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惹老实人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千万不要惹老实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老白
2020-09-09 20:00


猪蹄又涨价了,那个熟悉的摊主对老侯说,没办法,你看这生猪一天天的涨。

老侯左挑右挑,挑了个中等大小的猪蹄,上秤,付钱,转过菜场蔬菜区,买了蒜苗,香菜,家里的姜也没多少了,又挑了几块。

中午炖猪蹄,蒜苗炒腊肉,再给老婆刘云和小虎做一道他最拿手的凉拌鸡蛋。

就在老侯提着满载而归的东西,盘算着时间时,菜场门口的一场争吵吸引了他。

是一个菜场的老油条,欺负一个新来摆摊的女人,老油条叉着腰,对女人指手划脚,时不时还推搡几把。女人身边的一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

老侯认得这个老油条,欺行霸市,名声极不好。

他本不想管这个闲事的,没想到被看热闹的挤到了最前面。也合当时该他有事,女人哭得毛躁,手足无措,忽然就拉住了站在最前方的老侯,让他给评个理儿。

老侯就说了几句公道话,没想到一下惹怒了老油条,他嘴里骂骂咧咧,你算个什么东西,手上劈头盖脸就冲老侯打来。

老侯抵挡了几下,两个人就揪扯在了一起。

老侯劲大,推搡中,老油条脚没站稳倒地,头撞在了菜场出口的护栏那里,血一下子出来了。



警察来带走了老侯和老油条,还有那个女人。

在警车上时,老侯心里这个悔,他胆怯地看着前面的警察,怯怯地问,我这可是正当防卫。

小警察说,防不防卫,你说了不算,我们要调查的。

刘云得到信儿气冲冲赶到派出所,又气呼呼地不理老侯,只给警察说好话,说我们家男人,是树叶掉头上都会瑟瑟发抖的那种,怎么会和别人打架?再说了,围观的群众都没有看到这正义的一幕吗。

刘云嘴皮子利索,警察倒耐心解释,只是老侯在一边心里有些抖抖索索的。

结婚一年,刘云在外面跑业务,老侯没工作,在家里安心做饭,中间有些空档,帮人做个杂活儿,挣些小钱花。

刘云倒也没嫌弃他,毕竟她是二婚,一个人带着儿子小虎过生活不容易,见老侯还算老实,就嫁了他。刘云天天在外面跑得不着家,老侯就伺候着小虎,上学放学,接接送送的。

很多时候,老侯很满足这种平淡的生活状态。

可刘云不满足,她虽然不嫌弃老侯,但却也给老侯候画饼,说同一公司的谁家有大房子,谁家又有好车,谁家去海南度假,谁又添了个新包等等……

事无巨细,说得老侯心里很自卑。

在这自卑之中,老侯更加卖力。



谁也没想到出这档子事儿。

好在有群众作证,老侯也当属见义勇为,所以一上午的磨叽,总算是放了出来。

刘云冷着脸走在前面,老侯慢慢跟在后面不敢说话,他不敢想象会有怎样的暴风骤雨等着自己。

直到看到小虎,老侯的心才放下来了。

小虎没人接,自己跑回家来了,抽抽答答的,说在学校,被人打了。

刘云幽怨地看了老侯一眼,就这一眼,把老侯看得想缩到地里去。

也就是这一眼,让老侯感觉到了窝囊。

老侯换了菜市场买菜,怕再遇到老油条,再来个冲突就更难堪了。

那天刘云倒没发火,只是等小虎睡着之后,她躺在老侯身边叹气,说,这日子啥时是个头啊。

刘云风风火火,从来不发出这样的感喟,但这次,或是真伤心了。

她伤心,老侯的心就更缩成了一团,干什么好呢?刘云眼里的大房子,豪车,怎么看跟自己都不挂边儿,可小房子,普通车也应该有的吧,老侯想。

想到这,就更觉得对不起刘云,伸手想抱抱她,却又不敢。

刘云问他,老侯,你就没想着做点儿别的生意吗?

老侯长叹一口气,说,我这个样子,做什么好呢。

刘云不说话,也叹了一口气。

两声叹气中的绝望,让老侯的心揪揪地疼。


第二天一早,小虎磨蹭着不去上学,老侯百般哄,甚至答应给他买手控车,他才勉强同意,只不过有个要求,要老侯在校门口接他。

以往老侯总是会在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接小虎,人少,他不愿意和那些家长们挤一起。

但此次小虎的要求,让他隐隐觉得,有些怪怪的。

果然是有事。

放学,小虎刚从校门口出来,就被几个人挤到了角落。看样子,那几个人是学校的学生,人高马大,小虎害怕地立在角落,四下张望。

老侯就过去了,喊小虎。

原以为他这一喊,那些坏孩子看到家长过来,就放过了小虎,他没想到坏孩子会如此嚣张,领头的一个双手抱臂,不跑不躲,挑衅一样看着老侯。

老侯那会儿气血上涌,但还是拉了小虎,从一边低着头走了。

身后传来那群坏孩子放肆的笑声。

路上小虎问他,侯叔,你也怕那些坏孩子啊,我听说他们的头儿是朱三,这一片的坏孩子的头儿,所以。

小虎不往下说了,敏感的他或是想到了什么。

老侯的担心,果然还是到来了。

老油条不知从哪里知道了老侯家的地址,吵吵闹闹地找了几个人过来,在老侯家的大门上泼了油漆,还刷上罪犯,流氓等侮辱性的大字。

做完这一切,一伙人并没离开,等待着老侯的到来,准备肆意侮辱一番。

当时,老侯右手提着一袋鸡蛋,左手提着青菜,怀着满载而归的喜悦,结果一进楼道,就看到了这不堪的一幕。



老实人老侯当场就发飙了,对着老油条的脑袋,把那一袋鸡蛋砸了过去。

老油条躲闪不及,当头开花,黄的白的紫的,哗哗啦啦流了满脸。

紧接着,老侯怒吼一声,一拳将老油条打倒在地。

旁边几个人完全没想到老侯会这么勇猛,傻了几秒钟,冲上来对着老侯拳打脚踢。

老侯硬抗着,愣是把老油条打了个满脸开花。

还是邻居报的警,警察到来时,老侯像发了疯的狮子一样,怒吼着冲向老油条。

邻居私语,看来不能欺负老实人,老实人一旦发起威来,那可是妥妥的不顾一切。

另一邻居说,是啊,这老侯看起来无事,笑咪咪的,谁知道就怎么惹了这帮人。

再次坐上警车的老侯反倒不怕了,他问警察,我这,会判吗?

这次是个老警察,笑了,说,我说你这个老侯,光想判你啊。

老侯低下头,他知道,这次是躲不过了。

他怕出事,可事情偏偏一件件找上他,他不想风吹草动,只想安静地守着刘云过小日子,可不挣钱是事,受欺负是事,小虎的事也是事,这些事,桩桩都找上头来。

老侯的心想,过个安生日子,怎么就这么难。



刘云再次赶到派出所时,老候不想见她,他无法想象这个女人会不会疯狂。

禁闭的小屋里,老侯浮想联翩。

好不容易娶了刘云,会不会离婚,他可不愿意舍弃如花似玉的刘云。

还有小虎,小虎多好啊,除了不叫他爸,跟他关系特别好,睡觉时也喜欢跟他一起,把腿搭在他的身上,这种笃定的信任感,让老侯觉得,生活充满了厚重的温情。

可偏偏这件事,没完没了。

正想着,门啪地开了,刘云带着小虎进来了。

老侯的头垂得就更低,他感觉刘云马上就要狂风暴雨了,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刘云平静地给他说,分开吧。

老侯觉得,自己的婚姻很脆弱,脆弱到刘云说一句话,他就承受不住,就会分开,就会失去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的生活。

刘云就站在面前,老侯不敢抬头看她。

片刻,他感觉到头顶上有水滴下,一抬头,看刘云蓄了满眼的泪水。

老侯慌了,站起来忙给刘云擦泪,刘云狠狠推开他的手,更狠地抱住了他。

刘云哭出了声,这声音里有欣慰有痛快有担心有难过,种种件件,老侯听了个通透。

他也抱住了刘云。



刘云知道老侯坐过两年牢,他给刘云解释说是经济案进去的,但实则不然。

十几年前,老侯在这一带是响当当的风云人物,打架斗殴,无所不为,当时市里有个说法,四虎五狼加一起,不抵小猴一拇指。

这些人在城市里是一霸。

老侯就是传说中的小猴,他义气,手底下也跟了不少兄弟,生意也做得不小。

只是后来,打黑除恶,兄弟们走的走,散的散,老侯也判了两年。

出来后,老侯开始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开始向往平淡,向往安静,向往幸福,他比普通人更向往,所以,当这种生活到来时,他比别人更珍惜。

如果不是老民警知道老侯的情况,刘云怕是永远不知道老侯这些往事。

她只觉得,自己嫁了一个平常老实的窝囊人,这也是她的向往,前夫张扬,爱惹事,后来赌博酗酒她都忍了,但却在男人出轨这件事上,刘云没能再忍。

所以,她找老侯,也是看老侯老实。

只是没想到,这个老实人,居然之前是个惊天动地的人物。



老侯找过很多工作,但都因为有过那段不光彩的岁月,很不容易。

给人当司机拉货,后来被车主坑了钱也不敢声张,给人推销东西,却被之前的仇家认出来追着打,这些都忍了,忍得很辛苦,忍得很幸福。

从派出所出来后,老侯给刘云一桩桩一件件讲了这些事。

刘云听一次哭一次,是心中对浪子回头的悲悯,或是对英雄路短的同情,再者,就是老侯对婚姻珍惜的感慨。

他想要的,以前是一个人小心维护,以后,刘云决心和他一起维护。

谁的生活不希望平平淡淡,烟火家常呢,多少风云人物最后的归宿,都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的现世安稳。

老侯自然也更需要。

拘留了十五天,罚了五千元,赔给老油条的一万元钱,老油条没敢收。

老侯亲自给他送去的,老油条见了老侯,手都发抖,钱一再推还回来,口里还一直说,侯哥,侯哥,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他大概是从民警那里,听到了老侯的故事。

还有,那几个坏小子也不再找小虎麻烦了,甚至改口喊虎哥,不过这件事是老侯主动的结果,那个朱三是他之前一个小弟的小弟,跟他都说不上话的那种。

他只打了个电话,就解决了问题。

那个兄弟说约他出来坐坐。老侯拒绝了。

是啊,如果不是这件事,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和以往联系了,他想,最幸福的状态,就是从菜市场出来,手里提着满满的东西,想着回家的菜谱,温暖的阳光从菜场大棚一角照在身上时的感觉。

那样温暖,平和,不可多得。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