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勾引自己姐夫,结果被按在马桶,不作不死
两性故事 故事

两性故事:她勾引自己姐夫,结果被按在马桶,不作不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鱼翘
2020-09-08 19:00


何丽丽听说何秀结婚了,对象还是李小通时,整个人都有些懵。
 
何秀是她的姐姐,而李小通是她的前男友,还是收过彩礼、谈婚论嫁的那种。
 
何丽丽跟李小通是相亲认识的,李小通啥都好,就是家里穷了点。
 
何丽丽不想嫁一个穷小子,但一时半会也遇不上合适的,而且李小通长得俊,放在身旁养眼也好。
 
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后,李小通就常常骑着自行车跨越几条村来看何丽丽,每次来都不会空手,总会带一些零嘴或者姑娘喜欢的小玩意。
 
何丽丽心里有些不屑,净拿些廉价的东西来糊弄她!但有人在身旁献殷勤,她也挺享受。
 
何秀劝过她几次,让她不要把感情当儿戏。
 
何丽丽觉得很烦。她从小就瞧不上何秀那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张口闭口就是说教,比父亲还烦。
 
何丽丽知道,何秀对李小通有些想法。这种事,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看出来。
 
但何秀长得没她好看,也不如她会打扮,虽然比她大,却还是没人追的老姑娘。
 
何秀越是劝说,她越是故意将李小通支使得团团转,还跟同村几个小伙子相约去县里看电影,让李小通着急,让何秀生闷气。
 
她跟李小通订婚后,李小通家凑了十万彩礼过来。
 
可就在婚礼前几天,李小通骑着自行车收废品回来,天已经黑了,他连人带车被一辆飞驰的摩托车撞下了山沟。
 
何丽丽听说李小通被人发现时,满身是血,腿被山石压得变形,眼看着快不行了。
 
她吓坏了,李小通即使不死也是个残废,万一赖上她,她找谁说理去?她可不想跳进火坑里,一辈子伺候一个瘸子!
 
何丽丽连夜揣着那十万彩礼,逃离了家乡。
 
她在外面打工两年,十万块钱也花光了。她没办法,只好给父母打电话求援。没想到父母说,李小通捡回了一条命,还跟何秀结了婚,两人的日子过得挺不错。

何丽丽大大松了一口气,有一种找到接盘侠,终于把包袱甩掉的庆幸。
 
她放心地跑回老家,没想到迎接她的是父亲的一顿暴打。要不是母亲哭着求父亲,父亲还不肯停手。
 
因为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何丽丽是幺女,从小就备受宠爱。别说挨打,父母甚至没有大声骂过她。
 
父亲的这顿打,让她觉得受不了。她又哭又闹,闹着要绝食要跳楼
 
夜里,母亲摸黑进了何丽丽的房,坐在她床头长吁短叹:“你别怨你爹,你做事真真不地道!你要是不想嫁,谁也不会逼你。可你明知道李小通那时出了车祸,正是用钱的时候,他家又穷,你还把彩礼钱昧了,你这是要逼死他啊!”
 
何丽丽有些心虚,梗着脖子不吭声。
 
她母亲又说:“那时李小通断了三根肋骨,腿也废了一条。她妈跪在咱家门口,求咱们先把彩礼拿出来救命。可你跑了,我和你爹拿不出钱来,恨不得去卖血卖肾筹钱,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没心肝?”
 
母亲说,老两口帮着跑腿筹钱,何丽丽大哥将在县里的楼房抵押了,二哥将家里几头快要下崽的母猪贱价卖给别人,何秀则去医院照顾李小通,全家人都在为何丽丽赎罪。
 
何丽丽嘟囔着说:“不是说他跟我姐结了婚,日子过得挺好?说什么为了我,别扯得那么伟大,我姐早就盯上他了!正好趁我不在,她顶上去呢!”
 
母亲气得脸色都变了,扬起手想抽她,最后还是颓然地放下来。
 
第二天,何丽丽悄悄去了何秀家。
 
何秀家租住在城中村里,李小通还是干他的老本行——收废品。
 
何丽丽看到李小通比两年前显老了不少,截肢的右腿萎缩无力地拖着,在一堆破烂里艰难地移动,核算数量、搬动货物、给客户找零。
 
而何秀将头发挽成一个发髻窝在后脑勺上,她挺着大肚子帮着搬货,脚边还坐着一个冒着鼻涕的小男孩。
 
何丽丽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在来之前,她心里有些不服气。她扔掉的男人,能过得有多好?
 
如今看到何秀和李小通的日子过得这么落魄潦倒,她庆幸自己当初够果断,不然现在焦头烂额的人就是她。

过了一年,何丽丽也处了一个叫周海明的男朋友,对方在县里的铜铝厂跑业务,收入比村里那些男人高一大截。他父母有自己的门面出租,吃穿不愁。
 
何丽丽对周海明很满意,两人谈了一段时间,她就主动带周海明回家见父母。
 
刚巧李小通和何秀也在,何丽丽就像炸毛的猫一样,生怕李小通和何秀会多嘴,说些不该说的话。
 
没想到李小通只是若无其事地跟她打过招呼,就抱着孩子去跟老丈人下棋了。
 
何秀在厨房里帮着母亲张罗饭菜,根本就不跟周海明接触。
 
何丽丽放下心来,热情地招呼周海明。
 
可周海明回去后就提出分手,他嫌弃何丽丽家穷,说要是娶了何丽丽,她娘家不能帮衬,以后家庭重担都压在他身上。何丽丽父母没有社保,哥哥姐姐也没有一个有出息,只怕以后要拖累他。
 
何丽丽气炸了,再不甘心也只能算了。
 
又过了两年,何丽丽终于勉强找到一个条件还不错,也愿意娶她的男人。
 
男人叫王乾,塌鼻梁豁嘴巴,个子还没何丽丽高,但胜在有两家榨油坊,家底还不错。
 
王乾说,他瞧上何丽丽,就是想找个漂亮女人改善一下自家的基因,不想子孙世世代代都丑下去。
 
何丽丽噗嗤笑了,这倒是一桩郎财女貌的美事。王乾丑是丑了点,好歹有钱,过日子怎么都比李小通那个瘸子强。
 
没想到在新婚夜,王乾发现何丽丽不是第一次,就像发狂了似的,暴怒地将她狠狠揍了一顿。
 
王乾逼问何丽丽,第一次跟了谁?
 
何丽丽一口咬定冤枉,她说她以前读书时骑着父亲的高架自行车,把身体伤着了。
 
王乾半信半疑。
 
何丽丽赌咒发誓,涕泪横流,扬言说如果他不信任她,那就离婚。
 
王乾自然不肯,花了十五万娶的媳妇,才睡过一回,怎么能离婚?
 
婚没离成,但何丽丽的日子也不好过。
 
王乾心情好时,对她使用冷暴力,心情不好时就对她冷嘲热讽,骂她是破鞋烂货。
 
何丽丽本来就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王乾说一回两回还行,说多了她也怒了,回嘴跟王乾对骂。
 
王乾揍她,她跳起来冲进厨房里,挥着菜刀将王乾追赶了两条街。
 
追不上王乾,她回家将家具砍得稀巴烂,还说王乾再敢对她动手,她就一刀下去让他变太监。

王乾怂了,不敢再对她动手。但他从此收紧了钱袋子,每月只给何丽丽一千块家用,两人总为了钱争吵。
 
何丽丽能跟王乾对着干,却没办法从他口袋里抠出钱来。她又不愿意出去打工挣钱,太累了。
 
王乾给钱不痛快,何丽丽就让他在床上不痛快,故意憋着他,给钱才能近身。
 
日子过得飞快,吵吵闹闹又过去几年。
 
腊月时,很多人拖了自家种的花生到王乾的作坊里榨油,王乾忙得一个多月不着家。
 
何丽丽去店里巡视时,才发现王乾跟店里的小妹好上了。
 
她当即发作,揪着那姑娘就是一个耳光抽过去。
 
王乾挡在那姑娘面前护着她,那姑娘趁机还了何丽丽一耳光。
 
何丽丽暴怒地将店砸了,王乾扔下一句话:“每次睡你都得给钱,你愿意当卖肉女,我还不愿意当嫖.客呢!睡了好几年,连个蛋都没下出来,母鸡都比你强!离婚!老子一毛钱都不会给你!”
 
何丽丽嚣张的气焰渐渐消失了。
 
王乾说到做到,坚决和她离了婚。
 
拿到离婚证,何丽丽是真怕了。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又生不出孩子,王乾不要她了,她还能怎么办?
 
她委屈地回娘家搬救兵,想让两个哥哥帮她出头。
 
到家时,何丽丽发现自家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小轿车,几个邻居围在一旁羡慕地砸吧着嘴看热闹。
 
进了门,她一眼就看到何秀穿着崭新的羽绒服,脚上是最新款的羊皮低跟靴子。
 
那条羽绒服她在商场的广告牌上看过,标价两千多。
 
李小通抱着闺女站在何秀身旁,他装了假肢,配上一身名牌服饰,穿出了一股风度翩翩的味道。
 
何丽丽这才知道,他们两夫妻几年前关了废品站,带着一双儿女去市里讨生活。那时房地产的发展正如火如荼,他们开了一家小工厂,利用废砖瓦生产骨料等建材制品,如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在市里买房安了家。
 
看着何秀大盒小盒地往父母房里搬礼品,何丽丽心里又酸又苦。
 
吃饭时,李小通哄着孩子让何秀先吃,还抽空给何秀剥虾、盛汤。他的动作熟练而自然,明显是经常这么做。
 
何丽丽心里就像被猫爪狠狠挠过似的,一条条血痕让她又痒又疼。如果当初她没有逃走,现在穿名牌坐轿车、享受老公宠爱的富太太,是不是就是她了?

过了正月十五,何丽丽寻了一个何秀不在家的机会,悄悄去了她家。
 
家里只有李小通一个人,他看到何丽丽时,愣了一下,说何秀出去送货了。
 
何丽丽的眼圈红了:“小通,我是来找你的。”
 
勾.引李小通这个念头,在何丽丽心中翻滚了无数次。她也知道这样对何秀不公平,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李小通本来就是她的,是何秀趁虚而入,抢走了他。
 
她哭得梨花带雨,忏悔当初年轻不懂事,一时冲动离开他。她说这些年从没有忘记过他,要不是他娶了姐姐,她早就嫁给他了。
 
李小通的神情终于松动了,他挪开身体,让何丽丽进门。
 
李小通问她:“你真的爱我吗?”
 
何丽丽忙点头。
 
李小通转身走进了卧房,何丽丽心想有戏,赶紧跟进去。
 
何秀如今虽然穿金戴银,但底子本来就一般,再怎么捯饬也没有她天生丽质有优势。
 
她又是李小通第一个爱过的女人,这是何秀比不上的。
 
李小通进了卧房,又走进浴室,掀开马桶盖。
 
何丽丽跟进去,看着大面的玻璃镜有些懵,她心想李小通的口味真独特,要在马桶上再续前缘吗?
 
李小通倏然出手,掐着何丽丽的脖子就将她的头按进马桶里,另一只手摁下冲水按钮,冰冷的水流哗哗冲刷过何丽丽的后脑勺。
 
何丽丽尖叫、挣扎、大声叫骂。
 
李小通的手劲很大,摁着她的脑袋足足冲刷了好几分钟才放过她。
 
他眼里迸发出恨意:“当年你拖着不肯嫁给我,后来又突然催着我娶你,你当我不知道,你想让我喜当爹?”
 
何丽丽浑身哆嗦。
 
冷的,也是吓的。李小通怎么知道的?
 
当年她跟李小通谈恋爱时,还跟其他人玩暧昧。有一天夜里,她跟一个小伙子去县城吃夜宵,回来路上不知道怎么的就失去意识,被那人摁在稻草堆里睡了,还怀上了孩子。
 
事后她不敢声张,催着李小通娶她,想将这孩子落在李小通名下。
 
没想到李小通出了车祸,她仓皇逃离了老家。后来拖到没办法,就去邻市一家私人诊所将孩子流掉了。
 
也许是那一次留下的病根,后来她怎么都怀不上,吃了很多秘方药都不管用。
 
李小通自嘲地笑笑:“即使知道,我也还是喜欢你,真心实意想娶你,可没想到你竟然那么狠,那么绝!”
 
“你离开我不是一时冲动,你走之前还从你爹的房里偷走了那十万块,你是早有预谋。当年你若即若离地把我当备胎,现在又想装可怜打感情牌套路我,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我愿意跟你好好相处,是看在秀秀的面子上。再来惹我,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何丽丽的牙齿在打颤,脸色乍青乍白。
 
李小通竟然羞辱她!他竟然敢羞辱她!
 
当夜,何丽丽吞了半瓶安眠药,她要用命赌一场。

在医院醒来时,何丽丽发现只有何秀坐在她身旁。
 
何秀正拿着水果刀削苹果,看到她睁开眼睛,何秀淡淡地说:“醒了?”
 
何丽丽眼里沁出了泪,挣扎着下床跪在何秀面前,说自己还爱着李小通,求她将李小通还给自己。
 
何秀冷笑:“行啊!你若真爱他,我便跟他离婚成全你们,孩子财产都是我的,让他光溜溜地滚蛋。”
 
何丽丽脸色涨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何秀脸色陡然冷下来:“你作天作地闹了这么久,还没闹够吗?当初是你不要他的,现在看他发达了,又想抢回去,好处都被你占尽,就你会盘算!你不愿意陪他吃苦,就没资格跟他一起享福!”
 
何丽丽捂着脸哭:“姐姐,我知道错了。我爱小通,这么多年都爱着他,没有他我活不下去。求求你把他还给我,小时候我要什么你都让着我,你就再让我一回,行吗?”
 
何秀冷笑:“你的爱真廉价!你要是真心求死,就别故意在爹妈面前说些告别的话,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诈死。大家都很忙,没空陪你玩。”
 
何丽丽被噎得直翻白眼。
 
她惊觉过去那个木讷老实、处处忍让她的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霸气凌厉,难道真是钱壮怂人胆?
 
何秀削好苹果,抽纸巾擦了擦手,施施然起身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边,她又回身说:“以后别惦记我老公,不然我就把你那些烂事在村口大广播上天天播,让你这辈子都回不了家!”
 
何丽丽羞愤恼怒,却无可奈何。
 
她住院了几天,李小通一次也没有出现过,而且从那之后,她就再也进不了何秀家。
 
何秀在家里和工厂门口都养了一只大狼狗,这畜生一见她就龇牙咧嘴地狂吠,一副要撕下她皮肉的凶猛样。
 
何秀想爹妈时,就开车将爹妈接去她家住几天,何丽丽再也找不到机会见李小通。
 
何丽丽在家混吃混喝的时间长了,哥嫂不待见她。
 
当初她吞药被送去医院时,救护车呜哇呜哇惊动了整条村,这事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
 
乡亲们都明里暗里笑话她,说她当初被狗屎糊了眼,丢掉了李小通,如今又想勾.引姐夫不成功,就恼羞成怒闹自杀。
 
甚至还有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半夜用小石子砸她的玻璃窗,调戏她。
 
她在家里待不下去,只好背起行囊离家打工。
 
她觉得她活了小半辈子,就像是一个笑话。她明明比何秀漂亮,比何秀聪明,为什么却过得不如她?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