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制簪师,因雕人骨化为恶鬼
故事

惊悚故事:我本制簪师,因雕人骨化为恶鬼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张七biu
2020-09-06 14:02


忘川不见光,河边的桃树挣扎了近百年,如今也还是一副惨淡样子;
忘川河水不见波,从人间搬过来的鱼虾倒进去,连个涟漪都未曾有过;
忘川不见风,不凉晾在门前的骨头,从来都是我给她拿去人间风干;
河畔三千里黄沙上的阁楼住的也不是人——是恶鬼·不凉甲作·三笠

对,我是甲作三笠。恶鬼不属三界五行,甲作以之为食。于是我跟不凉商量好,等到不凉等到她要等的人,我便吃她。

一转眼,不凉已经在这儿等了百余年,而我等着吃不凉也等了百余年。
 


不凉近两日雕花雕得极为勤劳,头上的骨簪日日见新,且一个比一个精致。要不是忘川一片死寂,不凉雕出的簪花定能引来蝴蝶。

我瞧着她在那临水照影,心下掐着年月算了算:呵,果真又是一个49年。
人间一天,地下一年。人死49天进轮回道,换在忘川就是49年。不凉就这么等了三个轮回。

“美人儿,还有几天到第三个49年啊?”我朝她喊道。

不凉转过身来,看着我淡淡道:“明日。”

她虽语调平平,我还是从她眼睛里看见了点点星亮,不同于往日。

第一个49年的时候,不凉站在忘川河畔满面欢喜;第二个49的时候,我见她在门前足足站了七日之后,从满心欢喜变得一脸失望;我以为既然过了时辰,不凉就得和我兑现承诺了,没想到她说:“三笠你等等我,我再等上一个轮回。”

于是我便再次见到这样眸子里泛着光的她。

“你等吧,明日我去上边儿晾晾你抱下来的骨头,不打扰你团聚。”

不凉唇角微扬:“好。”
 


虽说是明日,但不凉倚在门旁一站就是一整天。

到子时,我听见外面有些声响,于是打开门。只见漫天的黄沙,虽无风但却肆意停在空中。忘川河中多了些朦胧影子,映着绿莹莹的水,缓慢移动着。

不凉死死地盯着忘川河,一副生怕出错的模样。

“不着急,我去帮你晾白骨。”

我虽不知不凉等的到底是何人,却明白在忘川等的人一定是死过的人。既然如此,就得等一个机缘巧合,那人若是投胎,必定得趟过忘川,如此,就可与不凉碰上一面;可要是那人不投胎,便怎么也见不得。

不凉跟我来忘川的时候,抱了一堆骨头下来,说是可以无聊练练制簪手艺,可惜忘川无风,这些骨头总是阴湿湿的,碍了她的功夫。

我用不凉给的布将这些白骨小心翼翼地包好。忘川的东西一片死气,受不了活息,这些白骨,我多碰一会儿就会化为灰烬。
 


人间的晚风吹得我浑身舒爽,一旁的白骨也泛了灰,许是吹得差不多了,我正欲捞起那包白骨,没想到却从一旁的折合处漏了一截掉在地上。我伸手去捡,刚攥在手里递到包裹旁就成了一把骨灰。

罢了,我不碰它。捏着边角,小心翼翼地提在手里。

我故意在人间多留了些时辰,忘川这会儿想必已经过了几十天。不凉等的人要来也早该来了。

于是我拎着白骨回到忘川,那里依旧黄沙漫天,我隔着老远就看见不凉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她依旧眼巴巴地看着忘川河的方向,一如我离开的时候。她等的人这次还是没来。

“这些骨头晾了个七七八八,但……我不小心碰到了一节骨头……”我话没说完,就被猛地站起来的不凉一把推了个踉跄,咣当一声撞在门上,顿时痛感从脑后传来。

不凉的眼睛里已不见点点星亮。我本想劝她大不了我再等一个轮回吃她,话到嘴边却被她的满目愁容劝退。

皱着眉的不凉,我倒还真是第一次见。等不来要等的人,大多是失望,失望的不凉我大概见了百年,如今依旧是等不来人,她愁什么呢?



“你可听过雕花生髓?”她问我。

我听过。传说雕工好的人,在枯骨上雕花,引蝶可使花成真,于是花瓣生新肉、花蕊生新髓,如此让死人活

我这才恍然大悟——不凉原来是为了雕花生髓,而我弄没了一截白骨,断了她的念头,怪不得她皱眉。

“道听途说的邪门歪道,不可信。”

“可信。”她说得认真,“我生前是个制簪师,雕工精湛。遇到过一个人,倾心相待。”她的语气像忘川一样死寂,听得人心生荒凉。

“你等的就是他?”

不凉默认:“他虽修道,却不务正途。听闻雕骨生髓可以助他仙途,他便叫我帮他。

我看着不凉,她此刻神情古井无波,装得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森森人骨,初见骇人,久了倒习以为常,但却没能帮他修炼;后来他说唯有一种好法子……”不凉说到这停住了,良久才接着说,“我死,化恶鬼,雕己骨。

不凉跟我对视了一眼,继而道:“先前雕了太多人骨,死后自然投不了胎;于是变恶鬼,等着被你吃掉。”

她说到这儿我不禁心下一颤,人死后49天进入轮回道,生前作恶多端或逃了黑白无常的魂魄只能变成恶鬼。恶鬼虽不是人身,但不属于三界五行,七情六欲五感样样不少;而且与自己的骨架子藕断丝连,刀刀刻骨,必然难耐。

“自己的骨头雕花格外顺手,我看着那副骨架子蔓延出花,逐渐有了生气,半晌,等骨花全部退去,居然真的造出一个新的自己。”
 


我本想问她,拿刻刀在自己的骨头上雕花是什么感觉,但揭别人伤疤总归不好。想起她此番瞎造是为了那修道者,我又问她:“那道士最后得道升仙了?”

不凉轻轻地摇了摇头:“朽木不可雕,枯骨亦如是;恶鬼雕出的东西怎么能入得了神仙的道?雕出的东西集了我一身的怨气,拿起刻刀刺进了他的胸膛,随即消散,他亦毙命。”

都说人性本善,恶鬼皆是作恶多端,却不想那的道士不同,痴心的不凉也不同。

“你在这忘川等不来他,便是想再造一个他?”

不凉闭上眼,沙沙的声音像人间的风:“雕骨引髓需完骨,如今被你弄丢一截,便再也不能。”

“你心里竟不怨他?”

“怨什么?”

怨他痴心妄想、不务正途让你变了恶鬼,痴心错付还没个好下场?我心道如此,但却没把话问出口,怔怔地站在一旁。

心甘情愿的愿。”一片死寂中她复道。
 


恶鬼不凉跟我在忘川相处百年,我从未见她作恶,实在有违恶鬼的名号。

我断了根小指,取了骨头塞进荷包挂在不凉腰间:“我送你进轮回道,来生做忘川的桃树,这骨头就是你的树根,你再等个上千年也无妨。

不凉在忘川待得久,早已沾上这里的气息,趟着忘川河蒙混过关去投胎不是难事,可我却因徇私而受罚。

孟婆指着鼻子骂我乱了她的道,把我绑在桃树上吃了500年的漫天黄沙。这么一来,我从里到外都有股忘川的死气,再说自己是食恶鬼的甲作却也无人信了。

我本心无挂念,以为熬个500年的黄沙就能终了,可那孟婆每日都来咒我一句“再无甲作三笠”。

我心下生厌,却不知怎的就记起不凉说的话——心甘情愿的愿。似余音绕耳。
 


今年忘川的桃树居然开花,我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如此奇景。唯一不应景的,就是我断指处有些隐隐作痛。

我远看那开花的桃树树干不像木色,怎么看都像是白色……

于是恍然想起,自己数百年前断指许不凉一个来生——如今枯骨生花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