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城从此无桃花
故事

短篇小说:临安城从此无桃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薛英葰
2020-09-09 19:00

临安有女名桃花,年方二十,面异,额心有刀疤蜿蜒至眼角,长约五厘。

桃花未许人家,从父业,摆摊北市,以宰杀牲畜贩卖畜肉为生。

阿爹说,屠刀握在手里了,就别松开,猪也是生命,得干净利落让他们不留痛苦……



桃花下刀很快,一刀下去透过生肉连骨,没入案板。
 
“婶子,三斤猪头肉,您拿好。”桃花称好分量,用荷叶纸包起来。
 
买肉的妇人接过足量的肉,随手放进手臂上挎着的竹篮子里,摸出荷包里铜板,一个个递过去:“哎呀,今日不凑巧,婶子还差你三个铜板,桃花你看……”
 
“婶子,三个铜板下次过来带给我就是了。”桃花抬手,抹了一把额前的碎发,露出刀疤的一角。
 
“噫!”那妇人似是受到惊吓,低下头念叨,“三个铜板还计较,行行行,下次给你。”
 
桃花握了握手中的刀,闷声道:“不不……不用了。”
 
“三个铜板你都赖?老泼皮。”张谦三横眉立眼地堵住那妇人的去路。
 
刘婶子出了名的欺软怕硬,见是城里有名的小地痞,顿时噤了声。
 
这小痞子是临安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小在市井长大,混不吝的性子,狠起来谁都敢打,可不好惹。
 
“三哥,三个铜板又不多,都是街坊邻居。”桃花见是他,本是欣喜的,可想到张谦三进官府和家常便饭一样的惹事性子,又有些担忧。
 
“刘婶子,我今儿早看你可是从汇丰钱庄出来的,那钱庄也肯少你三个铜板?”张谦三不依不饶,桃花性子软,他可不是好打发的。
 
刘婶子暗暗咒骂了一句,才从荷包里抠出三个铜板,丢在那案板上。
 
桃花收起铜板,看刘婶子走远了,才念叨一句:“三哥,别老招惹刘婶子,她爱说是非,若是传到钱小姐耳朵里,可怎么办?”
 
“小爷怕她?”张谦三一脸无畏,反正在这临安城他也从没什么好名声,只是想起那县官老爷家的千金钱思思,不由得脸上一哂,“可别提那劳什子的官家小姐了,是看不上我这种人的。”
 


桃花是在后屋的茅房里找到阿爹的。
 
阿爹正抱着个酒坛子睡得真香,万幸的是这次头没朝坑里。
 
桃花见怪不怪地深吸一口气,抬起阿爹的右脚就把他拖出来了。
 
阿爹嗜酒,常常会喝个大醉,桃花小时候只能蹲在旁边等阿爹醒,等大一点了就能一个人慢慢把阿爹拖回家。久而久之,桃花练就了一身好力气,可桃花是个姑娘家,要这身力气作甚。
 
桃花从床底拖出来一个旧箱子,果不其然锁扣又被阿爹打开了,难怪今日喝这么多酒。
 
箱子里其实只有一柄剑鞘,干净透亮不沾一丝灰尘。其实原先是一把宝剑的,是有一次阿爹喝醉了,抱着宝剑哭了大半宿,第二天酒醒之后,拿着剑出去,再回来就剩剑鞘了。当时阿爹还讲了一个故事,是一个满腔热血的少年在山上学了一身本领后下山行侠仗义的故事。
 
阿爹说,其实少年的师傅当时是不同意少年下山的,可少年那时一心都是对江湖的向往,就偷跑下了山。
 
下山后,少年一路拔剑行侠,很快江湖上传遍了他的美名,就在少年沉浸在快意恩仇的江湖中时,变故发生了。
 
起因是少年决定要去当朝得势的将军手里救一个被强掳过去的贫家女。
 
少年一意孤行救下了姑娘,与将军结了仇。
 
可少年没想到的是,他并没能真正救下姑娘。几天后,城里突然传遍了姑娘名节已毁的消息,更有甚者,说姑娘是自己爬到了将军的床上。
 
姑娘走在街上,都能听到身后有人指指点点。姑娘受不了这样的屈辱,选择了上吊以证清白。
 
可那些人还是没放过姑娘,恶意猜测着姑娘心里有鬼。
 
当时刚刚斩杀完匪盗回城的少年听到了,拔剑倏地直指向颠倒黑白的人们,少年脸上青筋凸起,有血丝涌上眼,声音还有些嘶哑:“你们说够了没有?”
 


桃花有两把杀猪刀,从不离身,刀是在那柄剑成为空剑不久后阿爹送她的。桃花知道是阿爹融了剑给她打的刀,每隔一月桃花就要磨一次刀。

 
马匪屠城的时候,桃花就正磨着刀。张谦三还在一旁打着瞌睡,外面忽然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和惊慌失措的哭喊声,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的血腥味,然后就看到平日里温婉的的姨娘满脸是血,跌跌撞撞边跑边哭喊着”马匪来了!”
 
霎时间外面乱成一团,百姓们想关紧家门,却被马匪撞门进来一刀给毙命。马匪们见人杀人,到处是逃窜哭喊的百姓和追杀的马匪。青天白日的,临安城忽然就像处于地狱一样。
 
“不好,思思有危险!”刚睡醒的张谦三满脑子都是钱思思,不做多想就迎着马匪所在的方向就狂奔过去。
 
“三哥,别去!”桃花看着已经跑没影的张谦三,没辙,拿起刀也跟着冲了过去。
 
县令府衙前,马匪正邀功似的押着钱思思到匪首面前:“大哥,县令那个龟孙儿跑了,连女儿都没顾上。”
 
“这些个狗当官的。”为首的马匪是个瘸子,胡子拉碴,身形魁梧,一双眼睛如虎狼般骇人,上下打量着浑身发抖的钱思思,“官府的小姐,还真是细皮嫩肉。”
 
“别碰她!”张谦三横冲直撞地就要上去救人,反被匪首一脚踹翻,踩在脚下,止不住咳血。
 
“唰——”桃花将手中的杀猪刀扔过去。
 
匪首当即躲闪,脸上也还是被划过一道血痕。匪首抬手抹了下血痕,出拳,三两招就打得两人毫无还手之力。
 
只见那匪首眼中精光一闪,徒手就掐住张谦三的脖颈,慢慢收力,想要活生生掐死他。
 
桃花一时顾不得安危,用自己的蛮力硬生生掰开了匪首的手,而张谦三跪倒在地止不住的咳血。
 
匪首右手拿刀就要斩桃花的臂膀,刀光一闪,匪首的刀却被打倒在地,地上还有一个碎成片的酒坛子,飘香的酒气弥漫开。
 
“阿爹!”来人眼角还有迷离酒气,半醉半醒的样子,正是桃花的阿爹。
 


匪首看了半天,忽然大笑:“没想到当年的桃花剑客,现在成个烂酒鬼,可笑可笑!”

 
威震四方的镇国大将军,不也成了马匪,不知道谁更可笑!”
 
“老子有今日都是你害的!我倒要看看,没了桃花剑你还逞什么英雄!”匪首大喝一声,挥刀冲过去。
 
桃花剑客,曾是名动江湖的侠客。他曾为了帮一个冤死的姑娘报仇,去杀想玷污她的镇国大将军,结果打断了将军的右腿腿骨,将军再也不能正常行走。
 
可偏偏碰上蛮夷侵犯,将军因腿伤贻误战局,蛮夷大胜,朝堂为自保,割据十城,许下重利。为此,百姓开始憎恨桃花剑客,如果不是他,将军可能不会败。
 
这份怨恨让百姓筹金发了江湖追杀令,曾经有多爱戴,如今就有多恨。
 
桃花剑客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本想了却残生,却在蛮夷屠城后的尸体堆中听到微弱的哭声,是一个血糊了满脸的女婴。桃花剑客依稀看见眉心是一道刀疤,一时心软,收养了这个孤女,取名桃花……
 
此刻,曾经的桃花剑客正和匪首打作一团,临安城内百姓也开始合力反抗马匪,手里一时间能拿到的,就是武器,还真拼出一条活路。
 
桃花剑客身手大不如前,肩膀上狠狠挨了一刀,借力反身一窜,并不与匪首长斗,瞅准豁口,杀出一条血路,护送着桃花和百姓往城门外退。
 
杀至城门口,桃花看着身上已经中了数刀的阿爹和数十个百姓合力关上了城门,而桃花和身后的百姓,还剩三十七人。

从出城到现在已经三天了,一路上桃花一直在想,以后是不是再也不用拖着醉酒的阿爹回家了。她想找人说说话,可是张谦三正忙着安慰钱思思。

 
桃花看着钱思思拭去泪水的手,纤纤玉指不沾一点阳春水,纵是兵荒马乱也不沾染尘埃,可她一双粗手满是常年握刀的厚茧,现在更是血污泥渍搅和在一起,连手的原貌都看不出了。
 
阿爹最后的一句话是:“桃花,走!别回头!”
 
还有刘婶子,平日里抠抠搜搜爱占便宜,可当时背上挨了一刀,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把桃花推出了城门外,嘴里还念叨着:“娃儿,走……!”
 
那个经常帮自己搭把手的隔壁大伯,也在那一刻跟马匪抢着刀,还有打铁的杨大哥死死抱住马匪的脚,卖菜的罗婆婆……
 
桃花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她的命,是临安所有百姓一起给的。她看着搀扶着向前走的人们,慢慢往后退去。
 


桃花在临安城窝了三天,才找到了匪首独处的机会。
 
桃花冲进屋时,匪首正喝着美酒,抱着临安城里不知是哪家的好姑娘。
 
桃花挥舞着杀猪刀,刀刀劈向匪首,可却连匪首的身都近不了,却弄得自己浑身都是血窟窿。
 
“知道你爹是怎么死的吗?他自己跪下来求我放过那些百姓,像条狗一样,我答应了你爹,只要百姓们一刀刀剜去他的肉就能活,哈哈哈哈哈,你爹血流尽了,眼睛都没能闭上!”匪首很快就制住了桃花,这个桃花的力气,实在是大得吓人,到了这一步,还在死命的挣脱,跟她那个爹一个死性子。
 
“老贼,小爷跟你拼了!”也闯进来的张谦三举着把大砍刀,豁出去了一般对着匪首乱砍一通。
 
匪首踢开桃花,被这不要命的打法还真伤了几处。匪首怒了,拿起剑捅穿了张谦三的腹部。
 
桃花眼都被喷涌的血迷住了,那是张谦三的血。
 
桃花没有学过武功,从小学的就是怎么杀猪,阿爹说,屠刀握在手里了,就别松开,猪也是生命,得干净利落让他们不留痛苦,一刀下去,要快得不见血。
 
阿爹一直在教的,是怎么下刀够快,手不脱刀。
 
桃花双手握紧杀猪刀,猛地一起身,瞅准匪首脖子下边,一刀冲着心脏捅进去,像每一次杀猪一样,一刀下去。
 
临安城出了件怪事——屠城的马匪一夜之间,全都被一刀毙了命。
 
临安有名的小混混张谦三提着匪首的头倒在县衙的公堂上,腹部满是血。
 
后来,临安城重获安乐,张谦三成为临安新任总捕,还娶了县令家的千金,小日子愈发美满。
 
只是江湖上出了一个怪人,只出现在蛮夷侵占的周城,见一个坏人杀一个,欺凌百姓的蛮夷,无动于衷的官员和袖手旁观的兵丁,都是她的刀下亡魂。
 
你问,如何知道杀人者是这个怪人?
 
你若看到一个姑娘,出手时用的是杀猪刀,便是那个怪人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