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一个湘西赶尸人的故事
故事

鬼故事:来自一个湘西赶尸人的故事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子笑南瓜
2020-09-08 16:00

传统的湘西人依旧相信这种古老而神秘的方式,能带着客死他乡魂灵落叶归根,所以宁愿花大价钱,也要让亡人魂归故土……

1

刘毅抽了根儿烟,一边重重吐出白色烟雾,一边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年轻小伙。
 
“要学赶尸,你有这胆子吗?”
 
瘦弱的年轻人是个哑巴,他两只手在空中一通比划,眼神坚毅,大概是说实在没了生计,才找到刘毅学赶尸手艺。
 
“我先给你讲个故事,你听完再给我答复。”刘毅冷漠地说。
 
2

湘西几代出名的赶尸人相继故去,刘毅是最后一代赶尸匠人,平日里只把赶尸作为兼职。
 
传统的湘西人依旧相信这种古老而神秘的方式,能带着客死他乡的魂灵落叶归根,所以宁愿花大价钱,也要让亡人魂归故土。
 
赶尸人一趟下来挣的钱比得上别人干半辈子的,但其中凶险却不为外人道。
 
刘毅给年轻人讲的,是自己刚出师时候的事。
 
他从9岁到19岁,跟了老赶尸匠整整10年,把湘西周边的深山踏遍,每一条赶尸路都熟得不能再熟。
 
老赶尸匠75岁的时候,再也走不动山路,就把咒符铜铃都传到他手上。刘毅信心满满,出湘接了第一个单子——三具少女尸体,都是自缢身亡。
 
赶尸人有三不赶的规矩:被雷击死不赶,雷击神罚毁人三魂七魄;瘟疫病死不赶,这样的魂魄早被无常勾走;吊死溺亡不赶,尸体多有怨气,易被邪祟缠身。
 
这三具尸体按理说犯了禁忌,奈何家人哭天抢地,说这三人生前心有怨恨,只有赶尸回乡才能安眠。
 
刘毅心善,又初生牛犊不怕虎,硬是接下了。殊不知这一单为他以后赶尸埋下了祸根。
 
3

赶尸人喜在夜晚动身,手摇铜铃,身后尸体排队跟行、一步一跳,秩序井然,当地人称为“走脚”。
 
湘西多山,赶尸人为了避开俗世,专挑深山老林的偏僻之路。路途遥远,可能出现各种意外,因此赶尸匠大多带一个伙计。
 
这次赶尸,刘毅独身一人,倒也不觉得害怕。三具尸体用黑纱遮盖,头上贴了镇尸咒符,亦步亦趋,看上去与活人一般无二。尸体用香料防腐处理过,也不用担心腐烂。
 
在赶尸路上,一般都有“死尸客店”,是专供赶尸人和尸体下榻留宿的客栈,房价不菲。
 
刘毅天亮之前赶到了客店门口。
 
老板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名叫王顺。听到铜铃声响就点燃了门口的烛灯,在刘毅到的前几分钟打开了店门。
 
“您可算来了,早就接到消息您要走一趟。”王顺把他们迎了进来。
 
刘毅淡淡“嗯”了一声就不再言语。三具尸体贴着门板倚墙而立,他上楼休息就行。
 
“林花,外面霜重,给客人倒杯热茶。”
 
“来啦——”一个颇为美艳的妇人端过来一碗茶水。那妇人十指纤纤,红色指甲油在昏黄灯下亮晶晶的。又长一对儿桃花儿眼,直勾勾看得刘毅心猿意马。
 
“咳咳。”王顺咳了两声刘毅才回神,面色一红把茶水喝尽了。
 
4

说来奇怪,为保人和尸体一路平安,赶尸人讲究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睡觉只能浅眠,今日白天刘毅却睡得格外死,一觉醒来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你醒啦,先吃点儿东西,马上天黑又该上路啦。”
 
林花用托盘端了几个精致小菜和一大碗米饭上来,刘毅肚子早就饿了,囫囵吃了。
 
“怎么不见你家掌柜?”
 
“他进城采买去了,半夜才回来呢。”
 
刘毅也不再多问,赶尸路他走过很多条,夫妻店却是少见。女人家胆子小,这林花和王顺年纪也不大,现在开死尸客店,也不怕赔钱……
 
5

很快天就黑了,刘毅吃饱喝足,铜铃一摇,赶着尸体上路。
 
可刘毅走了没几步,最后一具尸体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沉闷声响。
 
刘毅赶紧把尸体扶起来,把她头上的咒符换了一张贴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女尸抬了抬手。
 
赶尸路上遇些灵异事件也是正常,刘毅也算见过世面,索性不以为然。
 
后面的路山更高,林子更密,比前面的要陡。冰凉的月光照在一行人身上,地上却只有孤单单一个影子。
 
晚上露浓霜重,刘毅摇铃的手冻的通红,他想偷个懒,悄悄把铃揣进怀里。
 
没走几步,身边突然起了大雾,树叶霎时迎风作响,刺啦一片——刘毅大惊,拿出铜铃使劲摇,清脆铃声响彻山间。铃声响,亡人归,铜铃一停人不回。
 
大雾遮眼看不真切,只能指望尸体循着铃声,别丢了才好。
 
整整5分钟雾才散去,刘毅一转身傻眼了——身后只站着两个绷直的身影,还有一个丢了。
 
刘毅低声咒骂一句,转身正要去找,忽然瞥见剩下两具尸体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儿呢?这两女尸腰上的陪葬玉还有手上的镯子都不见了!
 
刘毅总算是想明白了,那林花端给他的茶水里肯定是下了药。难怪年轻夫妇开死尸客店,原来想要发这种不义之财。
 
今天王顺故意躲着他,就是摸准了如果事情败露他拿林花一介女流没办法。
 
而那具女尸……该不会撞了邪祟,回去报复了吧?
 
6

刘毅一手铜铃摇得翻飞,铃声越发急促,赶回客店的步子也越来越快。身后两具尸体跟着一步一跳,倒像极了勾魂的恶鬼。
 
恶人自有天收,那少女不过一具冤魂,倘若真回去报复了,怕是要魂飞魄散,再也无法回乡了。
 
刘毅紧赶慢赶到了客店,但还是来晚了——王顺被人扒了皮,挂在客店门口的大树上。月光下看着格外凄惨,有风吹过还迎风晃动,血淋淋得十分可怖。
 
没等把气儿喘匀,刘毅又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上两具尸体能不能跟上,踉踉跄跄就往门里闯。
 
林花还在里面,现在能救一个是一个。刘毅一脚踹开客店的门,里面黑洞洞的看不见任何东西。刘毅打开灯,橘色的光照亮了整个大堂。
 
“林花?林花,你在吗?”
 
没有回复……
 
刘毅从兜里掏出一把符,正要往楼上去,突然想起什么,一转身直奔柜台。
 
趴在柜台上往下一看,就撞见一张惊慌的美丽面孔。
 
林花吓得缩成一团,蹲在柜台后面战栗。
 
“女尸呢?”
 
“走了,回乡去了。”
 
“自己回乡去了?”
 
“你带着那俩妹妹快走,她万一想起来没杀我,等会儿就回来了,那你就走不了了。”
 
“我走了你怎么办?”
 
“快走!”林花噌一下站起来,神色焦急:“快走啊——”
 
“好,我走。”
 
7

刘毅嘴上说走,手上却把一张符拍在了林花脑门儿上。
 
从一开始他就闻到林花身上有淡淡的尸臭味,她张口把外面的女尸叫妹妹,就更验证了刘毅的猜想。
 
冤魂夺舍,林花早就死了,现在的林花不过是换了身子的女尸而已。而这具身体也用不了多久,要想一直“活着”,就要不断更换新鲜的肉体,也就是说要杀更多的人。
 
刘毅暗自心惊,正要摇铃把魂魄逼出来,林花却突然动了。
 
她早就不是简单的尸体,而是被邪祟附了身的恶灵。铃声符咒对冤魂有用,对恶灵却是无用。
 
林花飞扑上来,一张口咬住了刘毅的胳膊,硬生生撕咬下几块肉来,都是两三寸长。
 
刘毅挣扎不过,绝望地闭了眼睛,看来今天真得丧命于此。
 
8

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他一睁眼,看见了林花极其狰狞的表情。
 
但见她突然一只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拼命地拽掐脖子的那只手腕,十分别扭矛盾。
 
“快杀了我——”
 
刘毅面色一喜,看来女尸找回了自己的魂魄,他立即拿去铜铃用力晃动起来。
 
“没用的,快杀了我!没多久了!”
 
那只手隐隐有滑落的迹象,林花看起来痛苦无比,刘毅却犯了难。如果杀了现在的林花,那女尸就魂飞魄散了。
 
“快杀了我,把她们带回去啊!”
 
喊完这句,掐住脖子的手终于被另一只手拽了下来。
 
与此同时,刘毅一刀捅进了林花的胸口。血液喷溅出来洒在他身上,和他被咬的破碎不堪的胳膊的血融在一起。
 
林花倒下去了,刘毅也倒下去了。
 
9

刘毅是死里逃生,但那条胳膊算是彻底废了。而女尸魂飞魄散,再没有任何踪迹。
 
走之前,刘毅特意上了二楼,找到了女尸的肉身。
 
因为魂飞魄散,这具肉身快速腐败,散发出恶臭。刘毅还是选择把她带上,即使她永远不可能魂归故土。
 
回乡的路再没有遇到什么波澜,刘毅却一阵后怕。如果他选择保命而不是回去救人,那女尸就会为非作歹,祸害人间;如果女尸不是良心未泯,仍旧惦念着自己的伙伴回乡,恐怕刘毅也早就成了一具尸体。
 
10

刘毅的右胳膊留下了极其丑陋的坑凹,巨大的疤痕只能常年用长袖遮盖。
 
他把袖子掀起来给哑巴展示骇人伤口,哑巴惊得瞪大了眼睛。
 
他笑了笑,告诉哑巴:“它可干了件大事!我就是用它一刀捅死了林花。”
 
哑巴发出咿呀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意思,眼睛里却亮亮的。
 
“我现在问你,你还愿意学赶尸吗?”
 
哑巴愣了愣,随即又郑重地点了点头。
 
“行,但我可告诉你,赶尸人心要正,心不正就回不去家喽。”
 
哑巴也笑了,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得,我也算是有伙计了。”
 
捡起地上的烟头,刘毅站起来拍拍裤子,从兜里摸出一副铜铃。
 
铃声响,亡人归,铜铃一停人不回。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