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叫你莫答应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生人叫你莫答应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暖夭
2020-09-07 20:00

这世间有一种妖,

以夺人魂魄为食

说的是你么?

1

锦书撩起裙裾,蹑足溜到门口。

帘帐沉沉,一个温和却威严的声音:“做什么去?”

锦书吐了吐舌头,不甘不愿地退回来:“娘,屋子里太闷了,我想出去散散风。”

停顿了几秒,那个声音道:“去罢。”

锦书大喜:“谢谢娘!”一溜烟儿跑了。
 
2

出了院子右拐,走到巷子口左拐,再直直走下去,就到村头了。锦书对着村头的茅屋喊:“郎生!郎生!”

茅屋里没动静,旁边的老槐树簌簌作响,从浓密的枝叶里探出一张清隽的脸来。“郎生!快下来!”

如一片叶子般在空中一旋,少年飘然落地。

锦书喜滋滋地摊开手中的帕子,是两张素饼,还热乎乎的:“给你,吃吧。”

郎生迟疑了一瞬,伸手接过。

“唤锦书姐姐。”

郎生抿紧了唇,不肯开口。

锦书咯咯笑,“你这个倔强的样子,倒很像我的一个哥哥。”又往脸上觑了觑,“奇怪,好像眉眼也有些像。”

郎生的脸莫名地白了白。
 
3

三日前,锦书去山上采药,发现了晕在路上的郎生。锦书便给这个瘦弱苍白的少年勉强喂了几口水,半扶半架地救回来,安置在村头一间破茅屋里。

郎生很快醒了,锦书追着问,他才寥寥几句道明身世。

原来郎生从小没了父母,四处漂泊。后来被一老人收养,唤作师傅。前几日他和师傅却不小心走散了,莽莽撞撞误入山林,遭了一场大雨,又兼几日没吃东西,于是晕倒在山路上,这才被锦书捡了回来。

锦书看着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少年,不禁起了怜悯之心。这几日常常背着娘过来给郎生送点吃的。郎生却从不肯唤她名字,锦书只当他害羞,也不多作理会。
 
4

锦书脱下鞋子,蹭蹭几下爬到老槐树上去,选了个粗壮的枝丫倚住,美美地招手:“郎生,你也上来。”

郎生身子一旋,飘了上去,坐在锦书身边。

“咦,你这么好的功夫,和谁学的?”

“师傅。”

“还会别的不?”

“只会这个。”郎生顿了顿,右手无意识地捏紧左边的袖子。

锦书若有所思地盯了一眼他的袖子,移了话题,兴致勃勃地指给郎生看:“郎生,你看,我们住的地方美不美?”

从树顶望下去,村子坐落在一片低洼的盆地里。四周群山环绕,山势虽平缓,却将外面的寒风挡了个严严实实。

此时正是晚春时节,山上树木掩映,草甸连绵,间或梨花雪白,杜鹃嫣红,一道山泉如玉带般绕村而过,潺潺流去不知所踪,茅屋草舍,袅袅炊烟,真是美不胜收。
 
5

锦书又一指:“你看,从西往东数第三间,青瓦为顶的房子就是我家。”

郎生的目光投向那里,恍恍惚惚:“旁边那间呢?”

“就是我小时候认识的那个哥哥家。在我六七岁的时候,隔壁来了一个哥哥,比我大两三岁,和他娘一起避难来的。我娘说他家本来是外面的富贵人家,因为得罪了人,所以逃难到这里。”

锦书语气里满是怀念:“我娘身体不好,我性子又淘,周围没有适龄的小伙伴儿,每日寂寞得很。来了这么一个哥哥,我欢喜极了,整日整日地跟在哥哥后面,哭了喊哥哥,饿了喊哥哥,摔倒了喊哥哥,高兴了也喊哥哥。哥哥带着我四处疯跑,摘野花,掏鸟蛋,打兔子,把周围的山都快爬遍了。有一次,我被一条小青蛇吓到,脚底一滑栽到坡下的山谷里,把脚崴了。是哥哥把我背回家,背一路哭一路,我问哥哥为什么哭,哥哥也不说话。”

锦书停住了,望着那间房子出神。

郎生喃喃道:“那棵梨树呢?”

“什么?”

“没什么”,郎生回过神,“后来呢?”

“我脚肿了不能动,老老实实在家里躺了几日。哥哥趁着我娘不在,爬到我窗前的梨树上面,偷偷唤我的名字。哥哥唤一声,我应一声,然后对着傻笑。”

郎生嘴角浮起一丝模模糊糊的笑意。

锦书的声音低落下去:“可是有一日,他趴在窗前哭着对我说,他要走了。那是我第二次见他哭。我也哭了,说‘哥哥,你别走,我的脚还没好,追不上你呀’,哥哥说 ‘你别追,等我长大了,一定回来找你’,他说完就跑了。我娘说,他们的行踪被仇人发现了,所以才匆匆忙忙搬了家,从此天涯海角,再也没见过。”

锦书怅然叹了口气,默默滑下树,走了。

走了几步回头,郎生还捏着袖子呆呆地坐在树上。
 
6

是夜,一道阴鹜的影子落在老槐树上:“郎生!”

“师傅。”郎生低低回应。

“莫忘你还缺两条魂魄,若再不下手,就来不及了!你死固不足惜,但你身上背负的我族性命安危何在?”

“……是。”
 
7

青容在院子里涤衣。

月色如水,洒在青石板上,一阵风过,耳边似乎有个轻柔的声音在呢喃:“青容……青容……”

惊抬起头,树影微微晃动,哪来的人?想是幻听了。

青容自嘲地笑了笑,刚要起身倒水,就听身后喊了声:“青容!”俨然是熟悉的声气。

“哎!”青容脆生生应了一声,回过头去,只见一个苍白瘦弱的少年立在几步开外,两指一勾,只觉一阵眩晕,魂魄已飘飘荡荡,如轻烟一般向少年卷去。

青容软倒在地,人事不知。

少年将魂魄收入瓶中,足尖一点,转瞬不见。
 
8

郎生回到村头,师傅已等在那里,看了看他手里的魂魄瓶,满意地点点头:“还缺最后一条,我看日间来找你的那女子就不错,为何迟迟不肯下手?”

“她是……故人。”

“糊涂!你现在是妖非人,哪里还有什么故人?为救你性命,为师已将这附近方圆百里寻了个遍,相合女子的魂魄十分罕有,你若还犹豫,就只有三日寿辰好活了!”师傅大袖一挥,“你先随我来!”

两道人影飞起,几个起落后消失在远处。

锦书从茅屋后转出来,脸色煞白。
 
9

三日后晌,锦书来寻郎生。

郎生已然另一番模样,仰卧在床,气息微弱:“快走……”

锦书眼中隐含泪光:“郎生,我曾听娘说,这世间有一种妖,以夺人魂魄为食,说的是你么?”

郎生大惊,挣扎欲起。

锦书缓缓抚上郎生的脸:“哥哥,你为什么骗我?你眉眼依稀还有当年的影子,你不愿说话时喜欢紧紧地抿住唇,你不安时会用右手去捏左边的袖子,你看,隔了这么多年,我还记得。你问我窗前那棵梨树呢?在你走的那年,就被我娘找人砍掉了,因为我想透过窗子能看得更远一些。这样等你回来了,我就能一眼看到你。哥哥,我是锦书啊,我等了你许多年,你终于回来了,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呢?”

泪水顺着郎生的脸颊默然流淌下来。

“哥哥,你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郎生艰难开口:“离开后,我和娘四处躲避,却还是被仇人追上了。仇人杀了我娘,我也重伤不治。恰逢师傅路过,用妖术救了我。从此后我成了妖,容貌和年龄都不再生长,唤人姓名,必摄魂魄。妖身不能恒久,须每五年摄入十个相合女子的魂魄加持修炼,才能继续苟活。我……我不忍心戕害女子性命,又……又始终记挂着你,所以重回故里,想看上你一眼。哪知见了你,又起贪念,只望能岁月长久,朝夕相待,你……你快走,被我师傅看到了,肯定不放过你……”

锦书握住郎生的手:“哥哥,我愿意,你唤我一声。唤了这一声,我的魂魄归了你,人也就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郎生脸色骤变,未及答话,单掌一推,锦书被推出门外,自己也跟着平移出去。

“哼!”一个黑袍老者抢步上前,揪住锦书,兜头拍下。

“师傅!师傅且慢!”郎生急喊。

老者手势略缓:“怎么,你要亲自动手么?”

郎生脸色挣扎变幻,似难决断。

老者狞笑一声:“女娃子,他骗了你,他生来就是妖,当年接近你也是处心积虑,只因年纪尚小,妖力不足,才容留你至今。之前他和你说的话也是假的,什么五年摄入十魂,那不过是些凡魂罢了,而你却是他的珍魂,穷尽一生只此一枚,一旦摄入,不生不死不老不灭,天地之间大有可为。珍魂可遇不可求,即便如我妖族济济,能得者亦寥寥无几。如此珍贵,他怎舍得轻易放手?”

锦书大惊失色,踉跄后退:“不……我不信!”

“嘿,女娃子果然痴心,”老者断喝,“郎生,莫以为你故意隐匿,我就辨不出她是你的珍魂,千载良机,莫非要为师替你动手?”

“不敢,”郎生匍匐在地,唯唯诺诺。再抬起头来,面向锦书冷冷道,“不错!我本是妖,费尽心机,只为取你的魂魄,只是须你应一声,你速速应了罢!”

“哥哥……”锦书凄然摇头:“哥哥……我不信……”

老者不耐烦:“郎生!快快动手,休要罗唣!”

郎生盯着锦书,眼中暗魅流转:“锦书……锦书……”

锦书神志渐渐模糊,是谁在唤自己?在窗前,在门外,在村头,在山坡上,声音又脆又响,夹杂着欢快的笑声,和着林间的风,在山野里飘荡。

是哥哥啊。

“哎!”锦书笑应一声,泪水簌簌而落,随即神台一荡,晕厥在地。
 
10

刹那间只见郎生腾身一跃,左手持魂魄瓶加力一催,右手幻化出一柄利剑,快如闪电,平平刺向老者。

老者猝不及防,被一剑洞穿胸口。

“你……本指望你加持修炼,将我族发扬光大,岂料你为此女子神魂颠倒,执意断送生机……你……你还……”老者一脸的不敢置信,一口气未续上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子渐渐化为虚无。

郎生举起魂魄瓶一掷,勉力轻推,魂魄悠悠荡荡向着本体而去。锦书面色渐渐回暖,人却依然如在梦中。

郎生笑了笑,一口血喷出来。刚才种种这般,皆只为攒这一剑之力,此时再也支持不住。

他缓缓伸出手,似乎想摸一摸锦书的发,还未触及,指尖却在空气中如泡沫一般变得透明,终于消失不见。

一声叹息微不可闻:“傻姑娘,妖虽然善变,心,却只有一颗啊。”
  
结局

“哥哥!”锦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个机灵翻身坐起。却哪里有郎生的影子?

锦书失魂落魄,茫然四顾:鸟声清幽,山泉叮咚,花色繁茂,好一幅烂漫时节。可是这大好世间,却再也没有了那个倔强又温柔的郎生。

泪滴溅入草丛,微风送来低语:哥哥……哥哥……哥哥……

青山似在隐隐回应:岁月长久……朝夕相待……朝夕相待……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