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告白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迟来的告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五生
2020-09-14 10:00

午夜突如其来的寒风终于让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棉质的肥大睡衣磨了又磨,袖口和领口的地方早已发黄,甚至令人难堪地躺着几个虫蛀般的破洞。一头凌乱花白的头发,迟钝的,被岁月消耗得逆来顺受的眼神,虚弱多病的身体没有一个部位不是满目疮痍。


夜间两点零七分,他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爬起来,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摸到了不过距他一尺远的手电筒,走到窗前,“啪”地一声关上了窗户。

接下来便是难以忍受的失眠,他面无表情地瞪着墙壁上同样面无表情的妻子的照片——她已逝去多年。

时至今日,他仍然记得当初妻子因为胸口发闷去医院检查,等待结果出来的那个中午,他因受不了医院食堂的清淡饮食而不远万里跑去市区吃饭。医院在城郊,从那里到市区至少需要一个钟头,把妻子一个人留在医院,他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究竟在想什么。

当他饱餐一顿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带给妻子的尚有余温的饭菜,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等待着自己的,是妻子尚有余温的尸体。

医生带着些许歉疚和同情,耐心地向他解释他的妻子因心脏病突然发作抢救无效而当场死亡。然而他什么都没听到,他唯一感到的是面前这个带有无穷恶意的世界正一点一点,毫不留情地将他的意志,信念,希望,乃至人格彻底撕毁。一切的发生只在一瞬间,从那一刻开始,他的生命归属于虚无。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如同一声深长的叹息一般。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无限度地溶解在黑暗之中,他嗅到了死亡的芳香,他感觉自己正无限度地接近无生命的沉寂的海洋。



实话说,他并不害怕死亡,也不害怕孤独。让他真正害怕的是死亡带来的遗忘。

“我宁愿承受炼狱之苦,宁愿把我的灵魂放在火上煎烤,宁愿和魔鬼交易,只为记住关于你的一切一切;我知道生死有命,谁也无法抗拒死神,但我宁愿承受比死亡更剧烈,更真实的痛楚,也不愿忘记你。”

他嘴里默默念叨着,沉浸在漫无目的的回忆之中: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亲吻是在新婚之夜

那个时候他们才不过刚刚认识三个月,双方都是老实木讷的大龄青年,出于家长的逼迫不得已在媒人的介绍下结识了对方。三个月的交往使两个人的感情达到了不温不火的微妙境界,双方家长见此形势乐不可支,像是怕这小火苗要熄灭似的迅速为二人举办了婚礼。

那天晚上,他们带着初恋男女的局促与不安,在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浪漫的月光下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爱的结合。然而,由于性格上的被动与内向,还有骨子里冷得要命的理智和傲气,他们天生不善于表达情感。每日,他外出工作,她操持家务,婚后的日子平淡如水,缺乏激情,虽是初恋,可面对新婚后的另一半,他们都想表现出自己年龄应有的成熟,强装的理性占据了他们大部分生活。

直到她死,他都从未对她说过一句“我爱你”。



突然,他像想起什么似的,用他这个年龄所能有的最快的速度从床上爬起来。

微醺的曦光已经开始逐渐渗透花园的每个角落,自从妻子死后,他每日清晨从这里摘下开得最旺盛的几朵玫瑰祭献到妻子的坟前,他乞求她,带着教徒般的虔诚和一个初学徒般的小心翼翼:

“让我梦到你。”

然而事实总是与愿望相悖。自妻子死后的那天晚上到今日凌晨,他从来都没有在梦里见到过妻子的身影。哪怕是她飘渺的声音,她隐约的气味,甚至她的名字,都不曾梦到过。

“她在生我的气,她一定是在生我的气。”他对着玫瑰喃喃自语,“不是因为那天我莫名其妙地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甚至也不是因为没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而是因为我从没对她说过我有多爱她。”

他对着玫瑰喃喃自语,像是回应他似的,晶亮的露珠从花瓣上滚落到地上消失不见了,如同美人眼里的一滴泪

他向往常那样剪下花园里的几朵玫瑰插到妻子坟前,离开的时候他愣了一会儿,对着沉默的坟墓张了张口,片刻之后,还是转身消失在了晨雾里。

他终究没办法说出口,即便是对着一个逝去多年的死人。“她知道的。”他这样安慰自己,随即便释然了许多,接着,他自嘲道:“瞧我,一大把年纪了还想去学年轻人的玩意儿。”



太阳升起的时候,他骑着吱吱呀呀的小三轮到集市上出摊,卖的都是讨小孩子喜欢的吃食,夏天是冰淇淋,冬天是烤红薯,春秋是棉花糖,他的生意还算红火,孩子们像喜欢圣诞老人一样喜欢这个慈祥的老爷爷。

然而他今天却有些心不在焉,他总是在想着那件事,以至于找给一个小男孩的零钱多出了两倍:

“钱找错了爷爷。”男孩懂事地将多余的钱递还给他。

“你这个傻瓜,如果你不说出来,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的!”男孩儿身后一个声音小声嘀咕道。

他愣住了,愣了很久很久,以至于完全没有听到后面人的催促声,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天大的误会: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情感世界之中,他爱得深沉,爱得热烈,可是这种爱他从未以任何的形式表现出来。他们一起生活,履行普通丈夫与普通妻子的义务,看起来更像是一起工作的同事而非恋人。

他一直以为她知道,他以为她什么都知道,可是,她怎么可能会知道!

原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暗恋她。

“没人会因为你秘而不宣的爱而记住你。”他忽然想起很久之前不知在哪本书上看到的一句话,这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

他收起了摊子,骑着三轮车急匆匆地往家赶。路上的行人们无一不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他不在乎,两条年迈的腿发了疯一般飞快地向前蹬着。

阴冷的寒风迎面袭来,他又嗅到了午夜里的那股死亡的气息。此时不过是初秋,天上竟然飘起了奇异的雪花。

“下雪了!”
路边有人惊叫,带着久违的欣喜和惊诧。

“哇!一个适合告白的日子呢!”

他默不作声,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家骑,到家门口的时候,同样回来看望他的女儿见到一脸狼狈的父亲后错愕不已,

“爸?你这么怎么早就回来了?”

他“嗯”了一声,慌乱地从三轮车上下来,由于车子没有停稳,以一种巨物崩塌的声音翻倒在地上。未完成的糖浆洒了一地,呼呼地冒着热气。

“爸!你疯了!”

他没有理会,拿着剪刀径直走到花园里。



放眼望去,那是一片玫瑰的海浪,每一朵都以令人着迷的方式沉默地吐露着芬芳,在同样静默的大雪里,它们为爱而生,也同样为爱而死。

他一头扎进玫瑰丛里,拿着剪刀剪断它们的茎干。

雪停的时候,他终于剪下了一千朵玫瑰。他将这些玫瑰全部带到妻子的坟前,如同一场盛大的玫瑰献祭。

地上的雪已经积到半个拇指的深度,如同顽童般的恶作剧,滑腻的大理石台阶被铺成一片雪白,他经过的时候丝毫没有提高警惕,毫无预兆地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他绝望地闭上眼睛,感谢老天趁他还有口气的时候让他完成这件事。一阵锥心的疼痛自尾骨迅速蔓延直全身,他呼吸急促,感觉快要窒息。

“我爱你,我爱你爱得自己都不知道有多爱你……”他抱着冰冷的石碑低声抽泣,滚烫的泪水滴撒在冰冷的雪上,留下斑驳的印记。

“天呐!爸!你怎么了?”

一直在远处担忧不已的女儿再也不顾父亲的阻拦一下冲了过来,这个时候他已经躺在地上,他有感觉,自己这辈子是再也起不来了。

“您这是在自杀!”女儿的眼眶红了,他能感觉到她拼命忍在眼眶后面的泪水,他冲她笑笑。


“我梦到她了。”

他抓住女儿的衣袖,花白的头发下,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溢满孩童般的天真与幸福,“我跟她说,我爱你。

她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然后她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我也爱你。”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