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灵异车祸
故事

惊悚故事:一场灵异车祸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面上妆
2020-09-09 11:00

婚车行至半路,突然山体滑坡,所有人不幸遇难。

这路,也像被诅咒了一样,常发生事故……

1

在我们这边有一个工业区,距离市中心大概一小时车程。到市里需要横跨一座大桥,过了桥就是一段省道 ,事情就发生在省道上。

这条省道白天车还挺多,但晚上9点以后车就很少了,一是路段难走,二是事故多。

特别是路边有个叫“黄金村”的下道口,写着黄金村的路牌年久失修,“金”字的两个点掉了,变成了“黄全村”,而诡异的是这个路段的交通事故都很邪,所以后来就干脆被老司机称为黄泉路。

老人们说,这是被诅咒过的地方。至于什么诅咒,所有人都闭口不提。

2

2012年元旦前,这里发生了一件离奇的车祸。出事的这家男主人姓纪,40来岁,是我爸的好朋友。他老婆大概三十七八的样子,两个孩子老大十二,老二三岁,都是小子。

那天中午,我爸的手机响了。

“喂,小纪啊,你说,迷路了?大白天的怎么会迷路?大雾?”我爸说着看向窗外,“开了多久了?什么?两个小时?全段路也只要50分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爸脸色很难看,这时对面又说了,说得很激动、很大声,我在旁边都听到了,“哥,我没开玩笑,咋整啊,周围灰蒙蒙的,也没个人影车影,而且,而且……”

“咋的了!说啊!”我爸急了!

“哥!你弟妹她……你弟妹脑袋没啦!啊!!!”纪哥几乎歇斯底里地喊完这句话以后,电话突然挂断了。

第一次听他这么绝望地喊,听得头皮发麻。

我爸的汗也顺着脸淌下来,我们意识到,真出事了。
 
3

我们坐在车上赶往现场,我心里还想着刚才纪哥的电话,太邪门了!

车过了大桥,也就再开10多分钟,就远远看到事故现场了。这一路并没有太大的雾,车也不少,跟纪哥电话里说的完全对不上。

围观的人很多。我们的车开到人群附近停下,我俩下车走到跟前,我心一惊!太惨了——纪哥的老途胜,追尾了拉砖的农用车。那个农用车在前面40米开外!

纪哥的车整体严重变形,盖子这块全凹进去。
 
4

交警已经赶到,纪哥的小舅子也在。

交警说,我们现在只把右后门打开了,一个小男孩挤死了。

说着指了指路基下边。这时候我才发现,一个小孩,不大点,就像个死狗一样趴在那,仿佛被割喉了,脸朝下,后脑被金属插入,两个腿交叉光着脚 ,左手放在肚子下面,右臂整个朝上拧着,一看这孩子就没救了。

交警接着说,车祸已经发生了一个小时,是黄金村村民报的警,事故地点距离市中心有20多分钟车程。

我当时就感觉不寒而栗,时间完全对不上。我爸也意识到这点,拿出手机却查不到纪哥最后拨过来的电话记录。

5

围观看热闹的越来越多。119和120也赶到。

纪哥小舅子问前来救援的火警:“里面的人还有没有希望?”

119的队长看了看现场,叹了口气说:“这种现场我们见的多了,变形太严重,车里面没有空间了,没空间人就活不了!知道为什么那小孩坐在后面,后脑还有个窟窿吗?就是因为车的c柱穿透的!按现场的情况,建议破拆,然后让殡仪馆的来把遗体收走吧。”

正在这时候,我们几乎同时听到车里发出一个声音, 一个年轻女人轻轻咳嗽的声音。 

救援人员马上跑到副驾驶的位置。其实根本就没副驾驶了,整个车团在一起 。只在大概那个位置,大声喊:“你咋样了!坚持坚持!这就救你!”

安静了2秒,车里突然传出年轻女人脆生生的笑声:“都死啦!呵呵呵……”然后就又没动静了。

当时我心都提到喉咙眼了,太反常了!
 
6

119队长说:“有活着的!那救人吧 !慢慢弄,人命关天!”

消防的武警绕着车走一圈,又转回来了,说:“唯一的办法是这儿,”说着指了指车的后面后备箱连接车的后座和前面,“我们先把这拆开。”

破开后,刚把后背箱盖掀开,一股热气就冒出来了,还有一股血腥味,我在两三米外就闻到了。

纪哥的大儿子两只脚扣在脸上,后背血肉模糊,能看见白花花的脊椎和红色的肉。孩子的尸体被三下五除二拽了出来,用白布裹上,裹上的一瞬间就被血透了。

一个消防战士说:“后座破开一个窟窿,能直通前排,但成人进不去,看不到前排的情况。”
 
7

我爸就说:“既然成人钻不进去,那找个半大孩子,帮着看一眼。有活口咱们就尽量去救,要是确定都死了,就让消防把车拆了。”

不过去哪儿找这么个半大孩子、还胆子够大的?我爸就冲着看热闹的村民喊了起来:“哪个兄弟帮帮忙,后排座大人进不去,找个半大孩子,看一眼就出来!500!没人吱声。1000!给现金!”
 
8

一个憨厚老农说话了:“我让人去找我家王小!”

不多会儿,有人骑摩托把那孩子驮来了。十二三岁,确实挺瘦,一看现场有点懵逼,问他爸咋了。

他爸指着车后面跟他说:“那旮瘩有个窟窿,你钻进去看看里面人还活着不,要是看不出死活,你就用手摸摸鼻子,看看喘不喘气。看完了,你腿一动弹,我们就给你拽出来。”

那孩子迅速把棉衣脱了就钻进去,只露小腿和脚。

王小进去10分钟不到,他爸就催:“赶紧给他拽出来,半天了 !”

说完干脆自己上手往外拽。

消防的说:“你慢点 !干啥呢?车撞完有断茬,那跟刀一样,你别伤着你儿子。”

他爸费了半天劲才把那孩子整出来。
 
9

大冬天的,那孩子满头大汗,身上全是血迹,但并没看出异样。孩子出来了就说:“看见那司机大哥肋骨了,方向盘进到胸里了,睁着眼睛,嘴张着,一动不动,而且眼睛好像掉出来了。没敢细看,那个穿红衣服的漂亮姐姐还活着,姐姐跟我说 ‘她挺不了太长时间,我是她的贵人,一定要救救她,她不想死’。姐姐伤得并不重,一直微笑着,还要对我说话,但你们把我拽出来了。”

听完王小说这些,消防员马上小心翼翼地开始破拆。我觉得奇怪,红衣服?姐姐?我拿着手机问王小:“你看看,是这个女人吗?”

“不是,那姐姐可年轻了。”

 不是纪哥他老婆!我脑袋一晕,差点吓死。

10

黄泉路,在改革开放初期,还没有桥,两座山之间的道路错综复杂。有一个县城里的姑娘,被迫下嫁。

婚车行至半路,突然山体滑坡,所有人不幸遇难。这路,也像被诅咒了一样。常发生事故。后来有迷信之人,请来高人做法。

只是山路十八弯,事故仍然有,都与一个不知名的年轻女子有瓜葛。听那高人说,怨魂所致。

莫不是,这女子,又回来了?这个想法让我生出一层细密的汗,不敢细想,只得看最后的情况。

11

副驾驶的位置割开了,消防却愣在那不动了。我们过去看,却被拦住了。只说:“通知殡仪馆吧。”

纪哥小舅子就问:“啥意思?怎么不救我姐?她不是还活着吗?”

消防说 :“救不了,死了。”

他小舅子有点激动往上冲,被交警拦住了,说:“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姐伤得不重,那孩子都说了 !”

殡仪馆来了两台车,四具黄色的纸棺抬了下来,先拉走了两个孩子。殡仪馆的人把我爸和纪哥的小舅子叫到车那看了一眼,他俩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整个人都呆住了,然后就被消防员推开了。

等他俩走回,警戒线已经拉好,20米内谁也不让进了。

12

我爸脸色苍白 ,而纪哥小舅子直接瘫坐在路边。

后事是纪哥的家人来处理的。因为这件事,两家的年都没过好,但我一直在追问老爸:“嫂子不是活着吗?怎么不救?怎么就死了?”

每次问到这儿,我爸脸色都很难看。直到我爸临终前才告诉我,消防员小心翼翼地破拆,但当把车拆开以后,才发现那女人早已身首异处,也没穿什么红衣服。

未知的结局

一根金属条直插胸腔,而她的头颅,最后是在我纪哥左手车门的手抠附近找到的……

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我去过那个村子,找到过那家人。

得到的消息是,王小的父亲在14年春节死于酗酒,王小死于同年6月,也是相同地点发生的车祸!纪哥的小舅子也在前段时间因抑郁症上吊自杀。

我的父亲在咽气之前,他终于把真相告诉了我,而我并没有因此释然,反而变得崩溃。

参与这件事的几个人都不在了,我不知道这场无妄之灾是否会降临到我头上。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