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你的人面前,请做你自己
情感 故事

爱情故事:在爱你的人面前,请做你自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有只蜻蜓
2020-09-14 06:00


工作室里,沐婷反复看着一个视频。
 
处在镜头正中央的男人身穿墨蓝色汉服,绣着金色滚边的广袖随风飞舞,在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显得鹤立鸡群。
 
本该是赏心悦目一幅画,差就差在了他怒色显而易见的脸上。
 
从视频里能看到男人袖口位置落了一只手,而他似乎强压着火气,语气冷硬地让录像的女生松开。
 
但后者油盐不进,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没了。
 
眼看要误机,男人也不耐烦了,袖子往后一甩,眼里泛着冷湛湛的光,“老子……”
 
与此同时,没站稳的女生惊呼了一声,手机摄像头却依旧对着他的脸。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亡羊补牢道:“老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镜头里有女生疑惑的画外音,“这不是孔子说的吗?”
 
“行,那孔子曰,人有不为也,所以你能不能松开我?”
 
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女生迟疑了一下,“这句好像是孟子的吧。”
 
男人彻底怒了:“你管哪个‘子’,别再跟着我了!”
 
他使劲扬了扬被女生拽住的袖子,这回用了更大的力气,没收稳的广袖直接打到了女生的脸上。
 
剩下的事沐婷也知道了,当晚,“廖迦打粉丝”就被送上了热搜后排,连带着其他人设崩塌的推送。
 
“咚咚”。叩门的声音响起。
 
沐婷收起手机,没两秒,门外就走进来一个衣着精练的女人,后面跟着刚闯了祸的廖迦本人。
 
经纪人把他交给沐婷后,又嘱咐了几句才重新离开。
 
两人面对面坐着,沐婷翻着手里的资料,时不时抬头打量他一眼。
 
作为一个偶像人设师,她接触过的小明星也有百来个了,这些人大多是在刚出道的时候找她帮忙策划人设
 
但像廖迦这样,因为本人性格与包装人设过于不符,被经纪人打包塞过来的倒是没几个。
 
沐婷事先了解过廖迦的简历。
 
这人最开始因为字好看在某个平台上小火了一把,后来又因为堪比模特的手指被几个剧组请去当过字替。
 
他从不在直播中露脸,结果有次操作失误,在镜头前出现了十来秒,截图满天飞,凭清隽外貌直接出了圈。
 
之后他又稀里糊涂地被经纪人诓着签下了合约,明明是沙雕暴躁的性格,却走了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人设。
 
也难怪会出问题。
 
沐婷公事公办地打开笔记本道:“你知道处理一次黑热搜也不容易吧?”
 
廖迦皱了皱眉,辩解说:“是她们扒我私人行程在先,又怼着我的脸拍照,不让我走,我又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
 
沐婷按着笔帽同他对视,“但大家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你会犯这种错误,还是因为对自己没有清楚的定位。”
 
廖迦皱了皱眉,最终还是一言不发。
 
“我先举个例子,现在最火的小狼狗和小奶狗,你觉得你是哪一种?”
 
空气里安静了几秒,廖迦的表情变得更五彩斑斓了,“我就不能当个人吗?”
 
沐婷怔了一下,眼神复杂地在性格评估那一栏郑重写下了:略傻。
 
廖迦着急地拍了拍桌子,他才刚说一句话啊。“我怎么就傻了?”
 
沐婷没接他的话,重新抛出问题:“我再问你,假如我现在是你的粉丝,我对你说‘哥哥真好看’,你会怎么答?”
 
几乎是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廖迦挑了挑眉上刘海,“哥哥本来就这么好看。”
 
沐婷摇了摇头,继续在本子上写道:直男癌。
 
廖迦伸头看了一眼,不满地嘟囔:“直男就直男,你还加个癌是怎么回事?”
 
她又问了廖迦几个问题,果不其然全没收到什么好答案。后者看着她在好几个贬义词后打了勾,嘴角抽搐了两下。“你做标记不用避着我的吗?”
 
沐婷这才抬起头,“啊,也可以。”
 
她讲话总带着些柔软上扬的尾音,明明是温柔的语调,却在做着残酷无比的事情。
 
沐婷在本子上添添改改,最后又放回了桌上,所有字迹廖迦一览无余。
 
“……”这避不避有什么区别吗?

廖迦在沐婷的要求下留了联系方式,他看着后者点开对话框,认真将备注修改为他的名字后,又顺手设置成了置顶。心头震了一下,不自然地摸摸鼻尖。
 
刚才沐婷是夸他外貌不错来着,可当着他的面,就做这种暗示意味十足的举动,是不是不太好?
 
廖迦心里想着,嘴上就说了出来。
 
沐婷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了他几秒,果断拿出本子将“略傻”前面的“略”给划掉了。“你想太多了,为了方便,每个客户我都会设置成置顶。”
 
廖迦挠着头,为了缓解尴尬,一边说着“礼尚往来”,一边掏出手机将沐婷也设置成了置顶联系人。
 
后者神情微变,但最终没有说话。
 
临走前,沐婷将接下来的大致安排事无巨细地交代了一遍。她会和廖迦的经纪人一起处理这次的事件,但需要廖迦本人的配合。
 
近期的每次营业,她也会准时提醒,并且帮廖迦写好文案,而他只要动动手点个按钮发出去就行了。
 
廖迦被生拖硬拽过来时,其实对人设师这个工作持有很大怀疑态度。但接下来的数日,沐婷表现得确实尽职尽责。
 
甚至连采访,她都会像老师押题一样提前猜好主持人的问题,又为廖迦写好最无懈可击的答案。
 
然而,烂泥扶不上墙这句话,果真不假。
 
又是一个平台盛典,廖迦作为本季度发展势头最好的博主,毫无意外被邀请到了现场。
 
红毯两边除了拍照的媒体记者,还有兴冲冲赶来的小粉丝,叽叽喳喳挤作一堆。
 
廖迦穿着经纪人交代给化妆师的“打晕了也要给他套上”的玄色汉服,他粘着假发套,头束白玉冠,广袖翩翩。在粉丝自带滤镜的眼里就成了青丝如墨染、年少风流可入画。
 
每位嘉宾走到红毯正中央的时候,都有几分钟的采访时间。廖迦是平台的“镇台之宝”,这个时间就延得更长了。
 
好在沐婷将主持人抛出的问题猜个八九不离十,他事先有准备,全都能镇定地答上来。
 
眼看要结束,红毯下面突然有个女生扯着嗓子号了一句:“老公!”
 
像是石子投进湖心,那一小片人群都爆发出了哄笑声,主持人见机抛出新的问题:“你也知道,现在很多女生快递名都喜欢写‘廖迦老婆’,还让你娶她们,对此你有什么感想?”
 
廖迦一直控制良好的表情有点收不住了,“放过我吧,你们可以找别人。”
 
台下众人听完回答,皆捂着心口一副等安慰的模样,廖迦却若无其事地回了座位上。
 
为了保持良好的形态,走完红毯后的整场盛典,他都一直端坐着,周围是不绝于耳的快门声。
 
硬撑了几个小时,他觉得自己扬了一晚上的嘴角都快塌了。
 
但这回来接他的人不是经纪人姐姐,而是沐婷。
 
她倚在车子后排的座位上,浏览着刚才的盛典回放,时不时还会暂停放大看一下廖迦的表情管理。
 
看了十来分钟后,她发现了一个问题,“主持人跟你说话,你为什么要撩着头发?”
 
廖迦瞟了一眼她手机屏幕上定格的画面,摊手如实道:“假发片太厚了,遮得我声音都听不清楚。”
 
沐婷噎了一下,这是什么奇葩理由?
 
“你不觉得这样很影响形象吗?”
 
廖迦接过手机,很认真地打量了一会儿,沐婷以为他在反思,结果这人一张嘴,又坏了所有气氛。
 
他说:“没有吧,我侧脸也挺好看。”
 
沐婷从没见过一个人能把自恋的话说得这么坦坦荡荡。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究下去,她重新点了播放按键,没一会儿,眉间就蹙出了一个“川”字。
 
“你怎么能那样说话呢,会伤害到粉丝的。”
 
她指的是主持人提的最后一个问题,廖迦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那你说那种情况下我该怎么答,要不你给我演示一遍?”
 
场景重现这件事沐婷也没少做,收了手机张嘴就来:“老公!”将追星女孩欣喜激动的神情拿捏得十足到位。
 
廖迦怔了一下,看见沐婷催促他快点接上的眼神,不太确定地小声问了句:“老婆?”
 
“……”沐婷没忍住在他额头上敲了一记,“老婆你个头啊,你应该微笑,但绝对不要回应。”
 
廖迦咳了一声,别开头摸了摸颈后,“哦。”
 
“但如果主持人拿这个来说事,他提再刁钻的问题你也要镇定自若,要时刻记住自己的人设。”沐婷继续补充道。
 
车子驶了一路,她就分析了一路,甚至怀疑视频里廖迦嘴角的弧度有假笑嫌疑。
 
后者一脸生无可恋,好在沐婷还记着他到现在没吃饭,提前订了一家私房菜,从后门把人领了进去。
 
廖迦吃得狼吞虎咽,沐婷又不自觉地皱起了眉。“你在镜头底下千万别这么吃……”
 
熟悉的开场白,廖迦心中警铃大作,赶紧夹了一筷子菜往她跟前的碗里送,想要堵住她的嘴。
 
可能是过于慌张,菜叶从光滑的筷子间滑落,顺着沐婷衣襟滚下,迅速在她的雪纺衬衫上洇开了一串油渍。
 
一时鸦雀无声。
 
沐婷眉心跳动着,廖迦手忙脚乱拉住一个过路的服务员,“你有没有湿纸巾?”
 
服务员的眼睛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变得晶亮无比,点点头飞快地跑走,没一会儿捏了一包湿纸巾和一个手机回来。

她把湿纸巾递给廖迦,站在旁边迟迟不走,抠着手指一副扭捏的模样
 
还是沐婷率先反应过来,指着坐在对面的人,“你是他的粉丝吗?”
 
服务员咬着唇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转向廖迦时一派娇羞神色,“你能给我写几个字吗?”
 
廖迦自己手上还迸了几滴油渍没擦,故意找借口:“我没有写字的纸。”
 
服务员激动地从胸前口袋里掏出一个迷你笔记本,“我有!”
 
“可是我也没有笔。”
 
“我有我有!”她又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支圆珠笔。
 
廖迦还想说话,沐婷从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警告意味十足。她甚至帮女生把笔塞进了廖迦手里,“你想让他写什么?”
 
女生红着脸从手机相册里翻出一句土味情话截图,“能写这个吗?”
 
“这字有点多啊……”廖迦刚出个音,又被沐婷踢了一下,心领神会地改口道:“我的意思是给你写个更有意义的。”
 
他大笔一挥,在本子上写下:恭喜发财。
 
真的好有意义哦,沐婷差点就信了。她按住本子一角,“你再签个名。”
 
服务员不知道她的身份,但见她一直在帮自己说话,也对她顿生好感,走时没忘道了句:“谢谢仙女姐姐。”
 
沐婷顷刻颧骨升天。
 
廖迦见她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根本就忘记脏了的衣服,疑惑地将湿纸巾往前推了推,“这有什么好乐的?”
 
“你懂什么,我们女生可以不是美女,但必须是仙女!”沐婷抬眸看了他一眼。“像刚才这种简单的要求,你最好都是答应。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不就是土味情话吗,习惯就好了。”
 
她极少会有这么生动的时刻,灯光下眼波流转,看得廖迦竟微微恍了神。他放下筷子擦擦嘴,正襟危坐说:“你知道你和仙女的区别是什么吗?”
 
沐婷丝毫没嗅到不寻常的味道,还以为他要反驳自己,顺着话音反问道:“是什么?”
 
“仙女在天上,你在我心里。”廖迦一双眼睛平静而深邃,就那样注视着她。
 
沐婷的筷子再次滚落,扣子处又多了一块油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没忍住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你疯了?”
 
廖迦满脸无辜的神色,波光在黑漆漆的眼里跳动,“我说的是刚才那个人让我写的土味情话。”
 
他耸耸肩膀,“你看,我不是不好意思,就是觉得没必要。我不想用这种方式让她们开心,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在用感情营业。”
 
沐婷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复杂,她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读不懂廖迦了。这人到底是傻,还是拎得太清啊。
 
出门前廖迦把自己的外套脱了递给沐婷,让她遮一遮上衣。他显然有点过意不去,一遍遍强调:“我一定会赔你件新的!”
 
沐婷没往心里去,和他招招手就道别了。根本没想到他下次来工作室的时候,居然真的拎了一个购物袋。
 
一个星期不见,廖迦又有了新的采访视频。
 
沐婷和两个工作人员在会议室里分析案例,房间隔音效果太好,廖迦坐在外面只能看见她开合的嘴唇和浸在阳光里柔和的轮廓。
 
而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不知道已经盯着会议室里的人看了多久。
 
室内沐婷习惯性地筛检着大数据,看到采访时廖迦背错了一首诗,心都提了起来,好在评论区里粉丝只当他在玩梗。
 
出来时,沐婷手里拿了两杯奶茶,顺手递给了廖迦一杯,后者不疑有他地接了过来。
 
“看见这个杯子,你想起来什么没?”沐婷有意提醒他。
 
刚才开会的时候,她看见最新的采访视频里,主持人让廖迦给广告词“你就像我的奶茶”后面再加一句。
 
这人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喝完就可以扔掉。”
 
主持人脸上一时各种神色交加,麦克风差点没拿稳。
 
廖迦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这件事,理不直气却壮,“我说错了?这逻辑不挺通顺的吗?”
 
沐婷长叹了一口气,人设师当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回碰上这种扶不起的刘阿斗。“你说得都对,阿基米德都要把杠杆让给你。”
 
她拿出手机同廖迦道:“我准备给你买个礼物,你喜欢橙色还是红色?”
 
话题转得太快,巴掌还没打甜枣就落下来了,廖迦有点受宠若惊,“都可以,我都喜欢。”
 
“那行,我下单了。”沐婷付款成功后给他看了一眼,廖迦盯着标题处《唐诗一千首》几个字,难以置信地问她:“你就送我这个?”
 
“不然呢,下次你继续背错诗崩人设啊。”
 
自知理亏,廖迦乖乖闭上了嘴,从一边拎过来他赔给沐婷的新衣服,话没说一句直接塞进了她怀里。
 
沐婷看了一眼,他才摸着鼻尖道:“我第一眼见它,就觉得特别适合你。”

下午廖迦要去参加一个音乐会,服装是沐婷帮忙掌眼定的,直接送到了她工作室里。
 
廖迦有点嫌弃地拎起椅背上层层叠叠的衣服,“为什么我每次都要穿这么复古?”
 
“这你就不懂了。”沐婷捞起来桌边的工作笔记,“我们的大数据显示,喜欢看你古风扮相的粉丝更多,而且你的人设本来就是翩翩公子。”
 
廖迦毫不留情地撇嘴拆台,“虚假的表象。”
 
但沐婷甫一瞪眼,他就乖乖抱着衣服进了试衣间。没一会儿重新走出来,整理好衣冠,任谁看都是古画里走出的美少年。
 
沐婷在心里暗暗地想:多好的硬件条件,坏就坏在长了一张嘴。
 
临出门前飘起了小雨,窗户上蒙着一层淅淅沥沥的雨幕,就连温度也下降了不少。
 
沐婷随手将廖迦赔给她的外套塞进了臂弯,穿着薄薄的长裙出门,差点没被妖风直接送走。哆嗦了两下,又在廖迦看热闹的眼神里披上了外套。
 
音乐会依旧是她带着廖迦出席,后台的走道里人来人往,沐婷又不是主角,不需要注意形象,将自己的小外套裹得紧紧的。
 
快到廖迦私人休息室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瘦高的男人,眼睛在她身上停了几秒,又重新落回自己身上,旋即勾起了唇角。
 
沐婷就是眼神再不好也看到了这位老同行。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撞衫了……
 
高个子男人笑眯眯地走过来打招呼,又看了看她袖口绣着的品牌logo,笑声怎么都止不住,“我们也太有缘了,眼光都这么像!”
 
尴尬来得太突然,比起完全撞衫,更让人恨不得原地消失的,是他们分别穿着同一件衣服的男女款。
 
外人眼里就是情侣装。
 
可巧的就是这位老同行还跟她有过感情上的纠葛,被她一直推拒着。
 
一旁的廖迦怎么看男人的眼神怎么不对劲,故意扯了扯沐婷的袖子,“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男人好像这才注意到他,恍然大悟似的噢了一声,“你不是那个把‘垂死病中惊坐起’的下一句背成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小网红吗?”
 
廖迦感觉自己的拳头跳了两下。
 
男人继续旁若无人地补充道:“之前你经纪人找过我当人设师,我时间排不开,她说另找人,原来是找了沐婷呀。”
 
廖迦刚想答话,他又将头转向了沐婷:“是不是挺难对付的?”
 
沐婷面上仍是得体的笑,但语气明显冷了下来,“难不难我自己知道,你没必要说这些。”
 
她下意识地把廖迦护在了身后,后者刚蹿起的火气又慢慢降了下来。
 
男人讨个没趣,淡淡哦了一声。沐婷的意思很明显了,他也只能说了句“改天再一起吃饭”,目送着她消失在了走道尽头。
 
廖迦跟在她后面,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你下次别穿这个了,我重新买一件。”
 
沐婷回头,他正垂眸看着自己,眼神晦暗难懂。
 
她以为廖迦刚被奚落了心里不舒服,一边推着他往休息室进一边回答:“不用了,没事的。”
 
廖迦却不乐意,猛地一回身将她堵在了门前,“都情侣装了你还穿?”
 
这个距离太有压迫感,冷冰冰的眼神就落在自己脸上,沐婷一头雾水地推开他,“我们又不会经常见到。”
 
廖迦抿了抿唇,最终一言不发,只是一副受了气的模样,上台前仍旧低气压。
 
音乐会上有个游戏环节,廖迦穿着繁复的古装,行动不便,一连输了两局,要受惩罚,最后被主持人喊出来唱歌。
 
沐婷在休息室里看着实时转播,就见到灯光闪烁的明亮舞台上,他张嘴唱道:“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不是模仿你的习惯就能离你更近……”
 
手里的易拉罐“当”地掉在桌子上,沐婷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廖迦这人,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回去的路上,她在各大音乐软件上搜索了近十分钟,然后发给廖迦一张截图,“这是我找出来的热门古风歌曲,你学一学,下次再唱歌尽量从这里面挑。”
 
廖迦随便瞄了一眼,根本没看清就摁了锁屏,转而问沐婷:“你觉得我唱得不好听?”
 
沐婷刚想答话,车屁股猛然被冲撞了一下,坐在后排的两人直接趴在了前面椅背上。
 
大晚上的,他们被追尾了。
 
司机赶紧下去看情况,追尾的车主也走下来了,弯腰趴在那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前面的车标一看就没自己的贵,也没出什么大事以后,整个人都嚣张跋扈起来。
 
沐婷自认倒霉,又不想在路上浪费时间,降了车窗让司机赶紧上来,“你跟他吵什么?”
 
谁知道这句话就像点燃了捻子,那人直接走到她边上,“我怎么了,明明是你们刹车刹得急!”
 
沐婷被他狠敲窗沿的举动吓了一跳,刚想说话就被廖迦拽住。
 
“你给老子闭嘴,自己不长眼睛怪谁!”
 
根本没给男人还嘴的机会,廖迦直接升起了车窗。
 
沐婷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马攥住他的袖口,“你不能说脏话,会被拍到的。”
 
廖迦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就见不得沐婷受气,才吼了刚才那一嗓子。
 
沐婷还跟个老妈子似的叨叨他。
 
“行了。”廖迦摆摆手,“大晚上的,谁拍我。”

下午廖迦要去参加一个音乐会,服装是沐婷帮忙掌眼定的,直接送到了她工作室里。
 
廖迦有点嫌弃地拎起椅背上层层叠叠的衣服,“为什么我每次都要穿这么复古?”
 
“这你就不懂了。”沐婷捞起来桌边的工作笔记,“我们的大数据显示,喜欢看你古风扮相的粉丝更多,而且你的人设本来就是翩翩公子。”
 
廖迦毫不留情地撇嘴拆台,“虚假的表象。”
 
但沐婷甫一瞪眼,他就乖乖抱着衣服进了试衣间。没一会儿重新走出来,整理好衣冠,任谁看都是古画里走出的美少年。
 
沐婷在心里暗暗地想:多好的硬件条件,坏就坏在长了一张嘴。
 
临出门前飘起了小雨,窗户上蒙着一层淅淅沥沥的雨幕,就连温度也下降了不少。
 
沐婷随手将廖迦赔给她的外套塞进了臂弯,穿着薄薄的长裙出门,差点没被妖风直接送走。哆嗦了两下,又在廖迦看热闹的眼神里披上了外套。
 
音乐会依旧是她带着廖迦出席,后台的走道里人来人往,沐婷又不是主角,不需要注意形象,将自己的小外套裹得紧紧的。
 
快到廖迦私人休息室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瘦高的男人,眼睛在她身上停了几秒,又重新落回自己身上,旋即勾起了唇角。
 
沐婷就是眼神再不好也看到了这位老同行。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撞衫了……
 
高个子男人笑眯眯地走过来打招呼,又看了看她袖口绣着的品牌logo,笑声怎么都止不住,“我们也太有缘了,眼光都这么像!”
 
尴尬来得太突然,比起完全撞衫,更让人恨不得原地消失的,是他们分别穿着同一件衣服的男女款。
 
外人眼里就是情侣装。
 
可巧的就是这位老同行还跟她有过感情上的纠葛,被她一直推拒着。
 
一旁的廖迦怎么看男人的眼神怎么不对劲,故意扯了扯沐婷的袖子,“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男人好像这才注意到他,恍然大悟似的噢了一声,“你不是那个把‘垂死病中惊坐起’的下一句背成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小网红吗?”
 
廖迦感觉自己的拳头跳了两下。
 
男人继续旁若无人地补充道:“之前你经纪人找过我当人设师,我时间排不开,她说另找人,原来是找了沐婷呀。”
 
廖迦刚想答话,他又将头转向了沐婷:“是不是挺难对付的?”
 
沐婷面上仍是得体的笑,但语气明显冷了下来,“难不难我自己知道,你没必要说这些。”
 
她下意识地把廖迦护在了身后,后者刚蹿起的火气又慢慢降了下来。
 
男人讨个没趣,淡淡哦了一声。沐婷的意思很明显了,他也只能说了句“改天再一起吃饭”,目送着她消失在了走道尽头。
 
廖迦跟在她后面,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你下次别穿这个了,我重新买一件。”
 
沐婷回头,他正垂眸看着自己,眼神晦暗难懂。
 
她以为廖迦刚被奚落了心里不舒服,一边推着他往休息室进一边回答:“不用了,没事的。”
 
廖迦却不乐意,猛地一回身将她堵在了门前,“都情侣装了你还穿?”
 
这个距离太有压迫感,冷冰冰的眼神就落在自己脸上,沐婷一头雾水地推开他,“我们又不会经常见到。”
 
廖迦抿了抿唇,最终一言不发,只是一副受了气的模样,上台前仍旧低气压。
 
音乐会上有个游戏环节,廖迦穿着繁复的古装,行动不便,一连输了两局,要受惩罚,最后被主持人喊出来唱歌。
 
沐婷在休息室里看着实时转播,就见到灯光闪烁的明亮舞台上,他张嘴唱道:“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不是模仿你的习惯就能离你更近……”
 
手里的易拉罐“当”地掉在桌子上,沐婷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廖迦这人,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回去的路上,她在各大音乐软件上搜索了近十分钟,然后发给廖迦一张截图,“这是我找出来的热门古风歌曲,你学一学,下次再唱歌尽量从这里面挑。”
 
廖迦随便瞄了一眼,根本没看清就摁了锁屏,转而问沐婷:“你觉得我唱得不好听?”
 
沐婷刚想答话,车屁股猛然被冲撞了一下,坐在后排的两人直接趴在了前面椅背上。
 
大晚上的,他们被追尾了。
 
司机赶紧下去看情况,追尾的车主也走下来了,弯腰趴在那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前面的车标一看就没自己的贵,也没出什么大事以后,整个人都嚣张跋扈起来。
 
沐婷自认倒霉,又不想在路上浪费时间,降了车窗让司机赶紧上来,“你跟他吵什么?”
 
谁知道这句话就像点燃了捻子,那人直接走到她边上,“我怎么了,明明是你们刹车刹得急!”
 
沐婷被他狠敲窗沿的举动吓了一跳,刚想说话就被廖迦拽住。
 
“你给老子闭嘴,自己不长眼睛怪谁!”
 
根本没给男人还嘴的机会,廖迦直接升起了车窗。
 
沐婷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马攥住他的袖口,“你不能说脏话,会被拍到的。”
 
廖迦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就见不得沐婷受气,才吼了刚才那一嗓子。
 
沐婷还跟个老妈子似的叨叨他。
 
“行了。”廖迦摆摆手,“大晚上的,谁拍我。”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