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说再见了,我真心爱过的少年
情感 故事

情感故事:是时候说再见了,我真心爱过的少年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清不白
2020-09-14 11:00

2012年,六年前。

这个时候,雾霾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世界末日的传言还没有被推翻,耳机里还在放着本兮。

一想到他,我这么平庸的俗人心里都能冒出诗来……


那年夏天格外炎热。
 
老陈拿着成绩单,在讲台上唾沫飞溅:“在后面坐着不好好学习,一天天就是睡觉,把咱们班的平均分拖成什么样子了?”
 
湿热的微风伴着此起彼伏的蝉鸣刮进窗子,破风扇叶片轰鸣着。
 
“最后一排那几个,通通坐到第一排来!”
 
我托着腮,出神地望着窗外,只听见后排桌椅拖拉碰撞的声音。有些吵,我皱了皱眉。
 
下课铃终于响了,我回过神,抓起书包,正欲起身向门冲去,却有一人恰从我身旁走过,我不由得收回起势,抬头看他。
 
恰在此刻,阳光透过叶间缝隙,穿过窗子照射进来,在他身上洒下了一片斑驳的光影。
 
光影流泻间,他一手抓着校服,一手拿着书包,缓缓走过,轻轻拉开凳子,在我前面坐了下来。
 
看着他的后背,不知怎的,我突然凝滞片刻。
 
此时,距离他第一次冲我笑,还有三天。

今天,是他成为我前桌的第三天。
 
他的名字里,第二个字是个生僻字。我曾一度认为,他爹给他起这个名字是为了避免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
 
我后排的班长估计也觉得他的名字实在不好写,以至于登作业分的时候,不好意思地叫了他一声:“那个……你的名字怎么写来着?”
 
未待他回应,我就鬼使神差地一把将登分表拿了过来,郑重其事地将他的名字写了下来。这个时候,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字写得还不错。
 
写完之后,我拿起纸给他看,道:“你看,对不?”
 
他先是一愣,然后突然轻轻笑了笑,道:“嗯,对。”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的,还挺好看。
 
我淡定地点了点头,淡定地把表还给班长,淡定地低下头继续写作业。
 
他似乎又轻笑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去,又背对着我。
 
原来男孩子的笑容这么干净啊。
 
心跳得好快,脸也发烫。
 
好奇怪。
 
此时,距离他亲昵地叫我,还有半个月。



老陈是个负责的班主任,她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学生,所以她安排座位时花了很多心思。
 
第一排是倒数十名,第二排是前十名。
 
平时帮助倒数十名的重任,就落在了前名的肩上。
 
所以,他平时会转过来问我一些学习上的问题。
 
我发现他很聪明,学得很快。或许他成绩不好,只是因为志不在此。
 
我听别人说,他很叛逆,平时和许多所谓的“混混”待在一起。据说他们平日里总是混迹于街肆,抽烟喝酒,聚众打架,搞得街知巷闻,人人避之不及。
 
可是我一点也不信。
 
他的身上没有一点烟酒的味道,总是干干净净。头发很多,前面软软地垂在前额,后面剪得整整齐齐。
 
你说话的时候他会静静地看着你,直到你说完。
 
平时会给老师发作业,总是把作业本轻轻放在同学的桌子边上,绝不会打扰到正在低头写题的同学。
 
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他会把手背到身后。每次他默默地动手指,我就知道,他在思考该怎么回答。
 
他会和人开玩笑,但自己永远是笑得最开心的一个;他一下课就会出教室,打了上课铃才会进来;他体育特别好,每次运动会都会得奖。
 
……

我从来都不觉得他有哪里不好。如果有的话,大概是他不喜欢我吧。
 
这天,老陈不在,班里很乱。在我低头刷题,和代数纠缠不休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一句“兔兔。”
 
兔兔?这不是我的外号么。我浑浑噩噩地抬起头,恰好对上了他的眼睛。这才发现原来是他叫的。
 
他咬着笔,对我说:“这道题你上回教过我,但是有一步我咋也想不起来。”
 
看着他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我心里发笑,给他讲了一遍。
 
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然后对我笑道:“噢,这样啊。谢啦,兔兔。”
 
我听见之后,差一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这个外号都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叫的,他这么一叫,有种莫名的羞耻……于是我又不争气地脸红了。还好,他转过身了,不然,就太尴尬了。
 
此时,距离他第一次给我唱歌,还有一个月。



我有一件一直引以为傲的事,就是唱歌很好听。
 
音乐考试,我和我闺蜜一起合唱了一首歌,不太谦虚地讲,说是惊艳四座也不为过。讲台下皆是半张着嘴,一脸讶异的面容,以及不绝于耳的赞美声。
 
我平时默默无闻的,这算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吧。
 
大概过了几天,那是一节体育课,我呼朋唤友,左拥右揽,和朋友一起去操场。
 
到了楼梯口,突然感觉身后有人在挤我,我正欲回头,那人却倏然将头凑了过来,在我耳边低声哼唱了一句。
 
我瞬间听了出来,这不是我那天在台上唱的那首歌吗?
 
他只唱了副歌的一句,声音沉沉的,仿佛是刻意压低了声音,只唱给我一个人听。头凑在我耳边,温热的鼻息流过我的耳垂。
 
我心念一动,回头看他,他却早已从我身旁走过。
 
走到半中间,又回头看我,朝我笑,笑得没心没肺,一脸人畜无害,就像诡计得逞的臭小孩。
 
我的心跳漏了半拍,半晌没反应过来。
 
嘴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朋友说着话,心绪早就飘到了九霄云外。
 
我抬头看,发现叶子开始泛黄了。

夏天快要结束了。
 
此时,距离分别,还有半年。

我们心照不宣地保持着这种介于熟与不熟的关系。

我曾卑微地想过,喜欢这种事,只要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吧

我会在群里聊天,但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直接或间接地在和他搭话,只是他不知道。我会因为他的一句再见晚安激动得捂着被子打滚,也会因为他的沉默而郁郁寡欢。

我会特意找一个和他头像类似的图片来假装情侣头像,却又怕被他发现,于是又偷偷换掉。

我想进他的空间看看,却又担心留下访客记录,让他多想,一直不敢点进去。

我会有意无意地打听他的事,却又刻意回避什么似的,不让自己知道更多。

我看见他最近常播放的歌是《一直很安静》,便单曲循环了很久,可是当我听到歌词的时候,却不小心掉了眼泪。

每次一想到他,我这么平庸的俗人心里都能冒出诗来。

可是这些,他通通不知道。

正如别人说的那样,“暗恋就如同一场战争,敌人和战士都是自己,小胜和挫败都只是一个人的雀跃低落,而他是全世界的中心,却浑然不知。”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我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他见我在桌子上趴着睡觉,突然敲了敲桌子。我脑子混沌,不明所以,只能眨巴两下眼睛,抬起头看他,他低着头看我,然后忘了要说什么似的,又转过去了。

后排的同学给他扔饮料,估计角度没找对,直直冲我头顶砸了过来。他先是惊呼了一声,紧接着站起身,撑着我的桌子一把接住。
 
然后,他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一脸求表扬地跟我说:“英雄救美啊,要不是我,这就砸住你了。”我朝他笑笑,装作不在意地随口一说:“狗熊差不多你。”他也笑了,笑得很受用。

我突然很奢侈地想,如果,如果有的时候他也会有那么一点点心动,如果我曾在他的心里有过哪怕一隅之地,那就好了。

人总是这样,尝到了一点甜头,就想索取更多。

哪怕我知道,他有喜欢的人,而那个人,不是我。

我突然很想问问他,是不是世界颠倒了,你才会考虑喜欢喜欢我啊?

日子就这么一点点从指缝间流走了。

殊不知,分别,已悄然而至。
 
半年后,他退学了。

原因我不太知道,只是从老陈与他母亲电话中的只言片语里猜出了一二。

他不会来了。

我前面的座位很快换上了别人,班里似乎也并没有因为少了他而变得不一样,尽管他是一个那么受欢迎的人。

此时,距离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还有一年。



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

我和朋友站在考场门外,聊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又不时意气风发地谈着遥远的未来。

“要开考了,快过来呀!”我的朋友在考场门口向我招手,我应了一声,便向她跑去。

跑到一半,无意间一瞥,看见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正站在一片树荫下。

阳光倾泻而至,透过叶间缝隙,漏到他的身上,变成了淡淡的,轻轻摇曳的光晕。

恍若如初见。

我看见他朝我看了过来,只是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表情,我便回过头,继续向我的朋友跑去,然后,再没回头。

是时候说再见了,我用真心去爱的少年。

感谢你,曾来过我的世界,愿意做我平淡岁月里,最璀璨的星辰。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千言万语,无从说起,惟愿你一生平安喜乐,岁岁无忧。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