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9个富婆"拍动作片"的男友自杀了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和9个富婆"拍动作片"的男友自杀了,他母亲让我以死谢罪!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苏叶
2020-09-06 20:00

李奕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精心准备好几个月的婚礼竟然会这样狼狈收场。

双方父母致辞的环节,满堂宾客吃着笑着闹着,气氛和谐的不得了。这时候突然从门口跑进来一个干瘦干瘦的妇女,站在过道中间,伸出一根手指戳向舞台的方向:
“害死我儿子,你还想过安生日子,你做梦!”

现场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然后又闹哄哄的,嘈杂声灌进李奕的耳朵里,她却什么都听不清。
那些破碎的片段像放电影一样快速地在脑子里闪过,一帧一帧,几年前的那场噩梦,又回来了。

闹场的女人叫秦红梅,是柏海的后妈,柏海,是李奕的前男友。
柏海已经离世7年了。


李奕进大学那天,大二的柏海代表学生会迎接新生。
唇红齿白身材窈窕的李奕,从大巴车上一下来,就成了众多学长们争相献殷勤的对象。
柏海之所以能脱颖而出,除了那张秀气的脸,还因为他的内务整理的好。

大家都围着李奕叽叽喳喳的时候,柏海已经将李奕的床位收拾利索了,打了水将架子床仔细擦了两遍,挂上蚊帐,小毯子叠的板板正正的放在床尾,凉席上铺了一层床单,凉枕上搭了一条薄毛巾。

然后擦擦手,转身下楼,走之前还顺手把另外几个男生一起叫走了:
“女生宿舍不宜久留。”

那年头暖男特别抢手,李奕就这么掉进了坑里,在冬天来临的时候如愿抱到了柏海。

学校的那几年时光特美好,各上各的课,闲暇时间一起泡泡图书馆,逛逛街,看场电影,有假期了就周边城市短途旅游

高大懂事学业认真的柏海,深受李奕父母的喜爱。
李奕是本地人,独生女,家里条件还不错。柏海家是苏北一个县城的,但他很少回家,有一年过年都没回去,在学校附近租了个短租房。

大年三十,万家灯火的时候,李奕把自己裹的像个粽子,拎着两个硕大的保温盒去找柏海,是李奕妈妈包的饺子,李奕爸爸做的好几个拿手菜,叫李奕给柏海送过去,还叮嘱李奕不要多问什么。

父母说,柏海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道理,男孩子要面子,不能太打探他开不了口的秘密。

柏海搂着李奕,鼻音厚重:
“宝宝,谢谢你,我一定努力给你最好的生活,一定不辜负你。”

李奕没等来最好的生活,等来的是沉重的打击。

柏海毕业之后找了一份数控编程的工作,起薪不高,除去房租和开销,每个月几乎存不下钱。
有一段时间,柏海好像特别缺钱,李奕有时候会偷偷给他塞钱,但每次柏海都不要,说不能花女孩子的钱。

后来实在看不下去,李奕和爸妈商量了一下,把家里在高新区闲置的那套房子收拾出来,让柏海住了进去,也算变相帮了柏海。

自从柏海住进了那套房子,李奕也搬了进去,就算同居了。
距离产生美,这句话是有大智慧的,靠的近了,所有缺点和龌龊都变得无所遁形,哪还有什么美可言。

单纯如李奕,她从来不知道,人性是禁不起推敲的,一直以来,柏海在她心里的形象都很完美,所以最后坍塌的那一刻,撕心裂肺。

出事那天是中秋节,李奕在家吃过晚饭,在父母的授意下,打包了几只鲜美的大闸蟹和一盒高档月饼回到和柏海一起住的房子里。

柏海正在洗澡,书房里,柏海的电脑开着,隐隐约约听到有声音,李奕好奇地走过去,原来是正在视频页面。
视频里的人见到李奕,立刻就挂了线,但是李奕看到的东西,已经足够她浑身颤抖。

视频里那个女人,是裸体。对,裸体,不着寸缕的那种裸。

视频断线之后,电脑页面上出现了一个打开的文件夹,李奕从未见过,应该是一个隐藏文件夹,只有柏海知道在哪个盘里。
文件夹里的东西,差点要了李奕半条命。

先是几张QQ聊天截图,里面记录了不同女人的年龄工作地址喜好以及空闲时间,李奕粗略对了一下,都是柏海跟她说赚外快的时间。

还有一大堆视频,李奕打开几个快进,简直是不堪入目,赤身裸体的纠缠,污言秽语的调情...

没一会儿,传来什么东西砸在地板上的闷哼声。
柏海围着条浴巾站在门口,头发还湿漉漉的,脚下是一个电吹风。

李奕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看着柏海,很久以后,李奕从书房走出去,到卧室里开始收拾衣服,一边掉眼泪一边整理一边跟柏海说:
“今天我先回我爸妈那边住,这两天你收拾一下搬出去吧,钥匙你放在物业就可以了。”

柏海突然就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忏悔。
柏海缺钱,因为他爸爸得了病,肝癌晚期。手术没有意义,只能吃药化疗,尽量拖一天是一天。

柏海亲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意外死亡了,后妈跟他爸是半路夫妻,对柏海一直不待见,所以大学时,他能不回家就不回家。
现在他爸生病,后妈的态度很坚决,反正也是治不好的,就不要浪费钱了,不然最后人财两空。

可柏海哪里肯啊,那是他亲爸啊。
为了筹钱,他在工作之余找各种兼职,赚到的比起他爸的医药费来还是杯水车薪。

有一次在酒吧兼职服务员的时候,有个阔太太看他长得好,撩拨他,他拒绝了两次,第三次到底是没忍住,因为阔太太开的价钱是他兼职几个月都赚不来的。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后来也就如鱼得水了。
阔太太还给他介绍其他的有钱找刺激的女人,都通过QQ联系,提前安排时间,有些女人还主动要求录下视频,说是既然找刺激,那就刺激到顶,不露脸就行了。

李奕听得头皮发麻,崩溃大哭:
“你缺钱你跟我说啊,我给你钱你都不要,我没有钱可我爸妈有,救人的大事,我爸妈不会不帮的!”

“我不想花你的钱,这几年你对我付出的够多了,我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是你家的,我不想让你爸妈看不起我……我想靠自己的能力把这个坎熬过去,我想自己努力给你好的生活……”

“陪老女人睡觉,这就是你选的好方法吗,这就是你靠自己能力做到的事吗?你是不是疯了啊!”

“对不起,对不起……”

两个人一起哭,看着柏海低眉顺眼的样子,李奕的心抽着疼,可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些东西,心里的恨顿时窜得无比高。

李奕坚持要走,柏海自知劝不住,起身走出了家门。
等到保安慌慌张张地找上门的时候,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柏海走到了小区的人工湖边,抽了一只烟,然后纵身跳下。
旁边的小花园里有赏月的住户,听到水声纷纷走过来看,只看到水面的波纹,有人去门卫说明情况,保安调监控才发现有人跳湖了。

立刻组织了搜救人员,可这个人工湖当时挖的就比较深,又是大晚上的,视线很差,搜救的困难比白天增加了好多倍。

保安在监控里认出柏海,赶紧上门通知李奕。
李奕一阵晕眩,跌跌撞撞跟着保安下楼,湖边,搜救人员正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摆手:
“不行了,这人肯定没了,他是一心求死,我第一趟下水的时候抓到他了的,都快把他拖到岸边了,他趁我不注意把我手掰开,自己又沉下去了,我看着他沉下去的,再去找已经找不到了。水底下黑灯瞎火的,我抓到他一次完全是运气,没那么容易抓到第二次的。”

李奕全身发软,瘫在地上,看着搜救队一遍一遍地下水。
天刚蒙蒙亮,柏海的尸体终于被打捞了上来,已经有些浮肿。

李奕看着柏海紧闭的双眼,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已经哭不出来声音,当时就支撑不住被送进医院急救。

很快柏海的后妈就带着他同父异母的妹妹赶来了,一通大闹。

一会儿说物业管理有失误,人工湖为什么不装护栏,一会儿说施工方的设计有问题,人工湖怎么能挖这么深。
没过多久,又说要追究李奕和李奕父母的责任,如果不是李奕父母同意将这套房子给柏海住,如果不是李奕和柏海吵架,他就不会寻死。

李奕强忍着悲痛,任由秦红梅作闹了半个月。
怕柏海父亲得知消息受不住,柏海的尸体就在当地进行了火化,骨灰盒暂时寄放在殡仪馆,所有费用,包括秦红梅母女的食宿,都是李奕父母掏的钱。

秦红梅母女吃住在城市里,整天四处游玩逛游,一点回乡的意思都没有,一直到医院传来消息说柏海父亲不行了。
秦红梅才带着女儿回去,送走了柏海父亲,刚过了头七,又带着女儿找到李奕家。

“我们娘俩怎么活啊,原本想着老头子走了还有个儿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好歹也是我养大的,总不会不管我,谁知道儿子也没了呀,老天爷呀,你怎么这么不长眼,好不容易供出个大学生,就让你们给逼死了……”

即兴表演一般的哭诉,惹得左邻右舍全都出来看热闹,李奕父母百般无奈,只能拿钱消灾:
“看在柏海和我们李奕几年的感情,我们补贴你一点,但是你搞清楚,是柏海自甘堕落,也是他自己选择走了这条路,你别再坏我女儿的名声了。”

收了李奕家五万块钱,秦红梅喜滋滋地离开了。

柏海自杀的事突然就传开了,一传十,十传百,到最后人人都说是因为和李奕吵架,柏海才想不开的。

很长一段时间,李奕都承受着流言蜚语,在校园里走着,到哪都是指指点点,但李奕并不想解释,人都已经不在了,说再多还有什么意义呢,毕竟也是深爱过的,她不想在柏海死后把那些不堪再翻出来。

李奕相信,这场风暴早晚会过去,她也会从悲伤中走出来。
这一走,她用了七年时间。

七年中,追求李奕的人不少,可她都没有接受,一直到大半年前,现在的老公余恺出现。
交往之前,李奕向余恺坦白了之前的经历,包括和柏海的一切事情,余恺心疼不已,再三表示不会计较任何过去。

半年后,余恺搞了一场盛大的求婚,鲜花和钻戒,爱人和理解,都在身边,李奕觉得是时候再向前迈一步了。

那场求婚仪式被路人拍了小视频,发到了网上,底下评论皆是羡慕嫉妒,柏海的妹妹看到,立刻转发给了自己母亲。

柏海的妹妹看见李奕求婚的视频,心里别提多生气。凭什么?她把本该给自己和母亲赚钱的哥哥害死了,自己还穿的体面,过的好好的?眼下还要结婚了。

秦红梅看着更不得劲,总觉得自己亏了,把柏海养大,读了大学,一分钱好处没享受到,刚毕业人就没了。

女儿也使劲撺掇她去问李奕要钱,要赔偿!
她女儿这几年长大了,不好好上学,整天蹦迪打游戏,炫富装白富美,秦红梅的收入哪够她糟蹋,她想要钱。

母女俩顺着视频下面余恺朋友回复网友的地址,找到了办婚宴的酒店,大闹了婚礼。

现场的保安将秦红梅架着拉到了隔壁包间,李奕面如死灰,指尖冰凉。
可现场的宾客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好好的一场喜事,被搅和得异常难堪。
公公婆婆气的当场就摘了胸花甩手离去,余恺拼命留都没能留住,李奕父母的脸色也很难看。

仓促着结束了仪式,送走亲朋好友,偌大的包间只剩下了李奕和余恺,李奕父母,还有秦红梅母女。

秦红梅母女挑了一张桌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当妈的抄起面前盘子里一只鸡腿就开始吧唧嘴,时不时还拉过一只杯子,就一口客人喝剩的可乐。
女儿捡了一只大虾,支楞着夸张的假指甲,又扣又拽的往嘴里塞,那吃相,丑态百出。

秦红梅满嘴油,对着李奕恶毒开口:
“甭瞪我,你现在找了个人嫁了,我儿子可还埋在土里呢,好歹你们也是在一起睡过几年的,你半夜就不会做噩梦吗?”

一句话就让李奕的眼泪夺眶而出,余恺心疼地轻拍着她的后背。
李奕的父母气的脸色铁青,可无奈还是心痛女儿,直接怒道:
“你耍无赖还没完了?直说吧你又想干嘛?”

秦红梅眯眼呲牙刚想开口,却被余恺拦住了,他让李奕的父母带着李奕先回去,自己和酒店结账,收拾完就回。

秦红梅想阻拦,被余恺挡住:
“李奕对你儿子的死没有责任,你要闹事,那我现在就报警。我劝你别闹,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沟通。“

李奕想留下,余恺说:
“你放心好了,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

虽然婚礼闹的不愉快,婚后的日子还是徐徐拉开帷幕。
本来余恺婚假加上年假,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可婚后,余恺每天早出晚归,比上班还忙了。
李奕每天看他早出晚归,丝毫没有新婚燕尔的热乎,之前策划好的蜜月更是无从提起。
余恺的忙碌,公婆的怒火,让李奕心里开始发毛。

隐忍一些日子之后,李奕准备了一桌菜,想要和余恺好好聊一聊,如果他们介意自己的过去,这段婚姻可以作罢的。
李奕刚要开口,却被余恺拍在桌上的一张协议吸引了目光。

协议下面是付款收据,金额是两万块,收款人是秦红梅丑陋的签名,还有个红艳艳的拇指印。

不等李奕问,余恺就机关枪一样说开了。
“婚礼那天她来闹场,我知道你很害怕,我想不能这样下去,给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后面还有无数次,所以必须有个了结。这些日子没好好陪你,我就是在弄这个事情。

柏海的电脑我拿去做了修复和备份,硬盘里的那些视频都还好好的。我请了律师帮我收集当年的证据,从派出所调了当时的笔录,还和爸妈了解了之前几次秦红梅要钱的过程。
我告诉秦红梅,要起诉追回那些钱,还要告她诽谤敲诈,她一下子就害怕了。
看在柏海和你那几年的情分上,我还是给了秦红梅两万块钱,就当救济她母女了,以后她不会再来打扰我们的。
还有,明天上午我们买点礼物去看我爸妈,我已经给他们解释过了,没事的。我去公司再续几天假,咱们蜜月还没度呢……”

李奕吸了吸鼻子,紧紧抱住了余恺。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