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新娘
故事

鬼故事:鬼新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陈阁
2020-09-15 21:00


我叫陆煊,七月十五出生,与鬼同庆,是一个阴气极重的人。

自幼年起,体弱多病,
女鬼缠身,幸得一道士相助,赠我一个绣着太极八卦图的锦囊,这道士灰袍白胡,将锦囊挂在我脖子上对我父母说。

“太极八卦,阴阳相调,可压制孩子的极阴命格,免受鬼怪侵扰,保他一生平安。”

父母想要答谢道士,可他却摆摆手笑道:“这孩子将来还与我有一面之缘,到时再答谢我吧。”语毕,那道士脚下生起一股白烟,凭空便消失了。

父母面露惊色,冲着那道士原本站着的地方跪下不断的磕头致谢。

这一拜转瞬间便是二十年。

现在的我已经大学毕业,在一家公司当小职员,每天按时上下班,生活平静无澜。

这天我的好朋友杜斌约我晚上去吃烧烤,他开车带着我走了一个多小时,在一个远离市区的露天烧烤摊停下了。

我转头问他:“去吃烧烤干嘛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杜斌笑笑说:“这家的鲜炸蘑菇用的是新鲜的云南菇,非常好吃,特地带你来尝尝。”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来了兴致,云南的蘑菇还是挺有名的。两个人点了一大堆烧烤,又要了啤酒,边吃边聊,整个人也热乎起来。

几杯啤酒下肚,杜斌脸上染了红晕,他勾上我的背嘲笑道:“陆煊,你都母胎单身多少年了,咋也不找一个?”

我笑笑说:“咋不想找,可惜没姑娘看上我。”

“你小子长得挺帅的呀,让我女朋友给你介绍个。”杜斌说着又喝了一杯啤酒,脸更红了。

我没有回应他,因为说来也奇,每次和有点感觉的姑娘走近时我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抵触感,反倒是我一个人清心寡欲时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这样想着,我便想起了幼时的那个
道士,不知何时有机会再见他一面,也问问这其中缘由。

桌子上有盘炒菌子,菌瓣上淋着热油,葱姜蒜点缀其中,发出诱人的香味,我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放入嘴中,菌子的清香和调料的香味在口腔中爆炸开来,我一边吃一边再去夹,不知不觉中我竟然一个人吃了多半盘。

一阵冷风袭来,我打了个冷战,我拍拍身旁喝的烂醉的杜斌说:“结账去,走啦!”

杜斌应了我一声站起来去结账,我也站起来在路口等他。

现在是深夜了,路上几乎没什么车辆,几个零星的路灯发出微弱的光芒。

忽然,一阵唢呐声从马路东面传来。

我闻声望去,并没有看见有人吹唢呐。可是这唢呐声此起彼伏,越来越近,仔细一听,竟然是农村嫁娶的喜乐!

后背升起一股凉意,想了想自己这极阴的命格,怕不是撞见了脏东西,想要转身回去却发现我动不了!

听着这唢呐声越来越近,忽然马路面上露出一个人影,戴着高高的红帽子,穿着大红喜服,手里拿着唢呐正吹的欢快。

一个人影后面跟着一群穿着打扮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影,他们排列有序,正向我走来!

这不是最诡异的,更诡异的是他们只有六寸多长!

小小的乐曲队后面是一个小人牵着一匹脖颈上套着大红花的棕马,那小人牵着马一走三回头,看着后面四个小人抬着的大红轿子。

不一会,这喜队便走到了我跟前,那牵马的小人抻着脖子对我喊:“请新郎官上马!”

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想跑也跑不了,只得装傻当作看不见。

可那小人连喊了三遍,见我没反应后,便顺着我的裤腿爬了上来!

这下,我可装不下去了!我一边喊杜斌救命一边抓这个小人想要把它扔下去。

可我扔下去它便重新爬上来,这样反复了好几遍,我吓的出了一身冷汗,忽然想到我脖子上的锦囊,于是连忙将它掏出来对准了那小人。

只见一道金光闪过,那小人跌在了地上,大喊着:“疼死啦,疼死啦!”

不一会儿,整个喜队便消失了。

两眼一黑,也晕倒在地上。

再次醒来,发现我躺在医院里。

杜斌见我醒了,憋着笑对我说:“兄弟,吃菌子中毒看见小精灵啦,好家伙,两只手抓上抓下的,兄弟我硬是没摁住你。”

“你说我吃菌子中毒了?”我问道。

杜斌一脸好笑的看着我说:“那可不,那烧烤店的菌子有的没炒熟,让你吃上了。”

我点点头,轻嘘了一口气,原来是幻觉。

这样想着我怒从心起,朝还在嘲笑我的杜斌骂道:“看见屁的小精灵,老子抓了一晚上的小人!”

杜斌被我骂的一脸懵:“啥小人?”

“没什么。”我翻了一个白眼。

输了两天液后,我回了家。

洗了个热水澡,我躺在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可没多久,我就觉得有人在拍我的脸,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吓得我一激灵。

那天牵马的小人又来了!

他一边拍我的脸一边喊:“新郎官上马啦!”

我连忙去摸脖子里的锦囊,那小人一见我的动作便快速跳下了床,冲着地下的红轿子喊:“新娘子,新娘子,你快出来劝劝新郎官呀!”

语毕,只见那红轿子掀开了帘,走出来一个头戴红盖头,身穿红喜服的小人。

那小人掀开了盖头,一阵白烟升起,小人忽的长成了正常人的身长体形。

她画着极厚的新娘妆,白粉涂了整张脸,双颊上擦了胭脂,嘴唇也涂了很红的口脂,苍白的脸上透着诡异的红,我面露诧色,这分明是幼时纠缠我的女鬼!

女鬼看着我,说话了:“陆郎,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啊。”说罢她便捏着手中的红手绢开始哭。

这哭声凄厉悲惨,悠远绵长,我竟然像是中了邪般在她的哭声中失了心智。

我看着自己从床上坐了起来,迎面跳上来七八个小人开始给我换新郎衣服。

换好衣服后,我与那鬼新娘开始拜堂,最后那牵马的小人不知从哪端来了一碗白色的水走到我们两人跟前说。

“忘川忘川,前尘往事,一并消散,请新郎新娘将二人的血滴入这忘川水中,阴阳相融,冥婚结成。”

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咬破了手指将血滴入了水中却无法阻止,随着鬼新娘将血滴入,碗里的忘川水沸腾起来,一半水化为白,一半水化为黑,两个人的血各凝成一滴,独守一方,随着演化,竟成了一幅太极八卦图!

这图发出耀眼的光芒,端着碗的牵马小人随即发出一声惨叫,瞬间化成了一堆烟灰落在地上。

而我和那鬼新娘也被一股力量弹开数米远,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我心智终于恢复了,看着地上的鬼新娘盯着地上完好无损的碗一脸震惊的自喃:“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空管她,想要往外面跑,可是我脖子里的锦囊突然滚烫起来,有一老人的声音传来:“哈哈,好儿陆煊,你报答我的时候到了。”

只见一道金光飞出,在地上化成了一个身穿灰袍的道士。

那鬼新娘看见道士,怒气冲冲的问:“你不是说将我二人的血滴入忘川水中,陆郎便能与我结冥婚永远在一起吗?”

那道士斜睨她一眼,说道:“老夫筹谋多年,好不容易寻到长生的法子,岂有给他人做嫁衣的道理?”

随后那道士双手合一,口中念念有词,碗里的太极八卦图开始发出亮眼的光芒,我与那鬼新娘突然双脚离地,悬空起来。

我只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在被抽走,身体愈发冰凉起来。

我以为我死定了,可这时那
鬼新娘却突然仰头悲嚎起来,声音穿云破空,像是尖刀般穿透耳膜,我只感到耳中嗡嗡作响,抬眼看去,那鬼新娘嚎叫的嘴里吐了血。

道士见状吼道:“你敢叫阴兵,你可知道你的下场?!”

鬼新娘不听,依旧嚎叫着。

只见地下升起了一层层白雾,白雾散去,地上凭空多了些身穿盔甲,头戴银盔的阴兵,他们手里拿着银叉戟,为首的一个冲道士说。

“妖道,你逆天改命,妄图利用极阴体质的活人血与女鬼血做阵,修炼邪法长生不老,命薄上的你阳寿已尽,让你逃脱了许多年,现在跟我们走吧。”

为首的阴兵打碎了碗里的太极八卦图,泛着光辉的银叉戟往道士身上一挥一勾,只见道士哀嚎一声,肉身掉在地上不一会成了枯骨,而他的魂魄勾在银叉戟上动弹不得。

没了法术,我和鬼新娘也掉在了地上,那鬼新娘看了我一眼,也跟着那阴兵遁去了。

我随即陷入深深的昏迷中,我梦见了那个鬼新娘,她对我说,她本是我前世的恋人,可惜还未嫁给我便因病去世。

死后不愿投胎,一心想要完成与我成婚的夙愿,然后便遇到了那个道士,那道士答应愿意帮助她完成心愿却不成想中了他的奸计,她随即醒悟,及时召来阴兵,挽回局面。

在梦里问她会怎样,她苦笑道说她执迷不悟,差点铸成大错,十世投胎转世做牛做马,不得为人。

我默然不语,她看我良久,随后说道她在我出生那日给我下了桃花煞,不得亲近女色,现如今已经给我解了煞,了却前尘往事,该去投胎了。

她化作一阵青烟便消失了,而我也在梦中突然惊醒。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还好端端的躺在床上,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我摸了摸脖子里的锦囊却不见了,心中一惊,原来都是真的。

手机响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杜斌,便接起来:“喂”,语气里是说不尽的疲惫。

杜斌却是异常的兴奋:“喂,喂,陆煊啊,我回来后左思右想的睡不着,你看见的小人啥样啊,漂亮不,我可太好奇了,要不咱再去吃回菌子,让我也试试?”

我身心俱疲,从鬼门关回来的我听着他迷一样兴奋的声音,一肚子怒气全部吼了出来:“你给我滚!”

随即挂断了电话,一头栽在床上,我重新进入了梦乡,这一次,再也没有小人鬼怪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