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被人捉奸揍到鼻青脸肿,离婚后瞒着我给儿子改了姓
情感 故事

婚姻生活:前妻被人捉奸揍到鼻青脸肿,离婚后瞒着我给儿子改了姓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星语
2020-09-17 08:00


半夜里,睡的迷迷糊糊,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
是谁呀?大半夜打电话来。
我用手揉了揉眼睛,点开一看,显示前妻,这会儿打电话来,莫非儿子涵涵出了什么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快来,儿子出车祸了,在XX医院里急救。”

我头一晕,心怦怦狂跳,顾不上与妻子小美解释,穿好衣服飞奔朝医院赶去。

医生正在急救室给儿子清创,我与同样战战兢兢的前妻刘丽丽对视了一眼:
“涵涵是怎么出的事?这大半夜的。”

我疑惑带怒气的语气,让刘丽丽不敢与我对视,她低低的说了。
原来,她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发高烧。见涵涵在睡觉,她便独自抱着小儿子去医院了。
没想到涵涵半夜醒来找不到妈妈,就拉开了房门,迷迷糊糊的下了楼。

同一个楼层有一个半夜跑出租的住户,收车回来,冷不防,从前面跑出一个小人来了,但是来不及刹车,就撞上了。
幸好当时减了速,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听后狂怒不已:
“刘丽丽,你还是个人吗?把一个小孩单独留在家里,你带不了就交给我,你看你这几年干的好事。”

一想到孩子深夜寻母的无助,与被撞的危险,让我再也无法平息愤怒的火焰。

半小时后,涵涵被推了出来,医生说还要拍个CT,看看脑内情况。

看到头被白纱布包裹着的涵涵,我是心如刀绞。刘丽丽也泣不成声,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又约摸一个小时后,医生分析片子说没有什么大碍,涵涵被推入普通病房,考虑到刘丽丽独自在家,带着一个小孩子,我叫她先回去了,我准备在医院照看涵涵。

“谁是刘涵的家长?”
护士叫了好几遍,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怔住了。

“你是刘涵的家长吗?准备打点滴了。”

我指了指是昏睡中的涵涵:
“他叫周涵,怎么变成刘涵呢?”

护士摆摆手:“你去问孩子妈妈吧,我这里记录是刘涵。”

 “说说怎么回事吧,孩子怎么改了姓?”
我一个电话就给前妻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刘丽丽支支吾吾的说是孩子的姥爷的主意。我挂了电话,胸前像被一团棉絮堵着般难受。

这些年的生活费,2000块一月,一分不差,到月就自动转过去,而这贱人竟背着我偷偷的给孩子改了姓,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

当年28岁的我,在失恋后一蹶不振,而父母不时的在我面前念经,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念得我头皮发麻,才答应了和刘丽丽的相亲。

人与人之间的确有一种缘分,见到刘丽丽的那一刻,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每天顶着烈日去她公司送爱心午餐,时不时的礼物、鲜花都没断过。

都说丈母娘是关键,到了她家,我是见活就做,没有半刻闲着的时候,丈母娘乐得一个劲的在女儿面前夸我。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久后,我终于抱得美人归。

婚后不久,女儿周靓,儿子周涵相继出生,那时候的我像掉进蜜罐里。幸福的波浪几乎将我拍晕,但没想到,它是这样来去匆匆。

儿子刚一岁,有一天刘丽丽和我说:
“老公,跟你商量个事。

“老婆,什么事?这么正式。”

“我爸妈想让其中一个孩子跟我姓,你知道我是独生女”
刘丽丽抬头看了看我。

我愣了一下,我爸妈是绝不会同意的,我自己对这种做法颇不能理解,两个孩子,一个姓刘,一个姓都感觉怪怪的。

于是我略感歉意的和她解释。
“丽丽,现在还小,等他们大一点再说吧,再说姐弟俩一个叫刘靓,一个叫周涵,感觉不像亲兄妹,还是做一下你爸妈的工作,不要让孩子改姓了吧。”

“你就是看不起我,凭什么我生的孩子只能跟你姓。”
怒气冲天的妻子随手便把一个玻璃杯摔到地上,“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吓得两个孩子哇哇大哭。

她还打电话给我爸妈,说一定要改孩子的姓,我爸妈连夜赶来,耐心的劝她,姐弟俩一个姓,感觉以后亲一些。

刘丽丽居然指着我爸妈大骂:
“早知道你们这样自私自利,我说什么都不会嫁到你们家。”我爸妈面面相觑。

我想不到就为了这件事,她一个月不理我,我哄了好多次,才把她给哄好。
原本以为矛盾过去了,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越来越糟糕。

随着儿子、女儿的出生,生活开支急剧增加,而刘丽丽必须在家带孩子,所有的生活重担都压在我身上。

我夜以继日,默默承担,从不与刘丽丽述说生活的压力。想给娘仨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环境。
为了减轻妻子负担,我把母亲请来,让她帮忙一起照看孩子。

刘丽丽时常跟我抱怨生活的无趣,说我没有婚前那么浪漫。
望着这个还没有转变过来的媳妇,我不禁哭笑不得。

爱情与婚姻是截然不同的,爱情可以是风花雪月,而婚姻必须落到实处,踏踏实实的生活。

公司有一个外派名额,为期两个月,我把利弊分析给刘丽丽,她看到条件不错,马上点头答应。
我依依不舍的辞别妻儿,踏上了孤独的路程。

多少个晚上,蚀骨的思念,让我辗转反侧睡不了觉。但一想到,肩头的责任,所有的苦楚我都默默的承担下来。
终于熬到了回家的日期,我连夜赶了回来。

都说久别胜新婚,当我急不可耐的往妻子身上凑的时候,她竟然一把把我推开,说怕吵着孩子,在我疑惑不解中,转身睡过去,而我也只能悻悻的躺下去。

而后,刘丽丽对我异常敷衍,好像一座无形的桥梁,横在了彼此的心中,但具体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暗暗的观察,她只有拿着手机的时候,脸上才会有曾经那种神情,眉开眼笑。莫非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趁她洗澡的时候,我用图形锁,打开了她的手机:
“宝贝,几天不见想死我了。”一个叫做暮然回首的人发了一个新的消息。

我点开,以往的记录全部删除,一瞬间我的心像进入百年的冰库。
我冷笑,事出必有因,难怪最近这么冷淡。

我认真的反省了自己,只怪自己只顾着赚钱,而忽视了妻子的情感需求。
我还爱着她,两个孩子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家庭。

接下来,一下了班,我就马上赶回家,陪妻子,儿子散散步,聊聊天,做做家务,想让妻子回心转意。
可等来的是刘丽丽出事了,她被人打的鼻青脸肿,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原来是她情人的老婆把他们堵在了宾馆,捉奸在床。
看着目光呆滞的刘丽丽,我是又恨又气,一顶明晃晃的绿帽子,毫不设防的落在我的头上,人尽皆知。

我实在接受不了,提出离婚,我带大女儿,刘丽丽带小儿子,我还每个月给她2000元生活费。
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背着我,偷偷给孩子改了姓,这口气,我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涵涵出院后,我把刘丽丽约在一家咖啡屋,准备跟她说一下儿子姓氏与抚养权的问题
没想到,来的不仅有刘丽丽,还有她的妈妈,我习惯的叫了声“妈”。
前丈母娘也朝我点了下头,表示回应。

“对于涵涵的姓氏和的抚养权,我想改过来。”
她们屁股一落座,我就开门见山,迫不及待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对于擅自改了涵涵的姓氏,是我的错,可现在儿子都7岁了,读一年级了,你要给他再改,我怕同学们都会笑话他,他自己也不会习惯。”
刘丽丽开始对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孩子跟谁姓都一样,还是你的孩子,他是跟她妈姓,不是跟他后爹姓,还有涵涵现在有了自己的同学、朋友,已经熟悉了这个环境,我觉得还是跟我们生活对他成长好一点。”

我看着这一对一唱一和的母女,气就不打一处来,也许是受根深蒂固传统观念的影响,我觉得儿子不跟自己姓简直是奇耻大辱。

“想都别想,孩子必须跟我姓,不然咱们法庭见,还有以后孩子由我带,否则又出什么事,我要你们全家好看。”

想到死里逃生的孩子,胸中的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看着他们的脸一阵白一阵红,我心里痛快极了。

“周家乐,你怎么说话?涵涵出了事我们更加难过,更加心痛,天天下哪有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的。”
刘丽丽越发咄咄逼人起来。

“涵涵体质弱,从2岁到现在7岁,我们带他费了多少心血,你又知道吗?现在就为了一件谁都无法意料的事,来怪罪我们,也说不通呀。”
丈母娘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知道,怎么不知道,想把我的孩子,变成你们刘家的人啊,有本事你自己去生一个男孩子,别老想着打我儿子的主意。”
想到丈母娘离婚前就指使刘丽丽给孩子改姓的事,我一时恨意难平,口也不择言起来。

“你,你……”丈母娘气的面色发白,手捂胸口,徐徐的倒了下去。

“妈,妈”。刘丽丽撕心裂肺的叫起来,我也一下着急起来,背起丈母娘就往医院跑,医生马上把人推入急救室抢救。

“要是我妈有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刘丽丽狠狠的盯着我,眼泪刷刷地流。
我一下懵了,可改儿子的姓氏,我却一点没有动摇过。

丈母娘最终在医院躺了14天才恢复过来。
之后我又找了刘丽丽几次,希望她配合改一下儿子的姓氏,刘丽丽以儿子及周围人都习惯性为由,不肯改。

我一气之下,向法院递交了变更抚养关系,请求恢复婚生儿子刘涵的姓氏为周涵,法律可是公正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婚姻法》,第22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但子女姓氏一旦确定下来,父母任何一方未征得对方的同意的情况下,均不得单方面改变子女的姓氏。

并且由于我提供了儿子因为没人照顾,半夜被车撞伤的医院证明。
考虑到刘丽丽再婚后生的孩子还太小,她家里又没人帮她照顾孩子,法院把涵涵的抚养权变更给了我。

最终,我手拉着儿子忐忑不安的手,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刘丽丽的一家,心满意足的走回去。
可我不知道,生活留给我的却是一地鸡毛。

“涵涵,快进来,这是爸爸的家,也就是你的家。”
涵涵用怯怯的用眼光打量着房间一切,我看着心无来由的痛了一下。

“涵涵来了呀”我现在的妻子小美热情的招呼着。

“涵涵,快叫妈妈呀”我催促道。

“我的妈妈在家里。”
涵涵理都不理扭头走进了卧室,我与小美对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我跑民政局跑派驻所,终于把儿子的名字改了回来。看着刘涵变成了周涵,我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

“儿子,你终于跟爸爸姓了。”
可儿子用冷漠的眼光,扫了我一下,让我心里不由一震。

紧接着,我把涵涵的学籍转入我家附近的一所小学,做了一年二级的插班生。
看着儿子与学校的同学老师告别的场景,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为什么一切都在不经意间改变了?

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涵涵在家不太爱说话,老师也打电话说这孩子融入不了集体,不愿意跟同学们一起玩,上课也常常开小差,成绩是一塌糊涂。

我一听头大了起来,晚上我跟他沟通的时候,他也只是默默的听着,喉咙却不时发出”呃,呃”的声音,怎么也止不住。

我连忙把他送入了中心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这声音不是从腹腔与喉咙里发出来的,而是从嘴巴里发出来的。
具体问了我一下生活环境,最后竟诊断为“抽动症”

医生说孩子突然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周围的一切不熟悉,会产生一种不安全和本能的抗拒,属于一种心理疾病,要好好安慰,便开了一些抗焦虑的药。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假如不是我着急更改孩子的姓氏,慢慢熟悉之后,再带儿子回来,涵涵也许不会变成这样吧。

是我害了孩子,我一直认为我是对的,事到如今不得不承认,我只是自私。

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绝对不会做这件傻事。
其实,孩子只要健康快乐,姓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希望我醒悟得还不算晚,希望能把涵涵的伤害降到最低。



-END -

喜欢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