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到死,也没能从男人身上捞到钱
情感 故事

情感故事:小三到死,也没能从男人身上捞到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圆子
2020-09-16 20:00


吕蕾是周平的情人,她是在一场酒会上认识他的。

她那时,并不知晓他已婚。

在一群男男女女中,身高长相都占绝对优势的周平一下入了她的眼。

他的帅有别于与她同龄的男人那种,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魅力的成熟。

他睿智幽默,与周围的人侃侃而谈,有自己的风度与见解,待人有礼,就连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红酒都会颔首微微往下,笑着说谢谢。

她细看过了,他无名指上没有戒指,也没有戒指勒出来的痕迹。

兴许是她注意他的目光太过炽热,他看向她,有礼貌地笑了笑。

临近散场时,周平坐到了吕蕾的身旁,他有意无意地夸她长得好看。

她穿着一条带蕾丝边的摸胸裙,诱人的锁骨下是傲人的事业线,但他看着她的眼神不炽烈,很柔和,丝毫没有男人瞧女人那种情色欲。

他跟她说他的名字,聊他的事业,还问她在哪里高就。

她能有啥高就?

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生,靠着这张脸蛋在一家大公司混了个前台,每月拿着3500的工资,月月光。

这次能参加酒会,是公司周年庆抽奖抽到的奖励,身上这身礼服,也还是她在咸鱼上花500块淘的二手货。

她没掖着,很诚实地告诉他:“周先生,我也就一个小前台,给人打工的。”

她以为他会尴尬离场,但他没有,还很自然地笑着跟她说:“前台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这个位置代表了一家公司的门面。像你这样的美人,我都想挖你到我们公司来了。”

吕蕾春心荡漾,她认定周平是喜欢她,而且很纯粹。

酒会散场时,他问她住哪,说要送她回去。

她自然是乐意的,一个绅士有魅力还多金的男人主动献殷勤,她能不接受吗?

他是个正人君子,没有上楼,只把她送到楼下就走了。

这一晚,她特别激动,更想了解他,兴奋得整夜都睡不着。

幸好,他走之前,他俩加了微信,她是有机会的。

隔了几日,吕蕾在微信上小心试探,跟周平说自己想辞职了,想换一份工作,问他有没有什么建议。

周平回复得很快,也很认真给了她建议。

他给她发来语音说:“你长得漂亮是一种资本,若是不介意,可以到我公司来试试。我们是家传媒公司,有直播岗位,我觉得你很适合。”

他的声音是真好听,有磁性,像片羽毛轻轻拂在心尖上,痒痒的。

但他表现得太过绅士,在没了解他对自己的真实想法前,她不敢再轻举妄动,怕他被吓跑。

不久,吕蕾是真辞职了,她把辞职报告截图发给周平,跟他说:“周先生,我辞职了。”

他说恭喜,又一次问她要不要到自己公司来。

她淡定地给他回了个“好”,然后在位置上兴奋得直跺脚。

进周平公司的第一日,吕蕾特意穿了件袒胸露背的吊带,为的就是让他眼前一亮。

可他瞧见了她,眉头紧蹙,紧接着拿起挂在一旁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

他的手指似是无意,划过她肩上的带子,像蜻蜓点水,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浑身一颤,酥酥麻麻。

她的脸红扑扑的,像是冬日里盛开的一朵腊梅,点缀了她的美。

周平的身子微微右侧,说:“是我办公室里的空调太热了吗?”

她晃过神来,捂着脸,娇羞地摇头。

他这才又解释给她披西装的原因说:“你穿得太少,直播间的男人会误会,会调戏你的。”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她觉得是。

但中午休息时,她路过茶水间,听到同事的谈论,才知道他有老婆,而且待他老婆特别好。

公司的人都说,他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完美老公。

她很羡慕,但也很失落。

他很好,她也对他有意思,可她不想当小三。

由于是自离,上家公司以合同规定为由,只给吕蕾发了半个月的薪酬,她交完房租后,口袋里的钱已经捉襟见肘。
加上连日熬夜直播,她生病了。

到医院看了几天病后,手机上的余额直接变成了个位数,她熬不下去了。

但她自小父母离异,自己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前几年因病离世,她也没好意思问爷爷要钱。

在这座城市,她也有一两个常联系的朋友,但她们跟她一样,都是吃死工资的人,月月光,根本没钱借她。

周平的观察力是敏锐的,他找到她,问她:“阿蕾,我瞧你整日愁眉苦脸的,连着好几天都没吃午饭了,是不是遇到困难了?要有困难就跟我说,我给你解决。”

她猛地抬头,此刻的他就像是传说中那个踩着七彩祥云来拯救她的齐天大圣。

她向他说了自己的事,没奢望他会怎样。

但他却立马在微信上给她转账了2000块,还拍拍她的肩膀上:“你直播间的氛围很好,这是给你的奖励。收下吧。”

她眼里冒着光,脑袋像个捣浪鼓,不停地点着说:“我会更努力的。”

他是多好的一个男人啊,她真的被他感动到了。

她真的很想跟他在一起。

自那次以后,周平隔三差五的在微信上给吕蕾发小红包,一般就100块,最多那次是情人节,他给她转账了520块,她收了钱,也更确信了,他是喜欢自己的。

不然,他为何要处处帮着她?还关心她?

她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这经常给我钱,不怕你老婆多想吗?”

他给她回了几句说:“我跟她感情不好,已经分居很久了,只是为了孩子才没离婚,继续在人前维持恩爱夫妻的假象。”

后来好几次,他又有意无意地跟她说喜欢她这种类型的女生,单纯,还说他若是离婚,一定要娶她这样的女人。

她听了,心动不已,但内心还在苦苦挣扎着。

有一回,她随手画了一幅画,被他看到了。

他满眼欣赏地说:“你画得真不错,都能赶上那些画手了。”

他对她的画一顿分析,她觉得他是懂她的。

他俩开始深入交流,谈得越来越多,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竟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她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她爱他,她想跟他在一起,趁年轻,她想要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他们做过所有情侣做过的事,但一直没跨出最后那一步,直到她生日那天,他俩的关系才有了进展。

那天是周末,吕蕾跟周平说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过生日,很孤独。

他似乎是很久才看到消息,有点晚了才回复她说:“生日快乐,生日自然是得吃点好的,你等着,我去陪你一起过。”

隔了1小时,他到了,但气喘吁吁的样子。

进了门,他才说:“你们楼里的电梯坏了。”

吕蕾是感动的,他一个时间就是金钱的男人,竟爬了38层的楼梯,就为了给她过生日。

一个有钱的男人最重要的是啥?

那必须是时间跟心思啊,这两样东西,他都给她了,那肯定是很爱很爱她的。

那天晚上,他亲自下厨给她做了牛排。

红酒下肚,两人在烛光下,脸颊绯红。

他站起来,慢慢朝着她走了过来,她的心砰砰砰紧张得跳个不停。

“阿蕾,你好美啊,我好喜欢你。”他拉着她的手,一点点凑近,从她的脸颊,慢慢亲到嘴巴,又从嘴唇亲到耳廓,她的手紧紧揪在一起,没拒绝。

那晚,吕蕾跟周平在床上大战好几个回合,身心都特别满足。

她没觉得自己是小三,因为他说过,他心里只有她一个人,跟他的妻子不过是因为孩子才勉强维持婚姻的,他还说会娶她。

要她说,她觉得他的妻子更像是小三,是她跟他感情的绊脚石,妨碍了他俩。

跟周平睡过后,他没像别的男人一样下了床就不认人,反而待她比以前更上心了。

一个星期七天,他会在她这里住上五天,只留下两天时间回家陪伴孩子。

即使是这样,到了夜深人静时,他也会跟她视频通话,陪着她聊天,跟她说晚安。

她觉得他能做到这份上,每周花这么多时间陪伴自己,他跟妻子的感情肯定是不好的,不然他老婆老早就过来闹了。

她开始动了上位的心思,会问他什么时候才跟妻子离婚娶她,他每次都会说快了快了,并且向她保证一定会娶她的。

同时,她很明显地感觉到公司的人待她越发的友好了,她知道这是他在公司对她好得太明显,同事们都不敢惹她了。

她瞧那些同事的时候,开始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她现在可不是一般的员工,她是他们老板最爱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在这家公司里是有特权的。

她开始大摇大摆地出入周平的办公室,甚至在公司以老板娘自居。

他常常会给她制造惊喜,出差回来会给她送只几百块的口红,甚至一两千块的包包。

她来大姨妈的时候,他不像同龄男人只会幼稚的让她喝多点开水,会亲自到她这里来,给她煮红糖鸡蛋水,还亲手给她洗换下来脏了的内裤,她真的特别感动。

他真的很好,若不是那天亲眼所见,她还会继续蒙蔽在其中。

有日,吕蕾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是她爷爷的突发脑溢血,病情不太乐观,希望转到城里来继续治疗。

她被吓坏了,爷爷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能依靠的亲人了,她不能失去他。

所以她二话不说,把爷爷接了过来,然后跟周平商量着,希望他帮忙找最好的医院以及最专业的医生给爷爷治疗。

可他满脸为难,给了她1万块,说自己并没有跟医生打交道,无能为力。

她央求他再想想办法,他是答应下来了,但却什么都没做。

最后还是她自己去求医院,才把爷爷送到人民医院治疗的。

她对周平毫无作为感到生气,跟他闹了。

他这才到医院看了她爷爷一次,还拿给她1万块,让她别太担心,说她爷爷吉人自有天相,还让她有困难再找他商量。

她的心里好受了些,可最后,爷爷还是没能抢救过来,人没了。

她很难过,整日整夜以泪洗面。
 


可后来有一天,吕蕾到人民医院看望一位生病住院的朋友,却见到了周平。

她觉得奇怪,他怎么会在这?

他走进了一间病房,她跟了过去才知道,病房里是他的妻子。

她站在外面,透过门缝,能清楚地看到他跟妻子两人幸福地笑着,根本不像他所说的那样。

没一会儿,她从路过的护士那听说,周平的妻子是因为阑尾炎住院的。

她们很羡慕地说他真是个好丈夫,妻子不过是阑尾炎,却紧张得要命,早上到医院做手术时,他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外。

她们还说,他一直强调要最专业的医生来为他的妻子操刀,还说花多少钱都没关系。

吕蕾认真地看了眼,才发现,周平妻子住的病房是VIP房,而她爷爷住院那会,因为没钱,只能给他住在最普通的病房,晚上守夜,她也只能在走廊打地铺。

她忽然觉得好心酸。
 

周平真的爱她吗?真的不爱他的妻子吗?

吕蕾觉得自己被骗了。

她再次找到了周平,质问他,他却很平静地说着:“阿蕾,我老婆怎么说也是我孩子的妈,我总不能不给她治病吧?”

“可她不过就是阑尾炎,就一个小手术,你却为她花那么多钱,我爷爷病得那么严重,你连医院都不愿意帮忙联系,还只给了2万块。如果当初你愿意帮忙联系最专业的医生,我爷爷可能还能抢救过来的!周平,你根本就不是真的爱我!”她激动地朝他吼。

“唉。”他却为难地说,“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你爷爷年纪大了,这种病治好了也是折磨人。我老婆不一样,她还年轻。”

见她没说话,他又拉着她的手说:“阿蕾,你信我,我是爱你的,也是愿意给你家人花钱的,只是我的钱大部分都在我老婆那保管着,我真没法子。”

她愤怒极了,他说那么多,根本就是想要继续免费睡她!

他这算什么好男人,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洪世贤都没他渣!

她被伤得彻头彻尾。

吕蕾辞了职,她跟周平要50万,她免费给他睡了那么久,总归得要点补偿,可他不肯,还说她是自愿给她睡的。

她跟他吵,找他老婆,才发现他老婆根本不关心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因为他的钱全都给了自己。

她总算认清了这个男人,所谓的好男人,不过是他在外面包装的一层面具,是他为了欺骗更多女人演的一场戏。

后来,她听说周平的公司又来了个年轻漂亮的女主播,但这与她无关。

她再也不敢跟这种已婚男人纠缠了。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