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为报所怨灭朝歌,而她听天命行事,最终背负罪名死去-苏妲己
人物志

人物志:女娲为报所怨灭朝歌,而她听天命行事,最终背负罪名死去-苏妲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胡不喜
2020-09-07 07:00

女娲娘娘抬眸望向嫣十:“现命九尾狐嫣十为首,幻化成有苏部落苏妲己,为天下苍生除其祸患。你只需完成任务,便可重新回到青丘。但你要记住,一旦你拖得太久,怕是我也护不了你……”


“且听惊堂木。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诸位看客,今儿个要给您讲的这个故事,便是那翼州侯苏护的女儿·苏妲己的故事。

“话说,夏商时期,公天下变为家天下后,从此父子相传,兄终弟及,嫡庶分明,故立少子辛为王。帝辛善武,喜征伐。商末,攻有苏部落,苏败,求和献女……”

大雪下了数日。纷纷扬扬,白雪如银。

姜尚屹于草屋之下,望着远处的光景,不时的鸟鸣声是这天地间唯一的生机与活力。

他靠着这方圆百里深山的灵气,寻来了不少稀有草药。他偶尔下山一次,为百姓治病。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住在何处,百姓只当他是活神仙,家里有什么吃食也倾尽予他。他也不推辞,但只挑出些许蔬菜便作罢。

他站在门前,捣着舀中的草药。突然一道天雷滚滚,晃得林中如白昼般,兽儿纷纷逃窜,唯他仍神态自若地处理着手中的草药。

突然,一抹赤色的影子落在他眼前,是只受伤的小狐狸。

姜尚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不慌不忙地走上前瞧了瞧——那小家伙的皮毛赤中泛金,世间罕有,尾巴处有焦灼,怕刚刚的天雷便是这小家伙渡的一个劫吧!姜尚将她抱回屋里,细心照料数日。

小家伙再次醒来是在姜尚的怀里。

她一惊,咬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从他怀中跳下。

她这才看清那人的模样——青衣长衫,眉眼间清傲独立,长身鹤立,清隽儒雅。这皮相在青丘也是一等一的俊朗。

“你醒了?”声音如初春的溪流,冷而不失温度。他见它仍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便知它已好了大半儿了。他抹去手中的血,转身离开。

小狐狸·嫣十猛然回过神来,有点愧疚地望向他的身影,是他救了自己。一时间,她有些不知所措,许久才回过神跟着走了进去。

好浓的药味。刚一进屋,她便被这满屋的刺鼻气味呛了一下。

“回家吧。”他突然开口说道。

她抬眸望他,她知道如果没有他的医治,以她的修为,恐怕要命丧于此。她深深作了一个揖便消失在林子中。

姜尚叹了口气,世间又归于寂静。

隔日,姜尚的窗前便多了一只死禽。接着一连数日,天天如此。

姜尚头疼地看着这些,把最后一只死禽处理完毕后,淡定地说:“出来吧。”

话音刚落,屋后走出一道倩影。一袭火红的长裙,流苏垂在腰间,眉如黛,目似秋水。嘴角残余的血迹,让她带着一股凄绝的艳丽。

“青丘狐狸嫣十,谢公子救命之恩。阿娘说过知恩图报,这些雉鸡是这世间最美味的食物,所以捕来献给公子的。”她倒坦然。

姜尚见到她的模样,突然一愣,但一瞬间便回了神。他又瞧了一眼那些野禽,看来她虽幻化成人,却仍为狐狸心智,只得解释:“我吃素,这些东西你拿走吧。”

“可……”

“救你一事,举手之劳,姑娘不必介怀。”他空漠的视线扫过,拿起桌上的药筐准备出门。

嫣十却抢先一步断了他的去路:“不行,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她对上他的眸子,倔强地看着他。

“好。那按照你的说辞,这救命之恩理应更加珍贵对吗?”

“对。”

“好。”姜尚开口问道,“那如果有一天我要你消失,你会照做吗?”他顿了一下,抬眸看她。

她对上他的视线: “怎么个消失法儿?”

“如果是魂飞魄散,你也愿意吗?”他没有犹豫,开口问她。

看她猛然愣住,摇了摇头,准备绕过她。

“如果我说愿意,那我能待在你身边吗?”她急忙抓住他的衣袖。

他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随你。”说罢便匆匆离去。听到这儿,嫣十半晌才笑一下,眼里有烟花绽放:“谢谢公子。”

  • “姜尚,五十里外的集市上新开了一家酒楼,里面的桃果酒可好喝了,下回我带你去?”
  • “姑娘家少喝点酒。”
  • “姜尚,我今天学会了易容术,我厉不厉害?”
  • “厉害。”
  • “姜尚,你说我好看吗?”
  • “……”
她坐在树上,望着树下正在捣药的他。

他突然沉默不语。嫣十见他没了动静,便跳了下来,悄悄地从背后揽住他的脖子,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耳边:“姜尚,你怎么不回答我?”

空气静默,她开口打破,“自我们相识约三个月了吧。唉……你要是狐狸该多好,这样我们就有一样的寿命,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她挠了挠他的耳朵,黯然神伤。

狐狸一生只会有一个爱人,一旦认定了谁,便会终生不离不弃,直至死亡尽头。而自第一眼见他,她便一眼万年。


她拨弄着他的耳朵,正欢喜这般逗他,突然林子深处有招妖幡声响荡起。她只好依依不舍离开他的身旁:“阿娘找我了,我过几日再来寻你。”

待她走后,姜尚停下手中的动作,摸了摸刚刚那片嫣十碰过的地方,竟火一般的燎人。

他突然一阵恍惚,想了许久才回过神来,自嘲般地轻声笑了笑:“狐狸?我倒希望自己是个凡人……”他摇了摇头,断了那些怪力乱神的想法。

深夜,嫣十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北斗七星。

阿娘是造天地、造万物的女娲娘娘阿娘曾说过,青丘是仙族的分支,但碍于是妖物修炼成仙,这里的每一只狐狸都必须经历七劫,分别是喜、怒、哀、乐、爱、恶、欲。过了,皆大欢喜;没过,白骨一堆。

嫣十已度过四劫。阿娘告诉过嫣十,她的神识与其他狐狸不同,往往情劫会先一步发生,但具体何时,谁也不知。直到遇见了他,她猛然觉得,情劫应是这所有劫数中最幸福的一个吧。

几日后,嫣十如约再去寻他,却发现姜尚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慌极了,日夜不停地在林中寻找,唯恐他一个凡人出什么意外。但最终,那捣药制药的树下,只剩她形单影只。自那以后,嫣十常常怀疑姜尚就是一个梦。

直至喜媚与仙儿找她,嫣十这才从混沌中醒来,想起数月前女娲娘娘的命令。

女娲言:“天道无常,商纣王不行正道,气数已尽。现命九尾狐嫣十为首,幻化成有苏部落苏妲己,为天下苍生除其祸患。

女娲娘娘交代好一切,抬眸望向嫣十:“九头雉鸡喜媚、玉石琵琶仙儿会助你一臂之力,你只需完成任务,便可在特定时间暴病而亡,重新回到青丘。但你要记住,一旦你拖得太久,怕是我也护不了你。”

嫣十当时本想拒绝,但又觉得如果去更远的地方,或许能寻到姜尚吧,于是草草应下。

大婚当日,嫣十附身早已气绝的苏妲己体内,代其远嫁朝歌

嫣十跪拜在大殿前。

帝辛对她一见倾心,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眼里的光像是装载着盛世华朝的明艳与灿烂,他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嫣十生性单纯,本就不在意这些。可她越这样,帝辛越觉得亏待了她。

一朝圣旨封妃,她跪谢,可面上仍是波澜不惊,似乎无喜也无忧。帝辛知道后,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这个身份她仍不满意,那就封后!

满朝文武,皆跪拜上书,苏妲己乃妖女,惑乱朝纲,理应处死。帝辛大怒,退朝再议。

妲己,比干今日当朝诋毁你,你说我该不该罚他?”

“你是帝王,一切由你决定,妲己不敢妄言。”

帝辛坐在她的面前,看着她头上的珠钗,每晃动一下,他的心都跟着轻晃一下。这样的女子这般知书达礼,赏心悦目,那帮大臣怎会觉得她娇纵任性?”

比干死了,帝辛力排众议封苏妲己为后。

嫣十从来不过问朝堂之事,除了利用自己的身份暗中查探姜尚外,她便再没什么其他心思,自然问心无愧。自然不知自己的“恶名”早已声名远扬。

每一次寻人的期待,带来的都是更大的绝望。嫣十倦了,但还是把回青丘的时间已经被她一拖再拖。

没几日,满朝文武都知道苏妲己得了重疾,大快人心。只有帝辛日日陪着榻上的王后,不理朝政,百姓哀声怨道。

可是数日后,一小厮趴在王后身旁耳语一番,王后竟慢慢痊愈——嫣十终于得到了姜尚的消息。现如今,他乃姬发的军师,别名姜子牙。

嫣十一醒,帝辛大悦。更是日日醉生梦死,夜夜笙歌天明。

嫣十表面迎合,背地里却继续打探着姜尚的消息。她知道国之将亡,她更知道是姜尚要求领兵灭了朝歌。为了见他,她继续“活”了下来,好像忘了女娲娘娘的叮嘱。

但她却从未想过那天的相见,竟是最后一面。

姜子牙,你是要杀了我吗?”嫣十双手被特制的枷锁钳住,伤痕累累。

“妖女,妖女……”皇城下,民怨沸腾。

皇城上,嫣十一袭盛装红衣,像极了他们初见时的模样。此时,天空中乌云密布,雷声轰鸣。

“苏妲己蛊惑纣王滥杀无辜,陷害忠良,罪不容株。”姜子牙一字一言地道出她的罪行。一道闪电劈下,天空映得宛若白昼。

“姜尚。”她望向他。

四目相触,他呼吸一滞。几乎是不留痕迹,他的伤心一闪而过。他用静默回答她。

“仙儿和喜媚贪恋凡世,无端造业,残害生灵,你派人杀了她们,我不怨你;拿斩仙飞刀来灭我,看来你早就知道我是妲己,但我的命先前就允过给你,这我也不怨你……”

她突然勾唇一笑,像释怀,像告别。眼里不带有半点尘埃,美艳不可方物,“可姜尚,但你宁愿听从世人言语,也不愿信我吗?

电闪雷鸣间,嫣十终没能逃过这次天劫。

情这一劫,是青丘上百年来都难以跨越的心坎。

姜尚为狐狸所生、人类所养,因此身体弱小常遭人欺负。

他在自己十六岁那年遭遇了第一道天劫后,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幼年的痛苦历历在目,养父母去世后,他下定决心要修炼成仙。

他历了六劫,终于只剩最后一劫,姜尚却止步不前——在他的神识里总是有一个姑娘的倩影出现。他一直不得其解,直到他看见嫣十幻化成人的模样,才知道眼前的姑娘便是他的最后一劫。

修道成仙需要过三千仙阶。他每跨一步,记忆都如潮水般涌来。对于嫣十,他的确不舍,于是设计离开。当得知嫣十就是苏妲己时,他本想就此作罢,姬发却命他亲自屠城灭王。

最终他允下,是因为听信了众生言语,觉得她是为了一己私欲,游戏尘寰。但她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让他大彻大悟。他所有听到的谩骂,不过是女娲借他手灭朝歌的重要一步。

帝辛初为商王时,曾在神女庙前写下不堪语句激怒了女娲。女娲为报所怨,便派嫣十她们来灭朝歌。明明嫣十是听天命行事,最终却为此背负罪名死去……他不信她,终究也负了她。

终于仅剩一步之遥,他便能成为万人敬仰的神,踏下那一步,这上百年来的痛苦便能烟消云散,可是……他做不到啊!

他久久地站在最后一个台阶上,不愿意再动分毫。

突然眼前闪现了嫣十的倩影:

“姜尚,五十里外的集市上新开了一家酒楼,里面的桃果酒可好喝了,下回我带你去?”
“姑娘家少喝点酒。”

“姜尚,我今天学会了易容术,我厉不厉害?”
“厉害。”

“姜尚,你说我好看吗?”
“好看,你是这天底下最美的姑娘。”

“可是,你为何不要我啊?”
“……”

姜尚再也登不上那最后一步了。
一道天雷滚滚。曰喜怒,曰哀惧,爱恶欲,七情尽。



猜你还想看这些文章

周芷若那么美,为什么输给赵敏?-周芷若

爱情最好的样子就是情出自愿,事过无悔-陆无双

命运的不是靠容貌来决定,而是这一点-贺铸

一生风月的关盼盼,只为一人时长情深 


你有好的原创作品点击此处: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