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殴打、家暴……把女孩逼到自杀,男人,究竟可以有多渣?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劈腿、殴打、家暴……把女孩逼到自杀,男人,究竟可以有多渣?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2020-09-05 10:00


她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跑!从这间微缩了象征美好与丑恶的房间逃离,是她推门而出迈开步伐的动力。

她拼命地奔跑着。在公寓外面的林荫道上,她迎面撞到了什么物体,也许是人?

喊叫声来自身后,尖细的嗓音中透出的疲惫。

忽然,她想到了妈妈——那个操劳半生,最后死在弥漫着瓦斯的厨房里的女人,哎,可怜的人!
 
她想停下来,她的脚步却违抗了指令,但仿佛不全是,她的双腿似乎是出于惯性继续往前跑动。

突然,她感到一股暖流从双腿间流出,这件事如同几分钟前的意外,令她猝不及防。内心的羞耻夹杂着尚未平息的恫吓与恐慌,逼迫着少女在奔跑中暂时忘记身后之事。
 
少女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她放慢脚步,望着不远处一堆晃动的人影,极力使自己从剧烈的心跳声中分辨出周围的声音。

刹车皮摩擦的声音,嘈杂的人声,汽笛声,临近公交站台的感觉,让她仿佛像迷航的船只,望见了灯塔的信号。

她强撑着慢慢地向那堆影子移动。她的双腿因奔跑过度而瑟瑟发抖。她靠着广告牌坐在横杆上,仿佛吹离树枝的树叶在空气中摇摆后终于安全着陆,惊险之后渴求的平静感在身体与座位接触后应声来到。
 
许多人站在夕阳的余晖里,柔和的日光,即将洒尽最后一抹光辉。

她尽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可记忆十分轻易地把她带回了十分钟前的场景。

先是激烈的撞门声,打破了房间的平和状态。

她料想早有这一天,有人破门而入,抓住她的把柄。是她。料想是她。那个大眼睛的女孩,她只见过一面。

机灵。这是女孩留给她的唯一印象。

她还后悔那次来不及仔细看女孩,观察她为什么令他着迷。现在,女孩怒气冲冲地站在她面前,眼圈微红,瞪着床头的两个人。
 
说实话,她对这样的场面早已有所准备。

所以当女孩快速冲向她,甩出巴掌的时候,她没有像身边的男孩子——她和女孩的共同对象一样脸色煞白。
 
但是当她意识到女孩的巴掌只是报复的第一步时,她再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示弱。

两个女孩撕扯着,床头那个男孩子在扣上衬衫的最后一粒扣子后,拦腰挡在两人中间。
 
女孩扑在男孩怀里,她不知道女孩与男孩进行了怎样的对话。她只知道,三十秒后,她的脸颊多出了两道巴掌印。

刚才还和她在床头甜言蜜语的男孩,瞬间又变脸将怒气撒在她身上。
 
男孩巴掌的力道太大,使她的脑袋昏沉沉的。

恍惚中,父亲的形象飘忽地出现在她的眼前,父亲的脚边躺着屈服于拳头淫威的母亲。
 
她抓住办公桌上的什么东西,甩向男人和女人,眼前的幻像在一声惨叫声中破灭。

她看见鲜血滴落在地板上,是硬物扎破男孩额头流出的鲜血?还是母亲在残暴的拳头击打下呕吐的鲜血?她不愿多想。她摔门而去。

恰似多年前,她离家出走时的场景

她从广告牌下的横杆上站起来,走到隔着马路的栏杆前,她的左手支撑着护栏,右腿向前微微弯曲,准备跨越眼前这片障碍。

她的脑海闪回了无数记忆的片段。
 
快速驶过的汽车,迎面而来缓缓停靠站台的公共汽车,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机的人群,她似乎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这些景象,越来越模糊,像海市蜃楼般飘渺,显出了虚幻中的真实。
 
她的目光越过栏杆上的余晖,她知道眼前的夕阳不久后就会消失。最后,总得做个决定,解决眼前的困境。
 
她越过了栏杆,而没有绕过这短短的距离,就像她许多时候突然兴起不去上班一样,她随性做出了这个决定。
 
她听着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沉浸其中。

她往前走去,站在一辆刚刚停靠站台的公共汽车的车头前,她想象着一定有很多人争先恐后地着急上车,这时应该是晚高峰,路上有许多车辆驶过,驾驶室里的人可能都希望早点回家,与家人吃上一顿晚饭。

想到这里,她飞快地向前跑去,她顾不上理顺被风吹乱的裙摆,也没有注意到那一道道顺着大腿流下的已经凝固的血痕,更没有听到身后晃动的人影惊惶的喊叫声,她的视线已被那辆回家的末班车的幻影占领了。
 
记忆停留在她从车头往前奔跑的瞬间:一辆疾驶而过的汽车没有刹住车,与她迎上来的身体碰撞到一起。

那位急刹车后从驾驶室里探出头的司机显然吓坏了,满脸的惊愕滑稽到了可笑的地步。

他呆坐在座位上,直到警车呼啸而来。

警察敲打他的车窗时,他才缓缓地摇下玻璃窗,强装镇定地走出驾驶室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