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焦虑给你的人,只是个止痛片
故事 生活

生活杂感:贩卖焦虑给你的人,只是个止痛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朱
2020-09-10 14:00


去接我表妹的时候,校门口站着一溜发传单的培训机构员工,逢人就塞一张,不远处的垃圾桶上,躺满了花花绿绿的小卡片和彩页的广告纸。
 
我生来脸皮薄,还没接到小孩,手里就拿上厚厚一沓补习学校的传单了。随便翻了翻,都是差不多的套路,先直击痛点,让家长心头一跳,再摆事实讲道理,拉几个名师和优秀学员出来,告诉你成绩不好可以雪中送炭,成绩好可以锦上添花。
 
有时候也不得不感慨,这才小学呀,现在的竞争,的确是从娃娃抓起。

其实我观察过,发到潜在顾客手上的传单,效率很低,基本都是被扔掉的宿命,但就是有人风雨无阻地来,坚持不懈地发。

我和妈吐槽过这件事,她一边炒菜一边点拨我:印几张传单才多少钱,发一千张有一个人来也值。

后来,我姑妈就成为了让这个行为变“值”的人。

表妹成绩很不错,可姑妈还是帮她报了一个补习班。一家人一块儿吃饭的时候,讲到这儿,姑妈就解释:那就是个帮小孩背单词学英语的,我看好多家长都送去了,她英语也不突出,就报了试试。
 
暑假只有我一个人闲在家,于是担负起接送表妹补习的任务。

所谓的“培训班”,只有一间不大的教室,四面墙都被往年优秀学员的介绍占满了,什么10岁会背2000个单词的小神童,我第一次在门外等的时候,因为是生面孔,还被拉进去聊了一会儿天。
 
大概就是英语如何如何重要,现在课标的课程规划是完全不够的,我们这里有多少学员,效果如何如何好等等。
 
我后来一想,也许姑妈就是这么动心的。收到传单瞟了一眼,不论你以多快的速度扔掉它,焦虑的种子都已经种下了。

再从其他家长口中了解这个机构,“你有我没有”的焦虑又进一步加深。
 
最后到这儿来打听,可能后面鼓吹的“学习效果”并没有一下子让她相信,但前面灌输那些“您孩子已经落后”思想的话,却一定会被记得。 

贩卖给你的焦虑只是暂时不收钱,日后你总会为解决焦虑买单。
 
大学时校园外面的商业街里,有一家减肥机构,临路的墙上贴着两个问句:你想变成更好的自己吗?你想用自律换来美好人生吗?下面是一堆对比照。



这条街我们常去,起先不注意,走得多了也开始在每次经过的时候检讨自己,是不是吃得太多了,直到有一天,室友和我们说,已经报名减脂项目了。

后来当然瘦了,还因为节食晕倒进了医院。

这么一番折腾,她终于发现自己其实没什么赘肉。

现在的许多病毒式营销,其本质是靠贩卖焦虑赚钱

焦虑是最容易产生的情绪,除非,看淡差距。可是大多数人做不到。

孩子真的需要太过超前的教育吗?只有瘦到极致才好看吗?

明明是放大焦虑的始作俑者,却转身为你提供解决焦虑的途径,还帮助你树立“我很自律”、“我很努力”的自我认知,事实上我们得到解药了吗?

一旦寻求去解决被放大的焦虑,我们就在被迫用放大焦虑的方式思考问题,补完这个,感觉那个也不够好,瘦下了肚子,感觉得瘦瘦腿,我们会渐渐丢失清晰的自我认知,把自己看得一无是处。

我们解决了这个焦虑,又有了别的焦虑。

而我们的幸福感,也被一天到晚充斥在心里的焦虑夺走。

被人塞进心里的焦虑,得花大价钱平息。

更可怕的是,花了钱也永远得不到根除焦虑的解药,给你的只是止痛片。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