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错过了,真特么谢天谢地
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有的人错过了,真特么谢天谢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卷草一把
2020-09-11 21:00

万籁俱寂。陈峪洃点了根烟,烟味蔓延到房间里每个角落。
我躺在床尾,我对他说:“你会触发火灾报警器,到时候水喷出来,湿一地。”
陈峪洃不听,反将烟举高,自虐般等待事情发生。


陈峪洃是我的邻居,我总是能见到他提着个大袋子捡一些矿泉水瓶。

我偷偷往他的家里瞥过,陈峪洃的爷爷躺在破旧躺椅上,身边堆满纸皮,一叠一叠整齐无比,矿泉水瓶一律用麻袋套起。陈峪洃一个人基本集齐了这些。

等到我上小学,陈峪洃拿着低保户的补助与我同桌,我分享牛奶水果,他会将拾荒路上捡到的奇异石头送给我。

同学可怜我倒霉,摊上陈峪洃这样灰头黑牙、口中还有恶臭的流浪汗同桌。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才是真正的流浪汉。

或许是同病相怜,我总是额外关心陈峪洃,他们的流言恶语,我通通置之不理。

“其实我不懂为什么他们要对我那么好。他们对我的好,我将来只能万倍偿还。”某天放学,我对陈哭诉。我很早便得知领养的身份。

转眼初中,很诧异养父母还愿意让我上学。

我与陈峪洃同行回家,他总是隐忍,在我面前装作无事发生。

终于一天,陈峪洃解脱了,他爷爷带着他来学校办退学,他开始经营他家拾荒场。

我觉得很寂寞,我摆弄那些他送我的石头。其实我很羡慕陈峪洃,无论被欺凌还是贫穷,他爷爷永远都是他的依靠,不会丢下他。

我约他见面。我们跑到后山上,小镇最远的地方,再出去就是公路与河山。我与他手舞足蹈聊梦想,我说我要属于自己的家。他便说他要努力赚钱,将来娶我。

其实他打理一番,是有些帅气的。只不过,贫穷令人瞧不起。

那一阵子,好几个明净的夜,我们坐在树下看夜空看小镇,他不言我不语,沉默地享受人生最接近幸福,最想相信梦想会成真的时刻。


让我读完初中,养父母已是仁至义尽。他们不用说,其实我也明白。

养父母靠关系让我当服务员,我为顾客点单为老板记账,日子忙碌无趣。这一年,我16周岁。

陈峪洃说他联系到了一家修车厂,是家里的亲戚,他可以去边学边做。

我想跟他走。可是他连自己都养不活,我于他,只是负担。

我很想他,可我不再觉寂寞,因为我有了希望,有了等待的理由。买不起手机,我便给他写信。他也回信,小学生作文般流水日常,只一字不提艰难险阻。

我一直以为我的生命里只会有一个陈峪洃。

成人那年,陈峪洃买了按键手机送我。只不过我没有告诉陈峪洃,收到手机的那一天,我遇到了刘莱海。
 
刘莱海回镇里探亲,顺便消散与妻子离婚的积怨,起码他是这么告诉我。

小镇里寂静,一切显得不真实。刘莱海在城市待惯高楼大厦,耳边龃龉还在作响,他索性便将热销的店一关,来镇里休息几日。

先是送了更高端的手机,他不知怎的对我很是热情,几乎快包办整间餐馆。

父母听说了这件事,请他来家里。刘也愿意来,带着不少礼品,他们喜笑颜开。

渐渐地,店老板默认我辞去了工作,想必也是父母的安排,我待在家里等待一个人男人来,像是待售商品。

我怕陈峪洃会舍弃前程来掺合这种提亲闹剧,不敢与他说明。其实我更怕现在的他,毫无胜算。

刘莱海投资了镇里第一家酒吧,父母推搡我去开业大典。我坐在灯光昏暗的角落,尝试微醺的滋味。

音乐喧哗,酒吧里头男男女女在谈笑说爱,我意兴阑珊地观望,像是饱受沧桑的老人。

我第一次忤逆父母的意愿。我竟然在终身大事上有所反抗,不孝骂名开始扣在我头上,我永远摆脱不了养女的身份。

我想等陈峪洃功成名就,想等他回来。


忘了从哪里看来的名句“酒能让孤独发出响声”。我爱上了酒,短暂的夜不归宿,能让我暂时忘了卑微的身份。

陈峪洃传短信问我近况,父母待你可好?我顾左右而言其他,总是避开父母不谈。

某夜,刘莱海坐我旁边,我趁着酒意问他为什么追求我,他笑着说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一见钟情早已沦陷

我啼笑皆非。

我说我不需要别墅山珍,我只想与爱的人枕边梦醒,我说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愿望你都不能成全我。

刘沉默,随即掏出手机,给我看一段视频。

陈峪洃穿着工服与一个眉头有痣的陌生女子缠绵,他主动,双手齐下,吻得十分认真。

这次换我保持缄默。

他说他不想让我,这样难得的女子和这样背地出轨的人在一起,他说我的爱人靠这样上位,不值得我爱。

我不敢清醒,一杯又一杯,直到自己完全忘记。

那一夜,刘莱海不再伪装绅士,我的心已无力再承受波澜,我累了,我不想再反抗命运。

背弃与背叛,仿佛是我人生的主旋律。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陈峪洃察觉不对,来家中看望我。望着那些房间里的男人内衣与用品,他什么都明白了。

他抽烟,我想起家中已被刘莱海装修过,烟雾报警器他都洋气地装上在我房间。

我劝阻,却满脸羞愧,一段真假未知的视频便让我移情别恋,我孤立无援,便放弃挣扎,只在脑海里留下一句我要偿还养育之恩,要报答父母。
我没有告诉他那段视频,我只说刘莱海比你有钱,他会给我一个更幸福的家。

祸不单行,陈峪洃的爷爷去世了,他留下处理后事。而我随刘回去,定居在他开店的城市里。

再过几年,我与刘结婚。我的生活迎来了一个儿子,一家人喜乐融融,幸福得不能再幸福。



孩子上幼儿园,学会撒娇,抢着要吃冰激凌。斗不过他哭闹,我牵着他的手去新开的连锁店。

收银的女店员眉头有一颗痣,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等我回过神才想起那是陈峪洃的出轨对象。

第二天等到她上班,我在门口拦下她,我想问问他的近况,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女店员很爽快,哦陈峪洃啊,前几年得了梅毒,现在大概已经死了吧,可惜了,当时拍片的时候还挺喜欢这个搭档的。

她说她从良了,她还记得陈峪洃当时被维修厂赶出来走投无路,是她带着他走进这个圈子,他拿着第一笔工资买了个手机送给他女友。

回去的时候腿在颠簸,慢慢的,不听使唤的全身开始颤抖。
 
事已至此,就此别过。

幼儿园放学,我接儿子回家。

“妈妈你看,我找到了你们结婚时的照片。”儿子开心地拿着半旧的照片给我看,我寻思照片都在相册里完好无损,哪有那么破旧。

瞥了一眼照片,我慌了神,问儿子这是哪里来的。

他说是幼儿园的陈老师给的,说叫我拿给你看。

照片是刘莱海的结婚照,和他的第一任妻子。她长得与我十分相似,背面还用圆珠笔写着——纪念火灾中逝去的爱妻。

什么一见钟情,什么喜欢不需要理由,原来我只是一个替身。那么多烟雾报警器,他是不想再一次失去爱人。而我,只不过想要一个归宿。

难怪我们能幸福,他爱的人并不是我,我也并不爱他,但我们却各有所需都离不开对方。

我再次转头去问女店员陈峪洃的近况,她只回我一句他快死了。

所以他不甘心这样死去?所以千方百计寻一张照片,让我看清现实,让我看清抛弃他而选择的那个人,是什么模样?

和当年刘莱海一样。

我啼笑皆非。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