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不宜久留
故事

惊悚故事:此地不宜久留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早花一岁
2020-09-12 16:00

林茵迷迷糊糊醒来,昏暗的灯光,让她吓得打了个激灵,她瞪大眼睛环视四周:平日自习室里坐满同学,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自习室里的白炽灯,也竟然已经灭了一半……


林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自习室的桌上,沉重的脑袋早已将胳膊压得发麻。

“该死,我今天怎么睡沉……”她迅速直起上半身,尴尬地擦了擦熟睡时流在桌子的口水。

临近考研,林茵常在自习室“扎根”到半夜,她不止一次在桌上打盹,但这回是第一次在自习室真正熟睡。

迷迷糊糊醒来,昏暗的灯光让林茵误以为自己梦游到了别处,她吓得打了个激灵,立马正了正身,瞪大眼睛环视四周:平日周围坐满同学,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自习室里的白炽灯,也竟然已经灭了一半。

“我睡了这么久吗?睡到大家都走了?”她尴尬地盘问自己。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向她靠近,管理员阿姨迅速走到她跟前,不耐烦地对她说:“同学,自习室要关门了,快走吧。”

“可是考研前,自习室不是不关门吗?”林茵忍不住用力掐自己,想用疼痛感来确定自己确实不在做梦。

阿姨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少女:“谁告诉你的?”边说边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林茵只觉无奈,匆忙收拾了书本,背起包向门外走去。

“谁给的胆子……”阿姨望着她的身影喃喃自语。



林茵边走边打开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22:51。

“11点都不到?”她惊道。

说话间,林茵已经走到了门口。林茵实在想不通,正准备告诉李琛自己提前出来了的时候,发现他正背着包站在门口不远处,低头按着手机。

李琛是林茵相处了四年的男友,他每晚都会在林茵学习结束,送她回宿舍。

林茵刚要走向李琛,这时候手机响了,屏幕上一条信息显示:“我提前出来了,在门口等你。”

不远处的李琛,边深吸了口气边放下手机,转而望着自习室的方向。

林茵的目光和他的交汇在一起。她向李琛招招手,然后朝他的方向小跑着去。

李琛显然对她的提早出现感到意外,他接过林茵手中的包笑着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出来了?”

“我也奇怪呢,我就打了个盹儿,看管的阿姨竟然告诉我关门了。”

“关门也好,你提前回去,也省的大半夜不安全。”

说罢,李琛牵起林茵的手准备往回走。

然而触到李琛手指的一瞬间,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琛,你冷吗?”

林茵一踏进宿舍,室友们纷纷望向她,脸上还挂着担忧的表情。

她被盯得毛骨悚然,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茵,你刚才去哪儿啦?”肖然打破了凝结的气氛,小心翼翼地询问。

“我刚从自习室回来啊……”话说一半,她就像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今天自习室关门早,我就回来了。”

“茵,自习室那条路晚上人太少了,你一个人走不安全,明天别去了吧。”阿花小声说道。

“李琛每天都来接我的呀。”其他人刚想接话,林茵却继续嘟囔道,“你们说怎么这么奇怪,今天自习室11点不到就关门了。我问那个管理员阿姨,她看我的神情……”

“看你的神情怎么了?”肖然迫不及待地问。

林茵继续慢悠悠地说道:“她看我的神情,让人觉得,此地不宜久留……”
室友们集体瞪大了眼睛,神色纷纷变得紧张起来。



林茵看着莫名其妙的室友们,心里暗自发笑,将脸凑到中间,挥挥手示意大家都挨过来。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道:“你们……好像神经病!”

见林茵是在开玩笑,几乎所有人同时舒了口气,继而心有余悸地面面相觑。

“什么毛病嘛你们,早上还好好的,现在一个个跟中了邪似的。”说完,林茵一瞬间如同失了忆般恍惚。

“早上?我怎么想不起来早上做了什么?”林茵自顾自地说道。

肖然默默听着她的呓语,不由回过头担忧地望着她:“茵,没事吧?”

林茵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连忙摆摆手,“啊,没事没事。”

林茵坐回自己的桌前,突然想起晚上触碰到李琛冰凉的手。

正想着给李琛打电话询问,对方先给自己来电了:“琛?”

对面传来的却是李琛室友急促的声音:“林茵,是我,萧南。李琛在医院,你快来。”

林茵“腾”地从床上坐起来,瞪大眼睛,大口喘着粗气,后背又湿又冷。

肖然听到动静一回头,被她的样子吓了个半死:“茵,怎么啦?”

林茵并不理会,自顾自地拿起一件外套胡乱穿上,然后快速下床往门口跑去。

你去哪儿啊这大半夜的?”肖然赶忙拉住她。

“大半夜?”林茵突然心中一惊,连忙掏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11.40。

“还没天亮吗?我在医院只待了那么会儿?”

肖然听罢更加摸不着头脑:“医院?你是做梦了?”

“是萧南打电话,说李琛生病了,在医院。”接着林茵又失了忆似的,继续道,“我刚才不是出门了吗?”

肖然很惊讶:“我的天,你肯定是做梦了。你骂完我们神经病,洗了澡就上床睡觉了。哪来的人给你打电话啊?”

林茵忍不住拿出手机,却发现晚上没有一个来电。

她越发觉得怪异:“我回来的时候,有没有跟说自习室提早关门了?

“说了啊,然后你说阿姨看你的神情……”

林茵松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做梦了。”

肖然继续说:“茵,不是我说你。这么晚了,自习室那边那么偏,你怎么就自己回来了,好歹让李琛去接一下你啊。”

林茵刚以为是自己把梦和现实混淆了,肖然的一句话又让她瞬间精神错乱。

“我不是自己回来的啊。”

“啊?你说自己一个人。还说李琛今天有事,没法去等你。”

林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是跟你们这么说的吗?”

肖然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林茵越想越奇怪,准备打电话给李琛问个清楚,突然肖然拍了拍她的肩膀,紧张地攥着手机看着她。

“怎么了?”林茵问。

“萧南说打不通你手机,让我跟你说,李琛在医院,让你去看看……”

林茵瞬间觉得像被人猛地击打了心脏,她顿时觉得头脑发晕,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漂浮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地摆动。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中只回荡着“医院”“李琛”两个词,任凭肖然如何叫她拍打她,她都嘴唇紧闭,只是木讷地在屋子里东走西撞。

林茵跌跌撞撞地跑向门外,在打开门的一刹那,晕倒在了地上。

林茵猛地从桌上惊醒,后背已经被冷汗浸得湿透:“我…怎么在自习室?”
她的动静影响到了周围,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林茵尴尬地对周围人,然后她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拿出手机——10:51。

记得自己上一次记忆在这段时间的时候,管理员阿姨告诉她自习室已经关门了。

还有李琛!她清楚地记得,梦见别人告诉她李琛进医院了……

她突然想起,上一次李琛提前在门口等他了,这次会不会也是一样的情况呢!

林茵赶忙收拾了书包,向自习室大门跑去。门口没有一个人,更没有李琛。

一股莫名的恐惧感蔓延林茵的全身,她想给李琛打电话,没想到慌乱之中按错了号码。

对方立马接起了电话,还伴随着急促的声音:“林茵,我正想给你打电话,李琛在医院,你快来吧!”

手机从林茵的脸颊与手掌间滑落,巨大的恐惧感瞬间包围了林茵。她跑回宿舍,想向室友们问清楚这一系列诡异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无论大家说什么,安慰着什么,怎样解释,她都只听见了那一句话:“李琛已经死了。”

“你们怎么拿这种事跟我开玩笑呢!”林茵眼神却已经涣散了,她感觉心脏快蹦出胸口,极大的跳动频率压抑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茵……”肖然想帮她擦去她额上的汗珠,手刚碰到她肩膀,却被对方猛然挣脱了。

“茵!”室友们几乎是同时叫出声来,却没有一个人欲拦住向门外飞奔去的林茵。

深夜的校园静谧得只听得见树叶的沙沙声,林茵独自的狂奔却让风声变得呼啸起来。

带着哭腔,林茵几乎是对着手机喊了出来:“李琛,我马上到你楼下了!”
疯狂的奔跑使得她的声音断断续续,而对方的声音却一如既往的淡然:“好的。”

 

林茵远远地就停止了奔跑,她看见李琛一副随意的姿势正靠在墙边看手机。

果然是室友的玩笑,李琛看上去好好的呀。林茵一路向他小跑着去。李琛却不像以往那样,没有嘱咐她当心摔倒,他只是面带微笑,看着林茵向自己跑来。

林茵愣了两秒,神情黯然了一些,但还是主动伸开双臂,昂着脑袋看着李琛。

李琛并没有理会她:“小茵,你听我说。你必须从幻想中醒过来。”

“茵,是时候醒过来了。”室友们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林茵的身后。

“茵,李琛三天前就死了,那天你们从自习室回来,路上碰到了坏人。李琛被刀刺伤了,没有抢救过来……”

林茵眼神呆滞地盯着她们,不住地快速喘息。

“这些天,你一直不愿接受现实,想象着李琛还在你身边……”

“那次,你从自习室回来,看你在幻想中好像很快乐,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联系了萧南和阿花,让萧南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你打电话,让阿花利用通灵的体质,让李琛再一次地出现在你身边,就是想告诉你真相。”

林茵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么多,她只觉得心脏好像被一只极其有力的大手死死抓住来回拉扯。

接着,众人只见林茵突然身体转向后方,试图奋力去抓捕她面前的一摊空气,手还没有握紧,就浑身瘫软倒在了地上。

“有反应了!”医护人员们围在抢救床边,盯着心脏检测仪上的图像变化。

不久前,一位因为心脏病突发的女大学生,在11点被120紧急送往了医院。

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女孩,梦境的画面正一点一点褪去,意识正在慢慢地恢复。虽然病痛导致她没有多余的力气睁眼说话,但她依然能感受到门外的聒噪。

“怎么了里面?”

“好像是一个20来岁的女孩,晚上和男朋友走夜路,遇到歹徒,把男孩刺伤了,还好没事,但女孩子惊吓过度,引发了心脏病……”

“女孩子送来的时候,我看他那个男朋友的表情,都要崩溃了。”

林茵艰难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记忆慢慢重现了——她记得那天结束了学习,李琛并没有按时在老地方等待她。也许是害怕,也许是疲惫或者焦虑,她无心仔细听他的解释,只顾着赌气跑到了另一条回去的小路。

李琛悄悄在她后面跟着。然而当林茵再次回头时,看到的是鲜血直流的李琛和被他踹倒在地的持刀男子。那一瞬间巨大的惊恐和悔恨,让林茵的潜意识里误以为李琛为了保护自己即将死去……

周末的阳光透过窗户洋洋洒洒地照进病房,李琛提着大包小包进来,见林茵气色恢复,心情便也十分愉悦:“我们小茵,终于要出院啦。”说罢坐到她床边,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林茵像往常一样傻乎乎笑两声,林茵强行拉住李琛的手,想撒娇,可就在一瞬间,熟悉的寒意侵袭了她的全身:“琛,你冷吗?”

还未等对方回应,病房里涌入了三两个女孩子,她们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和水果挨着林茵坐了下来。

“呀,你们怎么来了?”林茵惊喜地看向室友们。

“今天你出院呀,我们304全体成员来接你!”

说着,几个女孩子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

林茵看向李琛,他已经从床边起身站在了一旁。室友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在一团热闹中,他就像空气般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微笑看着林茵。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