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家仙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保家仙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冰箱不制冷
2020-09-05 21:00


我的大学是打着市区的名,坐落在市中心旁的郊区学校。依山傍水,好不自在。

新生的我刚入学不久,便很快跟舍友们打成一片。

宿舍四个人,一个来自南方小城的我;两个本地小伙,小方跟阿正;还有一个从东北而来的老哥马涣。

很快学期近半了,但是我们几个过得并不自在,倒霉事接踵而来,一人衰还好,四人都衰可就要命。

最终我得出了结论:“咱最近肯定是水逆,要不找个寺庙转转运如何?”

东北老哥一拍大腿,敲定了主意,望向小方阿正:“这旮沓你俩熟,推荐个地儿呗。”

“学校不远处好像就有个寺庙,是间不大的庙,除节假日外,平时没啥人。”小方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地方,坐五路半小时就能到。”阿正也回想起来。

说走就走,我们宿舍四人挑了个无课的日子,坐上公交,前往那间能够转运的寺庙。

来到目的地,已经是下午三点,因为是工作日这里并没有什么人。

我们四人舒展舒展筋骨,山路颠簸。接下来还要爬一小段山,方可到达寺庙,其中最累的就是人高马大的哥们马涣,他背个旅行包,我们仨的物件也理所当然地放在他的包中。

到了寺庙,我们却发觉这寺庙却像个旅游点,显目的木牌上写着:开放时间早上8点至下午5点,切勿夜晚进入,谢谢合作!

“咋还带限时的呀。”

“走吧走吧,赶紧求个神明来转转运。”

四人进入庙内,庙中最特别的就是,在院子中央设了口井,四周铁链环绕,是口枯井。

里面的神明雕像不多,但知识储备匮乏,我们也说出不来是哪位神明。

点上一根烟,我们四人挨个把神明拜了个遍,最后每人还在功德箱投了仅有零钱。

祈福过后,天已经半黑。

要出寺庙时,小方说:“诶,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井,很像北京北新桥的那个锁龙井?”

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那口枯井,好奇地探头下望,呆住了三秒。

身后阿正,拉了小方一把:“看啥呢,该走了,晚点没有回去的车了。”

来到公交亭,果不其然,最后一班车已经开走。

最后我们只要在寺庙旁的旅店住宿一晚,东北老哥马涣倒是很开心,“要不晚上咱整两口?”

我跟阿正应声答道:“整!”

只有一旁的小方黯然失神,好像没有听见似的。

马涣扛了一箱啤酒和打包的烤串,旅店附近就有个烧烤摊,不过似乎没什么客人。

当晚,我们仨喝的很是火热,想着转运成功后要去干嘛,酒劲一上来,话自然也就多了。

可奇怪的是,阿方在一旁漫不经心,酒也不喝,话也不讲,好像有人一直在盯着他,令他畏手畏脚。

“我说方儿,你这是咋了,不喝就是不是不给哥面子?”马涣喝的有些许上头,脸颊微红。

“是呀,怎么看你从庙里出来,整个人就不太对劲啊。”我应道

“我,我,我看到了。。。”小方支支吾吾道。

“看到什么?”

“我,我看到了井里有个长头发的女人,死死地盯着我!”小方突然炸了起来,随后整个人又缩成了一团。

“靠,这么邪门?你是不是看错了?”阿正率先发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缩成一团的小方拒绝回答。

酒也喝得差不多,我们仨人也没太在意小方的话,想着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怕什么鬼怪?

随后,我们几个人倒头就睡。

没睡多久,我突然被一泡尿憋醒。迷迷糊糊间,看见一个人,站在窗旁,窗帘开着。那人原来是小方,痴痴地望着山上的寺庙。

是梦游?还是失眠?

我喊了一声,小方并没有反应,看来是梦游,据说不能轻易叫醒梦游的人,于是我便没去管他,自顾自地上厕所去。

小解过后,走出卫生间的我,发现小方不见了,房门已被打开。

怎么这么晚出门?我越想越不安,当即叫醒马涣跟阿正,两人迷糊中被我摇醒。

大家酒劲基本散去,得知小方出门后,猛地清醒起来。

“邪乎!咱们赶紧跟上。”马涣带头出发,走在前头的他还嘱咐我把背包带上,估计是里面有防身的棍棒吧。

小方不断向寺庙的方向走去,步伐很快。

我们紧跟在后头,犹豫着要不要叫醒类似在梦游的小方。

不一会儿,便来到寺庙,难道小方是想再祈一次福吗?

小方轻车熟路地翻过路障,越过铁栏杆,进入了寺庙的院中。

他是要跳井!!!

我们仨人发现后,冲刺地来到小方身旁,一把按住他。

被擒住的小方突然清醒:“啊?你们抓着我干嘛?我们怎么在这?”

“靠,你小子一路抽风,自己大半夜地来到这里,还要跳井!”马涣吼道。

“.......我们快走吧。”小方畏畏道。

突然我感觉手上被缠住什么东西,借助着微弱的光,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团头发!

惶恐地要甩开它,却发觉越缠越紧。

“刚哥,头发!缠住我了!”

马涣也意识到,突然一脚猛地踩下头发,我的手顺利挣脱。

更加可怕的,我们发现这头发,是从井内冒出来的!

“鬼!遇上鬼了!”阿正惊恐道。

“那,那个女鬼,是那个女鬼,现在你们相信我了吧。”小方一屁股瘫倒在地。

“靠,不是吧,在寺庙内遇到鬼。”我也蒙了,算得上是人生第一次见鬼吧。

井里冒出的头发越来越长,它们相似有生命般,在风中摆动。

霎时间,那团头发冲向了=小方,头发缠住他的脖子,一股奇怪的劲要将他拖进井内。

我见状立马上前抓住小方,可这头发那股怪劲,愣是要把我俩一齐拖入。

情况危急,我看着被头发勒得面部发红的小方,一时没了办法。

“快把我的包给我!”这时传来马涣响亮的声音。

“你自个来拿,我抓着小方,松不了手!”我嘶吼道。

马涣快步来到我身后,一把拉开拉链,一顿翻找,最后拿出一件皮背心。

我一脸发蒙,难道换件衣服,井里头的东西就怕你吗?

穿上背心后的马涣,猛地严肃起来,闭上眼,竖起右手食指跟中指放在嘴巴,开始念叨起来。

“马家第三十七世弟子马涣,恳请黄三爷驾临!马家第三十七世弟子马涣,恳请黄三爷驾临!”

“靠,三爷,您可不带这样玩的,再不来要出人命了!”马涣逐渐着急起来。

“马家第三十七世弟子马涣,恳请黄三爷驾临!来日回乡,定然重谢!”

突然间,我感觉到周围凉飕飕的,马涣身上似乎多股动物般的气味。

眼前的马涣,像变了个人,我不再感觉到亲切,而是一种畏惧。

马涣睁开双眼,眼神变了,完全不是平时的马涣。

“小子,请三爷我出马,你这小身子骨可造不住呀。”马涣咧起一边嘴,充满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邪气。

井里的东西好像察觉到什么,缠住小方的头发渐渐松开。

马涣将腰压弯,舒展手指,一个健步,似飞一般跳入井中。

只留下呆若木鸡的我们仨人,听着井下的声响。

没一会的功夫,马涣从井内跳出,手中握着块石头并望向我们仨人。

将石头扔到我们跟前,该石头似一颗鹅软石,上面刻着看不懂的符号。

“你们,谁还是雏?对着这石头冲泡尿,事件就解决了。”马涣说道,但这个声音明显不是他的。

我们仨面面相觑,最后是阿正上前,撒了泡尿。

待阿正提上裤子,我们发现马涣已经累到在地,失去刚刚的神色,满脸虚弱。



自那天后,我们再也没有去过那间寺庙,据说后面香火突然旺起来,我们也无心了解。

反倒是这个东北的哥们被我们仨人推崇成偶像。当我们问起那晚的事,是不是被神明附身了?

马涣只说了一句:“那是东北的保家仙。”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