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到村委会“彩礼也没给娘家就不要脸的让人白睡了”
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闹到村委会“彩礼也没给娘家就不要脸的让人白睡了”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陆晓燃
2020-09-11 09:00


我们家一共姐弟三个,我就是那个最不受待见的老二。

当年,我爷爷(其实是我外公)生了六个女儿,迫不得已,把作为老大的我妈留在了家里,招了我爸入赘。

村子里对入赘的人总有一些别样的看法,慢慢地,我爸对许多事都显得漠不关心。
我妈成了真正的一家之主。

没有儿子让我爷爷受尽了村里人的白眼和欺负,为了让他安心,生个儿子成了我妈最深的执念。

然而,强大的遗传基因让我妈一个接一个的生闺女。

为了生儿子,我两个妹妹刚出生就被送了人;为了生儿子,我妈隔两年就要和计生队的人“打游击”。

幽深、黑暗、蛇鼠出没的隧洞,我妈躲过;枝繁叶密、闷热、如刀一样割人的玉米丛,她藏过;深更半夜的坟地旁,她睡过……

要个儿子的执念,使她战胜了一切恐惧和痛苦,为了生个儿子,她什么事都可以做。

终于,在她的坚持不懈之下,我的弟弟来了。
然而,他出生了,我们的噩梦也开始了。

从此,家里的一切花销基本上都用在了他身上。

在那个年代,他依然喝着昂贵的奶粉,隔三差五买衣服,水果吃到不想吃。
而我和姐姐则是只能吃他吃不下的歪瓜裂枣,衣服穿别人家不要送给我们的,姐姐穿了再给我穿。

姐姐作为懂事的老大,温柔和顺,自是没有怨言。而我则有大部分老二的共性,调皮捣蛋、不招人喜欢。
只要逮着机会,便会把造成这一切的祸害狠狠地揍一顿。

当然,大多数时候,我会挨更狠的揍。

姐姐上初一时,我妈便让她辍学,准备去打工赚钱。
因为我妈觉得,女孩子反正都是别人家的人,没必要读那么多书,书应该留给儿子读,将来还是要靠儿子养老送终。

学校的老师和政府的工作人员来了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劝说她,再加上姐姐苦苦哀求,表示一定不会因为学习耽误家务劳动,我妈才勉强同意她把初中念完。

初中毕业,中考结束的第二天,我妈就托同村的人把我姐带到浙江去了。

走的时候,姐姐眼里全是哀愁。
我知道,她放不下对读书的渴望。但我妈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她再返学堂的。

当村长把姐姐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我家时,我姐正在工厂的流水线上。
我打电话告诉她,她被我们这里的重点中学录取了,电话那头只有嘤嘤的哭声。

我很清楚,我跟姐姐的命运是一样的。所以初中一毕业,我便毫无留恋的走了。

只是,我并没有像姐姐那样,按照母亲的要求,将工资全部上交,而是悄悄的省下了一些工资,准备留着读书用。

弟弟上高中时,我已经通过夜校和自学,学完了高中,在努力参加成人自考。姐姐也在同村人的介绍下,和邻村一个长相平凡,但心地善良的小伙子结婚了。

结婚时,我妈只给姐姐买了一套两千多的家具,却收了对方三万块彩礼。
她对姐姐说:
“你弟弟正是花钱的时候,只能委屈你了。结婚后,要勤快,多挣钱,你弟弟还指着你呢。”

可是,在外人眼里,我妈可是很有远见,对孩子读书是非常大方的。
为了让弟弟安心读书,我妈专门在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小房子陪读。每天的饭菜得按他的标准做不同样的。

看着别的家境好的同学穿昂贵的衣服,他回家也要买。我妈为难,却从不让他失望,我弟身上的运动服是五六百一套的,鞋子是三百块一双的。

看着同学有手机,我妈也给我弟买了一个。
我弟想要一台电脑,说是方便学英语,我妈二话没说就借钱买了一台。

“妈,你会把他惯坏的!”我实在忍不住了。

当时,我看到我妈眼里全是宠溺的微笑,她温柔地说:
“不会的,我幺儿是最乖最好的孩儿,他才不会做让妈妈生气的事情呢。”

我当时的心,仿佛浸在冰水里。
这份宠溺和温柔,从来不曾赋予我和姐姐,留给我们的永远都是唉声叹气和满面愁容。
以至于我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闪现母亲下垂紧抿的嘴角,嫌弃的眼神和愁苦的脸。

原来,一直以来,只有弟弟才是母亲心头上的肉,那我们又算什么呢?
大概从那时起吧,我就决定以后要多为自己着想,因为,我不是弟弟,我身后没有母亲。

弟弟高中毕业后,无论母亲好说歹说,他也不肯读书了。母亲无法,只好把他送到亲戚的理发店,让他去学理发。

可是,弟弟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哪里吃得了苦,受得了别人的吆五喝六。
在理发店没多久,他就负气回家了。
他说,亲戚什么也不教,只让他洗头、洗头,天天给人洗头!这个亲戚就是想让他成为免费的劳动力。
哼,没门儿!

既然弟弟死活不再愿意去亲戚的理发店,我妈又把他送去学烘培。在烘培店两个月后,我妈接到了派出所打来的电话。
弟弟因为和人打架,被抓起来了。

此时,我已经回到了家乡,正在准备婚礼。我妈便要我和她一起去派出所接弟弟出来。

谁知,他打架居然是因为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怀了他的孩子,而她的前男友又找上了门来。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一言不合,两人便打了起来,对方被他打断了一根肋骨,正在住院。

因为情节较严重,他要被拘留7日。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妈立马哭天抢地起来,要我必须想办法把他弄出来。
罚款,对我来说是天价。

我明确表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我男朋友也是,我们没有任何能力把他弄出来。
再说,做错事就应该受到惩罚,让他在里面呆呆也好,免得将来犯更大的错。

母亲一听,也不管是不是在派出所,暴跳如雷,立刻指着我鼻子就骂起来:
“你个白眼狼!我白养你了!早知你这么无情,出生时我就该把你溺死……”

最后,还是因为警察的一声呵斥,她才悻悻然离开。不再搭理我。

而被打的人找上门来,她也不理。
人家见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只好转过身来找我。于是,被打那个男孩的医药费,我赔了。
那个怀孕的女孩子不敢告诉家人,也只好来找我,我又陪着她去了医院,打掉了那个无辜的孩子。

尽管如此,在我妈心里,我依然是一个没心肝的人。
因为她知道了我早些年开始就自己偷偷攒钱读书,她觉得我没有按照她的要求,像姐姐那样把所有钱寄回来供养弟弟,我心眼太多太坏,我该死!

在她的耿耿于怀中,我要出嫁了。
因为彩礼,她几乎要杀了我,不眠不休和我在家折腾了几天。
我坚持只肯给她一半彩礼,否则我就一分不要。
她哭她撒泼她作势要喝农药,威胁我敢这样以后就没有娘家,婚后我就是被男人打死,她也不会管。
我冷笑,我压根就不相信她会在乎,我说:
“那好,我自己出嫁所有彩礼都是我自己的,以后你就当没我这个女儿。”

最终,3万8的彩礼给了她2万。
她连一根针都没给我陪嫁,我爸看不过眼,和我姑给我买了床被子。

她不肯来我家,甚至在我生孩子时,也只来医院看了一眼就走了。

我想,母爱也好,亲情也罢,没就没了吧,反正从小到大,她原本就只有一个儿子,我和姐姐,她生我们下来就是为了给她儿子压榨的吧。

一天,我破天荒的接到了她的电话。
原来,我弟弟打算结婚了,女方要求必须在城里买一套房。

我妈又想起她还有两个女儿,我和我姐,她要我们各出10万,加上她手里的钱,去全款买一套房。

我姐很为难,她说,她手上没有那么多钱。
而我因为怀孕后就辞职了,家里的开销全靠我老公一个人。
本来日子就紧巴巴的,到哪里去找多的闲钱支援别人呢!

我也心平气和地跟母亲说了我的难处。

她打断我的话,恶狠狠地说:
“别给我说你没钱!没钱不晓得找你老公要?找你婆婆要?你简直就是个蠢才!我怎会生了你这么个蠢货!你就这么一个弟弟!这个钱,你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
不等我开口,她就挂了电话。

晚上,姨娘们的电话一通接一通,全是劝我去想办法借钱给弟弟买房的。
我忍无可忍,对着电话一通吼才消停点。

然而,为了让我和我姐出这笔钱,我妈先是电话夺命催,见我不接电话,干脆直接到家里哭闹,闹也不管用,又打起了苦情牌。
她坐在婆婆家的院子里,哭天抢地,她如何命苦,如何不容易……

最后,我和姐姐实在无奈,各出了2万块钱,她才消停。
可为此,我婆婆大半年看见我都没好脸色。好几月,我老公一发工资,婆婆就打电话来,不是头疼脑热要吃药,就是哭诉养儿不养老,如何委屈。

弟弟终于结婚了,酒席上我妈压根没给我好脸色,和几个姨娘在一起,话里话外说,早知道生下那么个狠心贼,不如一生下来就溺死她,白眼狼!

我低头吃菜,只做没听见。

我和姐姐以为,弟弟结了婚也就长大了,会担负起他的责任。结果,他却迷上了打麻将。

弟弟婚后半年,我妈忽然打电话叫我们都回去吃饭。说这么多年也没一家人在一起聚齐,都回来吃饭。

饭桌上,我们才知道,我弟一夜之间输掉了12万。我妈的意思,是让我们姐妹来替他还这笔赌债。

我放下筷子,正色到:
“妈,他是一个成年人了,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这样,只会把他害得更惨!”

我妈睨了我一眼,语气很不满:
“他不是没钱嘛!有钱还能低三下四来找你?你心硬我知道,可这毕竟是你亲弟弟,打断骨头连着筋。他好歹叫你声姐,我好歹生养了你,当着全家人的面,你不能不做人事!”

全家人都看着我,我有些讪讪地,但仍清楚地说明了我的态度,我不会给!

她又打起了苦情牌,她如何一把屎一把尿把我们拉扯大,如今嫁了人了,不认娘家了,她说不听了……嚷嚷着要让全村人评评理

姐姐表示,拿不出那么多,而我依然无动于衷。

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右手握成拳想打我,看见我瞪着她,她缓缓伸出食指,指着我,从牙缝里说:
“你是不是要逼死我?好,你不给,今天我就死在这里!”

我也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与她对视:
“好!你想死,就死!”

一桌子的人都被我们吓住了,屋子里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大家惊得连劝架都忘了。

见我毫不退让,我妈一屁股坐了下去,边哭边高声大骂。周围的邻居都纷纷跑来,站在我家门口看热闹。
我妈拍着地嚎啕,说我自从出去工作就一分钱不给家里,彩礼也没给娘家就不要脸的让人白睡了,说她吃苦受累养活我长大,如今我一分钱也不给她不肯养她老。

我老公拉着我,我们分开人群落荒而逃,身后尽是嘲笑的议论声。

我妈闹到村委会,村里有人来找我,说是我不尽抚养义务。
我妈提出,弟弟的赌债,我可以不还,但她老了,干不动了,我和我姐每月必须各给2000元生活费。

小镇上,家家都种有粮食和蔬菜,平时也只买些肉类就可以,她和我爸两个人,每月都未必会用到2000元。

她要这么多钱,其实是想去接济我弟弟。即便我们不同意,她也会想别的法子来折腾。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同意每月各给1000元生活费。

前几个月疫情期间,我又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她要提高生活费标准,每个月1500。

因为疫情,我老公所在的企业也面临破产的危险。
我们手上几乎没有存款,还要养孩子,他一旦失去工作,我们即将面临吃不上饭的风险。

我说了我的难处,她却不理,只是说她需要钱。

我彻底火了:
“妈,你找我们要钱,好拿去接济你儿子吧!我们都快吃不上饭了,你还来压榨我们!难道他才是你生的?我们都不是?”

“妈,你无情,我却不会无义,该给你的我一分都不会少,但也一分都不会多给!别再想着让我为你儿子买单,那是你儿子不是我的!”

挂了电话,想着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即便是狠狠地大哭一场,也未必能散发掉内心的委屈。
都说母亲的爱是这世上最纯粹,最不计回报的。我母亲的爱同样纯粹,不计回报,只是这份爱并不是给女儿的。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