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遗憾,没有意难平
情感 故事

情感故事:没有遗憾,没有意难平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猛女易安
2020-09-05 09:00


顾遇安,一个17岁的小姑娘。

和一般的女孩一样,她也追星,也常常为脸上长了痘痘、又胖了一斤而感到烦恼,她深情且浪漫,她爱晴天,爱阳光,爱夏天的风,喜欢周杰伦,喜欢沈以诚,喜欢孟明凡和房东的猫。

她是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很平凡很渺小的一粒尘埃。时光缱绻缠绵,她在这段很美很美的时间里,遇到了温知意。

顾遇安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白白净净的少年,她只记得,有一年的夏天,坐在她隔壁桌的温知意,身上洒满了细细碎碎斑驳的橘黄色阳光。

她当时不知道怎么,就跌入了温知意琥珀色的眼瞳里。

只知道,那一天的天气真的很好,风也真的很舒服,窗帘被风吹拂着,轻轻地滑过顾遇安的头发——或许是那天太阳太烈,红晕不小心透露出躁动不安的少年人的心事。

后来的顾遇安,总是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温知意,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变得奇怪了起来。

温知意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牵动着她的心。

温知意有一点点高,白白净净的,瘦瘦的,戴着眼镜,鼻子又高又挺,倒也不是令人感到特别惊艳。

但顾遇安就是喜欢他,因为喜欢,所以特别。

顾遇安和温知意是小学同学和初中同学,现在高中,仍然在同一个班级。

小时候的顾遇安内向腼腆,下课了也不和小朋友一起玩,就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

有老师这么评价过她:“她就坐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但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你们要来找我玩,我就陪你们玩,但是如果你们不来找我玩,那没关系,我一个人也可以。”

确实,这位老师对她认识得太深刻了,那时的顾遇安,确实没有什么朋友。

当时的顾遇安,比同龄人老成太多,尽管她看起来腼腆内向,可是如果你细细品味的话,你会发现她藏在深处的,对身旁事物的一丝不屑,她是骄傲的。

这份傲气,一直在她骨子里。

而温知意嘛,尽管从小便生了一副好皮囊,可那个年纪的孩子,可不管这些,反而是又淘气又气人。

小时候的温知意,特别喜欢逗顾遇安,或许是因为好玩,又或许是当时懵懵懂懂的喜欢。

他每次一逗顾遇安,顾遇安不会和别的小女孩一样,追着小男孩嬉闹撒娇,顾遇安会直接和他掐架。

顾遇安实在是讨厌这种调皮捣蛋的男孩子,她觉得实在是幼稚至极。可顾遇安骨子里的傲气又不允许她就这样随随便便让人捉弄。

于是,他们两个常常打架,温知意是那种有一点点贱兮兮的男孩子,尽管常常有人被他的外表所蒙蔽,可顾遇安算是了解透彻他了,温知意常常会在他们两个打架的时候使出必杀技——无敌旋转式掐肉。

真的很疼,你说他掐人就掐人吧,为什么还要旋转呢!!

可是尽管打过那么多次架,吵过那么多次嘴,在第二天早上大家来到教室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会像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有时候,温知意还会贱兮兮地凑过去跟顾遇安说:“你打人好疼啊,你看,都淤青了!”一边说还一边撸起袖子给顾遇安看。

这个时候的顾遇安总会偷偷地瞄一眼后,昂起头,慢慢地说:“谁让你来惹我的,活该!”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当初的小男孩长成了少年郎,个子开始突飞猛涨,肩膀也逐渐宽厚,当初贱兮兮的模样早已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青涩与意气风发的少年气。

而顾遇安,当初的那个倔强又骄傲的小女孩,现在也交了很多的朋友,也会和小姐妹一起谈天说地,嚷嚷着自己是易烊千玺的老婆。

顾遇安有时候也会想,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贱兮兮的傻子呢,想了好久好久,最后得出来了一个原因:喜欢就是喜欢,为什么要有为什么呢,没有为什么。

顾遇安也曾在以前听过,温知意的朋友说过温知意喜欢她,可当时的顾遇安也只当是开玩笑,没有当回事,甚至还很生气,就小心机地跟另一个女孩子Q某说温知意喜欢Q某。

那个时候的女孩子,又害羞又气愤,感觉被一个男孩子喜欢是一件很令人讨厌的事情。真是可爱。

于是,那个小女孩就带着她的一堆小姐妹,去踢翻了温知意的椅子,还和温知意小小的吵了一番。

当时的顾遇安只远远地看着,那个女孩的脸涨得红红的,羞愤地说了温知意一句:“你是笨蛋,你神经病!”

而温知意则一脸茫然无措,莫名其妙地和那个女孩开始了一场嘴炮:“你是笨蛋!你才是笨蛋!反弹!反弹无效……”
 
随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那时的顾遇安看到那一幕尽管有些愧疚,但更多的是倒是在背后偷偷地乐。

后来的喜欢上温知意的顾遇安,想起以前的一幕幕,竟第一时间想起一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老天爷是要来惩罚我以前对温知意太无情了吗?

顾遇安和温知意他们的学生时代很平凡,没有狗血肥皂剧和玛丽苏漫画里的三角恋,校霸,校草,校花,堕胎,富二代,分手。

有的只是数不尽的试卷、辅导书、令人发指的八百米和一千米、班主任的:“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以及躁动不安又满是荷尔蒙与青春的少年人心里偷偷藏着的那份爱恋,那份不敢言说的爱恋。

温知意长得俊美,生得一副好容貌,又偏偏成绩也不错,爱慕者自然不在少数,但顾遇安也丝毫未慌张过,因为她知道,温知意一心只读圣贤书。

所以,平日里还是和温知意打打闹闹,借他的作业和笔记抄,问他数学问题,要他的橡皮擦和自来水笔,温知意倒也不恼,就乖乖顺着她的意了。
 
“意哥,数学题第21题我不会!!你的答案借俺参考一下呗!好不好!”顾遇安又开始在温知意那里抄答案了。

温知意看了看女孩一脸的笑眯眯,嫌弃地说:“自己做!好好学习吧!”

“啊啊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要,塑料友谊,你这根本就是塑料友谊!”顾遇安开始耍起了无赖。

温知意嘴上没说什么,把答案写给了她,但脸上仍旧是一脸的嫌弃和无奈——但是如果你仔细端详的话,你会在他那琥珀色眼瞳里,瞧出一缕缕欣喜。

“啊,夏天来啦,好开心,我最喜欢夏天了。因为夏天的阳光和风都好温柔浪漫。哈哈,夏天感觉和盐味冰淇淋很搭。哇,好棒啊!”顾遇安张开双手,拥抱着夏天的风和美好。

温知意又开始贱兮兮地说:“丑女人。你是笨蛋吗?”

“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难道不是吗哈哈哈哈!”

“当然不是啦!”

“……”

夏天的风是甜甜的草莓味的,顾遇安现在的心也是草莓味的。

“顾遇安,你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容易满足的笨蛋嘛。啊啊啊啊啊啊,真是要疯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都怪温知意那个傻子!怎么办啊,好开心噢,一看到他就好开心啊,啊啊啊顾遇安要开心爆了!Boom!顾遇安开心爆了!”

顾遇安在房间里,脸红扑扑的,一个人闷着被子,越想越激动,不停地蹬着被子。

啊,现在每一天都好期待啊——可以见到温知意的日子。

温知意在家里的书桌旁坐着,在解着顾遇安跟他说的不会做的数学题,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哈秋!啊啊,是谁在骂我吗?”

温知意用纸巾擦了擦脸,双手托起脸颊,不知道是想起什么了,突然傻笑了一声。

对啊,也不一定是有人骂我啊,也许是在想我呢,嘿嘿。

暗恋中的女孩总是敏感又情绪化,也会暗地里偷偷地为少年吃醋,为少年偷偷摸摸地哭。但是又什么也不说,也不想表现出来,她想要自己一直是骄傲且完美的。

今天下午的太阳格外地烈,风又闷又热,坐在窗边的顾遇安晒了一下午的太阳,晒得脑袋发昏,还被老师点名批评了两次,顾遇安实在是委屈,肚子又不知怎么,疼了起来,疼得顾遇安满头是汗,她只能慢慢熬到放学了。

可她发现了一个问题,温知意,在这节课上,已经不止一次回过头去看余俞欢了。

这些,顾遇安都看在眼里,最近老师安排了新座位,温知意在顾遇安前两桌,顾遇安一抬头,就能看到温知意的背影。余俞欢,则在温知意的后座。

温知意望向余俞欢的眼神,很温柔,很温柔,那是一种,眼底尽是温柔缱绻的,差点溢出来爱意与光芒的眼神。

顾遇安太清楚他这种眼神代表着什么了。

说实话,顾遇安也不是不落寞,可她又发现自己没有资格可落寞,可吃醋。

她只是他的一个朋友而已。
 
我抬头,看的都是你,你回首,眼里没有我。

放学铃声响了,顾遇安捂着肚子,想赶快回到家里,阳光很晒人,教室里满是躁动的年轻的充满荷尔蒙的味道、黑板上还有物理老师写的公式、女孩子们聊着最近热播的韩剧、男孩子们讨论着今晚什么时候开黑……

而温知意,和余俞欢不知在谈论什么,笑得尽兴。

顾遇安鼻头一酸,捂着肚子,就跑出教室了,没有质问,也没有凑过去。

她知道,他喜欢余俞欢,因为她清楚地知道,以前喜欢顾遇安的温知意,常常会对她露出这样的笑容,常常会控制不住回头去看她。

她知道,她都懂,但她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质问。

今天的风有点闷啊,这原来才是夏天的风吗。

没关系啊,他曾经喜欢过我就够了,我哪能要求一个人一直喜欢我啊。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又在吵架,为那些繁琐而又庸俗的事情吵架。

为了金钱,为了孩子的学习成绩,为了今天买菜贵了几毛钱而吵架,他们闹着吵着要离婚。

现在在她眼里的爸爸妈妈,又世俗又市烩市侩,她实在是烦透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今天老师批评她了,说她语文成绩下降了,她本来就只有文科比较好,理科差得不忍直视,这下高考可怎么办啊。

她好难过,肚子真的好疼,她心里就像打翻了烛台,火辣辣地疼。

她在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听音乐,一边听音乐,一边整理房间,把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再喷上自己喜欢的香水,打开窗户,拉开窗帘,看看这个城市的繁华大道,车水马龙。

然后再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听着音乐,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那样,干干地流着眼泪,任凭眼泪打湿眼眶。

这样,在夜晚的时候,她就可以枕着浸着眼泪的枕头睡觉了,也许可以在梦里见到大海,一望无际的大海,它那么大,那么广阔,那么美,会把所有的委屈都吞噬掉吧。

睡吧,睡吧,睡醒了,一切就都会好的。


第二天,顾遇安的眼眶红红肿肿的,妈妈的眼眶也红红肿肿的。

顾遇安她想,这个时候应该给妈妈一个拥抱吧?任何时候,都要记得,她是爱你的,她也曾经是一个浪漫深情的女孩。

顾遇安想做一个温柔的人,一个对世界温柔的人,这是顾遇安的大目标,顾遇安想做一个温柔的人,一个对爱她的人温柔的人,这是顾遇安的小目标。

“妈妈……”顾遇安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无论有什么烦恼,无论有多大的烦恼,一句“妈妈”,都能让你做回小孩子。

“乖孩子,是妈妈差劲,没能让你开开心心的,妈妈爱你,生活是美好的。”

“我爱你。”

拜托你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记得好好地爱你的妈妈,要记得给她一份温柔。

所有的烦恼都会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顾遇安整理好自己,她想继续充满希望地开始她的生活。

顾遇安有她自己的时光,温知意也有他自己的时光,这是两段不一样的时光,所以当这两段时光交错,发生交点时,会显得格外珍贵。

至少,在顾遇安眼里,是珍贵的。



顾遇安想好好学习了,她想考上一个好的大学;她想让妈妈能在外人面前,谈起她时,满是骄傲;她想她和他都前程似锦,未来可期。

她不想辜负任何一个人对她的期望,更不想辜负自己。可能是她长大了,想用喜欢他的力气来读书了。

她渐渐没有和温知意往来了,她也常常会控制住自己不去在意他。

刚开始总是有些困难,温知意也感到了怪异,曾经去问过顾遇安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她生气了。

顾遇安只是摇了摇头,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她开始玩命地学习,一套卷子接着一套卷子地刷题,她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她清楚什么更重要。

时间总是最缱绻浪漫,又总是最无情决绝。临近中考,这群青涩的少年少女们即将分离,班上有同学开始找别的同学写同学录了。

温知意和顾遇安,也不例外。

顾遇安把同学录的最后一页留给了温知意,温知意在里面写着贱兮兮的话:“顾遇安,你这个宇宙无敌丑女人,祝你越来越丑。”

顾遇安看了,笑了笑,还真是幼稚鬼啊。于是顾遇安也不客气,在温知意的同学录里写满了嘲讽他的话。

“温知意,你这个宇宙无敌大笨蛋,幼稚鬼,傲娇鬼,从小到大怎么都一副贱兮兮的模样,实在让人想揍你一顿!”

“哈哈,温知意,可是以后可能就揍不了你啦,也抄不到你的数学作业啦,希望你能开心,希望我们能一直做最好的朋友!”



拍毕业照那天,好多同学都哭了,他们互相拥抱着,诉说着,把一直以来压抑的情感都迸发了出来。

他们不想分别,他们一起度过了那么久的时间,一起挨老师的骂,一起被老师罚抄试卷,一起被老师罚跑操场,一起被罚打扫卫生……

尽管平时大家脸上谈起同学总是一脸的嫌弃和满嘴的吐槽,但是心里,当然是不舍得的。

“温知意,抱一抱吗?”顾遇安走到他面前,脸上带着笑意。

“顾遇安你发什么疯啊,不抱不抱!”温知意看了看身边的余俞欢和弟兄们,脸上挂不住面子,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

“哈哈,不抱就不抱,你可不要后悔噢。”顾遇安强忍住眼泪,“那我去抱别人了!”

顾遇安不敢看他那双迷人的眼睛,转过身,去拥抱了另一个同学,说了一声:“再见噢,不能忘了我。”

她拥抱了一整个班的同学,唯独没有抱到他,唯独没有抱到她的一整个三年。




她考上了她期望的大学,妈妈很开心,爸爸也很开心,她,也很开心。

就是不知道怎么了,觉得心里空空的,她好像弄丢了什么东西。

她不知道的是,温知意上课时的频频回头,是在看她,是余俞欢发现顾遇安的异样,告诉了温知意,温知意担心她,所以频频回头,他回首,看的人不是别人,是她,是她顾遇安。

她不知道的是,温知意下课时和余俞欢的交谈甚欢,说的全是她,说的全是她顾遇安,脸上露出的笑意也全都是因为她顾遇安。

她不知道的是,当她以为温知意爱慕余俞欢,所以与温知意保持距离时,温知意每夜每夜地睡不着,脑海里想的都是她。

每天都在问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惹得顾遇安不理他。看顾遇安没有搭理他,他心里难受,可又不敢去和她谈,怕顾遇安讨厌他。

她不知道的是,在拍毕业照那天,温知意旁边的余俞欢和温知意的兄弟们正在起哄,怂恿温知意去表白。

温知意正被大家说得脸红到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的时候,顾遇安刚好走过来要抱抱,当时的温知意快要激动爆了,可他又不想让身旁的大兄弟们得逞,就按耐住嘭嘭直跳的心,假装爽朗地摆了摆手,拒绝了顾遇安的拥抱。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被温知意拒绝拥抱后,转过身去拥抱别人的时候,温知意后悔了。

当温知意拒绝的话说出去后,温知意就后悔了,特别后悔,他恨自己那毫无意义的自尊心。

她不知道的是,他温知意,喜欢的一直是她顾遇安。

他温知意的眼里,已经有了顾遇安,又怎么装得下别人呢。他温知意的一整颗心,都是顾遇安。



顾遇安不知道温知意爱她,就像温知意不知道顾遇安爱他,他们就像两根相交的线,在长长的生命里,只有短短的十二年是相交的,是有联系的。

后来的温知意,也没有再联系顾遇安,顾遇安也不知道,温知意在哪里,他们就这样,没有了联系,就好像从来没有相交过的两条平行线。

他们都有各自的时间,有各自所要面对的事情,曾经相交过的时间线确实很珍贵。

忘了是哪一天,顾遇安,她又遇见了温知意,那个——她爱了一整个青春的温知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命运让他们再次相遇,可是温知意早已不是顾遇安曾经的温知意,顾遇安也不再是温知意的那个顾遇安。

相视一笑,也没有什么言语,他站在那里,像那天夏天的风,就在我的身边,可我拥抱不到,可即便这样,我还是爱他。

“起风了,果然夏天和盐味冰淇淋很搭呢”
 
“丑女人,你现在好像一个傻子啊。”

可也只能是好朋友。
曾经相交过的时光,隐匿在夏天的风里。
没有遗憾,也没有意难平。
他爱过顾遇安。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