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帮不了外卖小哥
生活

生活故事:​同情帮不了外卖小哥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夜航船长
2020-09-16 08:00


这两天,舞台的中央,群众的焦点,都是属于外卖小哥们的。

不过遗憾的是,让他们上头条的,既不是让人眼红的收入,也不是一片光明的前途,而是他们被外卖平台毫无人性的系统和算法残酷剥削的凄惨处境。

在外卖平台发展壮大的今天,为平台工作的每一个外卖骑手,都被简化为一个个没有特征的编号,每个编号的运作状况,又被配送时间、接单量、行驶路线、超时率、客户评价等各种精细化的数据所定义,俨然成为一个被参数密切监测的机械零部件,而企业对于零部件的优化和替代,向来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

外卖平台为了持续提高营收,同时压缩成本,提升运力效率,不停地通过所谓的“技术升级”来缩短配送时间,实际上,则是逼迫骑手不停地铤而走险来完成。网上热传的一段某外卖骑手对骑手行业的看法是这样的: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这两天被媒体们广泛引用的一个数据是:2017年上半年,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2018年,成都平均每天都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而这些骑手造成的交通违法事故,也导致了路人伤亡,和交通秩序的紊乱。可见,外卖平台提高收入的方式,只是变向的将成本转嫁给了骑手和社会而已。另一边,外卖平台则快速地完成资本积累,赴美上市,带着浓浓的血腥色彩,颇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枭雄之感。

而骑手在这个行业链条中,是几乎没有议价能力的一环。向平台抱怨不想拼死送外卖?对方只会漠然的回一句,你不干,愿意干的人多的是。

为什么常常被人们忽视的外卖小哥以及他们的当前的处境,这次会在网络上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我想,绝对不只是疫情期间的那句玩笑话:要是工作丢了还找不到,大不了就去送外卖呗。(不怕大家笑话,我就是说过这句话的人之一)

人们对危险的恐惧,往往是在危险降临之前就已经产生了。

我们为外卖小哥们的境遇发声,除了就事论事地对小哥们的同情,和对外卖平台的谴责,更多地,还是向资本表达自己的一种抗议。因为在公司的业务链条当中,我们也是一颗颗被专业化、模块化,被各种绩效KPI推着跑的零部件而已,潜在的大规模替代和淘汰正步步逼近。所以看到外卖小哥们的遭遇,我们心中难免会有一种兔死狐悲的隐忧。

这几年,因为自动化技术的成熟和芯片运算性能的大幅提升,被机器和计算机程序替代掉的工作岗位越来越多。暂时还没被淘汰的人,工作也被企业精确的量化,目的就是为了充分的压榨你的每一分精力,直到有更优解的替代方案出现为止。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主导拍摄的纪录片《中国工厂》十分值得一看,片子讲述了玻璃大王曹德旺去美国开厂的故事。

工厂刚开始还是为当地解决了数千个就业岗位,但代价就是当地工人必须接受高强度工作安排和无偿加班,向机器一样运转起来。如果当地工人想建立工会抵抗,资方只会强硬的回应:建立工会,就关停工厂,所有人回家。

即便如此,曹德旺依然谋划着采购大批自动化机械来替换掉流水线上的工人,甚至连镜头里跟随着他的四个副手,他也不打算留下。

这就是资本的本性,为了追逐利润尽力地去精简成本,裁撤员工,不然赔钱吗?

流水线工人只是最早被机器替代的一批人,越来越多的岗位都将化为历史的尘埃。比如银行柜员,会计出纳,公交司机,外卖小哥,也包括处于产业链条上各个环节的我们。

所以“996是一种福报”的段子慢慢被人们严肃的看待,与其被公司淘汰,天天加班也不是不能接受。

因此,越来越多的人,把所谓的人工智能、自动化设备等技术发展的产物,放在自己的对立面上,认为它们是让自己失业或者面临失业威胁的元凶。

听起来是不是很可怕,只要你顺着这样的逻辑想下去,许许多多的岗位,都存在一个不要工资的强力竞争者来争夺你的饭碗,看不到未来的出路在哪里。越往后看,你越发现,和机器的竞争,我们只有被碾压的份儿。

其实,从技术进步这个角度去看职业体系变化的问题,是我们片面了。不妨换一个思路:比不过机器?不去和机器比不就完了。

技术是在不停进步的,设备的智能化和自动化我们也无法阻挡。问题,还是出在我们工作岗位的设计上。

源自二十世纪的现代工商业文明的组织分工,为了提升生产效率,按照比较优势的原则,把我们的工作岗位朝着专业化、流程化、节点化去设计,从现实结果上看就是把我们变得更像机器,只是比机器能进行更复杂的操作罢了。现在机器的功能更加强大,这些复杂操作也能自己完成了,自然就不再需要相关岗位工作的人。



然而从100多年前延续下来的这套职业岗位体系,现在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

以后怎么办?马首富也说了,以后,机器做机器的事情,人做好人的事情就好。

我们现在所从事的,托生于工业文明之下的岗位,更多是产业链上的一个单一环节,面向的往往是某种产品的生产,与最终消费产品的用户隔着十万八千里,这类工作岗位显然是偏向于机械属性的。那什么是人做的事情?最重要的一个参考标准,应该就是需要基于对人性的理解,直接面向活生生的人来完成的工作。设计、艺术创作、活动表演等创意类工作和高级销售、社区管理等人际关系管理工作都是属于这个范畴的工作类型,在将来会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

这些类型的工作,会有被机器替代的可能吗?基本不会。人工智能现在不像人,以后真的智能了,也不会像人。

当前被科技迷们追捧的所谓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程序,其实仅仅停留在基于特定学习模型的单纯模仿水平,和真正的创意性工作根本不是一回事。而就算以后计算机真的有了智慧,又怎能指望硅基生命能够理解和认同碳基生命的思想,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呢,毕竟两者在原子尺度上就存在本质的区别。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

所以,同情外卖小哥的意义是不大的:既不会改善他们的生存困境,也不会让资本在我们的这种态度中有所动摇。旧体系下,无论是系统算法还是企业绩效对我们的压榨仍然会不遗余力的进行。

我们这个年代最大的挑战,不是去战胜一台机器,而是脱去我们辛苦打磨出的机器外衣,摆脱工业文明的桎梏,以一个健全人的姿态,重新去寻找生活的可能,但在转折的这个过程中,仍有一段时间有些肉体的人类不得不和机器赛跑。
 
只是期待的是,小哥们可不可以拥有更加安全的装备,万一没有及时送到,我们的点单者会给予多少的容忍度。

毕竟,他们是人。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