好兄弟,我一定要好好“补偿”他。纳新人手不够,我叫他来陪我看展台,“顺便”看漂亮妹妹。
 
没想到,我的“好意”,正好凑成一段好姻缘。

纳新最后一天下午撤展,我和大山刚收完遮阳伞,正准备撤横幅,一个短发小姑娘走来,递了份报名表。
 
我瞟了一眼,纸张倒是整洁,只是这字属实是难以辨认,大概是学过硬笔狂草吧。

我叹了口气,心中暗想:现在女孩写字都走印象派了。
 
大山也看到了这份风格狂野的报名单,看了半天也没看懂这写得是哪国文字。
 
趁着那个短发小姑娘没走,他赶紧问一句:“兄弟这是叫啥名啊?这答案看不清面试很可能不通过的。”
 
那小姑娘一愣,笑了下,回道:“学长我叫铃子,风铃的铃。”

小姑娘声音很清脆,带着一点乡音。
 
倒也不怪大山认错,小姑娘今天穿的偏中性,白衬衫牛仔裤加匡威,看起来很像个清爽的小男孩。
 
大山一笑:“原来是个姑娘。”之后随手又拿了一份报名表和一支笔,递给那个清爽的姑娘:“小丫头来再写一份吧!”
 
小姑娘倒也没拒绝,一笔一划地抄了一遍,这次的字收了些狂妄,清晰许多。
 
反复确认无误后,她才离开。
 
我简单看下,发现这小姑娘和我们是一个学院的。
 
大山看小姑娘走远了,跟我说“小五,我进社团,就不用走程序了吧?”
 
我一脸不乐意:“你不是瞧不起我们社团么?再说,你好歹填一份报名表吧。”
 
大山讪讪:“哪个狗儿子出的脑残问题,我不识字看不懂。”
 
嗯,没错,脑残问题是我出的,黑箱,我也确实黑箱了。

纳新结束开始军训,大山因为个子高长得帅气质好,被选进国旗班。
 
国旗班训练不算严格,每天起得晚,结束得早,晚上不加练。
 
说起来,正常方队的加练,也就是走几圈,然后围在一起唱唱军歌,个别学生表演一些才艺。大山偶尔会约我去看一看。
 
军训还有两天结束,加练的时候,教官给新生们表演了一套军体拳,整个方队气氛都很活跃,大家争相上前表演节目。
 
我们两个也去凑个热闹。我们刚到,就看见一个小姑娘被推了上去,站在方队中间拿着麦克风。
 
天色有点暗,看不清人,环境也嘈杂,又迟迟没有节目看,我只觉得无趣,想带着大山走。
 
大山却没动,在方队后边,大喊了一声:“加油!”
 
其他人也跟着大喊:“加油!”
 
前边的姑娘得到鼓励,缓缓开口:“大家好,我想给大家唱一首五月天的《星空》。”
 
这声音,干净清脆,我觉得很耳熟,忽地想到,这不就是那天的铃子么?
 
“摸不到的颜色是否叫彩虹,看不到的拥抱是否叫做微风,一个人,想着一个人,是否就叫寂寞…………”
 
小姑娘声音清脆,节奏也不错。正唱着,有人开了闪光灯,大家也纷纷效仿,这一瞬的场景,确实很像歌名《星空》了。
 
一曲唱罢,大家纷纷鼓掌,不知道是谁发现了后边看表演的大山,起哄:“难得见国旗班的学员!大山来了,可不能放他走!”
 
“大山!来一个!”
 
方队的口号喊的响亮,大山本想开溜,却被他们班的一名壮汉一把抱住,拖到方队中央。
 
大山被众人围着盯着,也没法逃走,只好拿起麦克风。
 
“刚才的小姑娘唱了五月天的歌,那我也来一首。刚才的小丫头,《私奔到月球》会吗?”
 
刚下去还没坐定的铃子突然被cue,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身边有一个姑娘,应该是她室友,大喊一声:“铃子会!铃子是五月天狂热粉!”
 
刚下去的铃子就又被推了上来,也不知道观众们从哪又找来一个麦克风,一起塞到铃子手里。
 
“小丫头,副歌那可能会有人起哄让牵手,一会我握一下你手腕,行么?”大山放下麦克风问铃子,铃子轻轻点了下头。
 
两个人合作得十分顺利,音色出奇地合,大家起哄的时候大山也象征性地握了铃子的手腕,大家呼声一片。
 
一首歌结束,两个人都匆匆逃离现场,防止被热情观众“拉郎配”。
 
还别说,我好像第一次看到脸皮赛过城墙厚的大山脸红。

作为大山的好兄弟,细致的观察力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必不可少,我猜测,这是少年春心荡漾了。
 
大山也不瞒我:“狗儿子,我相中那小丫头了。”
 
“加油孙子,性感渣男色诱纯情女大学生,我看好你。”
 
调侃是调侃,兄弟还是得帮助兄弟。为了给他创造与铃子的接触机会,社团的大小工作,我都推给了他。
 
他顶着帅脸,边工作边谢谢我全家。
 
多客气的孙子。
 
大山吃苦耐劳,加上个人条件不错,在社团的人气很高。部长和萌新们偷偷给他递过不少情书。
 
他都是接过来,之后扔垃圾桶,从来不看。或许是因为,铃子不在递情书之列。
 
他在某次工作时和铃子互留了联系方式。后来没事也会随便聊聊。聊天内容恰到好处,毫不过分。
 
两个人就淡淡地相处着,不出格,也不疏远。
 
或许是上天愿意给大山机会。十一月份初,有一场五月天的巡回演唱会,就在本地。且通过铃子的室友间谍小七的情报,铃子刚好有时间。
 
抢票那天,大山和室友们加我一起,手机都快戳烂了,抢到了几张内场票。
 
大山手壳上挂了一只小铃铛,抢票的时候铃铛叮当作响,仿佛在提前恭贺我们抢票成功。
 
大山拿了两张相邻且位置好的票,剩下的票分了。
 
之后间谍小七不负使命,成功地把票转交给铃子。据小七说,铃子特别开心。
 
那天,他们两个人在最好的位置,看了一场超精彩的演唱会。
 
那天铃子挥舞着蓝色的荧光棒,一身清爽干净的装扮。高声合唱,在台下呐喊,被台上的五只逗笑,情绪上来大哭,和平时的她很不一样,
 
大山后来和我说,他第一次觉得追星的女孩这么可爱。
 
那天两个人都玩得很尽兴。尤其是在迷妹铃子哭了笑笑了哭哭到最后走不动路被大山拖出场馆之后,两个人坐在场馆在的空地上,相视而笑,笑出了眼泪。

大山上一次这样笑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他父亲去世后就没见过了。

这一刻的大山,居然有了难得的单纯和稚气。原来单纯和稚气,是会传染的。

至于这些场景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咳咳,还不是大山抢多了票,我顺手分给了小七一张,之后顺便,顺便来看一场演唱会。
 
后来我和小七一人一个把他们两个拖走,打车回了学校。
 
学校夜市还没关,小七直嚷着饿,叫我陪她去吃凉皮。
 
大山自然就顺水推舟,送铃子回寝。
 
以下内容来自小七的神级八卦水平以及大山疯狂喂给我的日常狗粮。
 
回寝的路上,小七在前边走,大山离她几步的距离跟在身后,两个人默默地走着,不发声,只有大山手机壳上系着的铃铛轻轻作响。
 
这晚天气很好,星星很多,月亮被飘过的一片云遮住,星光就更显得闪耀。在星光熠熠下,一对纯真的少年少女,同行无言,却无声胜有声。
 
在铃子到宿舍的最后一个转角处,大山停下,拉住了铃子的手腕。
 
铃子一顿,转身,目中有些疑惑。大山其实没看到,铃子眼中除了疑惑,更多的是羞涩和期待。
 
“铃子,今天这场演唱会,你,开心吗?”大山看着铃子,没有放开手。
 
铃子抬头,正对上大山双眼,“我开心呀。这场演唱会,我期待了很久。”
 
回答很是简单,但两人耳畔仿佛都传来了心跳的节奏。
 
已是深秋,不知从哪里来了一阵不合时宜的蝉鸣,仿佛是斥责夏日的短暂,却又像为秋色奏鸣。
 
久久,大山才又问:“是在期待看这场演唱会,还是期待,和……朋友一起看演唱会?”
 
铃子的眼眸闪着光,心下一横,答:“我是在期待,和我喜……”
 
还没等铃子说完,大山打断了她:“我喜欢你,铃子。”
 
“告白这种事,不该让女孩开口的。是我混蛋,试探了一次又一次。因为你太单纯,我怕你拿我只是当普通朋友。”
 
“你是个很好的女孩,清爽干净单纯。和你认识后的每个夜晚,我都能见到这样美丽的星空。《星空》最开始的一段话,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大山自顾自的说着,掩饰自己的紧张。

“‘睡不着的时候,就看看天空,找到最亮的那颗星星,魔法师就会送你一个美梦’我觉得我够幸运,我找到了。夜幕降临,我的星星,是你。”
 
“你愿意吗?”
 
铃子眸中噙着泪闪着光,像极了今晚的星,在星光斑斓处,是两个少年纯真的感情。
 
“好。”铃子勾起嘴角,开心地点了头。
 
其实在方才,他无声拉起她的手时,她就觉得整个夜晚在振动。
 
无需轰轰烈烈,也不用太多的言语。情谊,是万千言语所不能及。

在这天之后,就是大山单方面地每天给我撒狗粮。
 
他说:“铃子上课被老师提问了,她那时正在走神,幸好有小七帮忙。我问她当时在想什么,她说她在想我。”
 
他说:“铃子今天陪我打游戏,整整打满了两局,铃子之前很少打游戏的,一定为了我偷偷练了好多次。”
 
偶尔铃子有事没理他,他就暗自惆怅:“狗儿子,我寂寞了。一个人,想着一个人,可能就叫寂寞吧。”
 
他们在一起一周年的那天,铃子带大山去登山看日出。大山怕铃子着凉,带了一件自己的棉服,在登上山顶时给铃子套上了。
 
当太阳跃出地平线的那刻,铃子凑到大山耳边,轻轻说:“我以为我们第一次相遇,是那天的歌,但其实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纳新,你叫了我小丫头,我叫你学长。”
 
说着,她拉开棉服的拉链,有些笨拙的敞开怀,把大山抱进怀里,说:“学长,我叫铃子,风铃的铃。”

 
第一次相遇,我把你叫错,但,幸好后来,你没错过我。
 
铃子一笑,明眸如初。
 
我觉得,他们的爱情保鲜法,大概就是慢慢想起过去可能忽视的美好。旧事重提未必是坏事,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会在时间的催化下成为有韵味的回忆。
 
幸福的小事会持久闪耀,而不愉快的事,会渐渐失色。最终,凝聚满天星星,汇成星河。
 
星星的故事,只讲到这。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