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你杀人了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我看见你杀人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眠山
2020-09-09 14:00

“那个女人瞪大了眼睛,手死死掐着男人的脖子。我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反光,那是
男人插进女人后背的刀,电线杆上溅了一大片黑红色的血迹……”

1

郭新洁从噩梦中惊醒,大汗淋漓地从床上坐起来,视线无意识落在黑蒙蒙的窗外。此刻不过凌晨3点。

噩梦带来的心悸感还未退去,所有残存的意识已经断断续续消失。

郭新洁又呆坐了一会儿,睡意很快重新涌上来,剥夺了她的神智。

她重新躺下,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2

新区建成后,老城区一带加快了荒废的速度,晚上几乎都见不到人,只有几盏时好时坏的路灯一闪一闪。

郭新洁在最近的公交站下车,至少还要步行10几分钟才能到自己的出租屋。

这条路,晚上走还怪渗人的。特别是最近深夜女性遇害的新闻层出不穷,郭新洁的手总是忍不住往包里面探——里面放了她花大价钱网购的防狼喷雾和电击枪。

等转正拿到工资后就换一个离市区近一点的出租屋吧——这么想着,郭新洁已经走到了一条岔路口,她的出租屋是往右拐,左边的另一条路通向城郊的农田,更加荒僻了。

要平时,郭新洁直接往右拐回家,但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要彻底拐过岔路口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地往左边看了一眼。
 
3

 “我注意到电线杆附近站了一对男女,他们的姿势很奇怪,像是在拥抱,却又踉踉跄跄地往后退。男人背对着我,个子很高。两个人的脸都陷在黑暗里面。

路灯早就坏了,一闪一闪的,等它亮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他们根本不是在拥抱!那个女人瞪大了眼睛,手死死掐着男人的脖子。我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反光,那是男人插进女人后背的刀,电线杆上溅了一大片黑红色的血迹。”

“我太害怕了,身体僵住动弹不得,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转过来。我们的目光对视了。”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跑回出租屋了。——我看到他的脸了。他戴了口罩,但是我看到他眼睛下面有一颗痣。我确信他那时也看到我了,他一定是盯上我了……”

郭新洁越说越急,眼泪从眼睛里面涌出来,怎么也抑制不住。

跟她同一批实习的小张急忙抽了纸给她擦眼泪,安慰道:“好啦,好啦,明明只是个噩梦,怎么给你吓成这样了。”

“梦?”郭新洁恍恍惚惚,忽然想起她和小张都这一场谈话,是从她说她昨晚做了一个噩梦开始的。
 
4

郭新洁觉得脑袋里面昏昏沉沉,一时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她仔细去回忆昨晚,似乎真的做了一个噩梦,那晚上呢?昨晚加班结束以后,她从公交站回到出租屋的一段路发生了什么? 

郭新洁头痛欲裂,一股凉意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我总觉得……这好像不仅仅是个梦。”坐了一会儿,她重新出声。

小张听到这句话,没放在心上,随口应了一句:“噩梦总是比较吓人的啦,过几天就会忘了。如果你觉得是真的,去原地看看不就行了?如果是真的杀人案,现场总会留下血迹的。”
 
5  

小张只是随口一说,但这句话却一直在郭新洁耳边回放。

距这场噩梦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但是它带来的心悸并没有慢慢退去,反而是一天比一天强烈。甚至郭新洁一闭上眼,脑海里都是噩梦里清楚又渗人的细节。

为了摆脱噩梦的恐惧,郭新洁下午请了假,揣着她的防狼喷雾和电击枪重新去了岔路口。

天色尚早,但那条路上依旧没什么人。

郭新洁总担心走到一半杀人凶手会蹦出来给自己一刀,一路上走得战战兢兢。

好不容易磨蹭着走到那根电线杆前,她凑近仔细去看上面黑色的污迹——确实只是普普通通的锈迹。郭新洁松了一口气,但觉得还不够,大着胆子朝路边的杂草堆里面探去。

她扒拉杂草发出沙沙的声音,忍着不安一点一点看过去。

检查到一半,她忽然顿住了。杂草沙沙的声音,不止从她手边传来,还从她身后传来。

 “你在找什么?”有人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呼气。
 
6

“我找到了,证据!他杀人的证据!”郭新洁打车赶回公司,看到午休结束的小张,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连忙上去死死拉着她的手,口齿不清道,“救救我!他就在我后面。”

 “不是吧,你还真去看了一遍啊?”小张愣了一下,“你太紧张了,是不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了?”

 “是真的!我回去的时候看到他了!”郭新洁的声音带着尖锐的哭腔,“他就在那里等着我!他一定是……”她突然噤声,像是一只搁浅的鱼,死死瞪大眼睛看着小张身后。

小张不明所以,随着她的视线回头,看到了她们公司的保安。

保安叫李胜,20来岁,眼睛下面有一颗痣。

小张想到了前几天郭新洁的描述,不可置信道:“不是吧,你说的人是小李?你是不是看错了,他中午还在岗位上执勤,我下楼吃饭的时候还看到他了。”

 “这怎么可能……”郭新洁喃喃道,看到李胜冲她们俩笑了笑,只觉得浑身发冷、汗毛耸立。
  
7

 “你有没有听过:潜意识可以把主观世界真实存在的映像投印到脑海里。我们在入职第一天就和小李打过照面了,你自己可能没记住他的脸,但是潜意识记住了。在偶然生成噩梦时,他的脸就被潜意识投印到梦境中了。”小张说道,“也许真的只是个噩梦而已,现实里小李一没时间出现在那儿,你也没看到有有相关的死亡报道对不对?”

郭新洁咬着下唇,惨白着脸摇了摇头。她依旧不觉得那只是个噩梦——她现在不论在干什么,都会想起那个女人死死瞪大的双眼,和凶手回过头来看她的那个眼神,仿佛是在说: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而且从公司遇到之后,郭新洁发现她和保安李胜遇到的次数越来越多,所以他觉得李胜没对自己下手,是因为每次遇见的时候她边上都有人,他不好下手。

对,一定是因为这样。只要等到没人的时候,他就会把看到他作案的自己杀人灭口。郭新洁眼睛布满血丝,现在连上个厕所她都不敢放下电击枪,甚至把每一个隔间都看一遍,生怕进去之后,从隔壁隔板上突然冒出一个头。
 
8

 “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小张觉得她越来越不对劲,建议道。见郭新洁依旧紧绷着身子,她有些无奈,从座位上起来,“我去茶水间倒杯热水。”

现在公司只剩下她们两个实习生加班到最晚,空荡荡的办公室仿佛能听到回声。

 “别走!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郭新洁几乎尖叫出声。

小张被她吓一跳,指了指就和办公室隔了一个走廊的茶水间:“我不走,我就去倒杯水而已,很近的,3分钟就回来。”

“好,你快点,3分钟。”郭新洁冷静下来,又把口袋里的电击枪掏出来捏在手上,而手臂垂下,自然地隐藏在办公桌下的黑暗里。

3分钟后,郭采洁听到背后有人的脚步声。

那不是小张,她知道,小张的步子绝不会故意放得这么轻。

后面的人越来越近,奇迹般的,郭新洁的心跳反而慢下来,她握紧电击枪,等着他走到身后,猛然转身,用力把摁了开关的电击枪捅过去。
 
9

“你为什么要攻击他?”

“因为他想要杀死我,我这是正当防卫。”

“不,他身上没有任何能够当做凶器的东西。”

“就算他没有,他也总会杀了我!”

“你为什么认为他会杀了你?因为你的噩梦?我们已经去你说的地方看过了,那里什么痕迹都没有。”

“也可能是他事先清理过了……”

“你看,现在你自己都不确定了。”心理咨询师合上本子。坐在她面前的郭新洁嘴唇动了两下,最终因为无力反驳而什么都没说。
 
10

这是她被关押的第10天,以故意伤害罪的罪名。

警察认为她有严重的臆想症和被害妄想症,因此袭击了只是照例巡逻经过她身后的保安李胜。

在拘留所的10天里,每天都有心理咨询师来对她进行心理调节,重现情景。渐渐地,郭新洁也认为是自己无法分清梦和现实。

“梦境是最难以琢磨的东西,你以前也做过梦到现实里的人的梦吧?这种和现实相近的梦最容易模糊现实和梦境的界线。”

“界线被模糊之后放大了你的恐惧。离开家乡的忧思、初入社会的艰辛、居住地较差的治安……这些现实因素和压迫都会对你的精神造成极大负担,也是癔症的来源之一。”

“你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威胁到他人的人身安全。还好你那天用的是电击枪而不是其他利器,没有给受害人造成很大伤害,并且他也选择了和解。

10天拘留期满,你已经可以出去了。”心理咨询师看着面前神色低沉的郭新洁,“我建议你必须马上开始心理咨询,否则你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我知道了。”郭新洁垂着头,轻声应道。
 
11

小张陪着郭新洁走回家,看她一路沉默不语,小心翼翼地开口:“你身体还不舒服吗?”

那天晚上,除了电击枪伤害到了保安李胜之外,郭新洁因为被倒下的保安拉住,头部撞到了柜子上。结果,比她更早康复的李胜,表现得他才是始作俑者一样,甚至愧疚地给郭新洁送了个果篮。

郭新洁想起李胜人蓄无害的脸,又想起噩梦里凶手占了血迹的面庞,愈发觉得两者无法联系到一起。

虽然对于自己的癔症依旧有些难以置信,但这总比她成天担心真的有人要杀自己来的好。这样想着,她松了一口气,看天色也不早,就对小张说:“我住的地方也快到了,送到这就好,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小张本还想推脱,想到组长给的那一大摞堆积在办公桌上的文件,就干脆应了,叮嘱几句后回头走了。
 
12

郭新洁一个人慢慢走在路上,又到了岔路口。

这回她不紧张也不害怕了,像是个告别仪式一样,又走到了那根电线杆前。

电线杆只是根普通的电线杆,但郭新洁的好心情却戛然而止,她的视线慢慢凝在了几点小小的黑红上,那是上次她没注意到的地方。

身后有个黑影在靠近,把她的身体罩住了。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仅仅是压力大才会做噩梦,目睹凶杀现场,也是会做噩梦的啊。”

郭新洁觉得自己像是个生锈的机器,僵硬又缓慢地向后回头看去。

李胜站在她身后神色诡谲地看着她:“没想到让你逃掉了三次,还好我演技好,骗过了所有人。”他顿了顿,朝郭新洁露出一个微笑,“这一次,我不会再失手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