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一去再也没回来了
故事

短篇小说:这次一去再也没回来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甜老虎仔
2020-09-11 19:01

他已经观察窗外的梧桐树两天了,他们骑士般高大威武,沉默着拒绝他出逃的荒唐想法。
除了观察,他还在思考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自己到底是谁。


他是一个正在被制作的某种模型,这是最显而易见的结论——他很像一个人,但是并不是。

他被放置在靠窗的地方,对角线五米外有个小女孩,很显然她还没有成型,尽管一整个框架都被搭起来了,但与头发上的珍珠发卡都熠熠发光的上半身相比,下半身仅仅用几根木头支撑着,十分狼狈。一条鲜红色的裙子堆在房间正中间。

制作他们的女人也经常穿一条红裙子,瘦骨嶙峋但力气很大,经常一个人把长长的木头从外面拖进来,再用颜料一点点涂抹。

她应该是非常孤独的人,不然她也不会整天对着木头讲话:“再过一阵你就是齐天大圣了,那我现在叫你什么呢?”她想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弯腰笑了一阵,“既然还不是大圣,你就叫小齐吧。”

“小齐,希望你能喜欢你自己,也能喜欢我送给你的好朋友阿绿。等她穿上裙子一定会很漂亮的,到时候我再送你们一份礼物好不好?” 



小绿醒来的时候外面正在潺潺的下雨,但她背对着窗户,错过了少见的梧桐骑士们小心翼翼抚摸雨水的温柔瞬间。

“欢迎你,你很漂亮。”小齐彬彬有礼的语气,跟他此刻脏兮兮的样子不甚相符。

于是阿绿的疑问里不禁带上了一点恐惧:“谢谢你。但你是?这里是哪里?”她想了想又补上了最重要的一句,“我的角色是?”

“我们是被创作出来的艺术品,你叫阿绿,我……”他似乎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被赋予的那四个字,“我是小齐。”

小齐是大英雄,自己最后也会穿上红裙子,他们被制作的目的是在一场游行中引人注目,让女人从穷困潦倒变成家喻户晓的大艺术家。

搞清楚这些以后,阿绿很开心地扬起了头,脖子嘎吱作响,吓得她赶紧扭回头不敢乱动,但语气里还是带着惊喜:“那如果这样的话,我岂不是也变成了英雄,和你一样?”

 “我是哪门子英雄啊,哪有木头做的盖世英雄?”小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基本已经成型了,这种轻微的动作不会给他带来任何负担。 “大家都会为我们欢呼,感叹我们是奇迹,她也会因为我们而获得幸福,这不就是成为了英雄吗?”阿绿分析得头头是道,仿佛已经被众人拥簇过一样。



阿绿是个对“英雄”执念很深的孩子,她总是缠着小齐讲齐天大圣的故事。

小齐其实不喜欢这样,尽管他只是一个雕像,但也有自尊心,当阿绿听到“孙悟空从炼丹炉里一个筋斗翻出来,一双火眼金睛威风凛凛扫视着一切”的时候,眼睛也亮了起来,揪着的一颗心落地似的长叹一口气:“这就对了!”。

小齐看着自己木头的身躯,做出一副疲惫的样子来拒绝了再讲一段的要求。
 
窗外的树枝条越来越长,作为夏天的证据被放置在了窗前。

阿绿基本也已经被制作完成了,她的脚被做得小小的,套上了尖尖的红色舞鞋,如果仔细观察还会看到小腿上沾染上的颜料。不过没关系,马上她就可以穿上新裙子了,一切都会被藏在巨大的裙摆下。

小绿紧张地看向小齐,但他置若罔闻,像往常一样盯着窗外。



“你喜欢她吧?”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小齐一跳,长长的树枝垂在窗前,迎着风洋洋得意地摇了摇脑袋。原来这早就成了一场双向观察。

看他沉默着不说话,树枝摇得更欢了,“别摆谱了大英雄,你就是喜欢她,我都看到了。”

我们的大英雄皱了皱眉头,试图恐吓树枝放低声音,生怕被阿绿听到。

其实这也是他最近在沉思的众多事情之一,或许算得上其中最重要的,爱怎么像火眼金睛一样,能在长久的沉默里误打误撞,无师自通?

他想长长久久地跟阿绿这样凝望下去,直到腐朽,直到化成灰,哪怕化成灰他也要成为上面那一层,不让雨水沾湿阿绿的红裙子。

他还想到了自己刻意隐瞒的故事的开端和已经注定的结局,梦里的神口气带着些许的怜悯:“这最后一难,难在你,也不在你。”

他又在懊恼自己无所谓的自尊,就剩那么一点点时间了,不能再多讲一些故事给阿绿听吗?天知道他有多喜欢看到阿绿听完他的英雄故事满足的神情,总是让他忘了他们只是两个被制造出来迎接人群欢呼的雕塑。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源头的话,小齐逆着时间线回忆,想起了某个下暴雨的午后

女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一直没有来,他们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主题是猜测女人的过去。

他们总是这样,像个侦探,通过蛛丝马迹去猜测她的生活。女人的手上戴着几只戒指,尽管磨得有些旧了也能看出价格不菲,做得好的时候,毫不迟疑地夸小齐英雄气概和阿绿乱世佳人;做得不好的时候,也会骂骂咧咧甚至还会边打自己的手边跟他们道歉。

“我的两只脚不一样大,右手第三根手指比第二根手指长,肚子和小腿上都沾了油漆,脖子也总是有哪里不对劲,”阿绿被摊放在地上,所以说话的声音闷闷的,“如果她做我是为了代表自己的话,那她一定是个不快乐、还有点自卑的人,如果是这样,希望我能陪她久一点。”

 “等我穿上裙子,就是完美地遮盖住了一切缺点的她了,她会变老,而我永远不会,希望她80岁的时候也能看到年轻时穿着红裙子红舞鞋的自己。”

阿绿不自觉带上了一股悲天悯人的口吻。直到这个时候,她还在想着靠自己去拯救一个人的青春。
 


夏天愈演愈烈,他们已经盛装打扮,做好了被展示的准备。

“小齐!”阿绿冲他挥了挥手 ,她现在做这种危险动作越来越熟练了,“你马上就是齐天大圣啦,那我以后还能叫你小齐吗?”

她看着小齐的铠甲金光闪闪,陷入了疑惑。问题还没得到答案,女人就走了进来,指挥着人小心翼翼的把他们搬上了车。  

这是阿绿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她惊讶地观察着天空、河流、马路和路上的行人。“云彩真软啊好想跳进去!”她大声冲阿齐呐喊着,为这场狂欢拉开了序幕。

太阳节是这座北方小城市两年一度的狂欢盛典。因为流传着太阳神几百年前为了拯救这座被洪水淹没的城市而被逐出神位的故事,家家户户在太阳节这几天都要将衣服和脸都涂成象征着彩虹的彩色,在节日的最后一晚点起篝火,将衣服丢进火堆,当作对太阳的献礼。

阿绿和小齐被放置在特意制作的车里,在人群的簇拥下揭开了大幕。

车很高,小齐的身体里安置了一个机关,只要按一下按钮,他就会举起金箍棒,引得众人也振臂欢呼。

阿绿憧憬的看着他,殊不知人群都在说她美艳动人。

他们花团锦簇,他们威风凛凛。一圈一圈地巡游,似乎永无止境,仿佛他们是两个永动机。直到阿绿看到远方钟楼穿破红色的晚霞,被夕阳照得有种沧桑的性感。夜晚要来临了。

她悄悄地戳了戳小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啊。”

“我们要到太阳里去。”他的答非所问让阿绿有些疑惑,但还是放下了手继续着巡游。
 


节日的夜晚格外漆黑,似乎所有的光源都被聚集在巨大的篝火旁。他们被推到了篝火的面前,火光将阿齐的身影映的更加庞大,似乎拯救小镇的人就是他。

当然不是,他只是祭品。他们都是。

他被制作出来的第一天,女人倚在门框抽烟,字里行间都是惋惜:“这次算是最完美的一次了,可惜还是要被烧成灰。”

女人是残忍得非常直接的人,所以能成为大家尊称的艺术家。当然了,她也经常跟阿齐解释:“其实每次我制作祭品的时候,都会跟人说,这是工艺品,不是雕塑,雕塑是艺术,他们不一样,但这些人根本听不懂。”

“每次都很痛吗,对不起,但是他们总是这样的,爱看英雄被毁灭。”女人想了想,决定这次做一个人陪着小齐一起成为祭品。

游行一定要有一个祭品,越威风的英雄越好,身边有美女陪着更好。小齐被制作过很多次,被不同手段毁掉过很多次,已经轻车熟路了。

火越烧越旺,每个人脸上都是彩色的颜料,汗水让他们显得有些狰狞。

像每一次一样,小齐被推进了篝火,木头燃烧的声音骤然放大。阿绿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似乎讲了什么,太吵了,他们互相听不清彼此。

九九八十一难,这是最后一难了。小齐伸出胳膊,狠狠把阿绿推了出去,惊恐的眼睛变成了数百双。

他不在意,齐天大圣的期盼本就不是成神成佛。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