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水怪
故事

短篇小说:黄河水怪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鹿原
2020-09-07 17:00

一巨鳖成精,祸害乡里。

连着三天,害得徐庄的九艘渔船沉没湖底。

老村长听着村里的谣言和苦恼,额头的皱纹又深了几分……



连着三天,徐庄的九艘渔船却莫名沉没湖底,只有一条老狗和几片木板荡回岸边。

村民的谣言和哭闹,让老村长的皱纹又深了几分,喉咙里嘀咕着“祭湖神吧”。

老村长拐棍敲着湖堤,眼前的湖面让他亲切,年轻时游荡湖心撑船捕鱼好不痛快;但湖面的幽深又让他惊恐,湖神老爷啊,是谁得罪您老人家了?徐庄几百口子人,可是靠着您的湖过活,不让下湖捕鱼,是要亡了我徐庄啊!
 


村子里的哭闹,随着祭湖神的准备而消止。

吉时将至,祠堂的大条几摆在湖堤,铺上红纸,整齐摆好三牲五果、香烛供酒。

一艘木船正对条几在湖边漂着,船里香案、香炉、祈福香、火盆、烧纸,元宝更是不计其数。村民们跪在条几后,老村长着彩衣,两边有精壮汉子光着膀子搀扶着他来到船边,正欲上船。

“老人家莫慌。”

村长转头,看见一逍遥道人手持拂尘,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道童。

“道长何事?”老村长脱开汉子搀扶,双手作揖问。

“三天九船一十八人丧命,依贫道看,不是湖神他老人家发难。”道人来到近前,拂尘的须子白得透亮。

“那是?”

一巨鳖成精,祸害乡里。我师徒三人沿着黄河自西追来,本以为它要东去遁海,不曾想改道进了这东平湖,造下这般杀孽,这回我定当捉了这鳖精,还亡者一个公道。”道人望着千里湖面,目光坚定。

“真如道长所说,那就有劳了,有何所需差遣,吩咐就是。”村长来到道人跟前,心里暗想,这股子仙风道骨,怕是要升仙了吧。
 


老村长命人将祭神用物撤下,把道士师徒请回村中,酒宴招待。

“敢问道长,用什么法子来降这湖中妖物?”宴席间村长问道。

“劳烦明日一早准备一艘破旧渔船,外加两套破旧童衣予我徒儿穿。明日正午,我师徒三人下湖降妖。”道长坐在主位,两道童立于身后。

“这个好办,这个好办,为何要破旧渔船?”

“老人家,我师父这是为你们村子节省,明日正午我同师妹划船进湖做饵,引那鳖精出来,打斗之余渔船怕是保不住。”男道童一脸稚气却又信心十足。

“原来如此,多谢道长悲悯之心,明日可有危险?”

“如若在黄河中,河水奔流暗涌,我等脚速定是难以追赶;或是让这鳖精入海,那更是大海捞针,偏不巧它进了这东平湖,一方死水,犹如困兽逃不了了,老人家安心。”道人轻捻胡须。
 


第二日正午,骄阳似火,几百徐庄村民簇拥着道士师徒来到湖边。

两个汉子已将渔船拖入湖中,道童也已脱下道袍换上农衣。道人将拂尘交予男道童,一团金色绳索交予女道童;又从怀中掏出一团红线,红线上系满铜钱。道人掐指念咒后,红线一端分叉两口,各自系在两道童腰间,另一端抓在道人手里。

“老人家,让村民离远些,记住禁声。”没等村长交代,几百人快速逃开。

“徒儿记住,入湖之后不可嬉戏,不可恋战,鳖精引出之后,拿拂尘顶住其双鄂,快速拿伏妖索捆住它脖子,万不可让它遁入壳内,抓住时机,一击即成,记住了吗?”道人又向道童交代道。

“师傅放心,徒儿记下了。”两道童同时作揖。
 


渔船划向湖心,无风无浪,镜面起涟漪,孤舟向远去。道人手中红线戏法般无限延长,浸入湖水中。

渔船到达湖心,男道童放下桨,拿刀划破手掌,血一滴滴落入湖面,晕染开。

一团黑影靠近,湖岸边村民张开大嘴揪心这俩孩子。只见巨浪翻起,渔船应声而裂,两道童跳入水中,湖面重归寂静。只有道人手中红线不断下滑、下滑、下滑,但眼见道人脸上失了镇定,额头间渗出汗珠。

“老人家,让村中所有精壮用力回拉此绳。”道人一抛手,将手中红线扔在人群中,而后健步跃进湖中。

村民不敢耽搁,所有人靠在一起,捡起红线用力拉着。手中红线不过正常麻线般粗细,却力道十足,上百汉子用力拉扯,青筋暴起、面露狰狞扔拉不动一分。
 


道士下湖之后,看见两个徒弟正在和鳖精缠斗,力有不逮。眼看徒弟就要被鳖精吃进肚子里,道士着急拼命往前游,边游边掐诀念咒,双手好像开了光。

就在这时,男徒弟的腿已经被鳖精含在嘴里,女徒弟拼命往外拉。道士化手为剑,向前劈去,眼看一股剑气就要劈在鳖精脖子上。但是鳖精很灵敏,侧身躲过,剑气砍在了鳖精的背甲上。

憋精这一躲,也把女徒弟给甩开了,男徒弟就被吃进了肚子里。

道士眼睛冒了血,终于游到跟前,鳖精又要去捉女徒弟,道士一把把女徒弟护在胸前,后背留给了鳖精。

鳖精的爪子很是尖利,道士道袍被刮开,后背五个深深爪印,血染红了湖水。

道士双手发力把女徒弟推向湖面,鳖精逮住这个机会,一口咬住道士的肚子,眼看就要开膛破肚,断成两截,道士双手合十,重新开光,两股剑气合二为一,使出全身力气朝鳖精脖子砍去,然后同归于尽——道士被咬死,鳖精的脑袋也被砍掉。
 
 

这时候岸上的村民手里红线一松,全部人给诓倒,这时红线才拉得动。

不一会儿。一个比渔船还大的鳖头被拉出水面,女徒弟趴在鳖头上奄奄一息,村民赶紧把女徒弟救上岸。

女徒弟被救活,村民划船去湖中打捞,尸体早已沉入湖底,不见踪影。村民把鳖头的肉剔干净,立在了岸边。
 


女徒弟拜祭过之后就离开了。

临走之前,她说,都是命数。

本来这鳖是师傅前世云游时在东平湖放生的小王八,不曾想百年之后修炼成精,沿着黄河一路胡作非为,最后还是师傅又把它杀死,还了这个孽报。而后每年村民不单祭湖神,还祭这道士,并不知道士名讳,便叫他逍遥道人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