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杀手,只懂杀人
故事

悬疑故事:我是个杀手,只懂杀人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六院长
2020-09-05 20:00


今夜,我的目标是取代眼前这个老家伙,成为组织里最顶尖的杀手,对我而言这不单单是佣金名誉的区别,我更在乎的是我要证明我比他强!
 
在暗夜里长大的杀手,只有坐到他的位置才能光明正大的活着,所以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尽管他是我的老师,一个教会我该如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活下去的人,不过可惜他把我教成了一个杀手!
 
“我拿了你最爱的刀。”日本的武士刀一直是他最爱的武器,他总说杀人越快的武器越让人觉得生命的廉价,而刀不同,刀法的竞技是生死的较量,无论是谁死在刀下,都是对彼此最大的尊重。
 
刺骨的寒风吹得我眼睛有些疼,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同样作为杀手的我可以感受到他血液里的兴奋,一种对生或死的渴望
 
他说过我是他最得意的学生,是组织里最有前途的人。当然,如果不是他的倾囊相授我不会拥有这样的赞誉,我承认他是一个合格的老师,所以今夜的我会成为合格的学生。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都能活着。”这是他最后说的一句话。
 
在我把刀没入他胸口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我只看到他翘起的嘴角还有眼里一闪而过的欣慰,差一点我就以为他是在满意自己的结局。
 
要不是他的刀再偏一分便能割破我脖子上的动脉,或许我会天真的以为他的死是因为他慷慨大义把生的机会给了我。可是在这个鸟为食亡人为财死的地方,他的死不会那么简单,至少他不该那么轻易死在我手里。
 
事到如今,他是生是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是我杀了他,仅此而已!

“第一百三十六次任务”
 
我冷漠的看着地上早已冰冷的尸体,不知道为什么这般熟悉的一刀封喉的手法会让我没来由的心慌,这确实是我的杰作,老头说过我的刀很快,快到没有人可以超越,这也是我至今仍是最顶尖杀手的原因。
 
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配死在我的刀下,除了老头,他是我第二次愿意用刀的目标。虽然他确实是死在了刀下,可这并不是我的刀。
 
“第一百三十六次任务……失败”
 
没想到三年多来,我居然说出了失败二字,这可真是今天意料之外的惊喜,不过罗峰怎么会死?又是谁杀了他?杀他的人又怎么会我的刀法?
 
罗峰是谁?
 
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还是在新闻里,听到他带头抗洪救灾一次又一次深入一线不顾生死,第二次听到他的名字便是在众人闲谈时无一不对这位前途一片光明处处为人民着想的好官极尽赞扬,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在上级传达任务时用冰冷的语气命令我杀了他。
 
“最考验杀手的从来不是杀人,而是处理人死之后的事。”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到了这句老头以前用来教训我的话。
 
罗峰死了,杀人现场干净的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可以追寻,我大可放心自己没有麻烦,可是这一切远远没有结束,他的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确实需要我认真考虑,不过考虑的前提得是我杀了他。
 
我没有多管闲事的习惯,既然决定遵循命令来杀他就不会悲天怜愍的可怜他。
 
不过,我还是需要找到杀死罗峰的凶手,毕竟该杀他的人是我。在杀手这一行当里名誉比能力更重要,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但是他不该存在。
 
罗峰暴毙所带来的后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他一个人的死居然轰动了整座城市,不仅是政府方面的追查到底,而且还有许多民众自发的为他送行。罗峰确实是一个好人,但哪有怎么样?
 
我是个杀手,只懂杀人。

在我以为罗峰的事既是开始又是结尾时,第二个人死了。
 
看着天桥下这具冰冷的尸体,他死前那一刻脸上的惊恐依旧挂在脸上,仿佛是在提醒我他的死就如同他的表情一样滑稽可笑,一个流浪汉,居然还有人愿意花大价钱让我来杀他?这仿佛是在讽刺只要有钱,“命”这个既高贵又低贱的玩意儿,可以随意被人玩弄。
 
流浪汉的死法依旧是我的杀人习惯,从眉心射入子弹,看似简单一枪毙命,但是要想避免让血流到脸上,眉心射入子弹的角度必须十分精准,除我之外,这种枪法没几个人能做到这般完美。
 
如果说罗峰的死是因为得罪权贵,而有人又想因此出名,所以才模仿了我,这我倒是可以理解,但是一个流浪汉,不幸成为了有钱人的新乐趣,他的死又能让那个人得到什么?他再次模仿我的理由又是什么?

“果然是你。”站在我面前的人是一个三年前就该死在我手里的人。三年不见,他老了许多。
 
其实今天能遇见老头,还得感谢他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我。老头很了解我,他清楚我这个兴趣寡淡的人会对什么感兴趣,用两个人的命换我上钩,对他来说很划算。
 
“看来那两个人是你杀的?”
 
“是”
 
我一个独来独往行踪不定的杀手,外人又怎么能轻易模仿到我的杀人手法,除了老头还能有谁?就像面对他的死而复生一般,对此我并不意外。
 
“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应该清楚你我之间必须得死一个!”
 
听到我的话,老头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还是跟以前一样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你杀我,这是规矩,但我不想杀你。”
 
“为什么?”
 
“我老了,没有精力和时间再来结束组织和颠覆这个扭曲破败的社会,但是你可以,你还年轻,你能完成我的理想。从你的手里假死,骗过那些人苟活三年,我以为凭借这三年我有足够的时间来纠正这个世界,但是我没有机会了!”
 
“在你这个年纪我也只想成为最好的杀手,所以我假装看不见也听不到,我麻木的按照他们的意思去杀人做事,让金钱和权力开始主宰这个世界。直到有一天我也得罪了权贵,他们开始想要我的命,一把身经百战的刀居然要被另一把初出茅庐的刀取代,这不讽刺吗?”
 
我抬起头对上了老头有些浑浊的眼睛,眼里转瞬即逝的恨再次被冷漠遮挡下去。
 
老头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我以为罗峰的死会让你明白,他那样的人不该死也不能死,如果他还活着会有多少人会因此过得更好,你不会不知道?还有那个流浪汉,他又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他脏了有钱人的眼就该死吗?这个行业存在太多的畸形黑暗了,我不希望你继续做那些权贵的杀人工具。”
 
我承认他说的有道理,罗峰没有错,流浪汉也确实无辜,可是就算老头没有帮我杀掉他们,就算我难得良心发现也没有动手,可这就能代表他们平安吗?除了杀人这一最笨又最直接的方法,还有其他太多的手段能让他们生不如死了。
 
“所以你真的不想杀我吗?”这一刻我笑了,或许是在嘲讽老头想靠两个人的死就让我回头是岸,这实在是牵强了些。又或许我是在嘲笑自己到了这一刻还在对他心软,听信他的谎话,陪他浪费时间。
 
“你来找我是想让我弃暗投明?如果是的话,你不应该在我面前拿起你的刀?”
 
月光下,刀反射出的清冷的光不仅刺痛了我的眼睛,更让我更加清醒,我的目光越过老头,看着四周越来越近的杀手们,正慢慢的将老头包围,“老头,你我之间都很清楚这具皮囊之下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何必还要打着颠覆世界的幌子?你难道还没不清楚自己的野心吗?”
 
每个杀手在成为杀手之前,便会舍弃对生命的敬畏、对道义的判断,我们要追求的只是杀人形式的完美和对命令的服从。一个杀人无数的杀手有一天居然会厌恶由他创造出来的平衡与尊卑?这可能吗?
 
针尖般的雨落了下来。
 
此时,比雨更快的是老头泛着银光的刀,眨眼间它便划向了我的脖子,沁出了丝丝血迹。紧接着,没有丝毫停歇的老头速度越来越快,一刀连着一刀向我刺来,此刻的他怎么可能还是刚刚那个苦口婆心劝我回头的人?现在的他只想我死他活。
 
很多人都说我无情无意,为了名誉钱财连自己的师傅都能狠心杀死,简直没有人性。可是又有谁知道当初刺向老头的那一刀我只用了三分力,而老头给我的一拳却生生打断了我三根肋骨,而我放过老头一命也被他视作手下败将不足为惧。
 
我很清楚老头是什么样的人。一个骄傲的杀手,不会允许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他一定会反抗,他这样的人不仅要掌握自己的生死,他也要掌握别人的生死,他要睥睨众生,钱权尽握。
 
所以他所谓的摧毁组织颠覆世界不过是他给自己的野心找了一个遮挡丑恶的面具。他真正想要的是建立一个全新的秩序,创立一个完完全全由他掌握的组织,他要做那个有着绝对权力的人。
 
至于他为什么要来找我,或许他是觉得我跟他是一样的人,一样顶尖的杀手理应有他一样的伟大抱负。如果不一样,那么也可以顺便一次解决。
 
不过,很可惜,不管我与他一不一样他都没有看透过我。
 
在黎明出现之前,我还是把刀没入了他的胸口,不同于上一次的犹豫,这一次我很清楚我的眼里不再有感情。

作为一个杀手,我一直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承认自己是那些权贵手里的工具,是金钱和权力的傀儡,但是这有什么不好?
 
我只是一个杀手,不是评判是非曲折的判官也不是辨别善恶的圣人,钱跟权才是我追求的东西。
 
罗峰确实是因为成为了权贵的眼中钉肉中刺才会落到这个下场,但是谁又能说他的死没有救某些人于水火呢?众所周知他是一个处处为民着想的好官,但是他的弟弟罗安又是一个好人吗?
 
一个靠着哥哥关系中饱私囊,收受贿赂的人肯定不会是一个好东西,那么知道自己弟弟所作所为的罗峰又该如何评价?被罗安欺压的人还会认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罗峰是好官吗?
 
另一个看似无辜惨死的流浪汉,怎么也想不到就因为自己偶然出现在了有钱人的视线里,“脏”了他们的眼睛,便招来了杀生之祸,可是谁又能想到一个看起来老实平凡的流浪汉能偷掉一个孩子救命的手术费,并且在父母走投无路悲痛欲绝之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转身离开,潇洒挥霍。
 
人心这个东西,在没有揭下皮囊之前谁又能看透谁?谁又能是绝对的好人坏人?善恶黑白哪有表面那么简单?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