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报道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染血的报道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浮日闲
2020-09-13 11:00


费城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在冷冽的风雪榨尽胸腔内的最后一丝热气时,唐尧终于回到了租住的酒店。

他那个温暖的小公寓就在离酒店不远的两条街外,可是他不敢回。

走在酒店幽长昏暗的长廊里,唐尧神经质的一步三回头,嘴里念念有词,“第七天了,第七天了,只要今天......”

哆哆嗦嗦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房卡,房间里骤然亮起的刺眼白光稍稍驱散了唐尧心底的一丝惧意。房门被缓缓关上,咔哒一声,昏黄幽暗的走廊与亮如白昼的房间被隔绝成两个世界

唐尧把随身携带旧挎包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倾倒在床上,黄色的符纸飞飞洋洋洒了一床。

他把符纸仔细地贴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门口缝隙与窗户缝隙,把刻着佛字的佛牌紧紧捏在手心里把自己蜷缩在房间的角落。

那位大师告诉他,只要熬过今晚,七日回魂夜,他就安全了,而且有这些符纸在,那东西就算找来了也进不来房间。

钟表上的时针慢慢滑到十二,唐尧瞪着满是红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马上滑到十二的秒针,还有十秒钟,还有八秒钟 ,五秒钟,滴答,滴答...

唐亚扯动僵硬的面颊,牵动嘴角想要努力扬起一抹笑,却惊恐地后知后觉,自己的嘴角越扯越大,皮肤撕裂的声音清晰的传到耳朵里,耳朵,耳朵,原来自己的嘴角已经扯到了耳朵。

滴答,滴答,唐尧瞳孔猛的收缩,他想起来了,这不是钟表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她来了。

从踏进酒店房间的那一刻,他一直以为“滴答”是酒店钟表的声音,原来,她一直在这里,一直在呀...

唐尧在天旋地转中看到的最后一眼好像是自己的脚后跟,还有那一头火红色的长发。



唐尧是一家报社的透明小记者,勤勤恳恳工作了三四年,终于熬成了透明老记者。眼看着和自己一起来的还有比自己晚来的同事都升职加薪了,只有自己还在原地踏步,什么都没变,除了头发变少了。

也许是上天终于听到了唐尧每天虔诚的祈祷,唐尧终于否极泰来,咸鱼翻身做主人了。

最近费城出现了一件闹得沸沸扬扬的凶杀案,唐尧凭借着敏锐的嗅觉抓取到了第一手资料,在所有媒体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出了一份长篇报道,凭借这一篇报道跻身于费城炙手可热的新闻人。

凶案的受害人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看证件上的女孩照片笑容灿烂,神采飞扬。

对于这件凶杀案,人们纷纷惋惜不已,正好的年华,还未振翅高飞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堆碎尸。

当人们还在对着新闻里女孩生前的照片痛心时,唐尧敏锐地发现了盲点。

受害人叫沈珂,唐尧认识,他们两家之前住在同一个小区。

在唐尧为了考一个好大学在知识的海洋里上下沉浮的时候,沈珂在忙着抽烟喝酒打架。

在唐尧忙着大学里参加各种活动评奖学金时,沈珂忙着抽烟喝酒打架。

在唐尧毕业后忙着找工作的时候,沈珂忙着抽烟喝酒打架,还有打胎。

这些都是他偶尔回家时听小区里的三姑六婆在树荫下聊天时说到的,除了最后一个。

那是他工作刚稳定从家里搬出去的时候,远远地听到咒骂厮打的声音。

唐尧一抬头就看到火红色长发,在阳光下反射着柔顺的光泽,沈珂护着自己凸起的小腹,旁边是对她拳打脚踢面目狰狞的年轻女孩,还有站在一旁无动于衷的中年男子。

听身边的七姑说,沈珂给人家做小三,结果怀孕被原配家的孩子打上门来了。

唐尧远远看了一眼就离开了,毕竟当时手里还压着成堆的稿子,生活不允许他看热闹。

发现盲点的唐尧蹭地从床上跳了下来,他几乎是抖着手打开电脑,他有预感,自己这篇报道一定能大火。

这件恶性的碎尸案震惊全城,闹得沸沸扬扬,在所有媒体人还在文章里惋惜受害人,痛批杀人凶手时,如果他能揭露这件案子的另一面,让大家认清受害人的真实面目呢。

怀着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唐尧敲下了长篇报道,在主编的拍案叫绝中放了出去,这篇报道迅速占据热榜。

渐渐地,风向变了,惋惜同情没了,再提到这件案子时,大家的态度都是女孩咎由自取,甚至有人拍手称快,称“杀得好”。

唐尧的长篇报道中,沈珂打架斗殴,苛待父母,善于玩弄感情,辗转于多个男人之间,破坏别人家庭。

一篇报道,轻易改变了风向,在警方还未破案时,人们已经给受害者定了罪,几乎是要对这件案子拍手叫好了,甚至谈起沈珂的家人都要啐上一口。

异变也是这个时候发生的,在这篇报道大火之后,在唐尧成功的凭借报道升职加薪之后。

日夜的滴答声,逼近的敲门声,越来越近的影子,越来越清晰的人形,第六天时,唐尧甚至已经能看得到那沾染了血迹的发丝在黑夜里红得诡异。

唐尧几乎是屁滚尿流地逃出了家门。

他找到了一位大师,在大师面前痛哭流涕,他埋怨,为什么不去找杀害她的凶手,自己只是写了一篇报道,为什么就盯住自己不放了。

大师只是叹气,给他符纸,请他离开。



唐尧握着佛牌缩在角落里看着渐渐逼近的鬼影,能做的只是冲着鬼影不断地狠狠地把自己的头磕在地面上,眼泪鼻涕糊了满脸。、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凭借只言片语不调查清楚就胡乱编写,我不该夸大其词”唐尧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离得近了才发现,那滴答声是不断从身上滴落的鲜血,依稀看得出人形的身体上,是密密麻麻缝合的,宛如蜈蚣一般丑陋的线头。

惨烈的场景,浓重的血腥味使唐尧头晕眼花。

他恍惚地想,沈珂被害的时候该是多么绝望。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到唐尧因为头颅缺氧头晕目眩时,才发现周围静悄悄的,他试探着站了起来,环顾四周,什么都没有。

哆嗦着双腿慢慢挪动双脚,却因为跪了太长时间,又双腿发软绊在了自己旧挎包的袋子上,亲眼看着自己重重地朝地上摔去。

摔就摔吧,最多破个皮。

唐尧松了一口甚至安逸地朝地上倒下,只是睁开眼为什么可以看到自己的胳膊肘和脚后跟。

他艰难地转动脖子,后知后觉得发现自己的头好像转了一圈,几乎没有疼痛,甚至带着一丝满足,唐尧闭上了眼睛,真好,可以睡觉了,再也不用怕鬼影了。

好多天没睡一个安稳觉了,好困啊。

凶案告破了,凶手是隔壁省流窜过来的连环杀手

与沈珂相熟识的朋友同学也纷纷站出来辟谣,沈珂只是平时的穿衣风格成熟性感了一些,绝不是什么喜欢打架斗殴的坏女孩。

插足别人家庭更不可能了,沈珂也是受害者,初入社会年纪轻轻结果被人渣哄骗。

一切都真相大白,先前骂得最凶的那批人又开始唏嘘,痛批杀人凶手,惋惜花季女孩,没有一个人为之前的言语道歉。

沈珂父母收拾遗物时,发现了衣柜里一顶红色的假发。

与沈珂面容有几分相似的年轻男子刚好推门进来,看到母亲手里的假发。

连忙道:“我只是想要去吓一下他,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乱写,只是我还没来得去他就出意外死了。”

头发花白的两位老人叹口气,将假发收起来。

连着阴了好几日的天终于放晴了,金色阳光洒落,假发泛着柔顺的光泽。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