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前,他走了
情感 故事

情感故事:结婚前,他走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安孙先生
2020-09-06 16:00

第一次见到顾曼曼,本应是她新婚一月有余的日子。

我拿着行李出现在这栋房子,一切的东西都显得冷清,是只剩下一半的情侣牙刷、拖鞋、水杯以及女主人的冷清。

这种冷清,不是一个房客可以弥补的……

顾曼曼捧着快递盒,默默地用手指甲抠收件人的名字,直到指甲被纸壳卡断,血跟着渗出来滴在那行字上,她的眼泪才猛地掉了下来。

可不得哭嘛,我看着都觉得疼。

好在,总算认不清“林太太”三个字了。

我小心翼翼住进顾曼曼的房子。

直到我尴尬地发现茶几柜里那张鲜红的囍字,她才告诉我,这原本是她的婚房。

“还没来得及办婚礼,就离婚了。我不想自己住在这儿,所以挂了招租广告。”

我愣愣地看着她云淡风轻的脸,顿时接不上话。至于手上那张红得扎眼的囍字,我不知道该顺势将它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好,还是重新叠整齐放回原位好 。

搬进来的几日,顾曼曼一直待我很是和善。

她作息正常,偶尔在客厅加班到很晚,灯会忘了关。

她会做饭,还顺带着我的份,很是美味。

若不是那张囍字还不知所措地被我放在床头柜里,我真的会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房东。而顾曼曼的表现,也快让我相信,她真的没有把那段过往放在心上。

直到这一天,快递找上门来,随口问了一句:“请问林太太在吗?您的快件。”

接着厨房传出清脆的碗碎声,打破了顾曼曼所有的伪装。

她流出的血很浅,亦或者是已经被眼泪冲淡了,但看着,依旧让我觉得很疼。

给她包扎好以后,已经不再哭了,却是莫名地盯着一处发呆。

我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因为刮坏了指甲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哭成这样,但我想不论哪一种,终归是疼的吧。

我只能盯着她身后的酒柜,小心翼翼的问上一句:“喝酒吗?”
 
顾曼曼的酒量是真的好,半瓶威士忌下肚,脸才开始红起来。

“安安,还是你会挑,这是有年头的威士忌,老酒!”

“啊?那岂不是浪费的……”

“没事,他和我都是爱酒的人。我还记得刚拿到这酒的时候,他跟我说,曼曼,我们的感情就像这酒,时间越长,越珍贵……后来想想他说得对,我怎么比,也比不过他们之间的时间!”

她继续倒着酒,瓶身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

“曼曼…你喝醉了。”

“安安,你喜欢这房子吗?”

“装修很好,采光也不错。”

“这是我和他一起选的,这墙,这沙发,筷子,餐巾纸……都是我跟他一起挑的。我把我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置办了这个房子。我跟林一凡说,这可是我前半生的所有了,而以后我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我的人,我的后半生,你可要顾好了!”

顾曼曼越说越小声,最后趴在桌子上,又开始默默地流眼泪。
 
“你真的没有察觉他想离开的迹象吗?”我问着她。

“当然察觉了。我和林一凡是两年前相亲认识的。第一次见到他,他对我温柔体贴,我们不久就确立了关系。我知道他有一个女朋友,每次我尝试着去问他以前的事,他总是笑笑,把话题岔过去。不过我也听人家说过,他们在一起六年,却因为一点小事分了手。”

“六年?这么久?”

“是啊,六年,我当时还有点介意,或者说有一点嫉妒!后来林一凡就跟我求婚了,他问我,顾曼曼,你愿意做林太太吗?我真的,真的太开心了,开心到忘记了介意,也忘记了嫉妒……”

“后来呢?”

顾曼曼猛地一仰头,将瓶子里的酒全灌了进去。

“后来?她回来了!林一凡从来没用那样的眼神看过我,受伤,难过,又透着些欣喜。我想那种眼神,就是后来他跟我说的,年少爱情吧。我怕极了,她不断以各种理由找他,不断地见面,我很生气,很暴躁,我冲林一凡发脾气,我们不断地争吵。时间久了,他不再跟我吵了,他沉默了,我便更怕了……终于有一天,我跟他说,林一凡,我们去领证吧。”

“结果…他没去?”

顾曼曼含着泪的眼睛看了我一眼,手指摩挲着杯子,轻轻地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他又为什么跟你开始呢,该是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道理!”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林一凡。他本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也自以为早已忘记了这个人。但是当她哭了,当她抱住他,当她望向他的时候,情不自禁,真的是,好个情不自禁……”

“渣男!”

“只有你一个人这么说。亲戚朋友倒不这么觉得,我们毕竟没有领证,林一凡还愿意把房子留给我,大家觉得,我可是占了大便宜呢,好像我最应该在乎的是这个空壳子……安安你知道吗?我求过林一凡的,毫无尊严地求他留下来,但他问我,曼曼,你有过爱情吗?那种我们年轻时候,愿意为之付出一切、不考虑房车、双方条件是否合适的那种爱情,那种眼睛里只是这个人、别无他想、一生只有一次的那种爱情?他对她,就是爱情。但是我与他,不过是合适,丢了还可以再找。”

“可你还是疼成这样。”

“当然会疼了。可能,安安,真的没什么,能比得上男人心中的旧爱。”

我看着她趴在桌子上,慢慢地合上眼睛。

过了许久,也不知道她是否睡着了,只是扶她上床的时候,看到她眼睛里还在流着泪。

而她的床头柜上,竟也摆着一张鲜红的囍字。

可能连顾曼曼自己都不明白,林一凡错得有多离谱。

年少的爱情才是最容易得到的,那时候的我们不需要委屈自己,嚣张又无所畏惧地爱着一个人,一无所有,才一无所惧。

可当我们长大,变成了顾曼曼,却要不断地试探自己的底线,冲破自己的底线,不断一次又一次地违背自己的意愿,将自己最宝贵的自尊、积蓄、人生的可能性,一次次双手奉上,怀着可能被对方不屑一顾,甚至践踏的危险,却依旧愿意赌一把。

你瞧,顾曼曼,你的爱情,多动人。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