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男人笑、要敢交男友就是找死,她命都是我给的,所以我有权杀了她!
未分类

新闻案件:对男人笑、要敢交男友就是找死,她命都是我给的,所以我有权杀了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一条
2020-09-08 09:00

“荣誉”这个词在不同的组合下有很多种含义。

当“谋杀”披上了“荣誉”的外衣,变成“荣誉谋杀”(honor killings),听上去貌似合理化了杀人犯的犯罪动机,但谋杀就是谋杀,它的恶劣性质根本不会因为“荣誉”二字消减半分。

据联合国在2000年的统计,每年有5000名女性被她们的亲属或者族人判定因给家庭带来了耻辱而遭到残杀。如今,这个统计数字恐怕已经不太准确了。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一名发言人曾告诉过记者,由于大多数“荣誉处决”都发生在对这种恶俗社会文化表示认可的地区,所以此类事件常常得不到报告。

杀死受害者的凶手大多为男性,并且普遍和受害者有较近的血缘关系,如父女、姐弟、兄妹等。

受害者被杀害的原因主要是“失贞”和“不检点”,常见的情况有被强奸、被怀疑通奸、打扮时髦举止轻浮、拒绝被指定的婚姻、想要离婚等。

我见过一个最极端的案例,这个女孩只是穿了一件半袖T恤,就被她的父母压在沙发上活活闷死了。这对父母甚至还威胁目睹这一切的儿子女儿们,如果他们敢说出去的话就把他们也杀掉。

我们看到的所有关于荣誉谋杀的案件,其实只是冰山一角……


萨伊德和自己的孩子们

2007年,亚瑟·阿卜杜勒·萨伊德(Yaser Abdel Said)的大女儿阿米娜(Amina)18岁了,因为平时父亲的管教很严,她直到成年才偷偷交往了第一个男友约瑟夫·莫雷诺(Joseph Moreno)。

抛开萨伊德自身控制欲很强这点不提,1957年出生在埃及西奈的他,直到1983年才拿着学生签证来到美国,骨子里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埃及人,有着强烈的宗教信仰。
1987年,30岁的萨伊德与15岁的帕特里夏·蒂西·欧文斯(Patricia Tissy Owens)结婚。结婚第二年,萨伊德的大儿子伊斯拉姆(Islam)出生。他的大女儿阿米娜生于1989年,小女儿莎拉(Sarah)出生于1990年。

与父亲不同,阿米娜和萨拉在美国出生,从小就接触西方文化,自然不会任由父亲摆布。而在萨伊德统治的家里,女人就是用来打的,不论你听不听话。

阿米娜和萨拉

有好几次,阿米娜伤痕累累的出现在学校。阿米娜告诉她的朋友,自己是被父亲打的,她的母亲因为畏惧丈夫甚至不允许女儿就医。

除了身体上的虐待,萨伊德还会在女儿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录像或窃听的方式监视女儿。阿米娜甚至还对朋友说过自己害怕使用公共电话,“因为他(的监视)无处不在,他什么都知道”。

莎拉在一家便利店找到了一份兼职,萨伊德就开始在她工作时录视频监视她,甚至还会因为她对顾客笑得太多而惩罚她。对此,莎拉曾在与朋友的短信中写道:“他(萨伊德)把我当妓女对待”。(因为萨伊德觉得萨拉对顾客笑的行为在他看来是妓女才会做的)

在阿米娜十几岁能结婚的时候,萨伊德就把她带回了埃及,并且做主让她嫁给自己的朋友。既然是父亲的朋友,肯定年纪比阿米娜大的不是一点半点儿,阿米娜自然不会同意。

这次的婚事吹了,萨伊德对女儿越来越不满。


阿米娜和萨拉

虽然每天生活在父亲的高压统治下,阿米娜还是谈起了恋爱。她在跆拳道课上认识了男友莫雷诺,并开始偷偷地约会。不像一般恋爱约会时的甜蜜,每次阿米娜见男友的时候都非常紧张,她总是觉得父亲在用望远镜观察他们。

阿米娜和男友甚至约定了一句密语,如果她给他发了这段密语,就暂时不要给她打电话或发短信。

即便是如此的小心翼翼,萨伊德还是发现了一张阿米娜写给男友的纸条。萨伊德大发雷霆,质问阿米娜在和谁交往。阿米娜担心男友被父亲杀掉,即使被父亲暴打甚至是遭遇了父亲的性虐待,她还是坚持说纸条是写给一个想象中的男朋友的。

萨伊德肯定不会相信阿米娜的说法,他坚持要把这个“可恨”的男人揪出来。

萨伊德和他的两个女儿

估计是阿米娜把男友藏得太好,萨伊德没找到这个人。不过事情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既然找不到这个男人,萨伊德就决定举家搬离得克萨斯州。
也就是这个决定,促使阿米娜下定决心要和男友私奔去拉斯维加斯结婚,开始新的生活。莫雷诺为了能让女友离开她父亲,甚至辍学去打工挣钱

不得不说这个莫雷诺还是非常靠谱的,2007年圣诞节过后,莫雷诺就给了阿米娜一笔钱让她逃走。于是,阿米娜带着妹妹和母亲一起去了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莫雷诺在那里有亲戚,他还托亲戚照顾她们母女三人。

不过从后面事情的发展来看,阿米娜带上老妈一起逃走真的不太明智。帕特里夏告诉女儿们12月31日是她母亲的忌日,她想开车去得克萨斯州东部,在她的坟墓上放上鲜花,

得克萨斯州是哪儿啊!这可是她们刚逃出来的地方!阿米娜也没办法阻止母亲,只能让她去了,于是31日当天帕特里夏就开车往返了一趟得克萨斯。

平安回来就好好接着躲着吧,但帕特里夏却劝说女儿们让她们回到父亲身边,还说萨伊德已经原谅了她们。对于这个情况,我估计是帕特里夏被迫(或主动)见了丈夫一面,之后萨伊德为了将女儿们引回来骗(或威胁)她的。

萨伊德

不过讲真,我实在是没办法相信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帕特里夏不知道女儿们究竟是遭到了怎样的虐待,更没办法想象一个母亲能在女儿被如此虐待的情况下还劝说她们回到施暴者身边。

我只能说,可能是因为这个现象在他们的家乡太常见了,以至于让他们觉得这些事是正常的,接受得更是理所当然……

萨拉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答应了母亲回家。但阿米娜觉得母亲已经疯了才这么劝她们,她和母亲大吵了一架,然后就跑去朋友家。

帕特里夏跑到了阿米娜的朋友家,又在那里和她吵了一架,阿米娜坚持说自己不会再回到父亲身边。但帕特里夏还是不放弃,一遍又一遍的劝说阿米娜,就站在门外等她松口。

可能是出于不想给朋友惹麻烦,再加上不想这么折腾自己的母亲,阿米娜松口答应见父亲一面。

第二天,也就是2008年1月1日,萨伊德开着自己的车赶到了得克萨斯州。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萨伊德激动地抱着女儿们说原谅了她们并且不断亲吻她们,就好像珍宝失而复得一样。

萨伊德和大女儿阿米娜

所有人都被他蒙蔽了,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杀掉他的女儿们。

萨伊德提议带着两个女儿一起去吃饭,帕特里夏本来想跟着一起去,但萨伊德告诉她自己有话想对两个女儿说,于是帕特里夏也就没有再坚持。

阿米娜和萨拉上了萨伊德的车,帕特里夏站在路边看着父女三人绝尘而去……

萨伊德并没有带着女儿们去餐厅,而是把车开到了欧文市。然后把车停在路边,锁紧门窗,就开始枪击两个女儿的头部和胸部。

阿米娜和萨拉根本无法逃出车子,她们只能在狭小的车厢里不断哀求父亲,希望他能放过她们。直到眼见阿米娜和萨拉已经不行了,萨伊德才停手逃跑。

影片中的萨伊德

阿米娜当场死亡,萨拉则在死前拨通了911,不断对着接线员哭泣大叫:“救命,我爸爸开枪打了我!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直到最后,电话中只剩一片寂静。

枪击案发生后的第二天,萨伊德就被签发了逮捕令,他的罪行包括非法飞行逃避诉讼罪和一级谋杀罪。但从案发之后,萨伊德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虽然最初有人猜测他逃回了埃及,但警方并没有发现离境记录。

萨伊德本人与纽约、德克萨斯、弗吉尼亚、加拿大和埃及都有联系。据此警方推测,萨伊德可能在纽约市或者新泽西州纽瓦克市驾驶出租车。他的藏身地点可能是美国或国外的埃及社区里,这个危险分子至少随身携带了一把武器。

2014年12月4日,萨伊德被列入联邦调查局十大通缉逃犯名单,悬赏10万美元给提供线索的人。

FBI的通缉悬赏令

经过了12年的销声匿迹,2020年8月26日星期三下午,美国联邦调查局达拉斯办事处的S.W.A.T.特工在得克萨斯州的贾斯廷抓到了已经63岁的萨伊德。据信,是一名维修工人向联邦调查局提供了线索。

就在同一天,联邦调查局还在得克萨斯州附近的尤利斯逮捕了萨伊德32岁的儿子伊斯拉姆和他59岁的弟弟亚塞因·阿卜杜勒·法塔赫·萨伊德(Yassein Abdulfatah Said)。

萨伊德(左)、儿子伊斯拉姆(中)和弟弟亚塞因(右)

萨伊德的儿子和弟弟都被指控知情不报和窝藏逃犯,如果罪名成立,每人将面临最高5年监禁。

警方还怀疑,多年来一直有其他人帮助萨伊德逃避逮捕。我估计应该也是,要么不可能这么大力度抓,抓了12年。先不说效率的事,这面子上也挂不住啊。
一份联邦刑事诉讼文件中称,伊斯拉姆与他父亲的另外两个兄弟也有联系,这两个人很可能也协助了萨伊德躲避追捕。

在被执法部门抓获后不久,联邦调查局将萨伊德的“通缉”页面从“通缉中”更新为“已抓获”。萨伊德被捕后被关进达拉斯郡北塔拘留所。

帕特里夏说:“我的女儿们很有爱心,聪明,爱所有人,会帮助任何人”,“她们是世界上最棒的两个孩子,她们不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我不知道谋杀了自己两个女儿的萨伊德有没有保住所谓的“荣誉”;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杀人才能维护维护这种“荣誉”;不知道为什么萨伊德的亲属们这么认可他的行为……

但我知道,没有任何一种谋杀是“荣誉”的,也没有任何一种谋杀能保护“荣誉”,更没有任何一个蓄意谋杀杀人犯是“荣誉”的。

如果一个人把荣誉和无辜的性命放在了天平的两端,那TA真的还是个人吗?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