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回南方
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一起回南方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青梅晏晏
2020-09-12 20:00

“南方不温暖,2010.9.14。”——这是温南日记的最后一页,只有五个字。我合上她的日记本,轻轻放在有些生锈的铁盒子中,再把铁盒子压在行李箱的最底部……


火车上的乘客极少,想必没有人愿意在寒冷的冬天离开温暖的南方,去抵达凛冽的北方。而我,大概是个例外。

我把御寒的衣物全部搭在脚上方的被子上,可对冰冷的脚心仍然于事无补。

以前每到冬天,温南就跑来和我挤一个床,给我暖脚。以致于她离开的这几年,我的脚和我一样,念念不忘她给的温暖。
 
列车员播报着火车晚点时,我刚好醒来,又是同一个梦。我摸出手机瞄了瞄时间,刚好傍晚6点,火车还有两个小时到达白河镇。

我给我妈发短信,说我好想念她做的西红柿煎蛋面。刚点完发送,便感觉有人轻轻拍我后背,我艰难地转过身坐起来。

“唉,你好像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给,送你吃。”她歪着脑袋笑着说。

眼前这个女孩子,生着一双水灵的眸子,亮如星辰。不对,是星河,跟她一样。



我无法拒绝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的好意,我接过泡面,眼中氤氲着水雾。她问我怎么了,我只是摇着头说:“没事,泡面的水汽。”

我知道,我是又想你了,温南。

你离开后,我遇到过很多跟你相像的人,她们眉眼似你,年纪仿你,性格如你,但都不是你。

“你一个人出来?”
“嗯,找人。”
“很重要的人?”
我躺下去的动作顿了顿:“嗯,我姐姐。很重要的人。”我把被子掖好后补充道,“你呢?”
“我……去长白山,有人说那儿的冬季美得不像话。”她脸上浮现出莫名的笑容。

“一个人?”

“嗯……一个人。”她眼神闪躲着,十指紧扣,失魂不已。

见她紧张的模样,我翻过身去结束谈话。

或许是泡面的缘故,我睡得足够安稳,又或许,是因为她。

再醒来时火车已抵达白河镇,她已经离开。那一刻我的心有同那张床一般空荡荡的感觉。我遗憾着那声还没说出口的再见和谢谢。

温南,我不确定我是否可以带你回家,但我确定纵使时光里山南水北,我也想和你重逢。



北风哧哧地刮着路旁的树梢,暗黄的灯光打在迂回的路上,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踏雪而行。

“啊!”我被吓了一大跳。我挥开拍我肩膀的手,转过头看见一枚男子年轻的脸庞。

“这么晚了在干吗?想偷树?”他痞痞地笑着说,用眼睛和手电筒打量我。他低头瞧见我的行李箱,“不是本地人?”

“嗯,找人,你知道温南住哪儿吗?”我见缝插针地问道。

“温南?”他的眼睛忽然生出水来。

我想他虽然有点痞气,却也是个温柔的人,因为温南说一个人的眼睛不会骗人,我第一次见一个人的眼睛可以因为一个名字而流光溢彩。

“走,我带你去!”他眯起眼睛笑起来。他试图帮我拿过行李,我做出行李箱藏身后的动作以示拒绝。他愣了一下,但还是爽朗地告诉了我位置。

我循着他说的找到了温南的房子,她在肆虐的北风中穿着拖鞋出门倒垃圾,昏黄的灯光在雪地里打出她纤瘦的影子。六年的时光好像藏起了她青春时的锋芒和张扬。

我很慢很轻地走到木栅栏外,停住了脚步,轻轻唤她的名:“温南。”

她扔垃圾的手顿在空中,过了好久才抬起头,望着眼前的一片黑夜。很久之后,她终于转过来看我,却什么都没说,双手插大衣的兜里,就这样对我笑:“走吧,进去,别冻着。”

她走到我身边,把围脖取下来挂我脖子上,揉了揉我的头,温柔地说道。



温南,我想过你很多种重逢时的反应,我想你会像从前一样给我一个熊抱或亲我的脸颊,可你都没有。你走向我的时候,仿佛是踏着时光走来的。你的改变,让这六年时光赤裸地摆在我眼前。

她开大了房里的暖气,让我缩在在被子里暖脚。

“你记得?”我惊喜地问。
“嗯?”
“我的脚……”
“傻瓜!”她瘪着嘴朝我笑。

我坐在床上四处观望她的房间,跟现在的她一样,简单干净,仿佛没有过往。

“来,趁热吃。”她推门进来。

我端过她手中的西红柿煎蛋面,低头狼吞虎咽起来,我是真的饿。

“你煮的和妈妈煮的一个味道。”我含着面条支吾地说,也是故意地说。

她嘴角的笑容停止蔓延,帮我掖了掖被角后沉默向门外走去。

“六年了!”我对着她的背影喊, “你离开了六年,爸妈就想了你六年。他们不让我一个人出远门,却不阻拦我来北方寻你。他们不说,我也不问,可我知道,他们想你。”我小声啜泣着说。

她没有转身,就一直站在那里。

“你每年都偷偷汇一笔钱给妈妈,却不知道他们从始至终想要的只是你回来。”我慢慢靠近她背影哭诉着。

她只是转过身来抱住我,哽咽着说:“好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老爱哭。”

“很晚了,睡吧。”房门外传来她的声音。

“我知道你日记里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你自己,不温暖的不是南方,而是你。可是温南,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奶奶……也希望你走出来的。”

我在房里哭喊着,“这些年来我总是做同一个梦,梦里全是你化为灰烬的眼神。可在来时的途中,我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我梦见了从前的你,你带着我和小菊姐在初秋的田野骑单车,田间小路和黄菊花海到处弥漫着花香和你的笑声。那时我就在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爱笑的人呢?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因为有你。”我自顾自地说着,不知道她是否有听到。

“没关系的,我可喜欢乡里了,还能天天吃到奶奶蒸的玉米羹。”爸妈送她去乡下奶奶家时,她只有7岁,我5岁,她笑着擦去我们脸上的泪水。她有着和这个年纪不相适宜的懂事和乖巧。

一到放假,爸妈就带着我去乡下看她,给她买好多好吃的,可她总说不爱吃,全塞给我。很多年后我才明白,她不是不爱吃,只是更爱我。那时我便明白,在孤独的岁月里,我被一个人温柔地爱着。 



九年后爸妈把她接回城里上高中,一起来的还有陪她在乡下长大的玩伴小菊姐,并且与她同班。

高中学习紧,她能下乡看奶奶的机会越来越少,可她对奶奶的思念越来越浓。高考前一段时间,奶奶来城里头,午饭给她送去了她最爱的玉米羹。可她不知道那是她见奶奶的最后一面。

高考完只有我在考场外等她,我不记得我是如何把奶奶去世的消息告诉她的,我只记得当时她一滴眼泪也没流,只是那双眸子仿佛是从天边坠落的烟火,变成了深海里的星星,再也没有了光彩。

“为什么不告诉我奶奶的病情,你们凭什么瞒着我?”她失去理智地朝爸妈嘶吼到嗓子沙哑,跪到地上去。

“南南,我们是不想耽误你的高考……”妈妈捂着嘴伤心欲绝地想要扶起跪在地上的绝望的女儿,却被温南一手甩开。

“你们知不知道奶奶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啊?她陪伴了我一整个童年啊。”这是她对爸妈说的最后一句话,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

直到最后一滴泪流尽,那一刻我便知道,死去的人里,还有她自己。

那一天后,她把自己关在房里半个月,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话。2010年9月14日,家中只留下一本没烧完的日记,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直到前年妈妈的朋友旅游带回来一沓照片,里面出现了她的侧脸,我们想尽一切办法知道了她现在的地址。

到北方的第二天早上,我见到了那个痞痞的男生。他已经扫干净了门前雪,熬好了粥等我们起床。

“他是山上的守林员,也是这木屋的主人。”温南解释说,“两年前流浪至此,多亏阿北收留我。”

阿北深情凝视着说话的温南,我想,世上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似粥温柔的人。所以温南,请你忘了那个曾经来过最终却下落不明的他吧。

温南喜欢的那个人,和那不为人知的爱恋,全部葬送在那本差一点就面目全非的日记本里。我是从零零碎碎的字迹片断里知道了一些关于他们的事。

在温南的日记里,他各种惹是生非,眼睛里却有故事,有过往,有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他对她总是忽冷忽热,忽远忽近;他有一双和她相似的眼睛,总和她的眸光在某个时空相遇……



第四天,温南带我去了长白山。深雪处我又见到了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她手里抱着盒子,伫立无声。

“好久不见。”她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像个陌生人,又像老朋友。

温南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静静地站着。

“还记得我吗,可可?十年前……那片黄菊花田……”她把目光投向不明所以的我。

“十年前?你……你是小菊姐?”我的惊喜溢于言表。

“其实那天在火车上我就认出你了。”她的笑仿佛隔着前尘往事。

“怪不得那天你给我的感觉那么熟悉!你手里的是?”我不解地问。

她低头看了眼盒子,望向林梢上的积雪:“你知道吗温南,从小我就羡慕你,高中依然一样。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去爱别人,你爱的人也同样爱你。无论我怎么努力,他一直爱你,直到病痛带他到生命的终结。”她转向温南说,“高考前一天他来求我,不要告诉你他的检查结果,我不希望看到你难过更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请求。那一天,我陪他一起,跟你,跟那座城市,不告而别。”

“你说长白山的冬季美得不像话,你好想去看看。你的一句无意话,他一直当誓言在守护,来长白山,他做到了。”小菊姐擦去泪水,换一种明亮的姿态仿佛替他告诉温南,他喜欢她,从始至终。

“温南……”我叫住一直在雪地里走的她,“你为什么不哭?”

她一个趔趄跌坐在雪里,黄昏的林中雪里,她只说了一句话:“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后来几天我们过着很闲适的日子,她喜欢做各种各样的甜点,给那些孤独的守林老人送去。她说甜点是最治愈的食物,让她忘记了很多不快乐的事。

“温南,这些年你好吗?”我问安静做桂花糕的她。

她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向我:“我一直以为,有些东西放在那里,不去碰就不会痛。但我现在才明白,只有放过自己,才能救赎自己。”她突然抱住我,“可可,那天晚上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其实我现在仍然很快乐,只是我的快乐,再也与从前无关。谢谢你!”

温南,我好高兴,你愿意继续爱这个世界

 

晚饭过后,我们裹着大衣在雪地里走,她突然停住脚步,望着无边无际的雪自言自语:“这些年我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当我停下脚步回望我这26年时,我发现,我想回到有他们的地方。”

她转过身来对我说,“可可,我们回南方吧,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吃到妈妈做的面了。”

“我好高兴,姐,我们回家!”我哭得很厉害,仿佛听见林梢雪落的声音。

我们离开这天,阿北来机场送我们.他鼓起勇气向温南表达了爱意,可温南如我所想拒绝了阿北。她的执念太深,六年时间可以让温南重新来过,却不足以让她爱上另一个人。

临走时我回头看了眼阿北,他在人山人海的机场坚定地望着温南的背影,我想,不久的以后,阿北会和我一样,不顾一切地跨越南北去追寻心中所爱。

时光这个词,真的背得起所有的形容词,好的坏的被它一一收纳。我起初埋怨它,后来也感谢它,让所有的爱恨得到原谅,最终冰释前嫌。

爸,妈,我把你们的温南给带回来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