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在19岁选择了自杀?
真实故事

新闻案件: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在19岁选择了自杀?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漢子
2020-09-10 19:00

日本小说家野坂昭的小说《萤火虫之墓》中有这样一句话:珍惜今天,珍惜现在,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一个少年在19岁风华正茂的年纪选择了自杀,他的死给整个家庭带来了毁灭式的打击,在他的家人好不容易才接受他离开的事实的时候。六年后有一封邮件投递到邮箱,信封内有五张照片和一张死亡预告的字条。照片赫然是近距离拍摄的少年死亡时的尸体照片,而那张字条似乎预示着死亡还没结束……

那六年前的那场自杀真的是“自杀”吗?


基斯·沃伦(中间)与妹妹雪莉·沃伦(左)、母亲玛丽(右)

1986年7月29日,基斯·沃伦(KEITH WADELL WARREN)接到父亲克莱奥(CLEO WARREN)的一通电话,还是老问题,克莱奥想把之前送给基斯的一辆二手蓝色雪佛兰科尔维特车收回。

基斯很喜欢这辆车,因为他可以开车载女孩儿兜风,还能跟朋友炫耀一番。但基斯在7月21号的时候丢了工作,而这辆车的2000美元保险即将到期。在对这辆车的处理上,克莱奥跟基斯一直意见相左,因为这件事两人原本就不太好的关系更是将至冰点。

而且这次就连母亲玛丽·库伊(MARY COUEY)也没有站在他那一边,这让这个19岁少年更加不爽。克莱奥下了最后通牒,7月31日他将亲自来马里兰(Maryland)把车开走。

基斯挂断电话之后跟玛丽说要去朋友那里散散心,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基斯就这样失踪了。

7月30日基斯还没有回家,玛丽很着急,她尝试着拨打了所有基斯有可能去的朋友同学的电话,但都没有消息。玛丽也给蒙哥马利县警察局打电话报告失踪,但警方告诉她必须要等48小时之后才行。

1986年7月31日下午2点左右,克劳迪娅·米歇尔·劳森(CLAUDIA " MICHELLE " LAWSON)像往常一样出门遛狗,结果在自家房后的树林中发现了一具上吊的尸体。

惊魂未定的劳森马上给警局打了电话,警员抵达现场后发现死者就是年仅19岁的基斯·沃伦,他被吊在一颗并不是那么结实的树上,蒙哥马利县的法医约翰·罗杰斯( JOHN ROGERS)对现场进行了简短的目视检查,基斯的身上没有外伤或谋杀的痕迹。吊绳的布置有些复杂,绳子系在另一棵树的根部,剩余的部分长约25英尺(7.6米左右),绕过死者自杀的这棵树的树枝,并系了一个套索。

基斯的脚拖在地上,膝盖伸直,整个尸体的状态呈现坐姿。

在尸体周围警方还发现了基斯的夹克衫与一双鞋,还有一个空的冰镇酒瓶。

约翰凭借现场环境判断基斯是自杀,他认为基斯是找了一根木桩,然后从木桩上跳下,利用自身的体重完成自杀
他的这一判断明显有些武断,哪怕尸体周围并没有这样的木桩,哪怕作为自杀工具的树对于基斯的体重来说明显太细了。

对基斯·沃伦自杀疑案报道的报纸,左上为基斯自杀现场照片(由警方拍摄),右下为基斯的母亲玛丽展示基斯的照片

蒙哥马利县警察局在没有通知基斯家人也没有取得家人同意的情况下,甚至没有做解剖就进行了尸体的防腐处理并以自杀结案。

6个小时后,基斯的母亲玛丽和妹妹雪莉才接获警方通知,匆匆赶往殡仪馆,发现死者真的是基斯后,两人深受打击悲痛不已!

玛丽想起儿子两天前出门时还好好的,并没有任何异状,怎么会突然自杀?这太突然了,她完全没有办法接受。

1967年4月9日基斯·沃伦出生于堪萨斯州托皮卡,父亲是克莱奥,母亲是玛丽;1967年11月份,沃伦一家搬到了南卡罗莱纳州;1979年8月21日,基斯的父母离婚了,基斯跟随母亲搬到了案发时居住的银泉市。

基斯的朋友都很喜欢他,大家都说基斯是很受欢迎的朋友,且前途光明。1986年春,基斯从约翰·肯尼迪高中毕业,原定于秋天的时候到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上学

北卡罗来纳州州立大学

一开始玛丽和妹妹雪莉接受了警方给出的基斯自杀的说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某些事实的出现让母亲和妹妹对“自杀”这一结论产生了怀疑。

基斯的好友基斯罗德尼·凯德尔(RODNEY KEDELL)曾告诉玛丽,在基斯死亡前不久他碰到了基斯高中时的熟人马克·芬利(MARK FINLEY),马克很急切地向他打听基斯的下落。另外,还曾有一车可疑的人曾经跟他打听基斯在哪里,他没有告诉他们。但罗德尼之所以觉得很奇怪是因为基斯的朋友大多数都是白人,但车上的人大多数是黑人。

听到罗德尼的话,玛丽越发觉得基斯的死很可疑,基斯死得突然,既没有留下遗书,也没有自杀动机,但她一直没有证据推翻警方的结论。

然而,正当玛丽和雪莉的生活回归正常化的时候,在基斯去世的6年后,1992年4月9日,玛丽在自家信箱中发现了一封信。

这封信只有投递地址,没有寄出地址,也没有邮票,信封内是五张照片,每一张都是基斯死亡现场的照片,是警方当年拍摄的原始照片的复印件。

玛丽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警方拍摄的现场照片,她立刻注意到一件事,基斯死亡时穿的衣服包括他脚上的一双白色跑鞋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早在1986年,结案后一名警官给了玛丽一个包裹,里面装着基斯的夹克和棕色靴子,这些是基斯的遗物,但照片中基斯并没有穿着夹克。

事后警方解释称,夹克和靴子是在尸体附近发现的,但并没有拍照。但警方无法解释玛丽手中的五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是警方当年草草结案,警局内部有人看不过去从而邮寄了照片给玛丽吗?

还是有人偶然的情况下得到了胶片底片,复洗了照片邮寄出去?

又或者,当年的案情另有隐情,是“真正的”凶手邮寄了照片?

如果案件真的有隐情,为什么这个“神秘人”要在六年后才寄来照片?

玛丽收到的信封内除了照片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下一个目标是马克·芬利(前文提到的去找基斯的白人朋友)和劳伦·柏曼(LAURENT BERMAN)。

不知是不是巧合,4个月后,马克在距离基斯尸体发现地不到10英里的地方死于一场“自行车事故”。

在一封玛丽雇佣的私人侦探写的信中记录了他与马克死亡现场救护人员的谈话。医护人员表示他们其实并不认为马克死于自行车事故,因为马克的身体和自行车所受的伤害可能仅仅是撞到路缘而已,但马克致死的创伤更像是被汽车撞了。

不过劳伦·柏曼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后来,玛丽的车曾被人盗窃,那张恐吓字条丢失了。

2009年5月23日,玛丽·库伊去世,直至去世她也没有调查清楚儿子死亡的真相,她收集了有关儿子自杀疑案有关的所有警方报告和剪报,整理成一个文件夹。玛丽去世后,这个文件夹由雪莉接手。


基斯的妹妹雪莉(左)和基斯(右)

十几年来,雪莉一直在寻求证明“哥哥基斯不是死于自杀”,最近,她在准备参与录制一部纪录片,希望这部纪录片能够重新激起人们对这起疑案的兴趣,从而引发新一轮的调查,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其他新的进展。

我们来回头重新整理一下基斯自杀疑案中可疑的部分——

消防队员达拉斯·利普(DALLAS LIPP)是当年第一批到达现场的人员,在2003年,他提供了一份证词报告,其中有几点值得注意:

1、当利普到达报案人家的时候,敲了很久的门才有人开门。房内有两名男性,其中一人是奇普·韦恩(CHIP WYNN),他是报案人劳森的男友,还有一名女性,就是报案人劳森。几人抱怨警方没有对现场进行围栏,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进去过。最后,劳森“不情愿(reluctantly)”地带着他的团队来到基斯遗体的地点;

2、利普看到现场觉得这不是一个典型的上吊自杀的现场,因为那棵小树不足以支撑基斯的体重;

3、利普表示现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基斯跳下来,虽然当局在报告中说基斯是从木头上跳下来的;

4、他认为将绳子绑在树之间的这种方式不太寻常,这种方式更利于吊起重物,而不是自杀。因此,他觉得这个现场像是“私刑”( it looked like a lynching)。


1986年玛丽收到神秘人邮寄的照片和恐吓字条后,1994年5月24日,基斯的尸体被挖出空运到宾夕法尼亚州的伯利恒进行尸检和毒理学检查。

1994年5月26日,著名法医病理学家伊西多尔·米哈尔基斯博士(ISIDORE MIHALKIS)对基斯的尸体进行了尸检。

这次毒理学检验结果推翻了自杀理论,但无法确定在绞刑发生时,基斯是否还活着。

毒理学报告发现基斯的体内含有高浓度的三氯乙烷和二氯乙烷,还发现了低浓度的二甲苯、乙苯和甲苯,其中三氯乙烷、二氯乙烷和二甲苯可用作油漆稀释剂。

基于此,米哈尔基斯博士认为基斯当时不可能有能力上吊自杀,因为他摄入这些化学物质后的状态肯定是接近死亡或失去意识的。

不过马里兰州的法医则称这些有毒化学物质其实是防腐过程的一部分,但米哈尔基斯博士坚持认为这些溶剂不是防腐液。

2011年,雪莉联系了毒理学家穆罕默德·阿里·巴亚提(MOHAMMED ALI AL-BAYATI)博士,审查了1994年的研究结果。他报告如下:

从三氯乙烷和二氯乙烷在组织中的浓度和分布模式表示,基斯在死亡前1-2小时摄入过这些化学物质,它们很可能和酒精饮料混在一起,这是基斯死亡的真正原因。

而基斯死亡现场的确有一个空的冰镇酒瓶出现。

基斯的颈部没有出血,也没有损伤,这表明基斯的尸体在死后几小时被抬起来悬吊,当时由于尸体僵直,颈部肌肉变得僵硬。

到目前为止,基斯疑案仍然在自杀档案中,雪莉·沃伦继续尝试将哥哥的案件从自杀档案中分离出来,她希望可以重启调查。

而父亲克莱奥则认为虽然警方有些小问题,但他认可基斯是自杀的这一警方结论。

这起案件在美国也一直有人关注着案件进展:


译文:这种情况要处理起来很复杂。但即使不谈所有细节,基斯的家人在他死后的第二天要求进行尸检,但验尸官拒绝了这一要求。

马里兰法医办公室不同意其他毒理学家和法医专家的意见,由于验尸被拒绝,而且基斯在做测试之前就被做了防腐处理,缺乏证据的责任就落在了法医自己的身上。

我认识基斯的母亲玛丽·库伊,也亲眼看到并证实了她对“自杀”决定的质疑。我完全支持雪莉·沃伦把死亡证明改成“未定”的要求,这是本案唯一公正的结论。

另一方面,我想对慕达诺探员表示感谢。他见过基斯的母亲玛丽·库伊一次,也见过我几次。他确实解释了一些我们不明白的事情。

话虽如此,在玛丽去世前,她仍然有充分的理由质疑自杀,我完全支持她和基斯的妹妹雪莉。我个人也见过支持玛丽和雪莉对事件描述的文件。我希望法医办公室能和我们谈谈,以开放的心态来纠正这个错误。


你不能对一个了解并爱她哥哥的妹妹说,他自杀了,因为她心里觉得事情不是那样发生的。如果她要到生命的尽头才能得到她所需要的满足和精神上的满足,那就这样吧。

这起案件老实说有无数种可能:
警方包庇
种族歧视导致的私刑
自杀(1980年-1992年美国15-19岁黑人男性自杀率提高了165.3%,只有20%的青少年自杀前指定计划)
谋杀
帮派
毒品
……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哪怕有一丝疑点家人们也不想放弃追寻真相,他们不会接受自己的家人是“自杀”,这或许就是一个家族之间人与人的一种联系。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