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散文

小散文: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星和
2020-09-09 17:00

拾光


青草香占据的黄昏,并没有一丝烈阳是无辜的。

正值黄昏,工人们才推着割草机一茬又一茬的收去了青草,草地顿时整洁许多,空气中的青草味飘着,落日下暑意渐退。这是夏天,也是某个课后的日常剪影。

习惯在傍晚时分出来走走,尽管关在校园,也还有操场可去,算是惬意。阳光不算灿烂,晚风算是没有,但眼里的落日永远明媚温柔,我永远深爱。上半年的日子过的飞快,而我也忙了许多,因为网课阶段许多的实训内容无法进行,所以依次补在了开学返校的这段时间。



头痛是挺头痛的,但十分有趣。如何有趣?那便是每天都在考虑和测试模拟中的一切经营问题。也许在上午也许在黄昏,我和舍友们都没有忘记过重组排列的一切数据,随时开始,但不会随时结束。就连晚上睡前脑海中的数据也愈发清晰,不是在盘库的路上就是在测算的路上,如此“有趣”。在许多这样的夜晚,多少人如此无眠。

尽管忙碌,但忙里偷闲我也喜欢在操场的轻松氛围,其实更多的是贪图黄昏的时光。

由于疫情封闭在学校,所以操场上的人流一下子多了起来。而热闹归热闹,也有一番平和在这里。上到天空中舒展的云朵和孤独的月,下到草地偷溜在外的花草,一枝一叶一景,无一不与操场上热闹嘈杂的人流相配出一番和谐。

简单生活里的轻松到底,让人依赖,却也总是让人忽略,但,花是自己开的。




另类

往年的毕业季,公寓楼道吵到麻木。

下楼时一定以及肯定要遇到领着行李箱下楼的校友,然后在校园的任何地方都是会遇到穿着学士服的漂亮姐姐们,而操场也是一定会遇到在拍照摆pose的毕业生们……

但今年啊,属于毕业生的公寓楼道空荡荡的,鲜少遇到去拍照,带行李箱离开的毕业生。操场上也没有他们的告别仪式,就这样,他们都困在外面了。



常有感叹“再不开学,就要毕业了”。其实不光是对我们,也对许多人的延伸意义。毕业后的一句“常”联系,也许就变成了“长”联系,这长长的是距离,也是时间。

没想过走散的朋友,也许会渐渐失去了联系,所有的记忆会随之封存;曾经约好的承诺,也会随着人的走散而失效,也许曾经美好的共同纪念,也会在离开后失了色。但成年人的生活不就是如此嚒。

劝人珍惜,也要自惜,当遗憾留在那里,就一直在那里。错过了,就没有了,匆匆而过的岁月辜负的是自己的青春。




在路上,我喜欢看向窗外

窗外的世界也是让人向往和想念的。高山,飞鸟,草地,牛羊,落日,广阔的油菜花田,飞速的列车……很有画面感吧。

每次路过青海,我都很喜欢看向窗外的军马场。很大,没有现代气息,有一气呵成的自然力,给了我诸多遐想。看过成群的牛羊撒在碧绿的草地,开出花来,又像是遍地的星辉,一粒一粒的。也迎着晚霞追了落日余晖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白天到黑夜,窗外依然吸引着我。

而窗外,自然不止于此的。

窗的隔绝,是安逸的屏障。是以自然的渐渐宁静和驻足目光来交换的,这般而言,窗外到底是能给予我一些平静的。同样,透明也是将自己交付于外界,你在窗外,其他也是。透过窗看尽了世外,也是世外去看遍了凡尘的起起落落。

也许看尽需要走完很长很长的路,又或许只是窥见窗外枝叶落下的那一瞬,便看过了,便看尽了。 




雨天

立秋后第一次下雨,一顿清透的雨浇过,竟连一丝夏天的余温都不曾剩下,可知前几日我也才捕了夏里最后的小尾巴,但炙热的温度下,有些叶,也悄悄落了……

漫步黄昏,身旁的白杨是最早散尽枝叶的,干枯和焦黄还有脚下的吱吱作响,都是秋的信号。

雨后的清灵其实是不可否认的。开在花坛的刺玫瑰又似乎伸展成了春来的模样,枝叶冲洗的干净,每一寸枝每一片叶都是崭新又具有完美比例的。

百日菊我很早就注意到了,自夏来秋,它默默的开着,开着……

几场大雨落下,花照样开着,草还绿着,但有些人回不来了。听闻远方受了灾,生命凋零的那一刻,雨也不再是洗灰净尘……

雨,该停下来,洪水也该退下。

秋了,愿安。




夕颜

看过甄嬛传才知道,牵牛原来也叫夕颜。

这样薄命的花是开在宫里晦气,但却依然有人喜欢,那如果开在宫外呢,是不是就自由了。

散步走过的篱笆墙,沾满了牵牛花,白色,紫色。

篱笆墙很高,高过了我。而我路过,它正好开了,满墙细碎的点点在许多人看来自然是不屑一顾的,但它还是开着,无论是依附于墙还是匍匐在地,它都是尽力开着,也许是因为只开一夜吧。



而它旁边的百日菊却丝毫不必担心,开在哪儿,还在哪儿。

后来我再次路过,夕颜却也再没有绚丽的,满满当当的开过一次了。我透过花墙看到了月亮,也看到了它,但它弱小的瑟缩起来,静静的等待枯败。

还晦气吗,它比你自由,
它叫夕颜,它只开一次。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