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里比不上她,可他居然要为了那个贱人跟我分手?
悬疑故事

悬疑故事:我哪里比不上她,可他居然要为了那个贱人跟我分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六院长
2020-09-12 09:00


林晓漠然的看着浴缸里透亮的水面上荡起一圈又一圈由她搅动起来的涟漪,看似波澜渐小,但水面却再也无法重归平静。正如同这涟漪一般,所有的事情都因她而起,是她造成了自己的死局,如果还能重来,她还会走到这一步吗?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她还会伤害别人哪怕也会毁掉自己吗?

答案无从可知。

林晓将身体慢慢没入水里,冰冷的水让陷入绝望的她安静下来,她伸出手摸着自己平坦小腹上那一道丑陋的疤痕,曾经这里也孕育过一个小小的生命,本以为他是上天的礼物,没想到却是一切罪恶的开始,或许亲手扼杀掉他是她短暂一生中做的最正确的事。

林晓脸上挂着没有温度的微笑,手上的锋利刀刃也无情的割开了动脉,红得几乎刺眼的血在水里蔓延开来,就如同当初孩子离开她身体一般,此时的生命流逝对于她来说无比清晰,或许她唯一能留下的东西就只有脸上这一抹苍白的微笑了!

“晓晓,我觉得你还是去看一下医生吧!你现在这个样子……”舍友欲言又止,悄悄注意着林晓的神情。

自从林晓跟陈毅分手过后,她的精神状态就有些不正常,一连好几天,每天半夜都能看到她像个鬼魂一样披头散发的站在阳台上,舍友们都担心,怕她一时想不开从七楼跳下去。

林晓的表情依旧冷漠,就像根本没有听到她们说话一般。

“你不想去外面的医院没关系,听说学校里的心理老师也是很好的。”另外的舍友赶紧帮衬。

以前的林晓是一个活泼爱笑的女孩,可是现在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真的很让人担心。

“嗯”林晓艰难的从嘴里蹦出一个字,转头又像一个木偶一样站在了阳台上。舍友们无奈的叹着气,她们都很清楚林晓站在阳台上是在看什么。

酷爱打篮球的陈毅或许就在阳台对面的篮球场上依旧没心没肺的继续打着篮球,根本没有想过此刻还有一个女孩为了他生不如死。
 
“你有什么事想跟我聊聊吗?”心理老师王岸暖心地替脸色苍白的林晓倒了一杯热水,放在了她手边。

林晓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像陈毅一样温柔对待她的老师,心里突然涌现出一些酸楚,她自顾自的呢喃道,“他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我那么爱他?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他!”

对于林晓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王岸并没有觉得惊讶,毕竟这个年纪的人就是喜欢为爱执着。

“那个女人哪里好了?我哪里比不上她,可他居然要为了那个贱人跟我分手。”情绪越来越激动,逐渐变得歇斯底里的林晓完全忘了自己在哪里,她此刻只陷入了自己一个人的仇恨之中,“那个女的能给他什么?他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他,我明明那么爱他,可他为什么还要抛弃我,我都怀了……”林晓痛苦的抓着头发,蜷缩成一团颤抖的哭泣着。

王岸很擅长替人排忧解难。

他扶起林晓,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温和笑容,“既然你那么爱他,那你愿意为了跟他在一起而付出一丁点代价吗?”

林晓猛地抬起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拉着王岸的手,“我愿意,只要能让他回到我身边,我什么都愿意。”

王岸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真的什么都可以吗?包括……”王岸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别有深意的看了林晓的肚子一眼。

有些错愕的林晓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对上王岸的眼睛,“你真的有办法可以帮我吗?”

“或许吧!”王岸扶了扶眼镜,“不过要看你愿意付出的代价有多大。”

“只要能让他回来,我什么都愿意。”林晓放在小腹上的手慢慢松开了,“没有他我会死的,我不能失去他。”林晓抓住王岸的衣袖,生怕王岸会说出拒绝她的话。

王岸不动神色的推开她的手,没有他就会死?那死也太容易了吧!

大学城附近一小区,最近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命案

出租屋里有三具尸体,两女一男,根据现场的种种迹象,其中一男一女被判定为他杀,而另外一具在浴缸里死亡的尸体则被判断为自杀

那怕是办案经验丰富,见过无数凶案的老警察也不免被这样的场景震惊了,男尸身上的伤口深浅不一,根本就没有任何章法,于其说是杀人倒不如说是泄愤更为贴切,再根据伤口痕迹的比较,发现这些伤口应该是两个人或两个人以上造成的,而且也不用费心去找作案工具,屋子里遍地都是,最后不得不感叹现在年轻人的口味真是越来越重了。

再看看被杀的女尸,尸体上有些青紫的擦伤,应该是在与人发生拉扯的过程中造成的,不同于男尸的多处伤口,女尸的致死伤是颈动脉割断,一刀毙命,而且通过伤痕鉴定比对,凶器就是自杀女尸用来自杀的刀。

整个案件发生的过程很快就被推理出来,再加上各种合乎情理的证据和复杂的人物关系,警方很快就侦破了这起惨无人道的情杀案。
 
“你听说了吗?我们学校出了命案,死了三个人。”

“真的吗?怎么死的?谁啊?”

“好像是学生,反正死得挺惨的。听说是得罪了外面的人,被人家给灭口了。”

“我怎么听说好像是情杀,男的脚踏两条船,女的有社会背景,就让人把那对狗男女给杀了,然后自己又跟着男的去了。”

“对,我也是听他们这样说的。”

走在校道上的王岸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听着前面刚下课的学生兴致勃勃的讲着这段恐怖的爱情故事,不过他们没想到更加惊悚的应该是故事的参与者之一此刻正在他们身后。

王岸回到家,迈着轻快的步伐进入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在一面被他用来放置“战利品”的柜子上取下了他最近收集的一个,一个用福尔马林泡着的成形但是未足月的胎儿。

这就是林晓付出的代价,他答应帮助林晓,那么作为交换,林晓肚子里的孩子就成了他的“战利品”。

“你就那么喜欢这个东西?”一个阳刚又带着撒娇意味的声音出现在了地下室,“比喜欢我还喜欢?”

“你现在跟它可没有可比性,不过以后说不定。”王岸放下瓶子,亲昵的握住了男人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一切都结束了,开心点。”

作为一个合法的公民,王岸一向是安分守己的,杀人?怎么可能!

“既然你想让陈毅回来,那么首先就要解决掉吴茵。”王岸将一个笑容灿烂的女生照片放在林晓面前,“每周的星期三,她都会去一个地方,至于去做什么,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林晓默不作声的听着王岸的话,她拿起吴茵的照片,看着照片上熟悉的女人,愤恨的火苗在她心里烧得更旺,就是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缠着她的陈毅,这个贱人!

明白王岸意思的林晓自然知道吴茵的背后有多肮脏龌龊,吴茵确实是学校公认的美女,但就是因为这张脸,跟她纠缠不清的男人可不止陈毅一个,其中还有一个学校里势头正大的石军教授,只要林晓能撞破他们的丑事,搞臭他们的名声,到时候陈毅不就会重新回到她身边了吗?
客厅里明晃晃的灯光,让林晓觉得很刺眼,豆大的冷汗从她的脸上滴落,她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她明明只想偷拍吴茵跟其他男人乱搞的照片,怎么会亲手杀了人?

悠闲坐在沙发上的王岸淡然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就像平常看报纸一般平静,不过饶是他耐心再好,也受不了旁边两个一直在发抖的女人,坐了快半个小时的他扭了一下脖子,“人都死了,你们不做些什么吗?”

吴茵满是恐惧的脸上因为王岸的话有了其他的情绪,她颤抖着手,试图拉住王岸的衣角“王老师,是你让我做的,不是我杀的他……”

王岸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蹲下身逼迫吴茵与他对视,“是吗?我让你做的?我可没让你们玩SM,你失手玩脱了,这可不赖我。”

说到SM,吴茵脸上的痛苦更重了几分,石军确实有这个特殊癖好,可是事实是她还没跟石军开始,林晓就拿着照相机冲了进来,等她反应过来,王岸和陈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进来了,那个时候手上绳子还没有解开的石军看着三个不速之客也是无计可施。先冲进来的林晓自然是不知道为什么王岸会和陈毅出现在这里,可是吴茵却清楚得很。

石军虽然为人师表,但是内心的丑陋程度跟恶魔没什么两样,四个月前他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想逼迫吴茵与他发生光系,不过好在那个时候石军对林晓更感兴趣,所以吴茵偷偷把迷晕的林晓送上了石军的床,来讨好石军。

处心积虑的吴茵当然怕清醒过来的林晓把事情闹大,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那个时候林晓心目中的男神陈毅居然愿意帮她,不过事到如今吴茵才发现这一切根本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是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这一切居然是他们早就设好的局。

“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想明白的吴茵更加恐惧眼前的两个男人,她本来以为陈毅是个蠢货,连那种屎盆子也愿意往自己脑袋上扣,可是现在想来,他们一开始就在利用她,原来传闻里石军跟王岸积怨已深竟然是真的。

站在一旁的陈毅从石军伤痕累累的尸体上跨过去,打开了石军电脑上的文件,一段视频安静的播放起来,昏暗的场景里,一男一女赤裸的在床上扭动,是在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当听到那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声音时,失魂落魄的林晓才猛然发现视频里的女人居然是她,而那个男人竟然是石军。

“吴茵,作为始作俑者,你不打算跟林晓好好解释一下吗?”王岸索命一般的声音,让吴茵浑身颤抖起来,她一抬头正好看到林晓那可怕的眼神,心虚地连滚带爬的想往后逃,“不是的,是石军人面兽心,都是他的错,不是我害你的。”

事到如今,林晓再傻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怪不得吴茵那段时间频频与自己交好,原来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回想那天,当清醒过来的林晓看着自己身边躺着的人是喜欢很久的陈毅的时候,她是那么的开心,甚至都不忍心怪陈毅迷晕了她,她只是天真的以为陈毅也是喜欢她的,所以才会做这样的事,没想到事实居然是这个样子。

小腹上的疤痕还没有完全愈合,甚至她和陈毅的甜蜜都历历在目,她痛苦了那么久,恨了那么久,现在才让她知道真相居然是这个样子,那她做的那些事算什么?

林晓苦笑的站起来,愤恨地与吴茵扭打起来,最后林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刀,那一刻她没有任何犹豫的用刀刃划破了吴茵的脖子,结束了吴茵的生命,如果说之前是听王岸的话虐打石军,那么现在的她是真的想要吴茵去死。

对于这样的结局王岸很满意,他甚至带着欣赏的目光审视着林晓,怪不得陈毅那么讨厌她,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啊……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坏有多狠。

王岸把目光从林晓的身上收回,又讥讽的看了看不得好死的石军,大家都有秘密,闭上嘴把好门不就好了,非要来威胁,现在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了吧!

“对不起,陈毅,我不知道……”事到如今林晓不知道该说什么,当初陈毅说要对她负责,他们才在一起的,可是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是被石军强暴的,她一直以为陈毅对她的伤害根本就不存在。

“哦。”陈毅冷淡的看着林晓那张让他反胃的脸,“觉得对我有愧吗?那就去死吧!你这种人活着只会让人厌恶。”

“你就没有喜欢过我吗?既然不喜欢又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林晓不相信陈毅没有喜欢过他,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陈毅明明对她那么好。

“喜欢你什么?喜欢你恶言相向,活生生逼得别人受辱跳楼。”陈毅夺过林晓手里的刀,“要不是怕脏了手,我真想亲手杀了你。”

看着陈毅狰狞的样子,一段久远得让林晓不愿想起的回忆涌现出来。陈毅、陈默,多么相近的名字啊,为什么一开始她就没想到呐!

看着埋藏在自己心里五年的秘密一下子被人揭开,她那丑陋的过往终究还是被人发现了。是的,她林晓从来都不是什么温柔大方的人,她暴躁偏激,见不得别人比她优秀,凭什么班主任每次考试都夸陈默,她考得难道不好吗?凭什么陈默可以成为优秀学生,而她处处都要矮她一等,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活着,所以她要陈默死,要她光明正大又跟她毫无关系的去死!

“林晓你真的很脏,不止身体脏而且心更脏,如果你不愿意自己去死,你放心我还有比死更能折磨你的方法。”

事到如今,林晓还有别的选择吗?不,她没有了,从跟王岸达成交易开始,或者从她喜欢上陈毅开始,她就一步一步走进了陈毅为她编制的网里,除了死,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一直在车上等着陈毅的王岸,贴心的给陈毅系好安全带,“明天给你妹妹买束向日葵怎么样?”

向日葵,陈默最爱的花,他那可爱又可怜的妹妹最爱的花,要不是五年前被林晓那个贱人校园霸凌,在嘲笑和欺辱中从天台跃下,她现在也能好好的上大学,也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不过现在没关系,现在他替她报仇了。

见到陈毅不说话,王岸又想到了陈毅第一次来找他,愿意拿自己跟他做交易的时候,那个怯懦,眼里却又充满仇恨的男生,没想到短短几年成长得如此优秀,这样一来,石军那个废物还想拿陈毅跟他的事来威胁他,果然是死都不能瞑目了。

世人皆半鬼,何必一定要把人看透呐!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