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撞见过活人吗
故事

短篇小说:你撞见过活人吗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左思
2020-09-08 07:00

撞见活人了

“唉,你听说了吗,后街的苟斯特前两天撞见活人了!他可是吓得不轻啊,现在还迷迷糊糊的呢!”
 
斯巴彻远远看见了锤克,急急忙想他飘去,拉过他的胳膊说起了悄悄话。
 
“你说的是人吗?活人?”锤克听了斯巴彻的话,当即吓得眼珠子都要弹出来了,撞见活人可不是一件小事儿……
 
锤克和斯巴彻说到这儿一齐害怕的打了个哆嗦。
 
虽然作为阿飘,他们是感受不到温度变化的,在这个平行空间里也没有温度这一说法,可每每提到这个话题,他们就会感到一阵恶寒。
 
活人?在他们这个空间这可是所有灵异传说的主角,而他们作为阿飘对这种可怕的生物更是提都不敢提。
 
传言都说阿飘是活人死后化成的,可活人都固执的厌恶死亡,更有做了亏心事的恶人唯恐自己被仇人死后报复,所以活人对阿飘都是驱而赶至。
 
传言要是有阿飘不幸撞见了活人,轻则像苟斯特这样整日失魂落魄、疯疯癫癫,重则灰飞烟灭,不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你说这苟斯特是什么坏运气,无端端的竟然能撞见活人,他是在哪撞见的?我们以后可得避着点儿那个邪性的地方……”
 
锤克感觉嗓子有些发紧,本就是魂体的一双腿变得更加的虚浮无力。
 
“唉,这我也不大清楚啊。不过听说这苟斯特啊,可是犯了大忌,这才撞了邪!”
 
“犯了大忌?你的意思是他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了?”锤克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他自然不是不信传闻中生前死后的说法,可这个世界有些规定是他们自有记忆以来就必须严格遵守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吃路边的食物。作为阿飘,他们都有一种特殊的能力,那就是能看到路边专属于自己的食物,这些食物会定期自己更换,虽然看上去格外诱人,可食用这些食物是绝不被允许的。
 
违反规定的人也不是从没有过,只不过无人生还罢了。这些食物被老飘们称作是来自人间的诱饵,吃了这些诱饵的阿飘就会被一股神奇的力量牵扯进另一个时空,甚至撞见活人!
 
斯巴彻慌忙用手遮住了锤克的嘴巴,低声道:“可不是吗,你全当什么都不知道,可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吃那些东西可是最大的禁忌,我们还是少去招惹这些麻烦为好。”
 
锤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扒下斯巴彻死死捂住自己嘴巴的手,道:“我自然知道,只是苟斯特怎么办呢?就这样一直痴呆下去吗?”
 
锤克化形只比苟斯特晚了三天,作为同期新飘,他们俩的感情自然是要亲密一些。斯巴彻无奈的垂下手,背过身去不再看锤克。
 
“你是三年前刚化成的阿飘,许多事儿都还不懂,苟斯特现在这个样子向来是好不了了,要是情况再恶化下去,还会有灰飞烟灭的危险。”
 
“难道真没有别的办法?苟斯特可能只是受了惊吓而已,像马站底的罗福生被狗吠惊着一样,把心结舒开,不就恢复正常了吗?”
 
锤克想起罗福生刚被吓着的那段日子,也是疯疯癫癫的,看到有阿飘路过就非要冲上去咬两口,可现在不也还是好好的吗?这样的话,苟斯特应该也还是有救的……
 
“锤克,撞见活人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的世界里啊,就属我和陈四文资历最深,当年我、陈四文还有另一只阿飘三个人一同化形,另一只阿飘就是犯了这个禁忌魂飞魄散的。陈四文亲眼见证了这一切,这才留下了对你们这些新阿飘的劝诫。”
 
斯巴彻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苟斯特也化形了两三年了,这些事儿他绝没有不懂的道理,做出这样的选择他肯定也有他自己的判断,我是真的没什么法子救他,不如明天我们去看看他,再想想对策吧。”
 
“也只能这样了,斯巴彻,谢谢你。”
 
锤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涩,面对好友的困境却无可奈何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而又令他窒息。他也知道斯巴彻说的可能就是最后的机会,可他还是感觉不甘心。

看见了路边的食物

第二天早上,锤克早早的就去找了斯巴彻,他们要去苟斯特那看看他。
 
锤克出于私心想帮苟斯特化解这次的危机,如果真的没有解决办法,那也应该好好的和他告个别,冷漠向来不是他的风格,而且他对苟斯特一直有种熟悉的感觉。
 
斯巴彻推开门就看见锤克怔怔地站在自己门前,愣愣的倒也像是中邪一样。
 
“你在这儿等多久了?怎么痴痴呆呆的,也被吓着了?”斯巴彻困惑的摇了摇锤克的胳膊,担心的看着他。
 
锤克猛的一下缓过神来,敲了敲自己的头,勉强恢复了清醒。回复斯巴彻道:“并没有,我太担心苟斯特了,这种感觉我说不上来,就是不大舒服。”
 
“好了,你还年轻,感情还是太丰富了,我能理解你,像我这样的老飘早就麻木了。别想太多了,你的未来还很长,终归会适应的。”
 
斯巴彻拍了拍锤克的肩膀,像个长辈一样安慰着这个多愁善感的孩子。这样即将到来的别离对于还没面对过这样场面的锤克来说,可能真的太过残忍了。
 
锤克和斯巴彻向苟斯特所在的后街走去,可在只剩最后几步就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锤克突然顿住了脚步。
 
原来是今天吗?他看见了突然出现在路边的食物,印着红章的馒头和烧鸡,以及各种各样的烧酒、水果。今天就是自己化形三整年的日子,每年的今天,这些诱饵就会出现在这里。
 
每年他看到这些美食的时候他都能因为恐惧对其望而却步,可今天他的内心却有一种极其强烈、想要尝试的欲望。人间真的想传闻中那么可怕吗?
 
斯巴彻也发现了突然停下的锤克,木木的站在原地,看着地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每个阿飘都有专属于自己的食物,而这些食物别的阿飘是看不见的。
 
虽然斯巴彻看不见锤克在看些什么,但他也猜到了他愣住的原因——今天是他化形的三周年,是每年被放诱饵的度难日。
 
斯巴彻慌忙一把揽过了锤克,拽着他就继续走下去,厉声呵斥道:“看见那些诱饵了?你可千万不能动摇,否则苟斯特今天的样子就是你明天的下场!”
 
锤克颤栗了一下,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的下场让他不敢想象,心里对那些“诱饵”的好奇却还是没能消散,只是顺从的跟着斯巴彻进了苟斯特的家。

你是乔昊

苟斯特家破败的大门敞开着,昏暗的院子里没有一丝活力。苟斯特抱着双腿坐在床上,他把自己团成一个团,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眉眼间尽是绝望和痛苦。
 
“苟斯特!你怎么了?你抬头看看我吧,我来探望你了,我是锤克啊!”我看见苟斯特这个样子,心里一阵绞痛,向他冲去,两手拽着他的胳膊拼命想要晃醒他。
 
苟斯特听见我的声音猛的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盯得我心里直发毛,我感觉眼前的不像是苟斯特,似乎这个魂体里装进了不一样的思想。
 
“乔昊,乔昊是你!乔昊,我是刘正峰!你快记起来啊!乔昊!”
 
苟斯特瞬间变得狂躁起来,一把挣开了我的手,反擒住我的胳膊,把我晃的头晕。斯巴彻看见苟斯特发疯的样子,赶忙上前来把我们两个分开。
 
被他救下的我还是迷迷糊糊的,乔昊?刘正峰?苟斯特到底在说些什么,这就是撞见活人的代价吗,眼前的景象真的吧锤克吓得够呛,还来不及去思考这些事儿之间的联系,就被斯巴彻活生生拽走了。
 
走出苟斯特家的大门,锤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恢复冷静。斯巴彻也有些后怕起来,苟斯特绝对是他见过癫症最严重的一个人,看来他是真的没救了。
 
“锤克,苟斯特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真的尽力了,你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我也要去冷静一下,明天再见吧。”
 
说完斯巴彻就转身回家了,锤克却还怔在原地,他又看见了那些诱饵,似乎还能听见一两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他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但还是不敢尝试着通过这些食物到达人间。
 
或许他还可以从苟斯特那里得到更多关于人间的消息,但是经过刚才那一次碰面,他真的没有勇气再去面对癫狂的苟斯特。
 
锤克隐隐感觉到关于这些“诱饵”的真相绝不像历代阿飘传下来的故事那样简单。他心里的好奇已经完全克服了最后的恐惧。
 
锤克毅然决然的走回了苟斯特的家中,今天他一定要知道真相!

回到人间

苟斯特看见折回来的锤克,眼神中流露出不同往常的惊喜,雀跃道:“你回来了!乔昊,你一定是记起来!你一定是记起我来了!”
 
锤克茫然地看着苟斯特,不该再靠前,只远远的回复他道:“苟斯特,我不是乔昊,我是锤克,斯巴彻在我们化形那天亲自给我们取的名字,你忘了吗?”
 
“不,我说的不是我们作为阿飘时的名字,我说的是作为活人!我们还是活人时的名字!你叫乔昊,我叫刘正峰!”
 
苟斯特手舞足蹈地向锤克解释着,表情里都透露着内心的挣扎和努力。锤克听到苟斯特的话更加的困惑,心里不安的感觉也更加的浓烈。
 
“苟斯特,你真的疯了,你真的觉得阿飘生前是活人吗?斯巴彻说我们是大地之灵化形的,你真的疯了!”
 
锤克不知道为什么感到这么气愤,我不想承认自己生前是被所有阿飘都厌恶且畏惧的活人!他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来自险恶的人间,这一切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打击。
 
“乔昊!那些食物不是诱饵,是你的家人、朋友给你的祭品!我们生前就是最好的朋友,在一次车祸中我们两个一起受伤,我重伤不治去世,三天后,你也抢救无效去世。”
 
苟斯特的声音明显哽咽了起来,锤克的想法开始动摇了,他的内心告诉自己:相信苟斯特,不,应该是刘正峰!
 
“乔昊,我想起了生前的事儿,也放下了心结,马上就要重新投胎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的爸妈都很想你,今天就是你去世三周年的忌日,你应该也看到那些祭品了吧,回去吧!回人间看看爸妈,然后你也能重新胎了!”
 
话音刚落,刘正峰就化作了一缕青烟升上了天空。锤克彻底愣住了,这是斯巴彻说的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还是说刘正峰说的重新投胎,开始新的生活?
 
锤克耳边又响起了一阵阵的哭喊声,他的心再一次紧紧的拧在一起,他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痛苦了!哪怕是灰飞烟灭,他也要去人间看看,为他落泪的人究竟是谁!
 
锤克冲到路边,拿起那些他以前避之不及的食物大快朵颐了起来,一口烧酒一口烧鸡,幸福到马上就要落下泪来。他在眼前的一片雾气氤氲中看见了跪着的一对老人。
 
“我的昊昊啊!你这么年轻,怎么就遭了着泼天的祸害了!你可知道这三年来,姆妈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每天每夜,姆妈一想起你,就恨不得随你去了!我的昊昊!我的儿子啊!”
 
那位妇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只把锤克哭断了肠!他感觉脑袋一阵钝痛,霎那间过往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他的泪水也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啪嗒啪嗒直落个不停。
 
他叫乔昊,年纪轻轻就在一场车祸中丧了命,可怜一双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自此一夜白头,看上去老了几十岁。而他们两位老人最大的心愿便是他能有个好来世。
 
乔昊想站起来抱抱爸爸妈妈,可他的魂体在人间什么也触碰不到,也不能被活人所感知。他不知在那站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了阿飘的空间。
 
他自回来以后,逮着阿飘便拽着他们说自己叫乔昊,以前是个活人。乔昊还告诉大家那些“诱饵”是他们生前的挚爱亲人为他们准备的,吃了那些食物,便能投胎,有一个美好的来生。

又疯了一个

斯巴彻自苟斯特那回来后就一直在家睡觉,一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他是被门外嘈杂的声音吵醒的。
 
他在窗边看到一群人正围着议论纷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感到不知名的焦虑。
 
“唉,朋友们,你们在聊些什么呀!能说给我听听吗。”斯巴彻招手叫来了其中一个阿飘,想要从他那询问一些情况。
 
“斯巴彻!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晚!可是出大事儿了!后街前两天撞见活人中邪的那个苟斯特,你还记得吧!昨天晚上他灰飞烟灭了!”
 
“什么?昨天晚上?这么快……”斯巴彻听到这个消息吓了一跳,苟斯特果然还是走了,那锤克肯定难过的不行了。等会儿还是去看看他吧。
 
“还有更吓人的事儿呢!和苟斯特差几天化形的那个,锤克!锤克也疯了!也是昨天吃了那些诱饵疯的!他们俩的名字还是您取的呢!”
 
斯巴彻一下跌坐在了地上,长大了一张嘴巴,迟迟没有反应。锤克……锤克他……
 
斯巴彻稍微回过神来就慌忙站起来向锤克家冲去。
 
斯巴彻再见到锤克时,他和苟斯特一样的动作、一样的神情,看到此番景象,斯巴彻就知道情况不妙。
 
“锤克,你,你还好吗?”斯巴彻虽然害怕发生向昨天一样的事情,但还是走向了斯巴彻,坐在他的身旁,关心着他的情况。
 
“斯巴彻,我不是锤克,我叫乔昊。苟斯特也不是苟斯特,他是刘正峰,你也不是斯巴彻,你也有人间的名字,也有在人间的亲人和朋友。”
 
斯巴彻看见锤克眼里盈满了泪水,虽也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但却不像苟斯特一样狂躁。
 
锤克见斯巴彻对自己的话毫无反应,继续说道:“那些食物不是诱饵,是你的亲人朋友为你准备的祭品,吃了那些祭品你就可以再回到人间见他们最后一面,然后得到投胎的机会,去追求新的人生!”
 
斯巴彻没有反驳,也没有回答锤克,他木讷了一下想起了这个传说的起源。
 
这个传说是从陈四文那传出来的,他说他见证了和他们同期的一个阿飘的灰飞烟灭,可自己的确是从没有见到过他说的场景。
 
斯巴彻想起陈四文刚化形的时候曾经说过他从来没见过出现在路边的“诱饵”。斯巴彻还以为这是陈四文的幸运,没想到他可能是没有亲友为他准备。
 
不过也对,陈四文这个人向来最害怕孤独,他可能也是害怕大家都吃了祭品,无牵无挂的投胎,留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才传出这样一个禁忌的故事吧。
 
乔昊看着斯巴彻的神情就知道在他心里这一切肯定已经了然了。
 
“再见了,斯巴彻,来生再见吧!”语毕,乔昊也在斯巴彻面前化作一缕青烟散去了。

永远的陪伴 

锤克“消失”的当天,阿飘的世界就炸开了锅,阿飘界元老级的任务斯巴彻竟然出面澄清了关于“禁忌诱饵”的不实传闻,并鼓励大家去吃人间故人为他们准备的祭品。
 
这个消息一出,大家一开始还怀着质疑的态度,可随着一两个胆大的阿飘勇敢做出了尝试,回到这个空间后向大家证明这个言论的正确性,并且真的化作青烟后,阿飘们都开始逐渐相信起这个结论了。
 
阿飘的空间里开始不断有人化作青烟,带着前世亲友的怀念和爱去追求更美好的来生。也有很多刚刚错过忌日的阿飘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来年的忌日,阿飘们似乎都被赋予了情感,整个世界变得温暖可爱起来。
 
只有斯巴彻,并没有期待忌日和来生。他来到了陈四文的家,陈四文失魂落魄的坐在门前,像一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
 
陈四文看到找上门来的斯巴彻,一颗头低的更沉了。愧疚的说道:“你还是发现了真相。你是来和我告别的吗?”
 
“并没有,我都化形这么多年了,可能我的子孙后代也早就把我忘了吧,我已经几百年没看见过那些祭品了。我们两个不如永远相伴吧,将来也会有像我们这样无依无靠的阿飘,我们一起照顾他们不好吗?”
 
斯巴彻坐到了陈四文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完这番话他看到陈四文如释重负抬起了头。
 
 
斯巴彻松了一口气,豁然开朗的抬头看向窗外那些印着红章的馒头、烧鸡、酒和水果,释怀的笑了一下,最终还是转头看向陈四文,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