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挟着尸体被风吹有气味臭
散文

悬疑故事:裹挟着尸体被风吹有气味臭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某一
2020-09-14 21:00

沿海新区
发现一具女尸。女尸被砍掉了头和手,按照尸僵的程度来看,被害者已经死去超过48小时,但奇怪的是,这具尸体却未呈现预期中的腐烂,看上去洁白如玉,没有蛆虫,也没有尸斑。


急促的电话铃声回荡在一间形同垃圾堆的单身公寓里。房间里堆满了各种杂物,从书籍器具到有待收拾的锅碗瓢盆和瓶瓶罐罐甚至堆积一旁的泡面碗纸皮箱和购物袋不一而足。

埋在沙发上一堆衣物里的中年男人扛不过吵嚷的铃声反复响起,终于睁开惺忪睡眼,把手机凑到耳边。

电话的另一头,那个一根筋的丫头劈头盖脑地在嚷嚷:「韩无忌你干嘛不接我电话,你这是违反工作纪律!」 

「一大早大惊小怪地嚷嚷什么……」 中年男人抓了抓自己的一头乱发,打了个呵欠看看时间,才 7:25。

「起来,寒武纪。出大事了!」 赵辰星还在大呼小叫:「沿海新区发现了一具无头女尸。」

「不就是死了个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外星人接管地球了。」 韩无忌眼皮都没有抬起来,含糊不清地嘟哝道。

「人命关天啊大爷,你快起来出现场啊!」 赵辰星完全没有放他继续睡回笼觉的意思。

「喂飞天小女警,局里又不止我一个法医,再说我今天不值班,你该干嘛干嘛去,别烦我。」

「你能不能不要老这么叫我啊,还有局里现在没人,你又住得近,再说我也已经差不多到你楼下了,快起来!」
 赵辰星不由分说便挂断了电话。

韩无忌没有理会,闷头继续睡,但几分钟后就被赵辰星的暴力敲门法给吵醒了。

楼道里的人莫名惊诧地看着一个身着警服的年轻女子差点把韩无忌的房门给卸了。幸亏这栋楼里住的多半是警察和家属,才没有闹出什么笑话来。

十分钟后,韩无忌已经被押解着上车,直奔现场而去。

「你这人能不能有点职业荣誉感和责任感啊。」 赵辰星边开车边教训着副驾驶上继续闭目养神的韩无忌。

「不能。」 韩无忌回答得干脆利落。

「瞧你这点出息……」 赵辰星白了他一眼,赌气不再理他。但过了没多久,赵辰星忍不住就说起了今天早上接到的任务。

加入刑侦支队以来,这还是赵辰星第一次独立去到这么严重的命案现场。

6:10 分,沿海新区公安局接到报案,一处建筑工地旁的河涌里发现一具被砍掉了头手的女尸。

「飞天小女警掐指一算就知道泡在水里肿得跟猪头一样的浮尸是个女的。」 听完赵辰星的叙述,韩无忌习惯性地挂出他标志性的嘲讽神色质问道。

赵辰星一时语塞,她还没有去到现场,这些当然只是报案人的一面之词。但被韩无忌这样抢白一番,她多少有些不服气:「现在天气寒冷,说不定尸体还没腐烂到分辨不出男女的地步。」

「差点忘了你见过很多尸体了,起码凑起来有一副。」 韩无忌微微一笑,仿佛听到了个笑话般,这态度让赵辰星很想停车先揍他一顿。

五个月前,加入警队后第一次出命案现场见到爬满蛆虫的一坨充气物体时,赵辰星直接吓哭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飞天小女警最怕那些白白胖胖的小可爱。」 韩无忌不仅没有出于同事情谊的安慰,还揪住这点劝她还是辞职算了。赵辰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从那以后韩无忌就跟赵辰星杠上了,存心要跟她过不去似的三天两头拿她取乐。

等两人赶到沿海新区一处河涌边的现场时,已经是将近 8:15 分。

一条长长的警戒线将河涌滩涂上的一块区域拦了起来,警戒线边上站着几个临时调配过来维持现场的治安队员。警戒线外,一群看热闹的民工正注视着 30 米开外那个被封锁起来的区域,一个孤零零的大号行李箱在滩涂上无声敞开着。

河涌边上的一处排污口那里站着几个警察和一位门房大叔。

韩无忌从车上拎下勘查箱,换上工作服,穿过人群,朝抬高警戒线的治安队员点了点头致意,弯下腰钻过警戒线,进入到了现场。

银色 28 英寸铝合金拉杆箱,箱体基本完好无损,箱锁被撬坏,拉链拉开,箱底有一些白色液体,露出的部分看得出是人的躯干。

「还有其他人动过尸体吗?」 韩无忌边戴手套边问赵辰星。

迎面吹来的一阵风裹挟着尸体独有的气味。赵辰星忍不住就捂着鼻子。

「没有。就报案人拉开拉链看了下,其他人没动过。」 看赵辰星难受的样子,韩无忌顺手就将赵辰星拦住,不让她继续往前走了。

「闪远一点,别一会又吐了破坏现场。」 进入了现场后,韩无忌一点面子都不給。

接着他便躬下身,从箱子里取了水样,拍了照后才打开裹尸袋小心地将尸体从箱子里取出来。

「还真让你蒙对了。」

死者是女性,全身赤裸没有任何衣物,年龄在 35-40 岁,身高 160cm 左右,体型偏瘦。附近没有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等能提示证明身份的物证。

赵辰星并没有被韩无忌劝退,见状便也凑了上来。让赵辰星有些意外的是,尸体并没有预期中的腐烂肿胀,看上去简直洁白如玉,没有蛆虫,也没有尸斑。

「奇怪了…… 这个腐烂程度…… 看起来应该距离案发时间还很短……」 赵辰星低声自语,语气却并不肯定,听起来更像是在向韩无忌求证。

韩无忌果然白了她一眼。「然后工地的门房一夜没睡,专门等着凶手来抛尸,还得等他走了才赶紧报案,好让神探赵辰星立功。」

「那不然是什么,难不成还是被下了毒?」 赵辰星见自己的推测被彻底否定,多少有些丧气。

韩无忌伸手按了按尸体的胸部和腹部,又拎起死者的上臂和下肢看了看,一边说:「尸僵已经完全缓解了,死亡时间超过 48 小时。」

「尸体在水里泡 48 小时早就应该脱皮了啊,而且腐烂的程度也不对……」 赵辰星眉头深锁,没想到头一次独立办案,就碰上这么棘手的难题。

「这道题超纲了对不?」 韩无忌不怀好意地微微一笑。

赵辰星暗骂了一句。虽然韩无忌气焰嚣张,但姜果然是老的辣,他在一线待了十年的经验还是让赵辰星甘拜下风的。

「我…… 我是真的不懂,所以才要向您请教。」 赵辰星服软,办案要紧,算账以后可以慢慢算。

「这才像话。」 韩无忌得理不饶人,而后才慢条斯理地继续说下去。

「这具尸体看起来的确没有明显的腐败迹象,但这只是表面,实际上内部应该腐败得很厉害了。内脏已经软化,被膜下也有腐败气体。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很大概率是因为尸体浸泡在碱性石灰溶液中,而且现在温度较低,天气干燥,这些条件都能阻止细菌繁殖,让尸体的腐败过程变慢。但内脏受外界环境影响程度较低,所以内脏的腐败程度对于死亡时间的判断更有价值。」

「那为什么会没有尸斑呢?」 赵辰星疑惑问道。通常人体死亡后 2 小时左右,心血管内不再循环的血液因重力作用会沿着血管向下沉积,透过皮肤呈现出暗红色或紫红色的斑痕,这些斑痕一开始是云雾状和条块状,最后会逐渐形成片状,从尸斑的状况也可以判断出一些信息。

「PH 为 12~13 左右的石灰水溶液能使已经形成的尸斑消退,而且如果尸斑浅淡,也有可能致死原因是严重失血或者溺死,这点对于判断死因有用。此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死后短时间内被肢解而大量失血。」

「看来死者是在死后不久就被肢解了……」 韩无忌仔细查看了颈部和手腕部的切口后,神色冷峻地说:「这个切口不简单呐…… 这次碰上个硬茬了。」

碎尸案件中割下死者头颅的情况通常是在第三、第四颈椎之间。第一颈椎直接连接着头骨上的枕骨大孔,位置很深,没人能够在这个地方下刀。而这个案子,凶手下刀在关节和椎间盘位置,精确如外科手术。

「杀完人能够迅速完成肢解尸体的动作,说明凶手肢解尸体的工具应该是随手可以找到的。」 赵辰星顺着思路补充了一句。

「还有一点,如果是在生前入水或死后很短时间入水的话,尸体表面皮肤会起鸡皮。」 经韩无忌这一说,赵辰星才茅塞顿开。尸体上的皮肤光洁,抛尸时应该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韩无忌破天荒地皱起了眉头。

「先把尸体运走吧。」 把躯干包好小心翼翼地装进黑色的裹尸袋后,韩无忌摘了手套准备起身。

在拉上裹尸袋的拉链时,韩无忌突然看到了死者左侧乳下的一颗朱砂痣。

这颗朱砂痣让他很介意。他愣愣地盯着这具尸体看了很长一会,以至于起身的时候竟然有些发虚,差点摔倒。

「喂,你没事吧?」 赵辰星觉得韩无忌的样子有些奇怪,好心问道。

「被你拽起来睡眠不足,又没吃早餐,有点低血糖。」 韩无忌没有抬头看赵辰星。

「哦…… 那我一会回到局里请你吃早餐,就当赔罪吧。」

但韩无忌根本没有理会她,闷身不响地走开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