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6岁的儿子放下书包,甚至没再回头看一眼,就从桥上跳下去了
故事

短篇故事:我16岁的儿子放下书包,甚至没再回头看一眼,就从桥上跳下去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紫擎
2020-09-09 08:00

美桦心跳得厉害,在听到手机响起那一刻,她感觉一阵窒息,眼前发黑。

美桦想接电话,但是手不听使唤,抖个不停。

终于按下接听键。

传来老公姚强的声音,他带着哭腔急促地说道:
“美桦,儿子没了,警察在河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美桦似乎什么都没听见,整个世界都开始旋转,轰轰巨响一阵高过一阵,她晕了过去。


美桦和她的老公姚强,经营自家的连锁餐饮公司,全国开着十七八家分店,家底丰厚。

美桦和姚强是一对患难夫妻。

他们二十年前一起从农村出来打工,卖过早点,摆过地摊,现在的一切,都是他们一点一滴吃苦受累打拼出来的。

最初开早餐铺时,想要租个门面,可房租和转让费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姚强性格固执,凡事都要强,他砸锅卖铁也想要开店,可姚家穷,穷的一干二净,想卖都没东西可卖。

美桦回去自己的娘家,求遍亲戚,借了七万块钱。

姚强抱着美桦,眼泪滚了一脸:
”老婆,我这辈子都会对你好。”

他们就用这七万块钱,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店。

姚强和美桦起早贪黑,一门心思都扑在店里,两年之后,开了第二家店。
后来渐渐的,生意越做越顺,第三家,第四家,店面越开越多。

忙于生意,直到30岁,姚强和美桦才有了一个儿子,名叫姚山,小名大山。

给孩子取名大山,美桦是希望孩子能够长得结结实实的,生活稳稳当当的。

大山从小聪明伶俐,对老人孝顺,对兄弟姐妹和善,走到哪都特别招人喜欢,谁见了他都夸:
“这小子长大了肯定会很有出息。”

每次听了这话,姚强就会特别得意。姚强心气儿高,因为他太要强了,所以,他对儿子的要求也高。

大山上学以后,只要考试,姚强要求他必须保证班级前三名。如果大山考了三名以外的成绩,回家就免不了挨姚强一顿打。

随着赚钱越来越多,姚强的脾气越来越大,说话做事也越来越霸道专横。

他很怕别人说自己没文化,尤其害怕儿子长大了看不起自己这个没文化的爹,所以从小就对儿子特别严厉,他要儿子永远怕自己,听自己话。

而姚强确实也就是没文化,他的教育方式就是非打即骂,而且言语粗俗,丝毫不在意孩子的自尊心。

在他眼里,儿子是他生的,就是他的私有物,就像小时候村里老人说的,老子叫儿子死,儿子都得乖乖去死。

渐渐的,在姚强近乎变态的管教之下,大山变得沉默,不爱说话,尤其上了中学以后。

美桦嫌姚强对儿子管得严格,会和他吵架:
“你就不能换个教育方式吗?”

姚强却义正言辞地说:
“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材。你不懂,不许插手,我是他老子,我还能害他,都是为他好。”

美桦怕姚强对孩子管得太过,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心理影响。

可是性格懦弱的她却无力反抗,而且她也相信姚强是为了儿子好。

后来,大山在家说得话越来越少了,每天一放学回到家,就走进自己的房间看书做作业,几乎和父母没有交流。

美桦看着孩子这样,心里也很难受。有时,她会劝儿子出去和同学一起玩,但儿子不去。

学校的老师也找过美桦,老师对美桦说:
“姚山的学习成绩没问题,但是他的性格太内向,太沉闷,他几乎从不和同学说话。我很怀疑这孩子有自闭倾向,你应该带他去看医生,请专业人士和他沟通,看看孩子的问题出在哪里。”

美桦着急的想带大山去看医生,但是姚强却不以为然,认为孩子只要学习成绩好,不说话有啥问题。
他一挥手:
“不许去,我说没事就没事,你别没事找事!”

美桦和她的老公姚强,经营自家的连锁餐饮公司,全国开着十七八家分店,家底丰厚。

美桦和姚强是一对患难夫妻。

他们二十年前一起从农村出来打工,卖过早点,摆过地摊,现在的一切,都是他们一点一滴吃苦受累打拼出来的。

最初开早餐铺时,想要租个门面,可房租和转让费对他们来说简直是
天文数字

姚强性格固执,凡事都要强,他砸锅卖铁也想要开店,可姚家穷,穷的一干二净,想卖都没东西可卖。

美桦回去自己的娘家,求遍亲戚,借了七万块钱。

姚强抱着美桦,眼泪滚了一脸:
”老婆,我这辈子都会对你好。”

他们就用这七万块钱,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店。

姚强和美桦起早贪黑,一门心思都扑在店里,两年之后,开了第二家店。

后来渐渐的,生意越做越顺,第三家,第四家,店面越开越多。

忙于生意,直到30岁,姚强和美桦才有了一个儿子,名叫姚山,小名大山。

给孩子取名大山,美桦是希望孩子能够长得结结实实的,生活稳稳当当的。

大山从小聪明伶俐,对老人孝顺,对兄弟姐妹和善,走到哪都特别招人喜欢,谁见了他都夸:
“这小子长大了肯定会很有出息。”

每次听了这话,姚强就会特别得意。姚强心气儿高,因为他太要强了,所以,他对儿子的要求也高。

大山上学以后,只要考试,姚强要求他必须保证班级前三名。如果大山考了三名以外的成绩,回家就免不了挨姚强一顿打。

随着赚钱越来越多,姚强的脾气越来越大,说话做事也越来越霸道专横。

他很怕别人说自己没文化,尤其害怕儿子长大了看不起自己这个没文化的爹,所以从小就对儿子特别严厉,他要儿子永远怕自己,听自己话。

而姚强确实也就是没文化,他的教育方式就是非打即骂,而且言语粗俗,丝毫不在意孩子的自尊心。

在他眼里,儿子是他生的,就是他的私有物,就像小时候村里老人说的,老子叫儿子死,儿子都得乖乖去死。

渐渐的,在姚强近乎变态的管教之下,大山变得沉默,不爱说话,尤其上了中学以后。

美桦嫌姚强对儿子管得严格,会和他吵架:
“你就不能换个教育方式吗?”

姚强却义正言辞地说:
“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材。你不懂,不许插手,我是他老子,我还能害他,都是为他好。”

美桦怕姚强对孩子管得太过,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心理影响。
可是性格懦弱的她却无力反抗,而且她也相信姚强是为了儿子好。

后来,大山在家说得话越来越少了,每天一放学回到家,就走进自己的房间看书做作业,几乎和父母没有交流。

美桦看着孩子这样,心里也很难受。有时,她会劝儿子出去和同学一起玩,但儿子不去。

学校的老师也找过美桦,老师对美桦说:
“姚山的学习成绩没问题,但是他的性格太内向,太沉闷,他几乎从不和同学说话。我很怀疑这孩子有自闭倾向,你应该带他去看医生,请专业人士和他沟通,看看孩子的问题出在哪里。”

美桦着急的想带大山去看医生,但是姚强却不以为然,认为孩子只要学习成绩好,不说话有啥问题。
他一挥手:
“不许去,我说没事就没事,你别没事找事!”

大山走了后,美桦变得精神恍惚,一病不起。
美桦疯了般自责,怪自己没有照看好儿子的精神需求,没有注意到儿子的心理压力是如此大。

同时,美桦开始怨恨姚强,是姚强的暴力专治才使得大山变成那个样子,她成宿地失眠,她恨自己这个当妈的没保护好儿子。
有段时间美桦甚至出现精神异常,住了好几个月的医院。

美桦出院之后,在娘家人的照顾下,回了乡下老家调养身体,一住就是半年。
美桦沉浸在丧子之痛中。
而在这期间,姚强不但不反悔自己对儿子的所作所为,却已经开始悄悄地谋划着再要个儿子。

儿子大山死后,姚强也有愤怒和难过,但更多的是惶恐。他害怕自己就此无后,他觉得自己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家业得有人继承。
更何况,没有儿子,有再多钱,也会在父老乡亲们面前抬不起头来的。

以美桦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就生不了孩子了。
在姚强看来,继承他老姚家的家业,只要是自己的种,至于女方,随便是谁都无所谓。

说实话,姚强已经厌弃了美桦,美桦已经人老珠黄,身体不好,还总把大山的死怪在他的身上,对自己心怀怨恨。

但是,姚强也不想和美桦离婚。
他不傻,家里的财产都是他们俩婚后一起打拼来的,如果离婚,美桦会分掉他一半财产;再说,姚强也要面子,怕被老家的人指指点点。

这时,公司新招的办公室实习生李静,闯入了姚强的视线,并且成为了姚强物色的人选。

李静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早年父亲抛弃她们母女后,她跟着妈妈生活。

李静妈为了养活李静,不得不再婚,可李静的后爸也不是啥好人,是个赌徒。

自从毕业工作之后,后爸就总是问李静要钱,李静不给,他就打骂李静的妈妈。李静母女的日子过得挺苦。

姚强知道,这样的女孩眼里只有钱,想要李静帮他生下孩子,给她足够的钱就可以。

李静长得清纯,但心里早就经历过了穷苦的沧桑,她知道,像自己这样其貌不扬,哪哪都平凡的穷女孩,如果想改变生活,只能抓住青春这几年的时光。

有意无意间,姚强会在工作上照顾一下李静,生活上关心一下李静。
成熟大叔,还是自己的老板,对自己有啥想法,李静心知肚明。

李静想的很“通透”,也很现实。
傍上老板,能够挣到足够的钱,让自己和母亲的日子好过一些,她愿意为此付出。

姚强和李静两个人,就这样互取所需的在一起了。

约会几次后,姚强向李静说明了他的目的。
姚强需要李静为他生个儿子,他愿意付给李静30万,附加条件是李静生下孩子就离开,不要再出现在这个城市里。

30万,足够李静在家乡的小城市,买一套房,带着母亲离开后爸。

她答应了姚强的要求,不过李静也加了个条件,如果生孩子,孕期和月子,她不能回老家,不能被家人知道,要住在姚强家里,有人照顾自己。

就这样,李静与姚强达成了协议。

在美桦从乡下回来后,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李静怀了姚强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而且检查过,如姚强所愿,是个男孩。

美桦闹着要和姚强离婚,姚强死活不肯,叫来了两家的长辈和亲戚。

而且他一再给美桦保证,他不想离开美桦,只是想要个孩子,等李静生下孩子后就让她离开,以后美桦就是孩子的亲妈,夫妻一起抚养孩子长大。

美桦生性懦弱,加上亲戚都劝她,已经失去了儿子,不能再失去老公和家庭。反正只是生个孩子,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毕竟你和姚强老了总得有个孩子啊。

没了主张的美桦,竟听从了姚强的安排。

李静就此搬到了姚强与美桦的家里居住。
在外人看来,李静就像姚强和美桦的女儿一样,在娘家待孕生产。

美桦是个实诚人,她尽心尽意地照顾李静,也希望李静生下孩子后,能够按照姚强安排,把孩子留下,带着钱离开。

李静也对美桦说:
“姐,你们需要孩子,我需要钱。你放心,生下孩子,拿到钱后,我就离开,不会打扰你们一家人的。”

怀胎十月,李静终于生下一个男孩,姚强高兴极了。
美桦请了月嫂和自己一起照顾李静和孩子,美桦非常喜欢这个孩子,就和大山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俗话说,孩子都是从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李静看着自己怀里小小的孩子,渐渐地,她有些不舍得离开自己的孩子了。

在孩子满月后,按照协议,李静也该离开了。
可是,住在美桦家这段时间里,尽管美桦对她尽心尽力的照顾,她的心里还是累积了太多的不甘心。

姚强本是个自私吝啬的男人,但为了稳住美桦不离婚,李静在家生产坐月子这段时间,他总是讨好美桦,给美桦买些礼物,而且在家里也尽量对美桦言听计从很是温柔。

李静看在眼里,气在心里:
“凭什么,他跟我就是为了让我给他生孩子,凭什么那个老女人就能享受这大房子,好生活。自己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孩子,凭什么便宜了别的女人。”

她决定和姚强谈判,要他娶了自己,自己才应该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带着自己亲生的孩子和孩子的父亲生活在一起。如果姚强不答应,她就要钱,要很多的钱,能够养活儿子和妈妈。

她要带着儿子和母亲走得远远的,她才不要和自己的孩子分开。

孩子四十多天了,姚强提醒李静是不是该拿着钱走人了。

李静却翻了脸,向姚强提出,要么就和自己结婚,要么加价到60万,要不然自己就赖在他们家里不走了。

姚强当然不可能和美桦离婚,也不同意她加钱的要求。

李静看姚强态度坚决,压根不可能离婚,她决定要钱。

知道姚强非常疼爱这个孩子,她披头散发装若疯狂的对姚强说: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就掐死他。我自己自首去做监狱,大不了鱼死网破。”

李静作势要掐自己怀里孩子的脖子,吓得姚强连忙阻拦。

两人撕扯半天,最终,姚强跺着脚说:
“好,我答应给你60万,你要保证,拿着钱立马给我滚得远远的,永远别让我看见你。”

第二天,李静收到转账之后,冷冷一笑,作势收拾衣物,还告诉姚强,她买了第二天的票,明天一早就走。

入夜时分,李静背着包,抱着孩子,偷偷溜出房间,她想瞒着姚强和美桦偷偷地带着孩子离开。

不过她的想法,姚强早就有所预料,她刚走到走廊,还没来及穿上鞋,姚强就拉开了客厅的灯。

姚强当然不会同意李静离开,他暴跳如雷的骂李静竟敢骗他,还想让他人财两空,上来就抢夺孩子。

李静抱着孩子冲到了阳台上,对着姚强威胁道:
“我就是要钱也要孩子,要是你不同意让我们娘俩走,我就抱着孩子跳下去。”

被吵醒的美桦在一旁吓傻了,她劝李静:
“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孩子还这么小,他的人生还没开始呢?你让孩子跟着我们,我们有条件,也一定会好好养育他的。”

李静嘶声大叫:
“我早听公司和邻居们说了,你们以前的儿子就是被他爸活活逼死的。我后悔了,不应该为了钱生下他,现在我一定要带着孩子离开,孩子和钱我都要。”

气急败坏的姚强大喊着:
“贱人,快把孩子还给我。”

姚强从李静怀里一把夺过孩子,李静疯了般扑过来,姚强一脚踹在李静胸口,把李静从阳台踹了下去。

李静头朝下撞在花坛边的水泥台子上,当场身亡。

事发之后,姚强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而李静的母亲和后爸拿走了60万的赔偿之后,都不愿意要李静的儿子。

姚强在狱中乞求美桦,看在几十年夫妻的份上,帮自己把儿子抚养长大。
如今,51岁的美桦带着姚强2岁的儿子小山,一起生活。

有时,看着身边蹒跚学步的小山,美桦会想起以前。

如果自己不那么懦弱,能够早点对强势的姚强说不,也许自己的儿子大山,就不会死。

如果自己不那么懦弱,在发现李静的时候,就坚持和姚强离婚,也许李静也不会死。

唉!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